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一百五十三节 王车易位16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格鲁死死盯着前方的战斗。那是一次单调的冲击,一个人带头,一群人跟着,没有队形也没有先后,简直和之前那些暴民发动的冲击一样乏善可陈。典型的乌合之众的进攻。

    但是,这个进攻的时间点真的太好了。

    在交战双方都精疲力尽而撤退的时候,突然从斜刺里冲入战场。几乎是瞬间,就造成了对手一方的溃败。

    外骨骼装甲如果对付轻步兵,那自然是压倒性的优势,甚至因为力量的悬殊而不必介意。但是同为外骨骼装甲之间的战斗,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在敌前撤退,永远都是一件最难而且最富技巧(甚至不止需要技巧,还需要运气)的事情。

    眼下就再一次充分证明了这一件。撤退转瞬之间变成了溃败,然后变成了一面倒的追和逃。特别是领头的那一个……拿着一把战场上不应该出现的武器……一把剑。

    格鲁可不会认为这是因为某个低级错误。

    等到看到这把剑将一具外骨骼装甲从后切开——不是杀死,是切开,直接斩断后方的动力系统,让外骨骼装甲直接变成一具拖累行动的沉重铁疙瘩,甚至是铁棺材——之后,他就更加确信这一点了。

    普通的武器可做不到这一点。这个……应该就是陆五本人或者最可靠的部下了吧。

    两种可能性是一半对一半。虽然说军团长亲临一线不太合理,但假如格鲁有这种武器,他觉得自己不会把如此奢侈昂贵的武器交给某个部下。别的不说,这把剑的价值,大概比他此刻身后所有的部下都要昂贵。而且说起来,他也听到了一些传闻,据说陆五完全是半路出家的类型,这种人,若非勇于冲锋陷阵,攻略前锋,想要得到提拔是完全不可能的。

    很意外的看到他虽然挥舞着一件显然高档的武器,但他身上穿戴着是一套看上去并不怎么样的外骨骼装甲。带领着一群显然只能归类于“杂兵”范畴的部队。

    看起来也混得不怎么样嘛?虽然有一把好剑,但凭这个档次,能对付得了格鲁马斯才怪。

    当然,这个“对付”所指的并不是今夜的战斗。就算是格鲁也看得出来,在今夜的战斗中,陆五是占据明显的优势的。眼前的战局暂且不说,单单之前看到的,远方绽放出的爆炸火焰,那些大朵小朵的红花黄花,就充分说明他这一边战况并不怎么好。

    那显然是一种陆五一方投入了新式武器。而且,从那惊鸿一瞥中看的场面,也就是几具外骨骼装甲在红花绽放中被掀上天空,足以说明这种武器至少在这场战斗中很有效。

    所以这个胜负很正常。陆五这边是蓄意而来,而格鲁马斯这边却措手不及。纵然占着防御的优势,这种情况下被打败也没什么可奇怪的。

    但是,今夜的战斗并没有太大意义。因为纵然今夜格鲁马斯全军覆没也是无所谓的事情。他身后有一整个家族的力量支持,有足够的资源和人脉来进行反扑。今天晚上的战斗结果,陆五纵然胜利,也是一场毫无意义的胜利。

    关于格鲁马斯活着逃走这件事,格鲁也很确信。事实上,如果现在格鲁马斯看到战局不利立刻逃走,那么纵然陆五再牛逼也没用。当然,格鲁马斯不一定会这么敏感,他应该会迟钝一点,但是谁叫他身边还有一个术士担任护卫呢?

    事实上,只要格鲁马斯没有愚蠢到等陆五击败他所有的军队,包围他的府邸然后再尝试逃走,那么他活着离开的机会就很大——大到值得让人投下重注。

    所以,对于格鲁来说,这场战斗所追求的并不是胜利,而是……表现。他要在这里做出一个比较优异的表现,作为邀功请赏的本钱。他很清楚耀日家族是什么,那是一个真真正正的贵族之家。之所以加上“真真正正”这个称呼,是因为很多贵族之家虽然拥有头衔,但是并不具备与其匹配的经济和军事方面的实力。

    比方说正规军高层,贵族到处都是。但是,如果说为了私人的原因而出动一支军队,或者短时间内调动一笔巨额金钱,那就完全超越了他们的能力范围之外。

    现实是很残酷的。格鲁早已经明白这一点。虽然说军队的上升是要战功,但是仅有成绩是不够的,想要向上走,就必须要有靠山。而靠山……只有贵族之家,而且是强大显赫的贵族之家才有资格。

    这就是为什么格鲁站在这里,而不是看着局势不妙就离开的原因。虽然他不是很肯定,但是此时此刻,格鲁马斯有很大的可能性通过监控看着这边的战局。

    他的驻地距离这里很远,当格鲁马斯设宴款待周围几位指挥官的时候,他完全可以说是死皮赖脸自己贴上来的。呃,等到发现这场宴会并不是一场普通的宴会,并非一位新来者向周围新同僚示好的简单表示之后,所有人都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比方说格鲁,他就选择站在格鲁马斯这一边。纵然失败,他也要给格鲁马斯一个精彩的表现才行。更别说他并不觉得自己会失败——这一波冲击不会。

