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一百四十六节 王车易位9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第一百四十六节 王车易位9</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格鲁马斯是个蠢货。

    格鲁马斯是个聪明人。

    这是两个人给出的两个看似相反的说法。前者是高手的评价,后者是红衣的判断。

    陆五站在那里,若有所思的看着前方死寂的战场。

    这是他第一次接触这个世界的战斗……比起地球的战场(在诸多影视作品中无数次的被描绘和渲染过),这个世界的战场寂静得可怕。和地球上的枪炮不同,这里的通用步枪、电磁炮之类常见的远程武器几乎都是低音甚至无声的。所以大喊大叫之类的情况也就显得愚蠢而没有必要了——太多的噪音只会在敌人面前暴露你的存在,然后引来火力。

    但是,再安静的战场也是战场。一定要说区别的话,地球上的战场是在枪炮震撼天地的喧嚣声伴随下吃人,而这个世界的战场是在一片寂静中吃人。表现形式略有不同,但是终究会吞噬生命,饕鬄贪婪,永无饱足。

    格鲁马斯是个聪明人,他唯一的缺点就是——他太聪明了。

    红衣给出这个评价的时候,那副神情可一点都没有羡慕嫉妒的成分,只有浓浓的不屑。

    按照红衣的观点,格鲁马斯是一个习惯于寻找规则漏洞的聪明人。嗯,他不是遵从规则,而总是想着跳出规则,在别人考虑不到的地方给别人一击。如果用打牌来比喻,格鲁马斯就是那种想着偷牌换牌的人,用游戏来比喻的话,他就是一个喜欢开外挂的人。

    显而易见,开外挂有很多好处,能占有极大的优势。比方说,在这一场竞争浮空要塞的竞赛之中,陆五还傻乎乎的想着如何做好准备,等到浮空要塞被修好后采用什么正确的措施进行争夺,而格鲁马斯已经想到了一个更加直截了当而且有效的领域——直接从上干掉自己的竞争对手。

    将其视为一场赛跑比赛的话,那么陆五是在活动身体,舒筋活血,准备在发令枪响之后以最佳的状态起跑,他考虑的是如何在转弯超越对手或者不被对手超越,考虑着要如何正确分配体力以确保自己有最佳表现,考虑如何才能用最有效的方式阻挠对手——比如第一时间挡在对方身前,阻碍对方前进之类的。但是不管怎么说,他都在等着比赛开始。

    而格鲁马斯,他什么也没做。他只是在背后藏起一把刀子,然后走到陆五后背,找机会给他一刀。他想做的事情就是让陆五在发令枪响之前就退赛。然后,既然比赛只有一个参赛者了,那么最终的胜利者还能是别人吗?

    如果抛弃一切道德、立场之类的影响,毫无疑问,格鲁马斯的做法确实出人意料。比起陆五傻乎乎的想要和对手谈判,格鲁马斯从一开始就认清了事情的本质,没有哪怕一点点的天真幻想。事实上,他差一点就成功了。

    也许是他通过监控看到了陆五出手帮助那群地方军的事情,所以想出了这么一个临时的计划。但是这确实有效。陆五的道德下限依然是地球上那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不客气的说,节操满满。当初哪怕有术士(琥珀)的帮忙,他也从来没想到去打劫地球上钱最多的地方,也就是银行或者金库。呃,也许想过,但也仅仅是想过。

    但是很遗憾,他选择了战争。

    如果将战争比喻成游戏的话,那么这个游戏就是一共公开的,允许任何一种外挂自由使用的游戏。

    这就是红衣藐视他的原因。因为聪明人不会打仗——红衣就是这么说的。战争中大胆和冒险很重要,但是谨慎和看穿本质的眼光更加不可或缺。类似于格鲁马斯的聪明人的悲哀就在于,当他们看到一条捷径的时候,他们的天性就会强迫着他们,鞭挞着他们走向那里。他们的贪婪永无止境,付出更少,战果更多,过程更快等等。却全然看不到一个永恒存在,而且无处不发挥作用的真理:一分收益,一分风险。

    陆五的手上拿着他的终端。终端上显示的不是别的,正是整个尼斯城的景象——几分钟之前的景象。

    这是因为军团里的技术人员(不必怀疑,这种人总是存在而且因为任务的缘故极少伤亡)已经完全接管了尼斯城的监控系统。这个过程顺利得简直就像是打开一扇没上锁的门。一开始是干扰,然后发现对方毫无防备后,干扰变成了入侵控制。然后,就像所有此类的情况一样,格鲁马斯一方几分钟之前终于彻底关掉了整个监控。把局面拉回到最初最原始的状态。

    演得就像真的一样。

    可惜这一切的表演在高手面前毫无价值。那些无线信号对人类来说是看不见的,但是对高手来说,就像广告牌上的文字一样显眼。所以陆五已经知道,表面上似乎整个尼斯城的监控系统已经完蛋,但是实际上……另外一套监控还在正常运行着。诚然这一套监控的范围没有被关掉的那一套多,但是格鲁马斯也并不需要像看电影一样,从十个角度和镜头观看一个场景。几个最关键位置都在格鲁马斯的目光之下——如果没有高手的话。

