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一百六十四节 王车易位27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节 王车易位27</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抱歉,昨天感冒,身体不适,没办法码字。

    也许是感受到了战场的气息,此时空气中一丝风都没有。夜色和浓雾结合在一起,建筑如同一个罩子一样,把周围一小圈全部罩住。

    只要是感光的视力,几乎都在这样的人造浓雾面前无效。不管你到底是针对可见光还是针对红外线都没用。哪怕外骨骼装甲自带照明灯也一样。

    一片混乱中,格鲁马斯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他这件长袍,要说穿在身上显示身份,那自然是很不错的。但是如果说运动,它显然没有在本地常见的类军装或者类劳动服的衣服好使。不止一次的,长袍边缘勾住了什么东西。不过这种情况下格鲁马斯也只能用力撕扯开。

    四周的嘈杂声已经远去了,等到他定下神来,一边喘气一边思考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跑到边上一栋建筑物里面。

    这已经是最好的地方了吧!因为前面说过,尼斯城这个地方,已经被格鲁马斯封锁了。所以城里居住的只有他的手下和一些军方机构,完全没有平民。因为这个缘故,所以里面的建筑物,特别是普通的住宅,此时绝大部分都空着的。

    现在这座建筑里,就只有格鲁马斯一个人。

    在天黑之前,他还拥有一整支军队,牢牢的控制着尼斯城。但是到了此时,也就是第二天的黎明前夕,他却只剩下独自一个人。而且是藏在城市的一个不起眼角落里,在惊恐和不安中等待着自己的命运。

    此时此刻,他才有闲暇考虑这个问题。陆五怎么可能知道地道出口?谁告诉他的?

    也许陆五可以派遣(或者是收买)几个间谍,把仓库里电磁炮塔给废了,因为这一步釜底抽薪的安排确实出乎格鲁马斯预料之外。对此他毫无防范,让对方得手也是正常的。只能说陆五棋高一着,而格鲁马斯百密一疏。

    但是要说陆五能把这条地道的情况都摸透……那就几乎不可能的了。虽然格鲁马斯没有对地道上很大的心,但是至少也懂得这个秘密不能外漏。地道是格鲁马斯最可靠的手下做的,最重要的是相关人员都已经送回沙地去了。也就是说,除非陆五收买了格鲁马斯身边最亲信那少数心腹中的一个或多个,否则不可能连地道出口都知道。

    有人背叛了我吗?我最亲信的部下背叛了……这就是一切失败的根源?

    是谁呢?

    格鲁马斯当然不知道陆五身边跟着一个名字叫做“高手”,无法形容的存在。更不知道高手的感觉和人类的感官可以说完全不在一个维度上。正如前面所说的,对人类来说可以阻挡一切视线的大地,在高手的感官里面,却根本不存在障碍。只要没有超出它的感知范围,地下通道朝着哪边延伸,那是一清二楚的事情。

    不过他马上就发现自己么太多的时间细细考虑了,因为外面已经响起了钢铁巨人沉重的脚步踩地的声音,再加上金属关节特有的摩擦声。所有主战型的外骨骼装甲都没办法做到静悄悄的行动,当然它们也无需静悄悄行动。

    格鲁马斯急速向上,朝着楼上跑去。他从来没想过死,但是却也知道在这种兵荒马乱的情况下,他有可能就莫名其妙的死在某个无名小卒的手上。

    早知道就给自己留一个魔力戒指备用了。

    出乎意料之外,这栋建筑居然共有四层。他一口气冲到了第四楼,也就是天台的位置。现在,他能做的也只有希望那个追击过来的敌人(从脚步声听应该只有一个)不会细细搜索这栋房子的每一层。

    在这种极度的紧张和恐惧之中,他突然有一种想向着冥冥中的某个存在祈祷的冲动。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和城外的那些贱民一样,在渴望那些根本不存在的东西的庇佑。

    居然……居然沦落到这个地步……可恶!只要我熬过眼下的困局,我发誓,陆五,你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他的心中想象着陆五在自己绝望挣扎,或者说卑躬屈膝痛哭流涕的向他祈求宽恕。而他,将用最甜蜜的口吻许下最大痛苦的承诺,然后把这个让他蒙受了羞耻和失败的贱民用各种可能和不可能的手段炮制……

    “格鲁马斯!”一个电子喇叭的声音冰冷无情的响起,打断了格鲁马斯的狂想,甚至让他全身的颤抖都瞬间停顿了下来。

    他转过头,看到那个从楼梯口走出来的钢铁巨人。

    “陆五!”他瞬间意识到自己即将面对什么。虽然因为隔着一个喇叭,但是他能够从陆五的声音里听见深沉的愤怒。

    “没想到吧?”陆五说道。此刻已经不是宴会之上。格鲁马斯只有独自一个人,既没有坚固的外骨骼也没有可以赋予人体不可思议之力的魔力戒指,而他却两者兼备。这不是一场战斗,只是这一幕的最后一刻。水到渠成,再无阻碍。

