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一百五十六节 王车易位19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啊啊……真的让人失望!”

    蝶梦的声音宛如高山之上万年不化的冰川。

    “看着弱者,就想着吃掉,看着强者,就想着逃跑……这简直是和野兽没什么区别的行为准则呢。辉月的术士,都已经堕落到这样一个程度了吗?”

    开……开什么玩笑?!

    尤塔将自己的身体藏在一堆灌木之中。对方的讽刺虽然他听得一清二楚,但是他也知道,出去对战的话必死无疑。

    在他认出对方的身份之后,立刻做出了逃跑的选择。

    虽然说打不过敌人而逃跑是值得羞耻的事情,但是比起另外一种可能,也就是死,这种选择看上去就容易得多了。

    这可是魔兽使者!拥有自己的称号,有资格成为执政官候补的存在。按照正常的理解,她是那种距离至高之位只差一步的人。

    虽然说两个同样有资格被称为“高阶术士”,但是含金量却不一样。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这个女人都是现在的尤塔需要仰视的存在。因为只有三种可能会让一个人得到这样的名位,超乎想象的力量,超乎想象的智慧,亦或者是超乎想象的运气。

    完全不理解陆五是怎么得到这个女人的支持的……或者说,她才是晚星家族真正的背后支持者吗?确实,有了这样一个大人物的支持,还有什么事情是晚星家族不敢做的呢?亦或者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阴谋。耀日家族的权势已经引起了某些人的忌惮,于是,他们设置了这样一个圈套,目的就是给予耀日家族一次真正的打击。

    再也没有杀掉家族内的一个高阶术士更能打击一个家族了。每个贵族之家都知道,高阶术士才是一个家族真正的背后支持力量。但是反过来说,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想要杀掉一个高阶术士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这不是在力量上杀掉一个术士的问题,关键事后要如何辩解。也就是说,不仅要杀得掉,还要事后收得了场。这两者比起来,后者要比前者难得多。

    如果是一个没有魔法的世界,或许一个不在场证明就足以解决后者。但是在这个世界上,术士的力量太过于神奇了。只要受害者的亲人拥有足够的权势和财富(很大一部分高阶术士都能满足这个条件),而且能够不惜一切的追究,那么就不存在“疑凶”。什么样的隐藏手段,最终都会在各种高阶魔法综合运用之下显形。无需证据、口供、证人,魔法能同时担任这三者的作用。

    所以,杀掉一个高阶术士,不仅需要力量,还需要理由。

    这应该就是一切的起因。

    野心勃勃的格鲁马斯,就像所有贪婪的鱼儿一样,一口咬住了香喷喷的鱼饵,却完全不去想里面有没有一根真正的尖钩。

    为了对付他,他们甚至请来了这个女人……一个拥有称号的高阶术士。

    他感慨到几乎有点想笑。

    几乎。

    对付耀日家族,真的需要花费这样的代价吗?他甚至觉得,哪怕一切都按照策划者的计划那样进行了,那位策划者也是亏了。只不过区区一个耀日家族而已。

    然后他突然感觉到不对劲。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就觉得不对劲。过了一小阵子,他才意识到身体的一部分在颤抖。不,不是他在颤抖,而是他随身的终端在震动,带动他的身体颤抖,不止如此,该死的终端还在发出设置好的提示声。

    不需要看他就明白发生了什么,那是格鲁马斯在催他。或者说,格鲁马斯在让他去死。

    下一瞬间,他用自己的魔力直接把宝贵的终端碾压成了一团再也任何价值的金属团子。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黑暗之中,一双发着渗人绿光的眼睛,正在恶狠狠的瞪着他。

    一眼就能看出那不是普通的野兽。这里还算得上是营地边缘……就算是野兽,也拥有基本的智能,不会接近这种地方。而且这只野兽让他瞬间想起蝶梦的衣服。

    半是织物,半是毛皮。以现在的气温来说的话并不是合适的衣服,但是既然那个女术士穿在身上,显然那不是一件衣服那么简单。更别说身为术士,他能够很容易的察觉这野兽全身上下弥漫着浓烈的魔法残痕。是第五律的魔法。

    野兽嘴里的獠牙,闪动着哪怕黑夜之中都能看的清楚的凄厉光芒。

    然后他突然之间想起,这个女人的称号为什么会被叫做“魔兽使者”了。

    果然,想要赶尽杀绝吗?

