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一百四十九节 王车易位12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巨大的爆炸声震撼着天地。

    在这个寂静的战场上,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看向声音的方向。

    超乎常识的动静会让人感到不安。在地球上有过类似的记载,当原本枪炮喧闹的战场突然寂静下来的时候,会给士兵产生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如果这种寂静持续相当长的时间,反而会让士兵产生更大的心理压力。

    也许每个人都会发出这种疑问:发生什么了?

    第二声爆炸接踵而来。爆炸瞬间产生的火焰照亮的黑暗中战场的一隅。每个人都能看到几具外骨骼装甲在火光中飞上天空。

    尽管这个世界的轻武器,也就是通用步枪,其威力逊色于地球上的火药武器。但是如果说科技含量的话,那么哪怕陆五,也必须要承认这个世界的武器科技含量要在地球之上。也就是说,如果地球上要仿制这里的通用步枪或者外骨骼装甲,难度就很大,反之,这个世界仿制地球上的武器,难度几乎为零。

    所以,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有枪没炮(电磁炮虽然名字叫做“炮”,但是严格的说,它其实也是一种枪)呢?为什么没有普遍使用利用爆炸产生的气浪和破片杀伤敌人的武器呢?陆五一直搞不太明白。按照红衣的说法,这是因为外骨骼装甲的存在。比起脆弱的人体,外骨骼装甲对于这种方式的杀伤有着很强的抵抗能力,最终使得此类武器慢慢的消失不见。

    眼前发生的事情似乎证明了红衣的论断。

    在最初的几声轰天巨响式的爆炸声之后,更多爆炸声响起来了。这些爆炸声听起来要轻很多,并不那么震撼,当更加密集。爆炸产生的火光是如此的明亮,以至于在夜色之中直接将一队身披外骨骼装甲的士兵全部映照出来。这些士兵的装备很杂,身上的外骨骼装甲足有数十种型号。陆五很容易就辨认出那些正是格鲁马斯的士兵。

    密集的弹雨正落在他们身上。那是由迫击炮阵地发射的迫击炮。众多的迫击炮开火,虽然称不上惊天动地,但是却也算得上一个惊人的场面。感觉上,就像这些士兵周围突然绽放出无数橙黄色的花朵一样,瞬间吞没了一切。

    这些花朵转瞬凋谢,世界归于黑暗。但是相隔不过一个心跳的工夫,下一轮花朵就绽放开来。从两轮的间隔就能看出,这些密集的炮火杀伤力并不怎么样。

    重装步兵的身影确实倒下好多个,但是比起他们的数量而言,这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伤亡。而且,陆五知道格鲁马斯的部下虽然全面重装化,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完全包裹在厚厚的装甲之下。有些人由于个人习惯,或者是装甲本身有少量残缺的缘故,身体的一些部分并没有装甲保护。当然正常情况下这不算多大的弱点,不过在这种弹雨的考验中,这种身体一部分没有护甲保护的情况就很糟糕了。在弹雨中伤亡的主要就是这些人。

    而剩下的重装步兵,尽管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攻击而产生了混乱,但是实际上却几乎没怎么受到打击。第一波花朵在黑暗中显现开始,到第四波小黄花绽放,至少还有九成以上的士兵依然还能行动。

    这四波炮火中,格鲁马斯的士兵因为遭遇突如其来的攻击的缘故,完全处于一片混乱,没有采取任何有效的躲避或者反击手段。换句话说,就是原地站在那里挨打。但是就算是原地站着挨打,伤亡也很有限。基本上,爆炸只要不是落点很近,那么威力就只能将重装步兵吹得东倒西歪。

    甚至一些被爆炸气浪掀飞的士兵,都逐渐爬了起来。爆炸也许对他们造成了一定伤害,但是显然不足以让他们丧失战斗力。

    在这个世界上,外骨骼装甲是一种久经考验,已经非常成熟的武器。所谓的“新型”“旧型”的区别,仅仅在于其装甲材质、出力大小、体型结构大小等等一些细微的改进罢了。

    这一下突如其来的炮火急袭可以说完全把这支部队打懵了。但是哪怕被打懵了,站在那里这么久,前后挨了四轮炮火,白痴也该回过神来了。就连草履虫都会对刺激做出反应的。

    四波炮火没给他们造成重大伤亡,但是俗话说聚沙成塔,集腋成裘。虽然说外骨骼装甲扛得住,但是也不是能无限的扛得住。

    “快,冲锋!”前线的指挥官马上做出了这个正确的判断。当然他也可以选择撤退,不过这就违反了格鲁马斯的命令。

    所有人都加快速度向前冲,几乎没人注意到地上那些硕大、扁平的铁饼,当然还有那些细细的金属丝线。在地球上,这叫做绊雷和踏雷,两种最常见的地雷触发方式。

    当然这些不是普通的地雷。在地球上,地雷不仅有反步兵地雷,也有反坦克地雷。两者如果要说有什么差别的话,那就是威力(装药)上的差别。

    这里布置的地雷都是加料的强化版,或者说,它们被制造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对付外骨骼装甲。

