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一百五十九节 王车易位22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节 王车易位22</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格鲁马斯和他几个亲信聚集在府邸这里。

    空气沉闷的可怕,傻瓜也察觉得出来,格鲁马斯现在的心情很不好。前面说过,这倒不是因为军队的损失,而是格鲁马斯向来自视甚高。这一次多次判断十五,屡遭败绩。所以眼下别人也实在没办法说,大家所能做的只有沉默。

    他们倒也不担心自己的安全。因为别的不说,府邸周边有着格鲁马斯自己的卫兵。之前格鲁马斯并不在府邸这边指挥,而是选择城中另外一处靠近战场的位置。之所以这么做,至少有那么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的手下在努力加固这栋建筑物。

    没错,努力加固。

    陆五来拜访,或者说,举办那次宴会的时候,起码这里一切看上去都还很正常。但是事实上,这里早就被装修为名义,进行了改装。必须要说格鲁马斯的计划并不是临时起意,而是从一开始就做好了这方面的准备。整个建筑,在各方面都以对抗一支军队围攻为标准进行了加固完善。

    陆五作为一个客人来的时候,他是没机会见识到这一面的。当然,就算他是个擅长观察的人,也很难看出来——就像地球上的地堡,如果去掉它们用来安置机枪的射击孔,那么你很难看出它真实的用途,甚至可能只会觉得挖一个这么大的地下室很奇怪。

    这座要塞距离完工只差临门一脚——而这最后的一脚,就是在今夜的前半夜完成的。这也是为什么格鲁马斯选择退守而不是离开的缘故。现在,早就准备好的,超过五百台电磁炮塔,已经将这里变成了一座不折不扣的刺猬。

    想要进攻这样一座碉堡不是不可能,而怎么说也需花费大量的力气。事实上,按照一种普遍性存在每一个地方的战争规则,当进攻方拥有绝对优势的兵力和火力,而且拥有充裕的时间来组织进攻的时候,防守方最终都会以失败告终。所谓“外无必救之兵,内部必守之城”就是这个道理。

    可是格鲁马斯现在需要的只有半个晚上……呃,现在可以说,小半个晚上。

    监控依然在忠实的工作者,将整个城市的战局通过各个画面传到终端之中。如果说现在有什么值得安慰的,那就是陆五显然没把格鲁马斯的援军考虑在内。通过画面可以看出,陆五部队正在慢慢的合拢——从四面八方,一路清扫残存的敌人,朝着这边合围过来。

    很谨慎也很正确,但是正是这个举动,会让他浪费本来就不多的宝贵时间。

    ……

    “抱歉,先生。”外骨骼装甲响起这样一个声音。“不过希望没有打搅到您。”

    中年术士一时之间愣住了。这种感觉,正如一个人在街上走路,身边突然有那么一只看上去就很大很凶恶的狗走过一样。只要这只狗不做出任何攻击的举动,而只是从身边小跑着经过的话,那么人类会保持之前行动的惯性,半天才回过神来。

    正是一切发生的太快太突然,又没有威胁,反而让人没办法做出正常的反应。他愣在那里好几秒钟,然后才下意识的回答了一句。“没有。”

    这具外骨骼装甲看起来不怎么样,最外面的装甲可能什么位置磨损或者残缺了(这很常见),被人补上了一层薄薄的软质金属外壳。不过说实话,尽管这么做也许掩盖住了装甲的残缺位置,但是整体来说,与其说让它变得美观了,不如说让它变得更丑了。因为这显然不是机械加工,而是手工加工,而且这位加工者的手艺实在不怎么样。这么一个简单的工作,却显得坑坑洼洼,到处都是残缺口。那层软质金属外壳甚至连平整都没能做好。一句话,丑,而且丑得简直没办法形容——虽然看上去它的各项功能还完好,但是如果不知道细节,会觉得这玩意可能是从垃圾回收站里翻出来的。

    不过丑归丑,他倒还是认出这幅外骨骼装甲是最新型号——术士们虽然通常不使用这种武器装备,但是怎么说这点眼力还是有的——单单从这一点,就能知道这并不是格鲁马斯的手下。格鲁马斯的手下的装备虽然杂乱,但其中并不包括这一款。更别说这位还是用爬墙的方式到这个最高的位置来了。术士很清楚,格鲁马斯的部下不可能做这种事情。

    他向两侧看了一下,不过依然搞不明白怎么回事——如果两侧有新的外骨骼装甲源源不断的爬上来,还能认为是陆五发动了一次突然袭击,但是确实什么都没有。

    只有这么一个——而且谈吐之间似乎颇有礼貌。

    陆五派来的刺客?如果是一个孤身刺客的话,倒是能够理解——这种混乱之中,刺客驾驶着这么一台破破烂烂(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个破破烂烂的外表是一种伪装),很容易就混入格鲁马斯的败兵之中。然后,等到混进来来之后,他自然要选择一条不起眼的路,潜入格鲁马斯的堡垒内部,于是就这么意外的遇到了他。

