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一百十七节 浮空要塞1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不不不,当然不是这样的。

    在短暂的惊愕之后,理智立刻给了她一个正确的答案。她只是觉得有趣罢了。毕竟,不管是作为一个高阶术士还是作为一个学者,她的生活虽然算作充实,但终究未免有些无聊。所以在这个地方以局外人的角度,看着棋盘里各个不同人物的表演,也算是一种难得的体验不是吗?

    而且,陆五显然和冥月一方有着某种不能公之于众的关系。眼下他虽然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军团长,连个人物都算不上,但是站在辉月的立场上,如能尽早了解冥月想要干什么,对未来的行动(如果有的话)肯定大有帮助不是吗?

    “嗯,决定了,我要去好好调查一下和那座浮空要塞有关的的事情!”

    “我赢了,搭档。”高手操纵着模拟器,发出最后的胜利宣言。这一次,它依然赢得干脆利落,在一对一的单挑中并没费太大的工夫就把陆五击败了。

    其实这种模拟器,作为游戏一点也不好玩,因为操作可以说是慢吞吞的。要双方都完成一个回合之后评定结果。而且战斗的过程也没有什么动画显示,只有冰冷的数字在说明你的能源在下降,你的护甲在消融,你的主炮无法充能,你的副炮失去联系诸如此类。总之,这个世界的人们显然并不觉得这种模拟对战可以添加一下“好玩”的因素。

    “嗯。”陆五若有所思的回答,作为最后一个命令,他把自己所有的能源输给了主炮,发动了一次旨在同归于尽的反击。可惜的是高手早有准备,陆五轻松的失败了。

    “最后一招不错,稍微有那么一点机会,但是太迟了。”高手评价。

    最后的结果是一段文字显示,陆五的浮空要塞被命中了反重力引擎,超过九成的几率引发大爆炸,将整个浮空要塞变成碎片。当然,剩下不足百分之十的几率是从天空坠落,摔在地上,变成比较大的碎片。

    陆五发现自己已经比较能够适应失败了——或者说,已经丧失了那种失败之后“再来一局”的冲动和**。嗯,这也很正常,在连续不断的失败过几百次之后,他已经让自己超然于胜负之外,而是能够冷静的思索高手的每一个行动。

    只有这样,才让人的心理好受一些。

    而且,这真的不是一种游戏。因为陆五现在已经觉得,如果让现在的自己对上最初的那个高手,自己应该能赢。高手之所以能赢,并不是因为它擅长玩,而是因为它能够深刻的理解这种武器的操纵问题。事实上,经过最初的那种毫无理性的,更加类似于发脾气一样的糟糕操作之后,现在陆五觉得自己的本领已经见长了很多。可惜的是高手的能耐增长的更快。

    “高手,为什么你会第一选择撤退呢?”

    “太简单了,因为我初始条件的时候,应该是模拟被突袭的一方。你这边应该是主炮能量满格,而我这边,主炮都尚未唤醒。这个时候,拉远距离,释放各种障碍……”

    “高手,我觉得你真的适合做一个指挥官。”

    高手突然叹了口气。“搭档,你别想太多,其实这个模拟器真的只是模拟,它代表不了任何东西。我之所以看上去比你强,主要是因为我与生俱来的天赋更加适合学习罢了。如果真的和那些资深的指挥官来一场真正的较量,我可没半点自信。我们两个的比赛……说白了也就是两只菜鸟互啄罢了。看看你当前课本的第五十页……我们的学习进度相同,看看这段话,就大致明白我们现在距离目标很遥远。”

    陆五打开那本书,找到了高手所说的那一页。当然,关于“学习进度相同”什么的,也就是听听罢了。高手的学习和陆五的学习完全是不相干的两码事。高手在同时进行两方面的学习,一方面和陆五一样,在学习那些类似于操作技巧(比方说他们正在读的就是一本资深指挥官的经验汇编集)的东西,而另外一方面,它在从最微小、最基础的东西开始,深入了解整个浮空要塞,从构造思想、结构、涉及的基础学科还有其他一些知识。这些东西表面上似乎只是一本书,但是背后却都牵扯到一整个科学体系。这就好比微积分,虽然微积分本身的教科书已经够厚实了,但事实上,在学习微积分之前,你必须从小学一年级的加减乘除开始学。这些基础知识统统计算进去的话,那么份量就会很惊人。如果你什么都不懂就去看微积分,那无异于一个不识字的人在读一本天书。

    “……你必须熟悉你的浮空要塞,了解它的每一个细节和关键能力。如此,才能正确的理解这件精美的战争工具会产生什么样的反应。哪怕相同型号的浮空要塞也有着一些细微的差别,把握这些差别,就会成为生死天平之上关键的那个筹码……”陆五轻声的将这段话读了出来。

    “所以你瞧,搭档,我们说到底也只是在纸上谈兵罢了。”高手说道。“不具体弄到手一座浮空要塞,在实践了解和操纵它,学再多也是纸上谈兵。”

    “纸上谈兵就纸上谈兵吧……可是高手,为什么我们模拟了这么多次,好像我一次都没赢。”

    “搭档,你赢过一次,依靠距离优势,我们变成了接舷战。然后在计算火力的时候,发现你那一侧副炮数目比较多。”

    “好吧,就算我赢一次了,但是我们一起对战超过两百次了。”

    “噢,我只能说,搭档,这方面你真心缺乏天赋。”

    “天赋?”

