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一百七十八节 关于术士的那些事1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不怀好意?”陆五倒没这么觉得。但是说红衣这句话语气神情很值得琢磨:他一方面说得云淡风轻,另外一方面又有一种强烈的自信和肯定。就好像一位老警察看到扒手一样——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无需证据,凭借他几十年的经验就足够了。

    “她不是免费的帮你。”红衣说道,虽然他已经从陆五嘴里知道蝶梦没从这边收取任何费用。

    “可是……”陆五本来以为红衣忘记了。

    “她对你有兴趣。”红衣做了一个无奈的手势。

    “对我?”陆五愕然。

    “当然,”红衣的神情是一种很明显的嫌弃,就好像谈到了某种让他很不喜欢的东西,不过显然这个嫌弃并不是对陆五的。“你以为术士们都是热心助人的好人吗?特别是高阶术士。”在这一刻,他的苦脸上非常清晰的闪过一丝憎恶,“她们总是如此。”

    “呃,”陆五是典型的一脸迷茫。

    “琥珀在吗?”红衣突然问道。

    “她出去……弄吃的了。”陆五说道。这个世界的食物从美食角度来说贫乏到令人发指,压根不需要“烹饪”这么麻烦。来来回回都是那些显然属于干粮的压缩类食品。但是琥珀可以通过为陆五准备食物这个方式掩饰她不需要进食这个小秘密。

    但是真正让他惊讶的是这是红衣第一次刻意提起琥珀。需知平时其他人都把琥珀当成陆五的影子,一方面默认了琥珀可以随时跟在陆五身边的资格,另外一方面又似乎完全忽略了她的存在。不过这一点正好也是琥珀需要的。

    “一时回不来吧?”红衣问道。“你对术士的情况了解多少呢?我的意思是……关于男女那方面的?”

    陆五张了张嘴,一点话也说不出来。他能知道多少?高手是没有性别的,它显然压根没在意这方面的事情。就算有,它在乎的也是心理上的而非生理上的。而现实之中的术士,他真正可以说就接触了三个:光头、蝶梦还有琥珀。

    和光头在一起的时间很短,事实上彼此因为身份差异,几乎谈不上什么交流。蝶梦之前一直掩藏着术士的身份,压根不可能有这方面的交流。琥珀虽然可以说能够无话不谈,但是这种话题……作为一个刚刚大学毕业(而且是没找过女朋友的)的大学生,实在是有点勉为其难。

    “陆五,你应该明白,”红衣略微皱起眉头,“对于术士来说,生下的下一代是很重要的。因为术士和普通人之间,力量有着根本性的差别。如果一个贵族之家,家族之类不再有术士的话,哪怕家族实际上繁荣昌盛,人口众多也没用,整个家族就被默认消亡了。他们管这个叫冥……辉月的眷顾。一旦辉月不再眷顾,也就是没有术士出生了,那么贵族也就不成立了。”

    陆五点点头……这个说法他倒是一点也不陌生。虽然地球上没有术士,但是地球上也曾经存在过男性继承法。在古代,如果一个家族男性后裔死光,那么这个家族就被认为彻底消亡了——家族内有再多的女性成员在世也没用。陆五依稀记得,中世纪的波兰王国的王族,似乎叫做雅盖隆家族,就是男性后裔死光之后灭亡的。结果波兰人之后开始选举国王什么的。

    这两者,某种意义上原理是相通的。这就是为什么平衡之刻会有这么大的影响。

    “贵族之家如果想要避免这种命运,只有两个选择……第一就是通过婚姻……”红衣嘴里说出这个词,但是陆五马上意识到这个本地词语的意思和地球上的“婚姻”并不是完全等同,甚至可以说有一定差别。但是哪怕有差别,就两种语言的翻译来说,“婚姻”也是汉语中最接近其意思的一个词语了。“寻找外来的术士加入。但是这种方式其实很不可靠,有很多弊病和后遗症。所以,真正最好最合适的做法,就是让家族内的女性术士……生下拥有术士天赋的孩子。”

    这也很正常,外人再好,哪里有血脉相连的自家晚辈好?不过家族内的女性是什么意思?他突然想起好像从琥珀还是高手那里听说过这么一个说法,那就是术士力量的继承是通过女性实现的。换句话说,妈妈是术士,孩子才能是术士,爸爸是术士没任何意义。

    不过,这个和红衣刚才说的有什么关系?