    “等等,搭档。”外骨骼装甲里面,高手突然说道。

    “怎么?”陆五有点疑惑的反问。

    “啧啧,搭档,这一次你干得确实不错,但是现在表现完全不合格啊。”高手啧啧的说着。“一点也没有**oss出场应该具有的架势。交给我吧,让我告诉你,到底怎么做才对。”

    陆五完全搞不明白高手是什么意思。

    “总之你不要说话,喇叭给我控制一下。”

    格鲁马斯慢慢的向后退去,一直后背靠在墙壁上位置。隔着全封闭的头盔,他看不见陆五的神情,但是从钢铁巨人那种坚定的步伐里,他看到了自己的死亡。这次失败不知日后会导致什么结果,但是如果他死在这里,那么就没有日后。

    和很多人一样,他不能面对自己的失败和死亡。事实上,人类大部分都是如此的。他们依靠打破规矩来取得优势,在占据优势的时刻得意于自己的非凡,嘲笑旁人的循规蹈矩,到了要付出代价的时刻,又不能面对自己亲手酿成的苦酒。

    就像地球上曾经发生过的事情类似:白起屠杀了四十万赵国降军,整个秦国都把这件事情当做可供夸耀的赫赫武功和无上光荣。等到项羽依样画葫芦杀掉二十万秦降军的时候,秦人却没有办法接受,对项羽恨之入骨。

    如果格鲁马斯从一开始就把这件事情定义为正常意义上的,对浮空要塞的争夺,那么他就不可能面对这样的结局。甚至因为同阵营的缘故,最终可能只是打打擦边球,武力摩擦也许有,这样大规模的正面冲突不可能发生。

    但是格鲁马斯从一开始就将这件事提高到生死存亡的位置。打个比方的话,他不只是想要钱,而是想要命。这个思路可以说很正确,对方死了,身上的钱还不是任由胜利者搜刮?但是反过来说,既然一开始就将其定义为生死赌局,那么自然要接受这场赌博失败的下场。

    格鲁马斯显然不能坦然面对失败的结局。

    “等……等……等等……你不能杀我!”他挣扎的说道。

    “为什么?”

    喇叭里的声音,三分轻蔑,三分好奇。在过于紧张的情况下,没人在意声音里有小小的不同。

    “我是沙地总督的继承人!”他大声的说道。起码也是候选人之一。他心里补充。不过这一点就不必说出来了。“而且你只是区区女妖之门一个军团长!你知道你杀了我会有什么后果吗?”

    “我看不出有什么后果。”喇叭说道。“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很清楚,沙地总督再强,也管不到女妖之门这里来!”他向前迈了一步。

    “我的母亲!”格鲁马斯用充满恐惧和怨毒的目光看着面前的外骨骼装甲。“是一位高阶术士!”他报出一个陆五从未听过的名字。“你以为我死在这里,我的家族……我的母亲会无动于衷吗?别以为你所做的事情没有第三人看见。”他鼓足了勇气。“只要我的家族……追查,他们就一定能得到真相。魔法的奥妙是你无法理解的。”

    他恨恨的看着陆五,可惜他生来不曾得到过辉月的眷顾,否则可能的话,他一定会用自己的魔法将面前的机器,连人带钢铁给捏成一团饼饼。

    但是他并不是术士,他没有那种不可思议的力量,所以他的一切恶念和怨毒,都只能存在于自己的脑海里而非现实之中。面对着前方的钢铁巨人,身后的墙壁,还有两侧的护栏(下面就是足以摔死人的四楼高度),他脆弱得无以复加。

    “哈哈……”喇叭里的声音完全是嘲讽。“弄得你好像没有出动术士一样!怎么,我是不是应该说一声‘格鲁马斯大人,我好怕啊,千万不要让你家族的术士过来’!至于真相……哈,最后由我动手或者其他人动手,有什么区别吗?你们家族就不把我当做主谋了?”

    虽然说中阶术士就号称能独自匹敌一个军团。但是这终究是“号称”。确实,他们有可能做到一人击败一个军团(这有足够多的例子),但是也有可能战斗刚爆发就直接死在一发流弹或者狙击的子弹之下(这也有足够多的例子)。比方说现在,尤塔倒也罢了,格鲁马斯并不觉得留在那个临时要塞里的中年术士能够逃过一劫。

    “你没资格杀我!”格鲁马斯在惊慌失措之中再一次喊起来。“你凭什么杀我?你又不是军法官!”

    “军法官?!”钢铁巨人的脚步停了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