    “你根本不是一个军人……最多也只是个半调子的货色。”高手回答道。“按照我的概念,并不是随便一个什么人受过军事训练拿起武器就算是一个军人的……还需要各种天赋的素质才行。比方说,红衣是个军人,但你不是,搭档。相信我,如果有朝一日,你得和红衣在沙场上一决高下的话,除非你有着压倒性的资源,否则我建议……最好不要由你自己去指挥。”

    “现在的问题又不是指挥……”陆五想到了那个简直如无尽吞金兽一样的维修工程。“我又没打算用浮空要塞和谁作战。”他说道。现在的他已经知道,这种修复的浮空要塞并不能真正意义上的恢复百分百战力,而是要打一个折扣的(这个折扣到底有多少取决于陆五愿意为此支付多少的金钱和时间)。也就是说,如果真的发生类似于模拟器这种一对一的单挑事件,那么陆五压根没什么胜算。

    对于陆五来说,浮空要塞真正的意义,还在于它能够保护所有者的人身安全。正如之前发生过的一样,凡人的力量、科技和装备,在一个术士,哪怕是低阶术士面前,也脆弱得宛如一张马粪纸。如果当前这种双方默许的和平被打破(你甚至没办法说眼下算不算和平),陆五就和大海中的小虾米一样,随时可能被巨兽搏斗的余波所吞噬。但是有了浮空要塞,事情就截然不同。正如高手曾经说过的一样,陆五就立于不败之地了——呃,甚至可以作为旁观者,看着凯查哥亚特到底会有什么下场。

    “搭档,有时候,事情并不能总是如人所愿啊。”高手叹息了一声。“什么时候走?”

    “等新的监察官来了就去。”陆五回答。最近他才刚刚知道这么一回事——由于陆五被委托了迦舍城这边的防务(前面说过,这个防务其实是正规军的,只是被“委托”给陆五),所以在他的编制中,就必须有一个监察官。没错,正常情况下,这么一个地方军的军团,压根没资格独自配备一个监察官,但是既然陆五承担了防务,那么事情就不能以正常来计算。

    正如每个人知道的,这是一种典型的掺沙子的手段,辉月的高层用这种方式监督着每一支部队,免得他们做出什么不可控制的事情来。

    当然,这个监察官只是一种监控的手段,并非意味着来引发内部矛盾的。监察官至少在名义上还是指挥官的副手,其权力是受到压制的。真正可怕的检察官是之前阿琪的那种类型——直属上司已经死了,所以检察官的权力反而不受制约。比如说当初的阿琪,理论上有权力随心所欲的逮捕迦舍城这边所有的人,而且因为她理论上的上司,也就是总督已经死了,所以没人对抗这种权力。而现在这个即将到任的,她的权力就会小伤很多。呃,怎么说呢,如果真的是个很麻烦和陆五很不对付的人,那么估计就剩下向着辉月高层打打小报告的本事了。而且由于指挥体系之间存在不同,除非真的出现类似于“背叛”这样的大罪名,否则估计压根没人在意。

    “算是要出远门了吧?”陆五说道。“说起来来到这个世界也不算很短了,但是还没有去过其他什么地方呢。”

    尽管每天都能收到浮空要塞的维修进度,包括视频、图片和介绍,但是说句实话,截止现在为止,陆五还没有现场去看过一眼呢。没错,他知道自己的浮空要塞在哪里——相关的地图就在陆五的终端里面,每天有空的时候他就会将其调出来看上一看。

    但是怎么说呢,暂且不提凯查哥亚特曾经给他的暗示,单单是眼下这种感觉就很不好:在一个很遥远的地方,有一个属于你的贵重财产,由一群讲明白不负保管责任的工人在进行修理——这种情况下,只要是个正常人就会觉得心里不安吧?

    那个地方,叫做尼斯城,或者说尼斯城郊外。辉月和凯查哥亚特对峙的边境线就是由一连串原先的城市组成的——之所说“原先”,是因为那些过去的工商矿业城市,现在全部被军事要塞化了……不过这个“要塞化”的效果很可疑就是了,反正陆五觉得迦舍城应该是基本保持原样,没啥太大变动,连临时工事也没多少。一定要说的话,就是居民走了,换成军队驻扎。至于居民应该是被边上几个地区收容走了,因为城郊的难民之中显然没有本地居民。

    尼斯城距离陆五这边,直线距离很遥远。但是要过去却很容易。因为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地球上没有的科技造物,就是空中悬浮飞行的列车。而且更妙的是,他目前拥有的权限居然足够租上一列的。

    “不过,听说尼斯城那边,也不是正规军,而是委托给一个……地方军的指挥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