    如果是正常的情况,估计最初几个触雷之后,就会引起全队人的警觉,从而发现这种从未出现过的新式武器。但是,在遭到刚才的炮火急袭之后,就没有这种慢慢摸索发觉的余裕了。此外两者都是爆炸,虽然说远方的人能够感觉到一个爆炸威力大,一个爆炸威力小(其实就是一个声音大一个声音小),但是对于风暴中心的这群士兵来说,想要分别两者的区别可就很困难了。反正不管哪个爆炸声,其声响都超越了人耳的正常接受范围。外骨骼装甲中,如没有配备隔音设施,那么就只能被震得整个脑子都嗡嗡响。

    一个个地雷被钢铁之脚踩上,然后,触发,爆炸。

    迫击炮弹引发的小黄花依然在绽放,但是比起那些反装甲地雷造成的大红花来说,这些小黄花就显得逊色许多了。前面说过,小黄花的效果也就是把人吹得东倒西歪,甚至飞出去。但是这些大红花就能直接让外骨骼装甲升到十米之上的半空。

    就算是外骨骼装甲也承受不了这种冲击。哪怕是钢铁之躯,抗力也是有限的。更别说钢铁之内的终究是脆弱的血肉之躯,就算装备受得了,里面的操作人员也受不了。被小黄花吹倒的人还能再爬起来,但被大红花吞没的士兵,根本就没人能再一次站起来。

    一些外骨骼装甲在冲击中承受不住,能源泄露,最终引发了爆炸或者火灾。但是也有一些外骨骼装甲只是静默的躺在地上,只有暗红色的液体从缝隙中汹涌而出,积成了一个个小水洼。

    如果换一种情况,估计这支部队早就停下脚步了吧。但是天空不断落下的炮火干扰了他们的视觉和听觉。每个人都知道,避免这种远程打击最好办法就是尽快接近敌人。只要两军进入正面交战状态,那么这种远程的炮火就不好使了。所以每个人做的事情就是快速向前冲。

    等到他们冲出雷区,定下神来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这边遭到了何等严重的伤亡。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兵力已经消失在这条死亡通道之上。

    前方,敌人的部队已经排成了一个整齐的横队,默不作声的挡在前方。那统一的装备,整齐的阵型构成了一种无声的压力,哪怕在黑夜之中,依然让冲出地雷阵的士兵望而却步。

    格鲁马斯委派的指挥官站在己方的第一线。看着敌人森严的军阵,他清楚的感到喉咙一阵难以言喻的干涩,哪怕想吞一口唾沫湿润一下喉咙都做不到。

    他回头看了看不下。虽然说外骨骼装甲遮住了面容,但是肢体语言和行动上,就能看出部下也是心里发毛。几乎没人向前,每个人都下意识的向后退,人和人甚至挤在了一起。

    这战,悬得很。

    “不要怕!”他终于想起格鲁马斯的手段。他很清楚,这次反击是格鲁马斯亲自下令的,如果不战而退的话,他的下场肯定好不到那里去。“人数还是我们多!”

    敌人的队伍中,一个似乎是下级军官的家伙做了一个手势。下一瞬间,所有的前排士兵全部从身上抽出电磁炮,举起瞄准,枪口就指向这一边。

    几乎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电磁炮虽然说是外骨骼装甲配备的远程武器,但是事实上其价值相当高昂。托这个世界的某种潜规则的福,威力巨大的电磁炮却是单发的,射击后重新上膛需要时间。所以,如果是小规模交战的话,电磁炮的威胁其实并不如大家想的那么大。这造成了很多外骨骼装甲都不配备这种武器。

    比方说格鲁马斯的这支部队,基本上就没有这种装备。

    但是此时此刻,被这么一排电磁炮指着的时候,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再大胆的人也能感觉到死神在头顶盘旋的感觉。

    “快躲……”他的话音未落,而部下们也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致命的第一波攻击已经到来。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盔甲能挡得住电磁炮,外骨骼装甲也一样。

    第一线的战列上,瞬间爆发了一场钢铁碎片和血肉组成的风暴。电磁炮的威力不是盖的。以陆五的看法,若非术士们明显压制了这种武器的进一步发展,这个世界的死亡大概会增加好几倍。就算是陆五这样的普通人也看得出来,这种武器的潜力其实根本没被发挥出来。因为根据这种武器的原理,它的连发、小型化(让普通人无需外骨骼也能使用)之类的,应该都不是难事。

    打个比方的话,大概就是地球上政府只允许单发步枪,却禁止开发自动枪械一样。现在的电磁炮如果能设计成连发的话,也许直接让外骨骼装甲从此淘汰掉外部的厚实装甲也说不定。

    不过这也只是感慨罢了,至少以现在的电磁炮,要说在短兵相接之前给敌人沉重打击是可以的,要说凭此彻底击溃优势数量的敌人,却显然还不足。

    “快上!”指挥官这一次真的是福星附体,这一波可怕的打击居然就从他身边擦身而过。他身边足足有三个人被直接打成碎渣,他却完好无损。“不要给他们第二发的机会。”

    这句高喊鼓起了幸存者的勇气,或者说,刚才的伤亡反而激活的亡命之徒的胆量。说不清楚到底是谁带头,但是转眼之间,他们已经丢下那些伤亡的同伴,如怒潮一样冲向前方的敌人战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