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一百四十节 王车易位3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第一百四十节 王车易位3</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如果这个突兀的单刀直入让蝶梦震惊了一下,至少在她脸上可是一点也看不出来。蝶梦依然保持着原本的笑容。“这个……很重要吗?”

    普通人没办法从人群中分辨出术士来的,除非他们在别人的眼前展现了超自然的力量。当然,陆五察觉了她的身份也不是不可理解的。比方说,她的随从可能被收买(当然,这个可能性几乎没有)。不过最大的可能应该是之前和冥月游骑兵交手的那件事情。那一次,蝶梦为了对付那个游骑兵可是费了不少力气(特别是疾跑了那么长的路),这个过程中如果是被某个监控拍到的话,那么消息传到陆五耳朵里,并由此推断出真相并不困难。

    “嗯,是的,很重要。”陆五说道。虽然蝶梦看起来似乎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但是这种回避的态度本身就是回答。“蝶梦女士,我可以雇佣你吗?”

    “雇佣……我?啊……哈哈……哈哈……哈……”蝶梦错愕半响,突然大笑起来。她笑得前俯后仰,几乎连气都喘不过来。

    不止是她,站在一边的女随从的脸上也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雇佣?当然是可以的,只要你得到了至少一名执政官的许可,你就有这个资格。她差一点就把自己心里的话脱口而出了。不过幸好最后她还是管住了自己的嘴巴。

    陆五已经知道,术士受雇佣是有专门的规矩的,其中最主要的规矩之一就是那些术士们自己想要被雇佣。比方说,他们手头比较紧的时候。在这个世界,金钱没地球上那么万能,但是同样没有金钱是万万不能的。所以,理所当然的,当一个术士有独自活动的权利(绝大部分低阶术士没这个权利的)的时候,他可以用自己的天赋力量为自己赚钱。而也有太多的地方需要术士的力量了。

    “你应该能找到愿意接受雇佣的术士吧?”蝶梦终于收敛起笑容。“为什么找我呢?”这个问题她也略有困惑。毕竟想要赚钱的术士还是很多的,陆五只要肯出钱,绝对能找到人。

    如果可以的话,陆五也不想找蝶梦。毕竟对方很显然是刻意隐藏自己的身份的。揭穿这个身份会有什么后果,陆五也不清楚。但是问题是他现在没有时间。

    在公用贸易网络上进行悬赏招募的话,估计至少要七八天才能找到术士来帮忙的。但是陆五可没那么多时间。这种情况下,他不得不把主意打到这位不知道有什么想法的冒牌女学者身上。陆五不清楚这个“女学者”的身份是真是假,但是他可以肯定,在蝶梦所有的身份之中,高阶术士这个身份一定是她最主要的那一个。

    “我愿意出一个合适的价格。”陆五小心翼翼的报出一个数字。这个数字是他参考阿琪当初雇佣光头时候的价格得到的。当然了,阿琪自己也承认用那样廉价的价格雇佣到光头那样强大的术士是一个偶然,所以为了保险起见,陆五将光头的价格上涨了十倍。

    陆五不知道这个价格是否足以打动蝶梦,但是至少不会被蝶梦认为缺乏诚意吧?只要蝶梦有这个意愿,贝利卡的问题其实好说。

    “哈哈……哈哈……”蝶梦再一次大笑起来,末了,她用手托住自己下巴,做出一个慵懒的姿势。“其实雇用我不是不可以啦,但是,”她微笑了一下。“我有一个小小的条件。”

    陆五开始觉得事情没他预想中的那么简单。虽然这位自称蝶梦的女术士对他似乎很感兴趣,但是显然,要说她站在陆五这边帮忙的话,就没那么容易了。不过话说回来,这才是正常的情况。

    “别担心,我没有什么过分的要求,只是想做一个测试。因为我不希望被一个傻瓜指使着干傻事,所以我的测试很简单,那就是一种智力游戏,猜谜。”

    要特别说明的是,她说出“猜谜”两个字的时候,这个词并不是本地语音的意译,而是字正腔圆的地球中国汉语。

    陆五一时之间回不过神来。

    “对,一种游戏,叫做‘猜谜’。这是一种来自异世界的智力游戏。”蝶梦显然完全误会了陆五的反应,“通过给定的提示性文字,按照某种特定规则,猜出指定范围内的某事物或者文字等等内容。说起来简单,实际上却非常奥妙。我刚刚接触到不久,然后试着找了很多人,结果发现他们都猜不出来,哈哈哈……不过放心,就算猜不出来也没什么关系,我只是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足够聪明或者足够幸运。”

    “请说吧。”

