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一百六十二节 王车易位25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节 王车易位25</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中年术士已经将自己的魔力催动到最高的程度,而作为这种动作的反映,他全身上下,盔甲的每一个部分都在散发着蓝白色的光芒。

    如果他没搞错,这种状态下的他,发挥出来的力量是普通外骨骼装甲是数倍乃至于数十倍。没错,这很不科学,但是这很魔法。他的力量,可以让他直接给予外骨骼装甲的关节、轴承、能源、冷却等一大堆系统直接超过自身负荷的压力而当机。甚至冷却系统罢工而导致爆炸都不是不可能的。

    但是眼前这台外骨骼装甲,居然和他势均力敌!

    没错,双方四只手紧紧撑在一起,居然平分秋色,谁也不能向前推进,谁也不能赚到便宜。

    怎么回事?他简直不相信。

    是在力量方面特化改装过的外骨骼装甲?

    不,不可能。任何机械,在结构不变的情况下,想要增加力量就必须增加体积。想要有限的空间里,将动力提升到正常数十倍之多……就算是他也明白那是不可能的。或者说,这意味着能源、动力系统的一次全方面提升,就如蒸汽机提升到内燃机一样。别说这个世界的科技水平没达到这个地步,哪怕某个实验室里造出了这些特殊的机械,也绝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而且,他清楚的明白事情没那么简单……或者说,这场对抗根本不应该发生。因为他刚才的那一招魔力攻击直接能让对方陷入深度昏迷。

    怎么回事?怎么可能?对方是个术士吗?当然这个就更荒谬了。

    “啊,你好像很惊讶。”寒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作为外骨骼的操作者,虽然他驱动了外骨骼装甲的最大功率,但是这并不需要消耗他本身的力量,所以他依然有足够的余裕来气定神闲的说话。“力量和我差不多相等,让你觉得很不适应?”

    “发生……什么……了……”中年术士勉强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来。

    “其实很简单,您的力量被削弱了。”寒说道。“感谢您刚才对我的坦诚,所以我也不想隐瞒,您看到我的外骨骼装甲上的那层金属皮了吗?那就是传说中的抗魔装甲……没错,就是凯查哥亚特的手下,也就是被称为毁灭者的生物身上披挂的护甲。不是为了对抗武器刀兵,而是为了对抗魔力的那种东西。没错,您别看我这幅外骨骼装甲平庸无奇,甚至比较丑,但是实际上他是一位会内的兄弟,花费了很大的精力改造后给我的。这些金属全部都是他从战场上毁灭者的尸体上收集过来的。当然,他的手工技术不怎么样,但是现在不是在乎形象的时候,不是吗??”

    中年术士因为必须在魔力和体力两方面全力以赴,所以已经没办法说话了。但是他眼睛中依然有一丝迷惑。

    他听说过毁灭者的抗魔盔甲,也听说过这种盔甲在和术士战斗中发挥的作用。这些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由于这种抗魔盔甲的存在,使得魔力的效果大大降低。根据实验,效果大概会被降到十分之一的地步。事实上,与其说有人在隐瞒这件事,不如说有人在宣传,每个来女妖之门的术士基本上都掌握了这一点。没人希望宝贵的术士因为消息的不灵通,莫名其妙的死在毁灭者手上。

    但是,他现在并没有将自己的魔力投掷出去——是的,刚才是这样的,他把第七律的魔力丢出去,然后很自然的,因为遭到严重削弱的缘故,没有让寒神志不清。在经过解说之后,他已经完全理解了这件事情。问题是,现在他可没有这么做啊。

    现在的他,只是让魔力充斥于自身的范围,用魔力驱动自己的血肉之躯,仅此而已。

    “您应该不会以为,抗魔装甲的效果是隔绝魔力吧?”寒说道。

    难道不是吗?中年术士忍不住想反问。可惜的是因为全力以赴的缘故,他现在没办法说话。其实何止是不能说话,他甚至现在是憋着一口气,才能勉强和对方持平。这已经是他短时间内爆发出力量的极限了。

    “魔力怎么可能被遮挡呢?”寒不紧不慢的说道。“您既然来到这里,怎么着也应该看过一些毁灭者的图片或者视频吧?他们虽然身披盔甲,但是那盔甲可并不是将全身上下一点不剩的包裹在里面的啊。您只要对这件事情稍微上一点点的心,就会明白这种盔甲,并不是如装甲抵抗子弹那样的道理,来抵抗魔力的。”

    应该是如此的。但是很遗憾,中年术士从来到这里开始,就一点也没有关心过相关事宜。他为何要关心呢?从一开始,格鲁马斯就没想过去对付毁灭者。再说了,原理什么的,术士们通常也不会太关心,那些事情都是专业研究者的事情,不是吗?

