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一百三十七节 险恶13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这个小镇其实并不很小。房子虽然外观显得破破烂烂,但是那毕竟是外观,并不是真的破。事实上,整个小镇都是难民和军队撤到这里之后新建的。这地方颇有点规模,人口也相对密集。街道上人不多,估计是大部分人都待在房子里面。

    最重要的是,在这里看到的人,情况显然比其他地方(就陆五一路看到的)的那些住着帐篷,散乱游荡的人好多了。至少,基本上没看到那种面黄肌瘦,营养不良的类型的难民。在这里的人,也许困窘,但是应该不至于连饭都吃不起。此外,似乎也有人清理卫生。因为至少街道上看不到太多的污物。

    但是整体格局来说,怎么说呢,极具当代大部分中国城市规划的特色——就是没有规划。陆五只能认为,当初造小镇的时候,也就是简单的留出空地形成道路,其他的具体怎么造,大家都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比方说,从边上绕了两栋房子之后,陆五就来到到了争吵声的来源。一个被几栋房子包裹住的小广场。不管这个广场为何而留,现在它已经成了一个院子了,因为它被一群建筑团团包围,只有一个出入口,哪怕不是院子,也是院子了。

    一群人围在院子里,吵吵嚷嚷。不过这么说是不合适的,因为大部分都沉默着,真正在争吵的只有那么两、三个人罢了。

    “已经死了四个了,你还要继续吗?!”有人在怒斥着。那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前面说过,这个世界的人种问题对陆五来说绝对是一个谜。他们中有比较少的一部分人是欧美人种外貌或者东方人外貌,但是更多的人则更接近东西方混血儿。除此之外,发色和眼睛方面,也要比地球复杂。比方说,紫色眼眸——在地球上,这种眼睛非常少。就陆五自己知道的,大概只有伊丽莎白泰勒拥有紫眸——数量就相当多。地球上,棕色、黑色、蓝色、灰色、绿色是主流,但在这里,色彩的范围就大得多。

    比方说陆五看到的这个女人,她的眼睛是金色的。不是金灿灿的那种色彩,偏暗一些,但是确实是金色,而不是黄色。金色眼睛的女人站在那里,毫不畏惧的面对着面前的男人。

    “死了,全部死了啊!还要死多少人才能满足?!”

    “我没有办法……”男人侧过头去,不去看对方。“别无选择……”

    “靠牺牲女人来苟延残喘?”金眸的女人冷笑着。“那么,等她们死光了怎么办?等我们全死光了,然后你们跟着饿死吗?”

    “没有别的办法……”男人的嘴巴轻轻翕动,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

    “闭嘴!只要你还有一点点作为父亲的自觉,就不会送女儿去死!”女人吼道。“就不能选择离开吗?离开这个鬼地方,离开格鲁马斯那个残忍的混球!你曾有过机会的!”她声嘶力竭的喊道。“但你放弃了,这要怪谁?”

    “现在已经走不了了。”边上,另外一个男人说了一句。“那个时候我们不知道……我们以为……”

    “以为还有回到故乡的机会?一群废物!蠢货!”女人用力的唾弃了一口。“好,你们来啊,杀了我!”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中间的金眸女人身上,几乎没人察觉后面来了一个外人。

    “这……发生了什么?”陆五轻轻的捅了一下身边的一个人,问道。

    对方头也没回,估计压根没想到身边过来一个陌生人吧。“格鲁马斯的事情。”

    “格鲁马斯?”陆五察觉到这个发音有点问题。之前倒也没感觉,但是这一刻,感觉上这是本地语言中“镰刀”的意思。说不清楚这是偶然发音的错误,还是刻意说出这样的谐音,作为绰号。在这个世界的命名习惯中,就陆五所知的,普通一点选择一些并无特别意义的音作为名字(说起来,陆五的名字倒完全符合这个世界的命名习惯),高档一点的选择一些有特别意义的词,比方说蒙神宠爱,纯洁、温柔等等,当然以物品为名也是常见的,但是一般选择那些和战斗完全无关的物品。命名习惯中的禁忌之一就是不能命名和武器相关的东西,比方说,名字叫做刀、剑、斧之类兵器,这不是一种夸耀,而是一种刻意的贬低。

    “格鲁马斯索要女人……”那个人还是没有看陆五。或者他激愤之中,根本没意识到身边问问题的是一个穿着军装的陌生人。“但是,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在他的房间里活过三天。”

    陆五略微讶异了一下,但是也瞬间平静过来。这才正常,不是吗?这个世界也是人类,而人类的**,总是相似的。诚然在两性方面,这个世界远比地球开放——他们就连结婚仪式都没有。按照琥珀和高手的说法,这还是因为这地方过于偏远,所以保留着一些旧习俗的残余。后方那些真正的大城市之类地方,普通人连“结婚”这个概念都没有,甚至连女性生育都是如公鸡下蛋一样的稀罕事(这个倒很容易理解,十月怀胎是一个很沉重的拖累,交给机器要省力方便很多)。两性只要你情我愿,没什么不可以的。

    但是,科技再发达,人类本身的**是不变的。这方面的需求只是说被朦胧化,模糊化,却不是不存在。特别是世界上有正常人,也有变态。格鲁马斯应该就是后者。

    “为什么要送给格鲁马斯?”陆五还是不解。

    “格鲁马斯搜走了城外所有的食物,顺带封锁了城市内外交通。现在哪怕有钱,也没办法通过公用贸易网络购物。”那个人说道。“不送的话,就会饿死。”

    “那么,为什么不离开呢?”