    至于退路,那更没问题了。在这种低档次的战斗中,他的魔法戒指简直可以说是作弊一样的存在。只要他一心逃跑,这里没人挡得住他。至于跑出战区之后……就像所有谨慎小心的人一样,他已经为自己安排了一辆可供离开的车子。

    前方,败退和追击还在继续,而且正在朝着这边蔓延过来。再过那么一小段时间,战斗就会波及到这里,格鲁必须要参战。

    他的终端突然有了反应。

    从战斗开始,这边的信息联系就被封锁了……不知道陆五是怎么做到的,但是应该是中转塔被破坏或者被控制了(当然这很正常,要是中转塔能够正常运转才叫做不正常呢),所以此时此刻如果有人通过终端发信息给他,那么只能说是短距离内才能做到。

    是谁呢?格鲁饶有兴趣的想着,但是这不影响他打开终端。

    “格鲁,这事和你无关,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离开。”

    难以想象,那个家伙居然发这种短信过来……他知道这里是我?不过这也没什么好稀奇的……如此一来,这个拿着强化剑的家伙不是陆五本人吗?

    哈,都这个时候了,还指望他能让步吗?陆五或许觉得自己已经占据了优势,但是他没想到的是,这一战本身的胜负一点也不重要。如果陆五真的足够聪明或者足够狡猾的话,他会明白,格鲁马斯才是关键。

    只要格鲁马斯活着,那么这场夜晚的突袭战没有任何意义,只有格鲁马斯死了,陆五才能说自己赢得了这一战。虽说他肯定会遭到耀日家族的报复,但是那只能是一种私下里的反击。至少在战场上,陆五赢了。没有格鲁马斯作为名义,就算是耀日家族也没办法在短时间内,用军事手段对陆五发动一次公开的报复。

    所以,如果将格鲁和陆五的立场互换,那么至少,他不会此时还将兵力三面分开。陆五将自己的兵力三路分开,而且在三个战场上都取得优势。尽管看起来这很不错,但是这是愚蠢的行为。速度才是一切,必须要不顾一切的突袭,在格鲁马斯尚未来得及反应之间将其击杀。当然,格鲁马斯身边有个术士作为护卫,这么做很难,几率很低,但如果真的太快太突然,至少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可是现在呢?格鲁马斯就算是个白痴,也已经站在合适的观察位,用自己的眼睛巡视着整个战场了吧。等到他发现战局已经不可挽回,难道他会原定在那里等死吗?就算他没有为自己安排好一条应急撤退的道路,他身边起码也有一个术士作为保镖护卫呢。乘乱离开是很难的事情吗?

    他本来不想理会这种愚蠢的论调,却架不住下一个信息传来。

    “你应该亲眼看到格鲁马斯的所作所为,只要你心中还有一点良知,你就明白要退出这场不相干的战斗。这场战斗不涉及哪怕一点阵营的利益。作为一个正规军的指挥官……”

    良知?格鲁简直想笑。

    世界是真实的,有着各种规则或者各种潜规则。至少就人性的本质来说,格鲁很清楚,损人利己的事情每个人都愿意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也有大把人抢着做,唯有损己利人的事情没人做。在这个世界上,哪个人的财富之中,没有夹杂着其他人的困苦劫难?哪个家族的欢歌之中,没有混杂他人的痛苦哭泣?但是那又怎么样的呢?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只要发财得势,又有谁在乎那些合法合理的恶行呢?术士们拥有着毫不讲理的力量,控制着整个世界,而贵族掌握着权势和财富。别的不说,哪怕是军人也是如此。一个高级军官可以为了“诱敌”这样一个简单的原因,毫不负责的一声令下,让数百数千乃至于数万的人去送死,可是谁在乎呢?只要他能打赢战斗,那么一切牺牲都是合情合理的。

    到处都是恨术士恨得咬牙切齿的凡人。但是那又如何?术士们可一点都不在乎。弱者的诅咒对他们而言又有什么意义?当一个术士屈尊出现在人群之中的时候,哪个诅咒者胆敢朝他丢出哪怕一块石子?

    别的暂且不说,陆五自己不也是如此吗?他一声令下,整个军团,几千号人就得投入一场危机重重的战斗。而这场针对格鲁马斯的战争……格鲁马斯和一个军团底层的小兵又有什么关系呢?难道他们就真的心甘情愿,乐意来这里冒着生命危险,攻击一个和自己没什么关系的人?这就是良知?

    事实就是:如果能踩着别人爬上去,又会有哪个人会放弃这么一个机会?

    他顺手发了一段语音回去,也算是结束了陆五这番无聊的尝试。

    “搭档,看起来那个叫做格鲁的,根本说不通的啊。”耳机里,高手突然说道。“果然,看不清楚局势的傻瓜比较多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