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一百七十二节 各方4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她身边跟着几个人——军团里的技术人员。他们正在现场收集格鲁马斯的私人终端的残片。

    尽管这玩意可以说被格鲁马斯砸破了,但是实际上破的只是外壳,里面的那些存储信息的组件可没那么容易坏。技术人员将里面的数据复制出来,为这场突袭盟友的战斗寻找证据。

    所幸格鲁马斯似乎并没有太多保密的准备——格鲁马斯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自己最后会输这种可能。所以,很多信息,都被他留在自己住处和他随身携带的终端里面。如果格鲁马斯最后赢了,这些东西自然而然会被事后销毁(甚至可能不会被销毁,谁能拿他如何呢?),但是现在是他输的很彻底。

    这些缴获的档案材料都证明了一件事:这并不是陆五冒天下之大不韪突袭友军,残杀盟友,而是格鲁马斯自己阴谋诡计,暗算别人。最后死了也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所以说战争的胜利是很重要的,胜利者总是有很多办法来寻找对自己有利的证据,为自己的合法性合理性提供借口。至于失败者……比方说格鲁马斯,证据什么的就一点也不重要了。

    “监察官阁下,找到了!”一名技术人员兴奋的叫起来。“果然,是一个完整的作战计划,格鲁马斯一早策划的。”

    “别急,继续细细的找,特别是要找到各种文件的细节部分。”阿琪话音未落,手上的终端已经响起了提示音。

    “监察官阁下,那边有城外居民要求进城,”有人说道。“他们说这是陆五阁下允许的。他们现在需要食物……”

    “让他们等等!”阿琪说道。她这才明白军团的监察官也不是好当的。原本以为这会一个只能混吃等死的职务,但是现在看起来……事情会很多。因为陆五显然不是那种循规蹈矩的人物。时机来了,他对自己的名义上的战友下手也不会有半分犹豫。“……不过,可以从仓库里运一部分食品出去,先分发,拖延一下时间。”

    两军之间的战斗没有造成很大的破坏,受到波及的建筑几乎都是已经无人居住的民房之类,仓库、交通、能源、供水之类城市系统完好无损。其实在格鲁马斯的原定计划中,这座城市会被彻底变成渣渣的——他的军队本来就为此做好了准备,甚至连用来摧毁城市的光线炮(也就是浮空要塞的副炮)都带过来了。当然,假如城里的其他那些不相干人的伤亡,那都是陆五导致的,毕竟是陆五对他这个合法指挥官发动突袭不是吗?反正胜利者可以将脏水泼到失败者头上去,这一点在每个世界都是通用的公理。

    可惜的是他算来算去算不到浮空要塞。绝对优势瞬间就变成了绝对劣势。

    浮空要塞此时已经飞到了一个较高的高度。现在看上去的话,宛如一个被云雾缠绕,大概只有拳头大小的石头。

    但是那可是浮空要塞。阿琪虽然因为出身的缘故,年纪轻轻就得到了相对高位的军职(当然那是过去的事情了),却也没想要能够进入浮空要塞——不是作为简单的搭载者,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指挥官。

    在这个世界上,尽管校官上升一步就是将官,但是两者之间有着一条宛如天堑一样的间隔。这就是所谓中层和高层的差别。权力、待遇之类问题暂且不论,校官如果死了,那就是死了,到此结束,至少在绝大部分情况下,军队这边没人会来追究死因。只要有一个过得去的理由,那就到此为止。而将官死了,情况就会截然不同。甚至会有术士专门过来调查。

    两者的区别,虽然没有达到棋子和棋手那么大,却也是一分钱硬币和百元大钞的程度了。一个就算丢路边也不会有多少人在乎,另外一个,丢掉一张都会引起激烈反应。

    会有这么大的差别,不管背后的理由是什么,至少在表面上的是说得通的,这是基于现实的需要:因为所有的将官,都拥有担任浮空要塞某一方面指挥官的资格。前面说过,这个世界的人晋升为将官,除了足以被认可的功绩之外,还有学历资格(最难的是要塞指挥官,最容易的是检修长)。但无论是哪个职位,都将对浮空要塞拥有极大影响力。

    而浮空要塞,正如每个人知道的,浮空要塞这种巨型战争武器虽然无比强大,但是在数目上却是稀有品。几十万士兵的伤亡也许只会在一份送给执政官的报告最微不足道的位置添加一个数字,几十台浮空要塞的损失,直接能成为执政官案头的头版头条。

    所以这些掌握着浮空要塞命运的人,这些将官,就算他们本质来说是微不足道的凡人,但是身份地位上,却已经脱离的凡人的窠臼。他们的生命和状态变得如此重要,以至于成为关系阵营利益的大事。因为很显然,如果在一场大规模战役之中,他们中的某一个突然起了叛变之心,那么就会造成非常可怕的后果,甚至会直接改变战争的结果。因为浮空要塞再强大,也是人操控的机器。