    “离开?”那个人冷哼了一声。“怎么离开?原本军团的仓库已经全部被没收,部族的公用财产什么的基本上都被搜刮走,没有食物和车辆……离开的话,能走多远?”

    陆五直接觉得格鲁马斯令人厌恶的程度直接上升百分之三十。按照地球上的标准,格鲁马斯这人绝对死有余辜。他显然有着变态的疯狂嗜好。

    “搭档,你很愤怒吗?”耳机里突然响起高手的声音。估计因为四周其他人的注意力都不在这边,所以高手也开口说话了。“想要对付格鲁马斯?”

    “高手……你现在才察觉吗?”

    “哈,不是察觉啦。只是你这个状态我从没见过,所以不敢肯定罢了。你的心跳提高了百分之十六,肾上腺素分泌增强,血液循环速度也提高了接近十个百分点……这就是你愤怒时刻身体做出的反应。你想对付格鲁马斯?”

    “是的!”陆五咬着牙回答。

    他转过头,向着车子那边走去。这边的事情他看得够了,已经不想再看了。再说和高手说话的时候,最好周围没其他人。

    “啧啧……搭档,稍微注意一下,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陷阱。”

    “陷阱?是的,幸好我没上当。”对于这个,陆五已经确信了。如果不是上校提醒的话,他估计已经做出了蠢事,正中格鲁马斯的圈套了吧。那个术士就藏在陆五和格鲁马斯的正中间。如果陆五选择攻击的话,中途就会被截下,更别说边上还有另外一个显然会站在格鲁马斯那边的格鲁。

    不!不能这么想。陆五突然明白,哪怕上校没有提醒,高手也会提醒的。别的不说,起码高手知道有一个隐形的术士正在那里等着他呢。

    “不不,那只是陷阱的一部分,远非全部。事实上,”高手说道。“搭档,你之前经历的,完全就是一个附赠品。正戏在这边呢。”

    “什么意思?”

    “搭档,你和格鲁马斯是第一次见面对吧?所以,正如你对他一无所知一样,他对你的了解,估计也来自各种各样的传说和谣言。如果他对你为人很了解,我承认,这是一个巧妙而有针对性的陷阱,成功的可能性很大,值得一试。但是问题是他对你的为人不了解。所以,他肯定知道自己挑衅不成功的可能性很大。毕竟不是每个人的下限都那么高……你得承认,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也很多。”

    “你是说……那些被他杀掉的人……他不是想用来激怒我?”陆五倒是不明白高手的意思了。“而且,他已经准备好了吧?”

    “激怒你当场动手当然最好,你看他甚至让术士埋伏着等你了。”高手说道。“但是,他绝不是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这上面。你被激怒并主动攻击他,那是最佳结局,但是如果你没有被激怒呢?他也安排了后手。”

    “后手?”

    “刚才那个叫做寒的人,还有那群的地方军的成员。”

    “你的意思是,他们找上我都是是假的?”陆五可不太相信这个论断。演戏伪装也不可能演到这个程度。再说了,格鲁马斯来这里的时间并不算很长,要说他能在短时间内收买所有的人,共同演出这么一场戏,那也未免太不可思议了一点。当然可以是冒牌货。但冒牌货的话,别的不说,伊万可是女妖之门地方军团里出身的,他应该能认得出来。

    “不,你误解了,搭档,这么说吧,其实一切都是格鲁马斯刻意营造出来的。他现在,希望你和这些地方军一起攻打他。”

    “为什么?”

    “为了合情合理的杀掉你。”高手说道。“你应该明白吧……他应该是误会你是晚星家族的成员或准成员,否则的话他早就派遣术士过来暗杀掉你了。因为这个误解,因为害怕晚星家族的报复,所以他不能随随便便动手,而必须要找一个合适的动手理由或者说借口。有什么借口比你主动攻击更理直气壮呢?”

    高手直接点破了所有的谜题,现在,一切都被联系在了一切。没错,几颗无关者的人头未必就能激怒一个人不惜一切的动手。但是没关系,格鲁马斯只是通过这个向陆五展现了一个事实:格鲁马斯和本地的地方军已经水火不容。所以,只需泄露一些情报,这些地方军必然会找上陆五,向他求援。陆五正常情况下不会错过这个机会,没人会错过这么一个机会,因为如能乘这个机会赶走或者杀死格鲁马斯,那么浮空要塞的争夺就尘埃落定,再无争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