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一百六十节 王车易位23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活祭?你的意思是……活人?”中年术士显然还搞不明白对方说这些到底为什么,但是对方说的这些话还是让他略微有点动容。在这个方面,杀人是一回事,用活人为祭品举办什么宗教仪式是另外一回事。虽然表面上似乎都是有人死了,但后者之中,显然隐藏着更多的恶毒、残忍和卑劣。

    “千万不要误会,”寒继续说道。“我们可不会抓什么不相干的献祭什么的,更不会威胁强迫谁。祭品的地位都是自愿的……甚至是争夺的。”他的声音依然平静,和刚才说那些似乎没什么价值的陈年往事没什么不同,但是这些话语本身所蕴含的信息,就有着一种令人心神震动的力量了。

    “自愿?争夺……呃,好吧……”中年术士迟疑了一下,发现自己似乎没什么可说的。别人自己想死,你能怎么样呢?或者说如果有人能用某种信仰忽悠着他人去死,那么不相干的第三人又能怎么样呢?因为很显然,不管是高科还是高魔的社会,都没有阻止一个人自杀的能力。

    更别说这些人对他来说,以此刻的立场而言,是敌方。你会为敌人的死而哀悼吗?显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对于那个什么什么神,他也是有所耳闻。但是也只是耳闻。前面说过,这对于尼斯城而言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在困境之中,人类天然期望着某种冥冥之中力量的庇佑,越是困窘,越会诞生一些莫名其妙(在理智的第三方看来)乱七八糟的信仰。此类事情早就发生过无数次。不过等到这一切结束,那么这些新诞生的信仰就会如被潮水淹没的沙雕一样,迅速的崩溃瓦解,甚至再也无人提及。

    “甚至已经有人不珍惜自己的生命,而只渴望能得到正义。”寒继续说道。“正义是如此的昂贵,以至于对于弱者来说,渴望正义就等于找死。可是呢,哪怕如此,依然有这么多人需求它。而且说实话,这样的人还并不是极少数。这只是我们这些城外流民的一个小小细节……不过其实哪怕我不说这些您也能明白,格鲁马斯在这里可没干什么好事。”

    中年术士耸耸肩,他确实知道,不过这又怎么样呢?

    “他在这里肆无忌惮的做了这一切……既不是为了从这里掠夺到什么,也不是真的为了和凯查哥亚特作战而采取的必要措施。他或许有某个目的,但是在我看来,他似乎完全是为了个人取乐。有太多毫无意义的伤害和杀戮了。”

    “也许吧。”中年术士随口回答。他的注意力已经有一部分转移到周围去了。说起来有些奇怪,为什么四周如此安静呢?似乎没有什么战斗的声音啊。陆五哪怕动作比较慢,此时起码也应该进行一场初步试探了吧?

    虽然说电磁炮的声音很轻,但是战斗不可能没有声音。除此之外,外骨骼装甲被击毁的爆炸声是绝对不会缺少的。身为一个第四律的术士,他至少不会搞错这一点。

    “或许在这里,他可以因为自己的身份而做任何在其他地方不合适或者不方便做的事情……虽然我这么说有点奇怪,但是我一直觉得,如果在这里,有谁能阻止他,那只有您一个人,毕竟您是一个术士。”

    “是的,我可以。”中年术士回答道。“但是如果你只是问一句我为什么不阻止他,”他再一次耸耸肩,“我立刻就能给出回答:我为什么要阻止他?”

    “您的意思是……您是不相干的第三方,所以不愿意插手?但是我看现在的样子……您打算为他而战,不是吗?”

    “是的,没错。”术士回答道。“他雇佣了我,而我必须保护他,不是吗?如果是你想用这个方法来说服我放弃我的职责。”他看了一眼面前的外骨骼装甲。“那么你可以直接放弃。”

    “我感觉到了,您的态度很坚决……在您眼里,那些人……我们受到的苦难,不值一提?”

    “和我无关。”中年术士直截了当的回答道。他把目光收回来,看来时间还早,陆五的动作比想象中的迟缓。就当消磨时间吧。

    “当他人遭受苦难的时候,这一切和您无关,当他们想要找到机会反抗的时候,杀死他们就成了您的职责。要这样说的话……您其实并没有如您刚才所说的那样,是不相干的第三方,而是和格鲁马斯站在一起的。”

    “呵,要这么说也可以吧。”中年术士冷笑着说道。让他奇怪的反而是对方的这种语气,嗯,这也不像是陆五派来说服他不插手的吧?一个说客可以理解,毕竟这是一场同阵营之内的冲突,分化瓦解对方是很正常的招数(当然,不得不说陆五找错对象了,他和耀日家族的关系,可没那么简单)。但是说客除了拿出那些“道义”“合法”之类空泛的理由之外,肯定还会拿出其他一些更加实实在在的利益才对。

    此外,这个说客,无论是身份还是讲话的能力,似乎都对不起“说客”这个身份。

    “我可以稍微问一下吗?您到底是怎么看待我们的……您恨我们吗?”