    拥有什么样的力量,自然就会得到什么样的对待。

    看着天空那个看起来如拳头大的浮空要塞,阿琪却感觉自己心如火一样燃烧起来。

    其实她来这里当这个监察官的时候,她已经对前途完全绝望了。“败军之将不可言勇”是中国的格言,但是其实这个原则可以说是每个文明社会(只要有这个文明有战争存在)都通行的准则。失败的指挥官理所当然要为自己的失败负责。

    如果说阿琪之前的战败是因为遵守上司命令,在强弱悬殊的战斗中战败,那么她的责任至少不是最大的。但是那一次冒失的反击,却全部是她一个人做出的决定。没错,其中有很多伊万刻意怂恿的成分,但是最终做出决定的是阿琪本人。

    如果可以的话,阿琪是希望自己死在战场上的。因为在经历了那样一场无可辩驳的惨败之后,她的军人生涯已经结束了。所谓贵族身份,虽然能让她免去死刑审判,但是她的前途已经结束,在政治生命上已经死亡。对于一个曾经雄心勃勃想要建功立业的人来说,在这个时候,**的死和不死已经变得无关紧要。

    然后,对于她的最终审判来了——她被直接从正规军中踢出去,给陆五,一个本来在她麾下的地方军军团长,当监察官。这个安排倒也没错,陆五作为迦舍的指挥官,他的军团需要一个监察官,阿琪正好可以废物利用一下。

    对阿琪来说,这是一个和死亡也差不多的结果。这是一次降职,但是远不止是一次降职,也许其中羞辱成分更多一些。陆五的军团里都有些谁?她还能不知道吗。首先陆五,一个曾经为了几台外骨骼装甲,在她手下当炮灰小卒的小小中队长。一个年纪轻轻,半路出家,什么都不懂的人。然后是红衣,一个来历不明,不知从哪里混进地方军(当然,这事不算罕见)的苦面人。还有伊万,给她出谋划策,让她最终背负战败罪名的老狐狸。所有的这几个人,都曾经在她面前毕恭毕敬,俯首帖耳,现在却一跃变成她的上司、同僚。还有比这个更能羞辱一个人的吗?

    但是作为一个败军之将,阿琪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资格。以她丧师辱国的罪名,她能够得到这个审判结果就是有人背后帮衬的结果啦。

    虽然说她想死,但是那也只是某种特定时刻的冲动罢了。任何生物都有强烈而执着的求生本能。所有喊着“生不如死”的人,其实都是不想死的。在如木偶一样接受了自己最新的身份和职务之后,阿琪已经对未来完全绝望了。还能怎么样呢?须知最重要的是,迦舍城的正规军已经撤走了,整个城市被“委托防务”给了陆五。这意味着现在迦舍城里只有一个军团。

    这样规模的部队,怎么可能做什么?未来似乎已经猜也猜得到,一切都取决于凯查哥亚特的心情。如果凯查哥亚特高兴了,不来打搅迦舍城。那么这座城市就成为风暴中的那一抹平静的港湾,平静无比。反正陆五根本不可能发起主动进攻。虽然说阿琪上一次能退回来是陆五的功劳,但是这显然是一次冒险的赌博。虽然赌赢了,但是终究不是击败凯查哥亚特,而是因为凯查哥亚特看到援军到来就选择了撤退。总的来说,与其说那是一次战斗,不如说那是一次狐假虎威的诈唬。

    至于凯查哥亚特心情不好了……哪怕白痴也懂得,这么一座防御兵力薄弱(而且还分出很大一部分部队去关照矿区)的城市,正是凯查哥亚特突破的最好位置啊。估计到时候,阿琪也就是一个丧生于乱军之中的结果吧。

    而且抛开这巨大的风险不谈,就算这边一切风平浪静,阿琪也没有任何前途可言。别人或许可以在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多干几年,并且美名其为“熬资历”。但是她就连熬资历的本钱都没有——因为她已经在身份上被踢进女妖之门地方军里了。总督死了,作为军团长的陆五已经是最大的军官,阿琪还能升什么官?谁能给她升?执政官么?

    所以说这个最终判决下来之后,假如说比死刑好,那也只是好上那么一点点。阿琪已经心如死灰一般。上一次她回到迦舍的时候,与其说是一个人,不如说是一具会走路的木偶。

    然后刚回到迦舍城,一道雷霆霹雳就落在她的身前。陆五手里居然有一座正在维修的浮空要塞。接下去的一切就是这两天发生的了。这是一场为了争夺浮空要塞而发生的战斗,在一场斗智斗勇之后,格鲁马斯直接跪了。

    而现在,这座浮空要塞就在她的视野所及范围之内。而她因为此时的身份,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都将是这座浮空要塞的所有者之一。

    如果那些给她下判决的家伙知道了这件事情,估计会统统气昏过去吧。这与其说是被贬谪,不如说是升官吧。

    “监察官阁下……”身边有人叫起来了。阿琪这才回过神来——她走神了,而她自己的终端此刻正在疯狂的发出提示音,提醒她有人找。

    终端显示的联系人是一个她很熟悉的人。

    “阿琪,听说陆五已经占据了浮空要塞,”她第一次在那个人脸上看到惊慌失措的神情。“并且杀掉了格鲁马斯,是不是真的?”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 ,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