    “这个谜是这样的,什么东西,早上四条腿,中午两条腿,晚上三条腿?”蝶梦饶有兴趣的竖起一根指头。这个谜语是异世界智慧的结晶,虽然答案非常简单又非常贴切,但她并不认为这个世界有什么人能如此简单的猜出来。事实上,这一点她不久之前刚刚试过。她用终端联络了好几位素以脑子灵活自傲的学者,用这个谜语来试探。结果当然是所有人都无法回答,甚至认为这种东西根本不存在。后来她更进一步,在和陆五见面之前,她把这个谜语通过终端发到了一个很大的联络范围内,让她几乎所有认识的聪明人都好好的猜猜。可直到陆五要求见面为止,依然不曾有人猜出正确答案。

    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巧妙的文字游戏,在异世界的传说里,这个谜语源自一个极其强大的魔物。而在那个传说中,在魔物的谜语最终被人解答并因此遭到石化之前,它可是凭此肆虐了很大一个地区,吃掉了很多脑子不够聪明的人。

    “先声明一下,”在陆五开口回答之前,她摇了一下手指。“如果你说这是女妖之门这地方某种异变后的虫子的话,你必须把那种虫子给我找过来证明才行。”

    当然不可能有这种虫子。她十分确信这一点。。

    虽然她对陆五很感兴趣,如果真的到了生死关头的话,她倒也不介意拉陆五一把。但是怎么说呢,别的不说,她眼睛还疼着呢。这份疼痛,责任就得陆五来挑了。所以这就是一次刻意的刁难。

    “那个……”陆五欲言又止。蝶梦注意到陆五的脸色看起来十分古怪,似乎想要说什么,但脸上的肌肉却又不受控制的在扭动。

    “如果我能猜出正确答案的话……”陆五说道。

    “猜出来的话,我可以免费效劳哦。”蝶梦盯着对方,微笑了起来。“这可是一个术士的保证。”

    “哪怕……任务的对手,同样是一个辉月的术士?”

    “哪怕对手同样是一个辉月的术士。”蝶梦点了点头。别人或许不懂,她会不懂吗?辉月术士之间可不一定是相亲相爱,相杀也是常事。当然,这么做的前提就是:不要被抓住。但若你真的被抓住了,那么起码要给出一个恰当的理由。

    不过这个并没什么关系,因为她至少有九成九的把握。事实上,对于这个事情的未来她已经构思好了——等到陆五输光一切,也就是说,只剩下生命的时候,她会把他救下来。然后,她应该就能知道光头之死的所有前因后果了。

    当然从另外一个角度说,她也期待着会出现一些新的惊喜。

    ……

    黄昏时分。

    胡子拉渣的军官向外看去,看到城外的人群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现在已经形成了一道黑压压的人墙了。军官的身上穿着一套款式比较老旧的外骨骼装甲。但是老旧归老旧,它依然是一套可以使用的强大机械装备。为了表明他的身份,外骨骼装甲的胸口还画上了代表中队长的符号。

    从下午开始,岗哨外的人就越来越多。格鲁马斯上午把一大堆尸体放在外面示众,但是似乎却起了反效果。也许是那些游兵散勇终于被激怒了,亦或者其他什么原因,外面那些如树木一般沉默的人群数量一点也看不到减少。不,不止是没减少,反而增多了。

    “那群游兵散勇……想惹事吗?”中队长恨恨的咬牙切齿。太多了,实在太多了。现在他才想起在尼斯城外,有着超过二十个军团的原地方军部队。当然这些部队都被缴械,重型装备全部被没收。但是数量真的好多。

    空气中有一股莫名的压力。如今才能感觉到一点点名为“害怕”的情绪。虽然他穿着外骨骼装甲。但是哪怕是外骨骼装甲能对付也不过几十把枪罢了。面对几百、几千把步枪,它未必能讨得了便宜。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昨夜的杀戮太过分了吗?或者是昨天白天?当然也可能是前天或者更早之前。反正此类的事情他做得多了,这些不听话的游兵散勇,他历来都是武力为先,先杀了再说的。

    但是这可是格鲁马斯大人的直接命令,他只是执行者罢了。就连把那些罪犯血淋淋的尸体拿出去示众也是格鲁马斯大人直接指示的……这些贱民!想暴动吗?格鲁马斯大人可是尼斯城的防务指挥官!

    他已经收缩了防线。或者具体点说,他把自己的小部队撤到了后面。把那堆示众材料交给暴民处置。原本以为这能够满足暴民们的要求,但是现在看起来,这一步的退让正是败笔所在。这群暴民似乎尝到甜头,不但没有散去,反而呼朋引伴,数量越来越多。

    如果他的整个中队全部全副武装在这里待命的话,他倒是丝毫不畏惧。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他只是在这边放哨罢了,身边只有十几个人,穿着外骨骼装甲的寥寥无几。

    “还没有把消息传递给格鲁马斯大人吗?”他焦躁的喝问。手下没有一个胆敢回答的。消息当然早就传到后方了。当格鲁马斯也许并不在乎这件小事,并没有给出任何一个答复。

    黄昏已经快到尽头了,光线越来越差,但是城外那些蠕动的身影却似乎越来越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