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一百七十五节 重蹈覆辙1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第一百七十五节 重蹈覆辙1</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飞空艇并不是那种依靠一具或多具发动机的动力装置产生前进的推力或拉力,由机身的固定机翼产生升力的飞行器。这个世界的飞行器九成九的飞行力量都是源自共鸣石,一种天然具备反重力能力的矿石。有了这个东西,说句实话,设计一种飞行器就成了很简单的事情,根本无需地球上那么多麻烦。

    事实上,一个维修大师真正需要的飞行器并不是那种飞的又高又快的类型,而是需要一个足够大,能够协助搬运大量物品的大家伙,至于它的速度什么的,要求就低很多了。

    饶是如此,抵达营地并没有花费红衣太多的时间。

    整个营地几乎没多少人,剩下的少量人员也在入夜之前疏散掉了。可以说,陆五在营地里留下的只有蝶梦一个人罢了(那位女随从不计在内)。他早就预料到一场术士之间的对决会影响很大的一个范围。按照高手的说法,术士的魔力是一种强大而且粗暴,难以控制的力量。术士们打架,特别是强大的术士打架,肯定波及很大的范围,殃及池鱼什么的不要太常见。因为这个缘故,天亮之后,感觉到营地内一片平静之后,这些人员才慢慢的,或者说小心翼翼的回来

    这个做法很成功,因为昨夜,营地这里也许有设备的破坏,但是绝对没有人员的伤亡。

    红衣的飞空艇落地之后,马上就有人迎上来。所以,只需要很短的时间,红衣就差不多对昨夜发生的事情有了一个大概了解。在整个营地的中心位置爆发了一场术士之间的战斗,至于最终结果也很简单——蝶梦还在。这是最显然不过的证据。

    营地中心的那个最大的帐篷,此刻残破得宛如被飓风蹂躏过的rb民宅一样。尽管这个帐篷里蕴含着相当多高科技的成分,照理说哪怕遇到本地最大的风暴也绝不至于被撕扯城这个地步,但是它确实像一个落在脾气暴躁孩子手里的玩具一样倒霉。

    帐篷的中间位置,那张桌椅却还完好。

    其实也不能说完好,只能说,它们还保持着桌椅的形态,还能用。事实上,蝶梦就坐在椅子上,靠着桌子,通过自己的终端在看某本书。直到红衣走近,她才微笑着站起来

    虽然蝶梦的态度一如既往,但是红衣还是让她略微有点吃惊。要知道,此时此刻,她的身为高阶术士的身份实际上已经被人知晓了。这种情况下,红衣居然丝毫不显紧张,就有点让人有些惊讶。

    在这个世界上,普通人和术士通常是隔离开来的。术士们主要聚居在高高的浮空大陆或者浮空城上面,而普通人则在地面上。这意味着日常生活想要见到一个术士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同时,由于术士本身拥有的特别力量,使得关于他们的谣言和各种诡异的说法都四处传播。在更早远的古代,甚至到处都有着类似于术士会搜寻怀孕的女人,将胎儿吃掉以增强自己力量之类的谣言。

    这当然绝对是彻头彻尾的谣言,如果真的这么做就能增强力量的话,估计现在世界上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人口了。

    这个年代科学昌明,很多谣言早就不攻自破,消失在历史的阴霾之中。但是,对于术士那种强大力量的畏惧,深刻的畏惧,却已经几乎刻在很多人的基因里面了。过去,大家不知道蝶梦是一个术士,只认为她是一个来自后方的学者(学者为了某些调查研究跑战场上来,这种事情虽说少见,但并不是没有),所以包括陆五在内,所有人对她的态度都是礼貌而客气的。红衣也不例外。

    但是此刻,红衣的表情看起来和往常也没什么不同——那张苦脸上依然如往日一样礼貌而冷淡。单单这份定力就有点不同寻常。

    不说其他人,陆五在确定她是一个术士之前之后,说话的态度和神情也不一样。

    说起来,好像自己来到这里之后,基本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陆五身上了,甚至忽略了其他很多人。之前和红衣之类的人联系的时候,基本上就是一副公事公办,快点把事情干完的态度,而没有细加端详。

    虽然说蝶梦是为了光头之死这件事情来的。在光头之死这件事情上,陆五似乎是最大的一个线索。但是现在,事情已经有点不一样了。至少在她的心里,光头的死因不再是一个重点了。因为有更为重要的事情出现了。

    说句实话,蝶梦之前真的没太在意红衣这个人。毕竟红衣年纪也不小,虽然说长得不难看,但是那副天生的苦脸绝对给他的颜值上了一个极大的负分(基本上没人喜欢那副天生的愁眉苦脸)。除此之外,他的资历也实在没什么可关注的。虽然大家嘴上不说,但是看到关于红衣的情报就也明白,红衣十有就是冥月那边逃过来的逃犯之类,甚至是个间谍也说不定。