    “所以那些出生贵族之家的术士们会不惜一切想要生下拥有术士天赋的孩子,”红衣刻意的强调了“不惜一切”这个词的语气。“这是他们维持贵族谱系的最好办法。”

    如果陆五没弄错的话,想要生出拥有魔力的下一代,这一点其实是不可控的。高手曾经说过此类事情——虽然的力量术士是女性传承,但是,哪怕是女术士的孩子也不一定是术士,这个几率似乎只有三分之一?当然,这是个数据是正常时候的事情,到了现在,也就是平衡之刻的时候,这个几率将大大下降。

    “普通女人的后裔,大概有千万分之一会产生术士,哪怕是术士的女儿,几率也低得可以忽略不计。至于人造子宫,则会将这个数字降低到百亿以下,”红衣继续说道。“术士们相信,术士的能力和血统有着直接的关系。也就是说,如果你是一个术士,那意味着你的母亲、祖母、外祖母、或者祖上很多代中,曾经有过一个女性术士。不过如果不加任何条件,正常情况下,女术士的孩子只有三分之一是术士。而且,随着术士力量的增强,他们的数量就锐减。通常来说,每一百个低阶术士才有出现一个中阶术士,每出现一百个中阶术士才会出现一个高阶术士……”

    “那……第一律术士呢?”陆五本能的问。

    “啊,那简直就是如神话一样的存在,整个世界都没几个第一律术士。”红衣摊摊手,说道。“总之,虽然没有任何科学研究证明,但是实际上术士之中很有些迷信。他们相信,用某些特殊的方法,能够提高下一代是术士的几率,或者是生出来是高阶术士的几率。”

    陆五现在开始有点明白过来了。

    “比方说?”

    “比方说,孩子的父亲如果是一个没有魔力的普通人……可以有效提高生出下一代术士的几率。”红衣做了一个无奈的手势。“在我看来,这种说法没有任何证据。但是术士们偏偏深信不疑。”

    “怎么可能?”陆五简直是目瞪口呆了。这完全不合理……不,应该说已经达到了难以想象的程度了。

    “当然只是说他没有魔力,不是那种字面意义上的普通人,”红衣说道。“必须非常优秀的男性凡人……比方说,一位战功彪炳的将军,一位才华横溢的学者,一位杰出的工程师之类……诸如此类。这种人和女性术士结合,能大大提高下一代术士的几率。”

    “能提高到多少?”陆五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具体我也不知道,”红衣说道。“但是你要明白……将军。”他轻声的说出这个词。“意味着特别的身份。”

    也就是说……成为将军的话,就会变成女术士们青睐的目标了……

    陆五开始明白过来红衣说的是什么了。也就是说……蝶梦看上了自己,是这个意思?

    可是陆五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的。这一点别人不知道,他自己还能不知道?他所谓的战功彪炳,那是表面上吓唬人用的啊。实际上他压根不懂打仗——好吧,他甚至根本不是一个军人。他完全只是依靠和凯查哥亚特的特殊关系,生生把自己伪造成这么一个形象而已——因为这样一个形象能帮助他在这个世界更好的生存下去。

    真的要打仗,比方说这一次,他也是把指挥权全部交给红衣这样的正牌军人的。

    而且,哪怕红衣刚才说的,女术士们也显然不可能饥不择食随处乱找的。看到一个似乎打仗打得不错的军人就凑上去。毕竟十月怀胎是一件非常耗时的事情。绝不会出现“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试试再说”这样的逻辑。

    不仅如此,从自身的经验出发,他有理由相信,蝶梦绝不可能来到这边是为了找他——就算他大学里没找过女朋友,也知道“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纸”的话。蝶梦对他虽然似乎有点好奇心,但是从开始到现在,绝对没有半点勾引的意思在内。

    虽然她的胸部确实很大……呃,比琥珀还大。蝶梦的服装,以这个世界的标准也许是很有挑逗性,但是以地球的标准却很普通。陆五下意识的做了一个“抓住”的动作,想象一下,那个胸部,大概一手根本抓不住吧。不,别说那个了,就算是琥珀的胸部,也不是他双手能把握住的。可惜琥珀并不是实体,这一点倒不是百分百的确认。不过在这个方面,他其实可以相信灵体实际上和本体是一样的,因为虽然说可以变形,但是那种变形必须要消耗额外的精力,所以正常情况下,琥珀维持的体型显然是她最不需要耗神,也就是真正的形态。

    “所以,”在陆五胡思乱想的时候,红衣继续说道。不过说到这里,差不多已经把所有的话都说明白了。“你明白了吧……她现在还在观察你。所以她并不是真正的免费帮你,不必对她受伤这件事有什么愧疚。你还有琥珀呢。”说到这个,他倒是轻笑了一下。那是那种过来人的笑容。“不过,如果对自己有自信的话,同时又能对付得了琥珀,那么你倒是可以试试。这样的话我们这边估计就能得到一个免费的高阶术士帮助了。这可是很有利的。”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别的不说,琥珀其实也是一个术士。更别说陆五自己明白,蝶梦应该不是为了这种理由找上门的。

    陆五清楚的听见耳机里闪过那么一丝轻微的声响。这不是错觉。高手似乎对于这番话也很有兴趣呢。

    “这么说……”突然之间,他脑子里闪过那么一道闪光。“女术士们通常……有很多个伴侣了?还有,她们能够生育之后就要……履行她们的义务?”

    这个逻辑看上去是很通顺的——为了家族的延续,那么女术士们一方面要找办法提高下一代是术士的几率,另外一方面肯定是要尽可能的多生,才能在有限的几率范围内生出足够多的后代。既然如此,那么只要女人拥有了生育能力,她就有义务生育下一代。

    十月怀胎,每一年都能多生一个啊。

    琥珀……该不会也是这样的吧?这个想象让陆五感觉到全身一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