    “魔力是无形无质的,我看过一些书,有些术士将魔力形容为风。您觉得,”寒依然保持着之前的语速,这对他很容易,因为这种对峙丝毫不消耗他的体力。“风会吹不进那些满是缝隙和缺口的盔甲吗?显然不是这样子的。这种盔甲,这种金属之所以能产生抗魔的效果,其实不是‘抵抗’魔力,而是‘扰乱’魔力。它是一种扰乱物,它本身的存在就会干扰了魔力的流动,从而让魔力无法发挥效果。现在您明白了吗?在我和你这样贴得这么近,它就会理所当然扰乱您体内的魔力……你的魔力会滞塞,无法如正常的情况一样发挥力量。”

    “呜……”中年术士发出一身。他的笔直的手臂略微弯了一点点。一开始的时候,这个弯曲的程度并不大,但是它马上就以加速的方式进行了。

    “您看,”寒继续说道。“魔法很神奇,但是您现在可没有半点优势。”随着对方的步步退却,他的钢铁双臂正在慢慢的,但是不可抗拒的合拢,“您刚才瞬间的爆发力只能和我持平,而每个人都知道,爆发力是不可能长久的。”

    伴随着无可抗拒的巨大的力量,寒终于从正面抱住了术士,勒住了他的双臂和胸膛。而且因为体型差距的缘故,他轻轻松松的让对方的双脚离地。

    原本就在力量对抗中处于下风,失去双脚借力支撑的可能性后,想要靠自己的力量翻身是完全不可能的了。在钢铁臂膀的压力下,那副发出蓝白色光芒的金属盔甲上响起了扭曲变形的脆声音,伴随着骨头被压紧而发出来的“咔哒”声响。

    “现在,我甚至可以宣布我赢了这一战。”寒的声音变得轻柔,恰如死神的镰刀一般。“您已经被您看不起,甚至厌烦的累赘,也就是我,打败了。”他的双臂一点点勒紧。金属盔甲在挤压下变形了,扭曲折断而形成的尖锐角刺进了皮肤里面,鲜血从伤口中喷涌而出。

    很快的,半边身体被染红了。

    中年术士在使用他能使用的所有力量挣扎。但是正如寒刚才说的,爆发力归根结底只是爆发力,瞬间保持可以,但长久维持是不可能的。就算他勉强的一次次鼓起力量,但挡得住也就是那催鼓的一瞬罢了。每次在这短暂的对峙之后,就是钢铁臂膀进一步收紧。

    现在中年术士已经很清楚对方要做什么了,对方就这样打算将他活活的勒死。

    随着越勒越紧,他的呼吸也越来越痛苦。生死关头,难以形容的愤怒让他不顾一切。

    为什么自己会遇到这种事情?为什么会被这么区区一个蝼蚁逼到这个地步!都怪这些人,都怪陆五,都怪格鲁马斯!这些蝼蚁!蝼蚁!

    中年术士双脚疯狂的踢着面前的钢铁巨人。但是这没有用,或者可以这么说,这种打法简直就是自残。因为钢铁之躯上包裹着厚实的装甲,别说现在力量大大削弱,哪怕是他能发挥自己十成十的力量,这种程度的打击依然只会让自己受到伤害。

    正面的碰撞中,吃亏的永远都是血肉之躯。

    越来越难受的呼吸、不断遭到压迫的胸部,还有逐渐被压扁的铠甲,这些都如实告知自己的命运。他的双脚已经在这种疯狂的攻击中受到了严重伤害,血都从靴子里流出来了,但是他已经无暇关注。

    正如客观规律所规定的,所有攻击都没有效果,难受的压迫依然持续。最终,他的胸腔终于容纳不了那么多东西了,伴随着呕吐声,呕吐物被喷了出来。或者说被挤出来更合适些。

    这就是血肉之躯和钢铁机械对抗的结果,一旦瞬间爆发的力量占不到优势,那么在长时间的耐力战中,血肉之躯肯定是先撑不下去的那一个。

    “相信您一定觉得心平气和,因为您刚才亲口说过,弱者没资格活下去!”寒继续勒紧,骨骼碎裂的声音随即响起。不过他说话也没停下来,因为这两者并不冲突。“啊,也许您没这么说,但是那只是用词遣句的问题,意思是相同的,不是吗?”

    “不过无论如何,还是谢谢您。”寒不带一点感情的说道。“是您坚定了我的信念。我原本对我要走的路充满迷惑和不安,但是现在我已经不再迷惑了。”他说道。“我赞同您的看法。除非我们证明了我们的力量,除非我们给术士们造成了他们永远难以忘记的惨痛伤害,除非我们让十亿个喉咙同时喊出恐惧和愤怒的声音,否则在术士们的眼里,我们只是没有资格活下去的废物!”

    他最终松开了手,那具连痉挛也做不到的身体沉重的落到地面上。

    不过令人惊讶的是,死者脸上的表情并不是充满痛苦绝望,而是呈现一个扭曲的嘲讽笑容。似乎他在死之前的最后一刻,是在嘲笑着什么。

    “我知道您在笑话我,嘲笑我的理想和宣言。我承认,虽然我赢了,但是多多少少也占着那么一点出其不意的优势。如果您对我知根知底,也许就不会输。除此之外我只有一个人,只有一台外骨骼装甲——你想的是对的,至少眼前是对的。眼下确实只有我一个人。但是如果觉得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所以什么都做不到,那么您就错了,大错特错。在我这边,有着一整个暗盟兄弟会。他们期待着足以抵抗术士的力量已经很久了。我们的平静,只是因为我们缺乏反抗的力量,而不是因为我们没有反抗的决心。”寒说道。“现在,我已经得到这种抗魔金属的合成配方了。”

    不过这个时候,对方已经听不见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