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一百三十三节 险恶9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第三章 女妖之门 第一百三十三节 险恶9</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陆五一点也不意外的看到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或许他一直都在这里,只是陆五看不见罢了。

    这没什么,很多术士都会这一手,琥珀就多次展现过这种能力,那些游骑兵也是。陆五知道,这种招数对于同样的术士效果很差,因为魔法残痕会暴露他们的存在。但是,对于普通人就很有效了。自始至终,直到他现身为止,陆五都不知道他的存在。

    术士举起一只手,接住了陆五丢过来的凶器。

    “哈……哈哈哈哈……杀了他!”格鲁马斯虽然跌坐在地,但是回过神来却不禁大喜过望。陆五主动攻击他了——虽然是将凶器投掷过来的,但是显然投掷凶器也是攻击。既然如此,那么他自卫反击,杀掉陆五就完全合情合理,没人可以怪罪。他特地邀请了这么多见证人,不就是为了这个目的的吗?

    至于陆五能不能杀得掉……这还用问吗?魔力戒指是很好用,但拥有戒指的普通人和术士之间的较量早就有过无数次经验了,从来没有第二种结果,从来没有。

    那个看上去四十来岁的术士却没有遵从命令,他转过身,用一种遗憾的态度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向格鲁马斯示意了一下手里的东西。

    陆五丢出来的,不是别的,正是宴席之上,每个人身前摆放的那种气味芬芳的异域瓜果。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抓了一块在手里,此时丢了出来。虽然这算一个不礼貌的举动,但是绝对不是一次攻击。

    陆五看到隐身的术士现身之后并没有停留,而是用充满愤怒的目光看了格鲁马斯一眼,掉头出门而去。

    格鲁马斯的喜悦瞬间不翼而飞,脸上一阵青一阵红。丢过来的只是一个水果,要说以这个理由去杀掉陆五,那是完全说不过去的。

    如果陆五是一个完全没有任何靠山和盟友的普通人,他倒是可以试试看。只要他能封闭消息,能把陆五的那帮手下及时斩尽杀绝,那么也不是不可以。但陆五显然是晚星家族的代理人,晚星家族的人是不会接受这种结果的。他们只需要去宣传一下,那么格鲁马斯立刻就是一个打破贵族之间规则的“违规者”,所有人见了他恐怕都是掩鼻而行,只怕避之不及。到时候,哪怕他能不花一个贝利卡带着一座完整的浮空要塞回去,他也毁了。

    甚至连耀日家族的人也会唾弃他,因为他的这个做法,对家族势力造成的伤害可远不是一座浮空要塞就能弥补的。

    所以,这个术士的做法是完全正确的。现在不能杀陆五。就算是格鲁马斯也不能强令他。当然,就算他想,也没办法命令。对方是因为他家族关系而来帮忙的,是来“帮忙”的关系,而不是来当部下的。

    “咳!”一声刻意的咳嗽声把格鲁马斯的思维拉回到现实中。咳嗽声是道尔上校发出来的。格鲁马斯的目光看过去。

    “抱歉,格鲁马斯阁下,我突然想起了一个紧急的任务,必须立刻赶去执行,恐怕无法继续参加您的宴席了。”道尔话语很礼貌,态度很坚决,很快就走了。

    接下去其他几个人也都出了意外,要么是想起了一个非去不可的紧急约会,要么是突然身体不适,无法继续用餐。总之,转眼之间,除了驻地太远,根本没准备今天回去的格鲁中校之外,其他人都纷纷告辞离开。

    在这个方面,其实任何人类的态度都一样——没人喜欢卷入和自己无关的纠纷。特别是这种显然会产生剧烈冲突的纷争。不一定每个人都怕死,但从来没有人愿意冤死。

    剩下的只有格鲁一个人,这场宴会自然开不下去了。主客双方客气敷衍了几句,各自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下。很快的,整个宴会大厅里空无一人,只剩下格鲁马斯自己。

    当然,很快几个心腹就进来了。他们刚才都在外面,但是却也看到了发生的一切。

    “刚才如果不是道尔,那个小子肯定已经忍不住了。”有人发出了叹息。“只差一点了,格鲁马斯大人,他那时候眼睛都红了!”

    “多管闲事的家伙!”格鲁马斯咒骂一声,却也无可奈何。其实正如现在所有人都看得出来的,整个事情就是一场鸿门宴,其他客人都是被邀请来作为见证人的不相干人士——所以见证人要做什么,他却也没办法控制。

    “你们找来的东西份量不够!”格鲁马斯当然不能承认自己请错了客人,立刻把责任推到了部下头上,声色俱厉的斥责。当然,这种斥责,部下必须接受。这是作为走狗的悲哀,他们所有的骄傲都已经被彻底践踏,作为他们追逐利益必须付出的代价。

    如果单纯以这场宴会本身来说,格鲁马斯已经完全的失败了。他不仅未能以一个完美的借口瞬间解决自己未来的竞争对手,而且树下了一个十分危险的强敌。而且,他还不得不看着这个充满仇恨的敌人安全离开,并且在未来进行报复。

    良久,他终于从之前的失态中中恢复过来,变得面沉似水。只有皮肤下膨胀的血管说明他刚才经历的失败。他之所以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恢复并不是因为他有着坚韧的意志,而是因为计划并不只有这么一步。或者说,从一开始就预料到陆五没有中计的可能。

    在他心里,用不相干的无辜者的生命,并不会激怒所有人。至少,他自己本人就绝对不会被激怒。不相干的人,死多少都不会让他眉头皱一下。

    “不过,至少激怒了他。”格鲁马斯问道。“其他的准备好了么?”