    不过,居然潜到这个最高位置的平台上来?这个刺客未免太愚蠢了一点吧,难道他会觉得这里会没有守卫?感觉不像啊。

    “那个……你是陆五的手下吧?要来找格鲁马斯?”中年术士问道。说话的时候,他已经慢慢回过神来了。对于普通人来说,一台外骨骼装甲是很可怕的存在,但对于他来说,这玩意和一个小孩玩具没什么区别。几乎所有的术士,只要不是遭到出其不意的袭击,对付区区一具外骨骼装甲都不成问题。话要说回来,如果这种装备能真正意义上对术士们造成严重威胁的话,恐怕就不会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了。

    “不,阁下,我是来找您的。如果我没弄错的话,您的名字应该是丹泽尔,格鲁马斯的术士?”

    “抱歉,你可能搞错了,”他本来想重复强调一下自己的名字,但是话出口又觉得无聊。“不过您怎么称呼我是无所谓的事情。”因为你马上就要死了。

    “那么我称您为阁下吧。”外骨骼装甲说道。“我的名字叫寒,如您能猜到的,这不是我的本名,不过正如您刚才说的,这是无所谓的事情,至少现在您可以如此叫我。您说的对,我现在是陆五军团长的手下,不过我并非来自迦舍,我之前是本地地方军军团中的一名大队长。”

    “那个……你找我有什么事?”中年术士问道。他这么做出于好奇,同时也因为战斗尚未真正爆发,此时他还有一些闲暇时间可供消磨。除此之外,他不认为这么一台外骨骼装甲能做什么。

    “除了这个地方军的大队长的身份之外,”寒继续说道。“我还是一名暗盟兄弟会的资深成员。您应该知道这个组织吧?”

    “我听说过,”这番自我介绍,与其说满足了中年术士的好奇心,不如说是增加了他的好奇心。“暗盟兄弟会……一个反术士的群体。”不过术士们对这些无聊的蝼蚁向来都是不屑一顾的,只有那些最无聊的家伙才会去尝试对付这些注定没有成功机会的傻瓜群体。说句实话,那完全属于闲的没事情干浪费时间。

    “……我也是莱克勒默叛乱的极少数幸存者之一。”寒继续说道。“您可能没听说过这个名词,但这已经是数十年来,我们暗盟兄弟会发动了最大一次规模的行动了。”

    中年术士不得不承认自己完全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呵,我承认对于辉月阵营而言,那不是什么大事。我们聚集起了所能集合的最大的力量,成功占领了一处铸造厂。但是很遗憾,术士们的平叛部队马上来到,那不是什么大部队。他们说有上百,但是我觉得几十都勉强。”虽然隔着外骨骼的头盔,看不见对方的表情,不过寒话语之中自嘲的味道太明显了。“我们最后的战绩就是杀掉一名术士,并使五个或者六个术士负伤。但我们这边,活着逃离的人寥寥无几。”

    “这个战绩已经算不错了。”中年术士真心实意的说道。“以一群乌合之众的标准而言。”

    哪怕并非乌合之众,战绩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不过居然有术士在这种战斗中被杀?啊,大概是那种偶然吧。毕竟术士也是人,一个不小心把自己弄死也不算离谱。别说战斗中还有“流弹”这么一个不可控因素了,走平路摔死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呢。

    “哈,蒙您看重,但是回想当初,我真的只是为了一些空洞口号参加了那次行动。”寒继续说道。“我甚至不知道前因后果,只是一时热血上涌,就参加了。事后我逃到女妖之门这里的时候,又激动又害怕。不过今天回想起来,却发现已经对此事没有一点愤怒了。因为不管怎么说,这是沙场交兵,双方都是全力以赴的战斗。我并不能因为自己同伴的伤亡惨重而怨恨对手。因为哪怕我处于对方的立场上,我也会做同样的事情的。事实上,在那之后,我保留着暗盟兄弟会的身份,与其说是因为我依然坚持理想,不如说是因为这层身份会给我带来便利,很多会里的兄弟会关照我。这或许也是我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外来者,为什么最终能够在女妖之门地方军里面成为一个小小的大队长。”

    “呃,那个,为什么告诉我这些?”中年术士更加迷惑不解了。说这些陈年旧事干什么?或许他在拖延时间?可是现在无需拖延时间啊。别的不说,起码战斗还没有爆发。当然,如果战斗已经爆发,那么他可就没闲工夫闲聊了,大概直接就会杀掉面前的这一位吧。

    “今天,”寒突然换了一个话题。“我们从野外抓到了几只野兽,想要献祭给神。说实话,费了我们不少力气。”他平静的说着。“可是我们的神不接受这种扭曲的生物作为祭品,于是为了能让仪式继续下去,我们唯有选择活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