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一百三十一节 险恶7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第三章 女妖之门 第一百三十一节 险恶7</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阳光穿透红色的窗帘,将如血一般的光芒映进房间之中。阳光的尽头落在房间的一侧的床沿,映照出绣着十二道黑曜石柱的床单,光滑地面上的晶格网络在血色光芒中烁烁生辉。

    身穿长袍的男人正在稳稳的坐在房间的中央,半只脚踩在阳光之中,宛如踩在血上面。

    “阁下,”门外传来一个恭敬的声音。“最后一个客人刚刚进来……客人都已经到齐了。”

    “好的,”房间的主人带着心满意足的神情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的衣着与众不同,并非到处可见的制服,而是一件左红右黑的长袍,领口处竖着金色的立领,立领中同样点缀着黑曜石柱的图案。

    在出发之前,他随手端起自己手边的杯子,想要小酌一口。但是杯到唇边的时候,却不知为何停了下来。他转身看向自己的床上,但床上那个女人早已经没了呼吸。只有身上一道道的伤痕证明她死之前发生了什么。

    算了,反正也无所谓了。他随手将杯子丢出去,杯子落到死去女人身边,腥红的液体飞溅而出,随即浸润纤维中,染红了一小片。

    “清理一下。”他出门的时候朝着外面的随从吩咐道。这些不是士兵,而是随从,是他从家里带过来的——像他这样在总督继承顺位靠前的继承人,有一批听话、能干,而且忠心耿耿的随从是很寻常的事情。他能够相信,当他回到这里,一切都会变成他最满意的状态。

    他出门向外走去,拐了一个弯之后,进入一个监控的房间。人警惕一点是没错的,虽然他面对着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土包子。但是不管怎么说,一个土包子有了晚星家族的支持,那么也许就没那么土包了。

    但是很可惜,土包子毕竟是土包子。显示器上,那个名为陆五的年轻人穿着一件地方军的制服——那是一件崭新的春装。或许陆五是觉得这件崭新的衣服很不错,能够显示出自己的身份。但是他压根不懂,他那个地方军军团长的身份,在贵族的眼里,连半个贝利卡都算不上。真正的有用的是他身为晚星家族代理人的身份——以这个身份,他才有被邀请赴宴的资格。至于一个地方军的军团长……除非是犯错遭到贬谪,否则哪个家族的成员会变成一个区区的军团长?当然如果总督的位置在自己家族人手里,那要另外说。比方说格鲁马斯这种情况就是如此。没错,他是一个地方军的军团长,但是他从来也不会强调这个身份(这个身份只是他的一个台阶),他强调的是他身为耀日家族成员的身份。

    这就是为什么他极少穿军服的原因。

    陆五身边跟着的人很少,只有两三个人吧。不过其实他带着多少人都没关系,所有人都会被留在外面。能够参加宴会的,只有客人,不包括客人的随从。

    格鲁马斯在机器上操作了几下,一段录像被播放出来。那正是昨日在尼斯城城郊(那个区域只能算作城郊)发生的事情。当时在场的外骨骼装甲太多了,所以,很多段录像,从各个不同角度,细致的录下了整个事情的过程。

    “这个陆五……应该能上当的吧。”

    ……

    陆五走进宴会厅,看到了里面其余人就席。

    这是陆五来到这个世界以来,第一次参加所谓的“宴会”,所以很自然的细加端详。

    在吃饭方面,这个世界的规矩和地球差不多,大部分人都选择坐着吃。这一点倒是陆五早就知道了——因为之前和琥珀同居的时候,琥珀对于饮食习惯很方便的就接受了。所以这次宴会,就是在一个宽敞的大厅里,摆着一张近似于会议桌的长桌,菜肴放在桌子上。但是,桌子边上的椅子数量很少,陆五稍微数了一下,一共才有六张椅子。

    这六张椅子应该就是六个席位吧?六个席位中,四个席位上已经坐着人了。还有两个位置空着。而在座的人之中,陆五并没有看到有谁符合格鲁马斯的外貌——虽然陆五没见过这个人,但是仅凭描述,也能看得出来。因为据说,格鲁马斯拥有一个显而易见的特征——他有一个鹰钩鼻子。

    而已经列席的四个人中,没有一个有鹰钩鼻子。事实上,陆五甚至还看到了一个熟人。

    那正是道尔上校(或者按照另外一种翻译,叫做羲和上校)。在陆五还是一个被强征入伍的小兵的时候,他们为了对付增长天而有过一段并肩作战的经历。当时还亏着陆五,救了道尔上校一次,而陆五之所以被提升为中队长,和这件事情有着直接的关系。道尔上校有着一双冰冷的灰色眼珠和一种能充斥了整个空间的压迫性存在感,让人印象深刻。所以就算相隔许久,陆五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他。

    不过,感觉上道尔上校并没有认出陆五,因为他平静的坐着,眼睛看向前方,对陆五丝毫不感兴趣,更没有对他打招呼什么的。

    另外还有三个人,一个是微胖的中年男人,似乎有点紧张,因为他先是转头看了陆五一眼,但是随即又把头转回去,一小会又偷眼看过来。而且,明明天气并不热,他的额头却能看见汗水。

    另外一个则是看上去很精悍的中年人,他虽然好奇的看了陆五几眼,但是并没有做其他任何多余的事情。

    第三个则是一个满脸笑容的年轻人,冲着陆五这边连连微笑。虽然没有开口说话,但是想要交好的意思溢于言表。要特别说明的是,包括道尔上校在内,所有人都穿着正规军的制服。这说明这些人的身份应该都是正规军的中高层人士。

    剩下的两张空椅子,很显然,其中一张属于格鲁马斯的,另外一张属于陆五。

    正如前面说过的,在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见识到的可不是博大精深的饮食文化,而是简直枯燥乏味透顶的“压缩饼干”世界。他一度还怀疑这个世界的人是否在味蕾方面存在一定的缺陷,否则的话,怎么会有这样一个世界呢?

