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一百五十八节 王车易位21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那个不靠谱的家伙!格鲁马斯几乎想咒骂了!这个世界的能量存储技术非常高超,所以终端自带的能源足够让它运行到报废为止,正常情况下是不会完全关闭终端的,这种情况只可能的表达一个态度:尤塔根本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估计那个家伙是路上遇到了什么,暂时被吸引了注意力。

    当然,他的不在意也是正常的——这件事情本身的负责人就是格鲁马斯,不管他赢了输了,都不会对身为高阶术士的尤塔有哪怕半点影响。

    他真的不应该找上尤塔的!如果换上一个人,哪怕力量低一层次,哪怕只是中阶甚至低阶术士,都不至于这么不靠谱的吧?!可惜的是,他被“高阶术士”这么一个称谓迷住了眼睛,选择了和这个以不靠谱和不负责任著称的混蛋交好,这次重大行动中也理所当然的邀请了这个混蛋来帮忙!

    格鲁马斯愤怒的将终端砸到了地面上。所幸这个玩意是军用型,虽然说用着不方便,但向来以皮实耐操著称,据说还有着被通用步枪扫射而依然能用的记录。所以格鲁马斯的力气虽然不小,却也砸不坏它。终端在地上连着打了几个滚,被一个部下捡起。却又不敢交回给格鲁马斯手中,只好先放在边上。

    “按原定的计划,等天亮吧!”他用力的说道。也许需要等到天亮,也许不需要,希望尤塔那个不靠谱的家伙应该会在天亮之前就回来的。

    身为这一切的策划者,格鲁马斯当然会考虑到这种可能——话说回来,其实他们也知道,想要短时间内击败他手下这支临时拼凑的部队,不算太难。这并不是因为陆五有多强,而是本来就是这么计划的。如果格鲁马斯手下真的全部都是训练有素的精锐之师,那么陆五敢冒着如此巨大的风险,突袭另外一位指挥官的据点吗?

    就算敢动手,也会迟疑再三,甚至可能要求晚星家族找几个术士来以防万一吧。

    如果这一次陆五有着充足的时间进行周全准备,或者说晚星家族给他派来了术士,那么眼下这个局面,恐怕格鲁马斯就有危险了。

    格鲁马斯之所以感觉很丢脸,很愤怒,并不是因为这场原本就在预料之内的失败,而在于,他做出了不止一次错误的判断。

    别的不说,如果他不是刻意的将一个仓库和几百台外骨骼装甲丢给入侵者(好让陆五的“主动进攻”再也找不到理由来辩解),估计陆五就没有那么多炮灰部队可用。同样,如果不是判断失误而让部下发动完全错误的反击,哪怕战败,也不会输的这么快这么彻底,起码也能让陆五付出更大的代价,消耗更多的时间——最低程度,会让自己的部下损失没那么严重。

    已经没人关心那边的监控画面了。格鲁已经死了。在同时失去指挥官和最强大的战力之后,那么这道残破的防线肯定已经挡不住陆五这边的攻势了。

    几乎没人意识到一件小小的意外:格鲁死后,防线上的火力,也就是那么多电磁炮塔,没有一个开火的。

    在陆五和格鲁对峙的时候没开火是正常的。怎么说格鲁也是指挥官,开火虽然有很大可能打死陆五,但是起码也有一半可能打死格鲁自己。但是格鲁死后,所有的电磁炮依然保持哑巴,似乎没人意识到此时此刻,他们和敌人面前什么碍事的东西都没有。

    陆五清楚的看到前方那台电磁炮口。其他的倒也罢了,但是当面那一座电磁炮塔,枪口可是死死的对准了陆五。

    虽然陆五一直觉得自己是大胆的人,但是这一刻,依然被这死亡的代言人给震慑得不能动弹。虽然他的理智给出正确的答案,但是架不住本能下意识的要求他避开或者躲开。

    他站在那里,好几秒钟时间没动弹。不知道的人或许以为他被格鲁突然的死亡所震惊,但是他自己知道,其实这根本不是突然的死亡。

    一切都是高手在操作。因为此时此刻,尼斯城外围的火力点在它的控制之下。杀死格鲁的并不是流弹,而是自动炮塔有的放矢射过来的一发电磁炮。

    这对于高手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因为这显然消耗了它极大的精力。需知为了能够准确的命中目标,它甚至不得不放弃了对监控的干扰。

    所谓王车易位,将“车”丢到安全的大后方没什么关系,最多只能算搁置一下战力,但是将“王”丢到第一线,就得确保其安全。需知和很多同类型的棋类游戏一样,国际象棋之中,“王”并不是一个很强力的棋子,偏偏如果被敌方斩杀,那么不管这一方在其他战线上取得什么样的优势和战果,立刻被判为失败(当然这一点其实很公平,因为这是对于客观事实的一种模仿)。

    所以,王车易位的真正关键并不是“车”,而是王。到底王能不能取代车的作用,攻掠前锋,破敌制胜,同时还得确保自身的安全。做不到的话,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不进入棋局。

    隔着外骨骼装甲看不出来,但是在装甲之下的陆五,已经不自觉的对着那个死亡的枪口吞下一口唾沫。

    “搭档,放心。”似乎察觉到陆五的犹豫,高手说道。

    “那个没问题吗?那边应该不止一台电磁炮。”