    “他们来了。”高手在耳机里提醒。“就像红衣说的一样。”

    陆五轻笑了一下,看向前方。虽然这是一个安静的战场,但是那个安静终究是相对而言。外骨骼装甲被摧毁而产生的爆炸声、火焰燃烧着的噼啪声,伤者痛苦的,或者是人们恐惧的喊叫,这些该有的声音一个也不会少。

    又一波攻势被打退了。但是……现在在那里的,几乎都是炮灰。不,不是陆五选择了他们作为炮灰,而是他们自己选择了自己作为炮灰。因为在突破最外围的防线,杀进城里之后,不是每个人,或者说每个团体,都遵从他们最初的约定,服从陆五这边的指挥。

    尽管一开始的时候,这方面并无问题,每个人都答应得很干脆。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没有陆五这边的支援,他们是没办法对付格鲁马斯的。但是随即对于唾手可得的胜利的狂喜让很多人都觉得那个约定并不值得去遵守了。事实上,他们也想不到尼斯城的防御是如此的松懈,外强中干。

    于是,他们就如一群因为狂喜而得意忘形,陷入狂暴状态的人那样去做了,然后就一头撞到了铁板上。

    这也不怪他们,只有陆五等人知道其实整个事情都是格鲁马斯一手策划和推动。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不做好准备?格鲁马斯的目的是找个借口干掉陆五,而不是拿自己的生命冒险。陆五一开始还想提醒他们,告诉他们敌人有准备,但是红衣坚决的反对。

    他们不值得挽救。这是红衣说的。其实不止红衣,高手也是如此。至于陆五,以这个世界的标准而言,虽然他道德下限可以说节操满满,但是却也怎么都还没达到圣母的程度。比方说此时此刻,之前那些粗暴拒绝甚至辱骂他的人变成敌人防线上的一团团火焰的时候(他们直接从占领的仓库那里抢走了数量很可观的外骨骼装甲),他最多也只有那么一点惋惜。

    在他前方,就是真正的战场啊。

    不是和凯查哥亚特默契表演的双簧,而是……真正的战斗。如果说是过去的陆五,估计连做梦都不曾想到过自己有天会主动踏足战场吧。

    不知为何,陆五突然感悟到一个道理:那就是穿越者穿越之后,如果不是中途挂掉或者运气实在太糟糕的话,确实会有极大的概率,比穿越之前做出更伟大的成绩。当然,如果穿越到某个低科技的世界里,能够充分利用自己所掌握的科技,那么成功的几率更大。

    原因就在于,穿越者抛弃了过去。舍弃过去不仅是丢弃了退路和归宿,也抛弃了一切包袱和限制。剩下的,只有在新天地之间建功立业的了。一个充满热情的人,总是能改变世界,总是能比平庸之辈做的更多。因为大部分时候,人错过机会并不是因为缺少智慧和技巧,而是缺少激情和热血。

    想要改变世界,想要把来自旧世界的某些痕迹……不管对也罢,错也罢,镶嵌到新世界之中去。如果不想被世界改变的话,那么就用自己的手,去尝试改变世界。

    这份感悟让他突然之间明白,其实从来到这个世界开始,与其说他是倒霉,不如说他得到了一个天大的机会。在地球上,没钱没家庭背景,不会交际,不会喝酒,不泡吧,不会唱也不会跳(更别说找不到工作了),是个不受大多数女性注目的男人。他运气足够好,就是靠着勤奋练一身好技术,成为某个大企业当个技术骨干。最普通的命运,就在在某个混吃等死的岗位默默无闻的过完一生。不管是运气好或者是运气差,他都会朝九晚五,像一个蚂蚁一样,在巨大的现代都市里的一个小角落过完一生。甚至有很大的可能到死的时候依然怀着极大的心理不平衡,郁闷和矛盾。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这样站在战场的边缘,真切的感觉到自己活着,而且,用自己的手尝试去改变一个世界。

    陆五转过头,他身后聚集着一大群的士兵……不是来自十六军团,而是来自本地的地方军士兵。前面说过,有一部分人很快就抛弃了指挥的诺言,但是另外一部分人却依然遵从约定。或者说,他们也已经意识到乌合之众式的进攻根本就是送死。

    他们穿戴着刚刚各种各样的外骨骼装甲——各种类型的都有,杂七杂八,有一部分甚至是从之前占领的仓库缴获的。共同之处是只有外骨骼装甲,鲜少有正规外骨骼装甲配套的武器。当然不正规的武器很多,比方说铁棍、重锤之类。虽然它们没办法击穿装甲,但钝击产生的震荡同样会毁坏外骨骼的结构,甚至直接杀伤里面的乘员。

    “我说过,”陆五说道。“未来还有希望,现在,我给你们这样一个机会,带你们去夺取希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