    事实说明,这个想法是错误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些陆五从未见识过的东西。其中距离陆五最近的是一种淡黄色的瓜果。一种淡淡的,很好闻,很能刺激食欲的气味从上面传来。每个人身前都有这种淡黄色瓜果,不知道这是不是开胃菜。

    陆五已经知道所谓“宴席”,在这么广大的世界里有着无数种不同的类型,沙地的习惯如何,哪怕是出身这个世界的琥珀、红衣等人也说不清楚。所以他也一时也无法判断。

    接着,就在陆五一时不知是否应该首先向其他人打招呼的时候,房间的另外一端,一个人走了进来。

    一个穿着长袍的男人——应该只能用长袍来形容他的衣着吧。红黑两色的袍子,金色竖领,简单的色彩组合却给人一种严厉的肃杀之感。男人面带微笑,但是青灰色的眼珠子却泛着一种隐隐的冷光。

    他的脸部正中间,有一个独特的鹰钩鼻。也许是因为这个鼻子的缘故,他的面孔显得阴翳,眼眶深陷。而他的肌肤,仿佛是极少接触阳光的缘故,白得有点近乎病态。整体来说,这个人显得阴沉沉的,尽管他努力在脸上堆出微笑,但让人看着总觉得有点心头发怵。

    “向各位介绍一下,”在向陆五稍微打了一个招呼之后,格鲁马斯向所有人说道。“这位新来的,就是陆五阁下,女妖之门第十六军团的军团长,迦舍城的指挥官。蒙他光临寒舍,让在下蓬荜生辉。”

    陆五注意到其他几个人倒还罢了,那位之前一直向他示好的年轻人,却在听见“女妖之门第十六军团的军团长”这个称谓的时候,脸色明显的僵硬起来,不过那也只是一下子的事情,在格鲁马斯说完话之后,他的笑容显得更多,更亲切起来。

    “陆五阁下,让我向您介绍一下,这位是道尔上校,”他说道。“特别行动队的指挥官,多次出生入死,攻战一线,战功赫赫……这位是……”

    他从其他四位客人身边走过,逐个介绍,陆五很快就搞清楚了,除了道尔之外,其他三个人都是尼斯城邻近城市的指挥官。当然,他们都是正规军的军官。那个向陆五屡次示好的,名字叫做格鲁,和格鲁马斯名字前半部分发音相同。但是这个音节在本地语言中并无意义,按照陆五目前知道的,这种类型的名字通常都意味着出身较低。这就好比陆五自己一样,因为“陆五”的发言在本地语言中也是无意义的音节,这反而符合他的身份。

    但是,格鲁既然能够成为正规军的中高层,那么意味着这个人肯定有出众之处。

    等介绍完了之后,格鲁马斯来到了陆五身侧。“……而这位陆五阁下,能够在没有术士帮助的情况下,多次击败凯查哥亚特,立下显赫功劳,实在是后生可畏啊。”他的语气轻柔,但是脸上嘲弄的味道是那么浓,以至于除了瞎子,谁都能看出来。道尔眉头略皱,其他几个则似乎有茫然。

    “……当然,其实术士在战场上的意义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他继续说道。“也许有很多不懂的人误解,但是我可是非常了解的。当然,术士的力量没有传说中那么大,但是也绝对不可忽视……陆五阁下,我说的对不对?”

    “呃……对。”他刚才说话的时候站在陆五身侧,所以陆五并未看到他的脸,不懂他的意思,只能随口回答。陆五也注意到其他人的表情,但是回头一看,却只看到格鲁马斯笑容可掬的脸,这张脸上,格式化的表情可圈可点,让人看不出一点的破绽。

    “哈哈,很难得,我们这样身份不同人,却能在这方面达成一致。”格鲁马斯似乎很高兴,此时他。“对了,陆五阁下,既然如此,让我送您一件礼物吧。”

    不等陆五做出回答,他立刻做了一个暗号。随即,一个手下将一个大盒子送上。

    其他几个客人都已经意识到什么,已经没人脸上带笑了。

    这是一个很大的盒子,盒子被放在陆五前方,让陆五完全搞不明白。他其实对赴宴只是有点好奇,真正想要的是一个两人相处的机会,好好说说浮空要塞的事情——能达成共识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总归要尝试一下,不是吗?

    “请看看吧。”格鲁马斯说道。

    陆五有点有所不安。盒子应该没有危险,否则也不会让他当众打开了。但是,格鲁马斯显然要做些什么,这个礼物肯定另有涵义。

    他将盒子的盖子掀开,但是动作立刻僵住了。之前将盒子端上的那位侍者并没走远,而是侍立一边。他也看到了盒子里的东西。如果陆五只是僵硬的话,那位年轻的仆人紧紧地咬住牙才克制住,没让自己直接叫出来。

    盒子里,是一堆人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