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一百六十九节 各方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高手,刚才这个是……”陆五是事后才意识到外骨骼装甲的手已经松开了。

    他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松开的。应该说,等到他意识到的时候,外骨骼装甲的手部已经松开了。也许是刚才残片的刺入确实造成了影响,因为手腕部分能够听见电弧跳跃导致的“噼啪”声响。估计有导线什么的外缘被切开了,导致少量能量泄露。

    “没事,搭档,是他自己找死。”高手倒是很镇定。“搭档,别关心这个事情啦,待在里面很闷吧?终于可以出来放松一下了。”

    主战型的外骨骼装甲通常都可以打开座舱,供操作人员进入。这种外骨骼装甲其实无论是动力还是灵活都不出色,但是护甲厚度确实很不错。伴随着金属轴承的转动,一个座舱盖开启,陆五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朝着下面看了一眼,格鲁马斯的身躯仰面朝天,四肢摊开的躺在坚硬的地面上,双眼无声的看着天空。暗红色沿着他长袍的四周蔓延开来。

    就算是不通医疗的人也知道,这显然是没救了——当然,就算还有救也没用。因为根本不可能有谁来救他了。这里可没有120。

    原本应该是亢奋的,但是亢奋之中又有难以名状的失落感。明明之前那种厌恶和憎恨依然挥之不去,但是,明明是对这个人有着明确厌恶和憎恨,此时却感到一种莫名的空虚,似乎是他对于杀人有一种本能的反感(对于来自一个和平地区的普通人来说,有这种心理也是正常的),亦或者是某项执着突然完成之后的某种空旷感。

    “我杀了他……”陆五轻声的对自己说。虽然说松开手让他掉下去是一个偶然,但是陆五知道,哪怕格鲁马斯没做出那种精神崩溃的疯狂挣扎,陆五也会把他丢下去的,他很确定。就算不是丢下去,估计也会将他捏死。

    “哈哈,搭档,你是不是一晚上没睡,脑子不清楚了。”高手哈哈大笑起来。“这个怎么看都算是他自杀的好吧?!虽然便宜了这家伙,但是这样也好,免得脏了你的手。”高手说话的口吻很随意。

    “可是,哪怕不发生这种事,我也会……”

    “搭档,你到底在想些啥米莫名其妙的东西啊!”高手的声音尖锐起来,“没错,我们本来就打算杀掉格鲁马斯,但是,事实就是,他的死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啊。”他强调着这个词。“他完全是自己找死,情绪失控,发了疯。搭档,如果单单是脑子里想想就要为此负责的话,那全世界的男人都可以直接以**罪论处了。”

    这句话仿佛一盆冷水,让陆五整个人一激灵。

    “再说了,搭档,现在没空想那么多事情了,”高手说道。“小术士来了!”

    陆五定下神来,这才听见下面的脚步声。

    有人正沿着楼梯跑上来。而且这种脚步声……

    说句实话,在听到这个脚步声之前,陆五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但是现在,先是听见高手的提示,现在又听见这个脚步声,突然之间明白自己心里期待的是什么。

    “陆五!”四楼平台的入口之处,出现了一个身影。陆五的眼睛朝着那边看去,正对上一双紫色的眸子。

    “琥珀!”

    在这一刻,突然一切矜持,一切距离都不复存在。就在这恍惚之间,你就明白究竟那种恍然若失的空虚来自何方,又要如何弥补。转瞬之间,两个人抱在一起。

    在那恍惚的一瞬间之间才能够感觉到生命的美妙和充实。

    这一次真的……冒险了啊。

    虽然和高手一起勾勒出整个计划,并且反复确认过。一切都只是“看上去危险”,实际上轻松。但是归根结底,等到一切结束的时候,突然惊觉这一夜远没有预想的那么简单。

    亲历战场,特别是位于第一线,对于陆五来说,不管是对生理还是心理都是一个考验。谁能说真正没有危险?那些棍棒刀剑,那些火焰和屠戮,统统都是真实不虚的。除此之外,还有最大的一个威胁,或者说是陆五真正竭尽全力去躲避的那个危险——敌方的术士(事实上整个战略构思都因此而生,为了避开敌方术士,陆五可以说将自己藏在最安全,也最危险的位置上),应该说,事后才能明白惊心动魄之处。

    琥珀应该也是如此吧。等到双方分开,各自做自己要做的事情,甚至等到一切结束之后,才明白到底陆五在自己心中占据一个什么位置。

    不知什么时候起,原本那层微弱的薄膜,那层可以被称为“合作和同盟”,既连接两个人,又分离两个人的膜已经不复存在。在这一刻,只剩下两个人忘情的相拥。

    一直以来,陆五和琥珀的关系,都隔着那一层最后的膜。或者可以用几千年前孔夫子的那句话“发乎情止乎礼”来形容。就算卷入意外,来到这个世界,事情依然保持原样。双方之前一直有着一层最后的膜。