    “小事一桩!”高手在耳机里说着,如果他有身体,此刻一定是眉飞色舞。“搭档,这玩意可是电磁炮……归根结底,就是电磁系统中电磁场产生的洛伦兹力来对金属炮弹进行加速。”高手洋洋得意的说道。“如果是其他的武器也许我不一定有办法,但是这个电磁武器,在我面前就像是一团绳子一样,随便我**。额,可惜这种枪口是靠人力,也就是操作者来瞄准的,扳机也是依靠机械结构来实现的。否则的话它完全可以任我控制。但是哪怕现在,起码让它无法运行是很方便的,所谓‘破坏总比建设容易’就是这个道理啦。其实真的很简单,我直接扰乱了它的无线电感部分,直接就让它变成了摆设。别说区区这么几台,哪怕再多上十倍,也是小case啦。只要在我的感觉范围之内,一切都没问题。”

    陆五清楚的看到坐在操纵位的那名士兵满头大汗。他显然想要让武器开火,但是奈何这玩意突然发生了故障啊!在反复尝试了三、四次之后,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他跳离武器的操纵位置,向着后面跑去。

    陆五做了一个进攻的手势,原本聚集在后方的士兵一拥而上。而这道防线上,原本就因为战败加上指挥官阵亡而人心惶惶的部队,几乎尚未交战就开始了败逃。

    “对了,高手,蝶梦那边怎么样?”陆五从格鲁马斯的尸体上捡起那枚魔力戒指。现在陆五明白这种玩意为什么会这么贵,还要这么高的权限才能购买了。因为在享受惯了这种宝物的效果之后,你会发现根本离不开它了。偏偏这玩意该死的还是一种消耗品!

    “似乎很顺利呢,搭档。”高手迟疑了那么一小段时间,应该是在无线信号中寻找蝶梦终端的那一个。“她好像打赢了……哈,小术士说的是对的,那个女人是一个很强大的术士。等等,他们说的什么来着?‘魔兽使者’?什么意思?这个词好像听过的说……”

    陆五没有理会高手那种自言自语式的唠叨。刚刚说过,敌人未战先溃,所以此时防线已经被他的部下占据,而追击和杀戮也随之发生。他走上前去,看着那几台根本没有机会发挥威力的电磁炮塔。还有几个没有装备外骨骼装甲,所以此时只能举手示降的士兵。

    格鲁马斯精心准备了一个战场,在三条战线上,设置了三个关键性的防御阵地,将整个城市分成了两部分。不过不管他是怎么想的,现在三条战线的抵抗都已经被彻底摧毁。

    陆五抬头看了看天空,巨大的夜晚依然笼罩着天地。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不算短了,所以他已经学会如何判断时间。此时夜色应该已经过去一半,也许还多了一点。

    终于到了收尾的时候了。

    ……

    中年术士为自己穿戴好盔甲。

    这不是普通的盔甲,因为如果有人在场,可以清楚的看到盔甲上似乎画着一些符号。当术士每次为自己穿戴上一个盔甲的部件的时候,这些符号就会突然发亮,发出清晰可辨的蓝白色光芒。

    这是战装。对术士们来说,穿上此类装备(当然,包括但远不止是衣服)的时候,代表着他们真正准备投入一场战斗或者一场冒险。不过在通常情况下,假如对手是普通人,那压根不需要这么正式这么麻烦。毕竟,此类装备中,那种可以服帖的穿在身上的衣服通常都价格不菲。相反,他此刻使用的盔甲,却是此类装备最常见也最廉价的一类,几乎照顾到各种需要,包括防御力。唯一的问题就是舒适度,穿着盔甲终究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而且很多事情都会变得不太方便。

    不管怎么说,那是“通常情况”,而这一次,他可能要面对一支军队。当然,一支军队也不是不能对付的,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周旋,一个低阶术士也有胜算。但这一次这支军队的目标其实不是他,而是另外一个人。他的任务,其实就是从一支军队的攻击下保护一个人。这个,就有一定的挑战性了。

    在确定一切无误之后,他套上了最后一个盔甲的零件,也就是右手的护臂。所有的符号都被连成一体,组成一个相当复杂而玄奥的图案。他尝试了一下,全身上下同时闪过蓝白色的光芒,力量就在他的身边流淌,带着馥郁的气息。而这股力量是那样的强大又是那样的温顺,你可以如同拨动琴弦那样地随心所欲地驱策它们。

    差不多够了。至于头盔,可以随身携带,看情况再戴。

    他挪动脚步,走上天台。这里是这栋建筑(格鲁马斯的指挥部,也是他的府邸)的最高处,居高临下,可以看见整个周边的布局。格鲁马斯早就预料到这种可能,所以,正如一个聪明人会做到的,早就把这里变成了一个火力惊人,而且有着多层次,多体系防御的要塞。而他,则是这个要塞最关键的力量,随时准备发动有限反击,消灭所有危险因素。

    按照估算,想要攻陷这里,陆五要五千士兵和充足的武器,此外还需至少六天。偏偏他所需要只有半个晚上。不,现在已经不能说半个晚上了吧,大概连四分之一的夜晚都不到。

    然后他听见了那个奇怪的声音,事实上,他有些惊讶的发现一台外骨骼装甲正沿着边墙爬上来。在他回过神来之前,那副外骨骼装甲已经站在他面前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