    “阁下,一切都准备好了,我想……他的贪婪会带他走上那条路的。”

    “很好!”他想起今天陆五盯着他的眼神,这种眼神让人非常非常的不快。虽然说这是他早就计划之中,或者说,一切都是他自己引起的,但是那种眼神还是让人不爽。

    明明只是一个末流的贵族之家推出来的一个遮人眼目的代理人,怎么敢用这种眼光看着他?特别是最后那突如其来的一击,居然让他在惊慌失措中做出了失态的举动,让人看了笑话。想必那几位告辞而去的客人会把他今天的表现宣扬出去吧。到时候哪怕他成功的把浮空要塞带回去,也会被人嘲笑呢。

    格鲁马斯当然不觉得这是自己的错。反而深觉耻辱。他并不是一个战士,但是他相信自己拥有别人无法触及的境界和眼光。比方说今天这个宴会,他的那堆兄弟肯定就没这个眼光,想出这么一个别出心裁,又环环相扣,万无一失的计划来。

    事实上,他一直只恨自己天生没有术士的天赋,以至于选择的余地太有限了。他的父亲,沙地的总督,已经垂垂老矣,但是想要继承这个位置,他不仅要有大大胜过兄弟的能力(这一点,他自认完全符合),还需要让人瞩目的成绩才行。如果没有后者的约束,他早就给那群蠢货下毒,省掉他们每天胡思乱想的麻烦了。

    “给我盯着,确认陆五的一举一动。”格鲁马斯,下令,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不过很遗憾的是,这场宴会的时间真的太短了,所以他的房间还没有清理完毕。至少,被染红的床单还没有换干净。

    不过他现在不在乎这个,挥手将仆人赶出去之后,他打开了自己桌子上的终端。

    和别人不同,他的终端是高档品——通常只有总督才会使用的那一种。这是精致而美观的机器,面积较大,但厚度却只有一个盘子的程度,性能极为出色。特别是保密性能,能够让最高阶的术士都无法解读。没错,作为一个贵族,格鲁马斯知道这个小小的秘密。很多高阶术士都有这个权限,他们的终端能够入侵和解读其他人终端的信息。这意味着很多秘密在高阶术士(如果他们接近你的话)面前都不是秘密。但是格鲁马斯就完全没有这个隐患。

    顺带说一下,普通军官的终端他也有,但是,除非秘密孤身外出,否则他极少携带使用。

    他稍微操作了几下,终端就链接上了目标。一张三十多岁,满脸大大咧咧轻佻笑容的脸出现在终端自带的投影之上。

    “格鲁马斯,别催啊。又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给我一个沿途休闲放松的机会嘛!总之我肯定能在约定的时间赶到的。”说完最后一个字,对方就主动切断了通话,完全没有给格鲁马斯说话的机会。

    格鲁马斯的脸上闪过怒火,但是那怒火也只是一闪而过。

    随后,他开启了另外一个功能:监视。众多画面出现在投影之上。

    陆五离开格鲁马斯的豪宅之后一言不发。他虽然满心愤怒,虽然他的神情让每个格鲁马斯的部下都战战兢兢地不敢接近,但是这一点也不会让人开心。

    哪怕他知道,这一切都是一个陷阱,一个试图谋杀他的圈套。而没有踏入陷阱,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但是心头涌动的怒意一点都没有减少。

    是的,这里毕竟不是地球,更不是中国。本来也是如此,一个处于战争的世界怎么可能有着什么严密的秩序来保护人们,怎么可能到处都是正义和法律?别说异域了,同样地球上的战乱区域,哪个不是如此?混乱之地,强者可以随心所欲,弱者唯有逆来顺受。

    琥珀来到了身边,她看出陆五的神情不对头。但是她什么都没问。这场宴会短暂的太过于离谱,所以不管是谁都能看出肯定发生了什么非常重大的事情。而陆五的神情更是清楚的反映了这一点。

    “我们走!”陆五说道。他粗暴的撕开自己的衣领,因为感觉到自己几乎已经快要窒息了。这里的每一口空气都污浊肮脏,令人透不过气来。

    “陆五阁下,谈判有结果了?”伊万也察觉到陆五的神情。

    “是。”陆五回答。格鲁马斯已经用比语言更加有说服力的实际行动来证明了自己的态度——对于浮空要塞,格鲁马斯势在必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