    两个人其实到现在,已经相处了很长时间了。但是陆五却隐约有一种特别的感悟,那就是他们现在其实只相处过三次。

    第一次相处的时候,她是能凭自己的力量遨游以太之海的异界术士,而他只是一个平凡位面中一个没有任何特别能力、身份和地位的平凡人。是的,那个时候的她需要地球人的帮助,但是不客气的说,那个人不一定是陆五。按照博弈论的观点,那就是琥珀处于绝对谈判优势,陆五处于绝对的谈判劣势。琥珀是不可替代的,但是陆五这边有八十亿人可以代替他的位置。这很容易理解:如果有人为你指点未来,帮你发财,你会拒绝吗?全地球都不会有这种傻瓜的。

    所以,虽然出乎意料之外是一个美貌的女孩,但是陆五有着天然的对于美丽异性的倾慕好感,也无法表达——特别是很琥珀从一开始就明确过在地球只是暂时后,就算时不时会产生那么一丝的绮念和冲动,也会被理性所克制。

    第二次相处的时候,正是那个新年才过。原本一切顺利的琥珀突然遭遇到不知来自何方的巨大危机。本体受伤,力量削减大半。那个时候,琥珀是充满恐惧而且无助的。

    那个时候,陆五积极帮忙。那也许是同情。但是就算是同情,陆五也明白,双方其实并没有站在一个角度。同情并不能升华为其他东西,最重要的事是,在这个危机中他几乎无法发挥任何价值,最多只是跑跑腿的料。

    第三次就是就算因为凯查哥亚特的事情而卷入这个世界,返回,然后带着琥珀回来。情况似乎也没什么太大变化。事实上,很多危机,必须依靠琥珀才能应付。

    但是不知不觉之中,似乎有什么地方出现了变化。他说不清楚到底到此是从何时开始,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哪里发生。但是原本他一直以为拥有的那一层坚韧的壁障,突然之间破碎开来。

    也许从一开始那就是一层窗户纸,只是现在冲着窗户纸点了一下罢了。

    过了很长时间,长到甚至让人忘记了到底多久,陆五听见了一声刻意发出来的咳嗽声。

    有人来了。

    陆五下意识的松开琥珀,由于尴尬,他觉得脸上热得简直可以去煎鸡蛋了。

    红衣从平台入口处走了出来。

    如果说刚才打搅好事让红衣有什么心理障碍的话,至少他脸上可是半点也看不出来。那张苦脸上,就连半个毛孔都没动弹。

    “伊万来了,”他说道。神情镇定,似乎什么都没看到,对于琥珀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他也没有表现出半点的好奇心,似乎事情本来就应该如此。你可以说这是他过来人已经不在乎了,也可以说他觉得这些小事情一点都不重要了。现在,这场战役结束,己方完胜。

    如果将整个战役按照蝶梦的标准,命名为“王车易位”的话。那么在红衣心里,他知道在尼斯城发生的一切都是幌子。王车易位,把王送上战场并不是真正想要让王冲锋陷阵,发挥和车一样的战力(虽然事实上也算是这么发生了),只是让王吸引所有的注意力。

    能打赢最好,打不赢也没关系。只要浮空要塞到手,最后的结果不会改变。

    这就好像赌博双方争夺一个彩头。一方在那里苦思冥想要打出哪一张牌的时候,另外一方已经把彩头给偷到手了。既然如此,那么牌局胜负又有什么关系呢?当然打赢了最好,但是哪怕打输了也无所谓,彩头已经到手了啊。既然彩头到手,那自然是哪怕输也是胜利的输,更别说这个彩头很厉害,直接翻转牌局完全没问题。

    必须要说,这要托格鲁马斯的福。不得不说,一开始的时候,他的眼光确实远在陆五之上,直接把斗争程度提高到一个陆五本来没想到的位置。但是反过来说,打开潘多拉盒子的人或许根本不会想到从盒子会出来什么样的东西。既然格鲁马斯用开拓性的眼光把原本同阵营的争夺提升到生死竞赛的高度,那么陆五等人自然也可以依样画葫芦,把斗争的高度直接提高到胜负无所谓的高度。

    “其他地方……情况怎么样?”虽然红衣看上去毫不在意,但是陆五却没办法如此自如,毕竟他还远谈不上脸皮厚。

    红衣的视线似乎扫过琥珀,“一切都在控制之内……不过,您真的要兑现承诺吗?”他看向陆五。“向那些本地人……难民……”

    强者没有必要向弱者履行承诺。虽然这个说法可能很无情,但是这就是客观事实。不管陆五(或者是伊万)承诺过什么,他都有毁诺的权力。因为此时此刻,只需看看天上的浮空要塞就会明白,如果陆五做出决定,不管那是什么样的决定,那些本地人也只有接受——或者去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