    当然,此刻的他完全忘记了自己之前是如何迫切的想要杀死对手。施暴者和受害者之间的位置转换之后,人类天性中的健忘就会发作,将自己处于优势时候所作所为忘记得一干二净,只留下作为受害者的愤怒和绝望。

    可惜的是如果愤怒就能赢的话,任何世界就都不存在恃强凌弱这种事情了。

    伴随着绝望的目光,他看到女术士从黑暗中走出来,脸上坚定而冷酷。她的上衣已经不见,上身穿着的无袖的短衫。而她身边,则有不止一头黑兽跟随。

    ……

    兵败如山倒。

    新型的外骨骼装甲虽然体型较小,但在装甲防护持平的同时,实际出力大概为旧款的集中百分之一百十五左右。别看这个差距并不大,但是表现在战斗中,那就是前者的攻击更快,更准确,也更具毁灭性。

    还有高热刃,这种武器通过外骨骼装甲提供能源,将自身加热到一个惊人的温度。事实上,它用来对付外骨骼装甲,甚至比陆五那把奢侈的剑还管用,唯一的麻烦就是被这玩意非常耗能,持续时间短而且容易误伤。

    除此之外,被高热刃击毁的外骨骼装甲,七成以上都会引发能源系统的爆炸。爆炸的威力足以对持有高热刃的外骨骼装甲造成威胁。所谓杀敌一万自损三千并不是谎言。虽然这个“自损”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员伤亡,但是和伤亡呃差不多了。

    不过这一次,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因为他们要面对的,并非是组织有序的精锐之师,而是一群队形散乱,装备低劣,甚至士气都谈不上高昂的乌合之众。从战斗一开始,就没有任何悬念可言。

    单单是第一列的士兵就完全压制住了敌人的攻势。而在后面,红衣将更多的士兵调上来。他们并没有投入战斗,只是沉默着组成一个整齐的方阵。然而,仅仅这个举动就直接让敌人的斗志陷入崩溃了。因为支持他们打下去的唯一理由,或者说胜利的唯一希望,就是他们数量上的优势。在明白自己哪怕数量上都没有任何优势的时候,敌人的拼命进攻就变成了拼命溃逃。

    战斗迅速的变成了一场单方面的围追堵截。要说有什么特别之处的话,那就是只有逃跑的,没有投降的。因为他们都知道,他们遵照格鲁马斯的命令,在尼斯城这边已经犯下那么多的罪行,所以投降肯定没好果子吃。而且,虽然他们输了,但是格鲁马斯不一定会输。他们虽然不期待自己,但是至少可以期待援军。

    在这样一场全面的胜利面前,乘胜追击,攻占敌人的防线没有太多的困难。红衣转眼已经从上下两条路冲破了敌人封锁的关键点。整整四分之一的夜晚,他都按兵不动,但是真正出击后,仅仅不足一刻钟的功夫,他就完成了原定的目标。

    现在,他可以说已经掌握了胜局。而且,哪怕如此,他依然有着三分之二的兵力始终没有投入过战斗。换句话说,他始终掌握着足够的力量来应对任何一种突发可能。

    当然,要说格鲁马斯突然召唤来一群术士,那么就算是红衣也没辙。但是,至少在常规力量方面,他已经取得了无可争议的完胜。

    ……

    原本处于混乱状态的监控系统正在逐步的恢复。就像冥冥之中有那么一只手,原本紧紧的捏住整个监控系统,但是现在却不得不逐个放开。表现在系统上,那就是一个个的摄像头恢复正常,将城里各个要害位置发生的事情忠实的传递回来,显现在终端或者投影装置上面。

    所以每个人都明白,如果将眼光限制在尼斯城内,那么这一战只能说已经输了。上中下上路,上下路都已经被敌人突破,就算中路僵持着又有什么用呢?而且中路也不能算僵持,只能算作现在还没有被突破。

    按照正常的做法,此时他们要做的就是准备撤离。作为早有准备的一方,他们并不缺乏撤退的途径。

    不过现在没有人在乎这个,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最早,也是最关键的那个画面之上。

    在那里,陆五正在和格鲁对峙着。

    谁能想到作为战争一方的首脑,陆五居然如一个热血少年一样,真的冲到第一线来?

    是的,整个事情的本质,或者说格鲁马斯一方的最初目标,从来就不是击败敌人的军队,而是杀掉陆五本人。只要他死了,那么这场争夺浮空要塞的竞争就结束了。就算晚星家族找第二个代理人也来不及了。再说,一个可靠又能掌握的代理人是那么好找的吗?

    每个人都盯着画面,有人屏息静气的等待着,有人则略有不安的转动脖子。格鲁马斯自己并非战士,但他终究出身贵族之家,手下有多人拥有使用魔力戒指和外骨骼装甲作战的经验。所以他们明白这场对峙之中,格鲁占据了一个多么大的优势。

    也许陆五这种做法很有勇气,但是世界自有运行法则。一切人类的立场和性格,在这种自然的法则面前都是不值一提的。陆五再勇敢,穿着外骨骼装甲,照样打不过格鲁。

    每个人都在瞪大眼睛等待着这场必然到来的战斗,他们看着陆五扬起手中的剑。就算声音没传过来,大家也知道这是一个宣告。一个胜利者的提前宣告。

    也是一个极其愚蠢的举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