    恨?怎么可能?别的暂且不说,起码你们也要有这个资格吧!中年术士撇撇嘴,虽然他没有回答,但是他的表情和神色本身就已经做出了最好的回答。

    特别要说明的是,天台之上有着照明,光线很好,所以寒可以清楚的看到对方的神情。

    “如果不是有着特别的憎恨的话,那应该只是不在意吧?”

    “好吧,你说的对。”中年术士最终决定结束这番毫无意义的对话。这种话,他早就见识过了。总有些弱者渴望着一些根本不可能的东西,比方说想要和强者取得同样的地位之类。“很遗憾,世界本来就是不公平的。”中年术士再一次轻蔑的撇了撇嘴。“确实,我一点也不在意。在我看来,你们只是蝼蚁那样……无所谓的存在。再说了,女妖之门已经不再归辉月所有,而你们这些人又不肯去死,实在让人很难办啊。”

    “那么,格鲁马斯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吗?如果我没搞错,他也是个普通人,并没有特别的力量,或者特别的智慧。”

    “他虽然也是蝼蚁,”术士冷冷的回答。“但是却是有用的蝼蚁。而且,他有着一个家族作为后盾……或者可以这么说,他是一个有主人的蝼蚁。他的主人很强大,所以哪怕是基于对他主人的尊重,他也会得到平等的对待。”

    “那么,如果我们强大起来……”寒如果对术士这番言论感到愤怒,至少他的声音里一点也没表现出来。“我的意思是,阁下,我们如果拥有了和您……和术士抗衡的战力,比方说,如果我能够一对一的击败您……我的意思是,像我这样的人能够在很大的概率上击败您这样的术士,那么事情就会完全不同咯?”

    中年术士愕然。但是许久,他终于笑了起来。虽然他的年纪已经是中年,但是和绝大部分术士一样,他有着一张充满魅力的面孔。高傲的眼睛下,是一个充满轻蔑的鼻梁。也许是因为此刻照明光线的缘故,他的面颊看起来呈现一种不祥的青白色。而他嘴唇也毫无血色,淡的可以随时消融在冰冷的肤色中。他站在那里,面容冷漠,就像是被保留了很久以至于开始褪色的纸质照片。

    隐隐的声音传来。那不是电磁炮发射时那种轻微的声响(虽然这种武器发射时候声音不大,但是终究是有声音的,特别是多台电磁炮同时发射时更是如此),而是喊声,人类的喊声。

    因为刚才注意力都被身前的不速之客吸引的缘故,中年术士并未听清楚那边喊的是什么,但是也隐约觉得不妙。当然,也只是隐约有那么一点感觉,并不急迫。但是这也足以让他觉得这番对话应该结束了。真的,他自己都没料到自己居然和这么一个家伙聊了那么久。但是,虽然时间还有,但是话题本身已经让他失去了兴趣。

    “也许真的是如此。”最终,术士说道。“但是那是不可能的。我只能遗憾的说,辉月眷顾了我,却没有眷顾你这样的人。就像你刚才说的,我并不在意格鲁马斯对你们做了什么。你会在意你的同伴对蝼蚁做了什么吗?不会!就和我这边的情况一样。不过这种事情也许你不会理解,因为你自己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但是客观事实的存在是无法否认的,至少对我来说是如此。你们的痛苦、困难和挣扎是毫无必要的。乖乖去死不就好了?”他有些厌恶的说道。“你或许还不明白,你们的存在根本不受欢迎。我真心希望之前没有那么大的撤退行动,这样的话,现在这些累赘就会少上很多,也容易处理得多。”

    这一次,寒半响没有做声。

    “原来如此吗?并不是全然的不在意,而是还夹杂着一些厌恶……因为我们弱小,所以反而被当做累赘……可是之前,如果没有我们的话,没有无数平民和本地军团支撑,那么女妖之门整个地方都不可能归属于辉月阵营才对吧?然后现在因为被敌人占据了,所以……”

    “呵呵,”中年术士直接用一声冷笑来打断对方的话。“所以我刚才说了,你是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的,会想尽一切办法为自己辩解。没错,你说的也许都是事实,但是……”他露出了一个冷酷的笑容。“那是过去的事情,你们现在已经没用了。”

    “原来如此……归根结底……就是因为我们太弱小太没用……”

    “没错,但是看着你们做一些徒劳的挣扎,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中年术士这一次的笑声里都是慢慢的嘲笑和恶意。“就像这一次一样。你们以为和陆五结盟就能赢吗?你们根本不懂吧。从一开始,这些就都是格鲁马斯的图谋。别的不说,天亮之后,格鲁马斯的援军——不是刚刚被你们打败的那种垃圾,而是真正的精锐——就会来到这里。兵力最少也有十二个军团。你觉得,你们有机会能赢吗?出于善意,我真的建议你现在就去死,这样在天亮的时候,不必看到那最深的绝望了。”

    这一次他从外骨骼装甲的喇叭里听见了一种明显的情绪,不过不是愤怒也不是绝望,出乎意料之外,是和他相同的,浓浓的嘲讽。

    “抱歉,我确实没打算等到天亮欣赏那十二个军团。”寒说道。“因为现在,在我们谈话的时候,陆五应该已经在里面四处搜寻格鲁马斯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