    当然,如果是当一个区区的地方军的小队长、大队长之类,就算间谍又何妨?政审什么的,可不会针对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设置。这种档次的人物,就算想破坏,也没办法造成什么破坏,就算想偷窃情报,也偷窃不到有价值的情报。

    而且,要说一个间谍混进来这么多年,只当了一个区区的地方军小队长(众所周知,红衣现在的官职是刚刚被陆五提升的),只能说这个间谍笨拙得根本不必费神去防备。

    “蝶梦阁下……”

    “不必如此客气,叫我蝶梦就好。”蝶梦略略一欠身,回答道。

    “蝶梦女士,昨夜情况……如何?”红衣早已经看到四周的场景,但是还是多余的问了一句。“耀日家族那边……”

    “派了一个术士过来。”蝶梦回答道。“不过,这方面已经已经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倒是你们这边……陆五居然连格鲁马斯都杀掉了。比我想的还好。”她笑了一下,“我已经看到照片了。”

    虽然这个世界没有互联网,但是终端之间却也是连成一个网络的。此时此刻作为高阶术士的蝶梦已经从某个消息渠道得知此事,倒也正常。

    “那不是陆五杀的,”红衣平静而冷淡的解释道。“他只是自己不慎摔下了高楼。”

    “当然。”蝶梦轻轻一笑。怎么说双方都是归于一个阵营之下,彼此算是盟军。杀死盟军这种事情,也许可以做,但是绝不能拿出来说不是?这一次其实不管最后格鲁马斯是怎么死的,他都是因为“意外”而死的。当然,这一次坠楼的结果比较完美——尸体都放在那里,每个人都能看出他是摔死的。

    这种结果,至少给了各方一个下得去的台阶吧。怎么说也比被一发电磁炮爆头,然后给出一个“流弹射死”的解读来的容易接受一些。

    “无论如何,现在陆五应该在尼斯城那边,而且应该有很多事情要忙……让你过来找我有何吩咐?”

    “我只是来确定一下蝶梦女士的情况。”红衣说道。现在的情况并不是打赢战斗就完,因为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叫做术士的不可思议的存在。在战乱之时,术士可是拥有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能力的。

    昨夜发生的战斗,如果说尼斯城这边有九成以上的胜算的话(前面说过,这个优势基本上是格鲁马斯刻意给陆五的,好诱使他能主动发动进攻。格鲁马斯本身并没有在这个夜晚取胜的打算,原定计划就只有拖延到天明),那么营地这边就半点也无了。谁知道那个突然袭来的术士对上蝶梦会是一个什么后果呢?

    而且,那位不知名的术士到底是被当场击杀,或者没有受伤,见势不妙直接溜走,或者受伤之后败逃,甚至可能是两败俱伤。每一种结果,都会影响下一步的计划。

    无论如何,一个受了重伤,和一个没受伤的术士,威胁的程度就完全不一样。

    蝶梦刚才的话似乎暗示她杀掉了那个术士。而且单凭眼睛来判断,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蝶梦身上也不像是有伤势的样子。不过这一点其实无法确定,因为红衣很清楚术士们可以使用幻术隐藏很多东西。至少对于普通人来说,想要识破幻术是非常困难的。

    不过,凭借逻辑,红衣相信蝶梦是轻松取胜,因为她并无这个伪装的必要。这意味着她可能杀死了那个术士,起码也是足以威慑那个术士逃走而且再也不敢返回。因为她本身并没有对陆五负担任何的义务,随时可以离开——如果她察觉到生命的危险,或者经历了一场充满危险的战斗,那肯定不会留在这里。

    耀日家族的实力可不容小觑。在这个辉月阵营中,如此之多的贵族之家中,起码也能排到第一流的程度。

    强大的力量是保持和平的必要条件。如果一个高阶术士被杀,大概直接就能让耀日家族的脑子冷静下来吧。

    事实上,绝大部分贵族之家,家族里也就一两个高阶术士而已。这就是为什么平衡之刻这么恐怖的缘故。平衡之刻每持续一代人,就意味着贵族家族的档次要下降一个阶段。拥有多位高阶术士的家族,一代人之后估计就只有一两个高阶术士的;拥有一两个高阶术士的家族,一代人之后就只有几个低阶术士,只能勉强维持了;只拥有几个低阶术士勉强维持门面的,直接整个家族新一代就没有术士,若无新人加入,等到老的死光,家族就此瓦解除名。

    在这个时刻,就算是耀日家族这样第一等的贵族,也承受不起多少损失了。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 ,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