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一百七十九节 关于术士的那些事2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陆五已经知道,这个世界的人们,似乎非常在意贵族身份的事情。按照地球人的角度,就是他们非常在意自己的姓氏。“我是晚星家族的阿琪”和“我叫阿琪”是两个简直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自我介绍。前者就是贵族,后者就什么都不是。

    不过也确实有在意的理由。贵族身份能给人极大的优势,比方说正规军中很容易得到相对较高的官职。虽说成为将军似乎很难,但是贵族成为中校上校之类似乎很容易。别的不说,阿琪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虽然只是一个年纪轻轻而且毫无经验的女人,却就能轻而易举的成为中校。只要能有一些功绩打底,就能主政一方。

    也就是说,先别说教育、成长、消费、人脉之类隐形的优势,单单贵族身份本身,就有很强的优先权,起点要比普通人高上很多。陆五没见识过术士的军队,但是也能推测出,拥有家族姓氏的术士,显然要比那种不属于任何家族,意外诞生的术士有优势。而且既然军队中如此,那么军队之外应该也是如此。

    如果家族被认为消亡,这意味着所有的特权都会消失——单单是这一点,就足够让人想方设法的维持家族的存在了。

    想要维持家族也简单。按照红衣刚才说的,只要家族内还有术士,那么就会被认为辉月的眷顾依旧,就依然保留贵族的资格。不过家族内最后一个术士死掉的话,那么就被认为辉月已经不再眷顾——贵族身份被默认取消。

    这就是为什么平衡之刻这么可怕的缘故——因为在这个时间段,术士的出生率将大大下降。也就是说将会有很多家族被取消贵族身份。

    没人会忍受特权被取消这种事情的,以地球人的角度,完全能明白这一点。任何人面对这种危机,哪怕是垂死挣扎也要蹦跶一下的。整个欧洲近代的各国大革命,几乎都是因为贵族、教会不肯放弃特权而引发的。最终只有通过血淋淋的生死较量,用血和火将整个国家的色彩重新涂过,才能废除相关特权。

    而术士的能力,是通过女性来传承的。

    而且,这个传承也不是百分百,正常情况下,女术士的孩子也大概只有三分之一是术士。

    三分之一是一个并不大,甚至可以说相当小的比例。而且归根结底,这是一个大的统计数字,和具体每个人的遭遇肯定不同。一个女术士生上十个八个小孩全部都没有术士的天赋也很正常。

    从红衣说话的样子来看,就算术士的迷信是真的,找到一位优秀的人当父亲就能提高下一代术士的出生几率,但是那也只是“提高几率”,并不能肯定下一定就是术士。理所当然的,想要确保下一代术士的数量……就必须多生。

    或者说,尽可能的多生。

    一开始倒还不觉得,但是越想,越觉得应该是这样才对。

    “不。”红衣用一个淡淡的词语直接粉碎了陆五的狂想。“甚至可以说正好相反。”

    “为什么?”

    “因为第一胎很重要……非常非常重要。”红衣一点也没有察觉陆五的内心,就算他察觉陆五的神情有异,也决计想不到他真正的想法。“因为绝大部分的高阶术士都是第一胎。事实上,术士们非常注意贞洁。”

    陆五来到这边已经有那么一段时间,多多少少也见识到本地的男女生活情况。

    简而言之就是比较混乱。两性关系其实和地球上现代都市也没啥太大区别了。

    这里没有民政局给大家发放结婚证,也没有婚姻法什么给人提供法律保护。总是,双方都瞧对眼,外面又没其他人反对的话,那就是一对伴侣了。这种关系,如果维持时间较长,会受到部族内其他人的祝福和认可。

    要形容的话,那就是自发性的婚姻——原始社会的那一种。

    如果一切平安,白头到老什么的,其实和地球上也没什么本质区别。缺少一张证并不会让人觉得不自在。唯一的问题就是双方发生矛盾时的情况。通常来说,部族的长老会出面协调说服。如果协调说服没用,那么最终也只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然后各自寻找新的伴侣。

    当然实际情况没那么糟糕。中年老年情况不必说,就算年轻人这种情况也很少。因为如果很轻率的就和伴侣分手的话,想要找到下一个是很难的事情。

    在一个人数并不特别多的群体里,其实一切都可以说在一个可控范围内。但是任何人都能看出来,只要人数增多,变得混乱就是不可避免的。现在看起来不混乱,只是因为数量少,好管。

    而且,从各个渠道似乎说明,作为一个边境地带,女妖之门的人其实很趋于保守的。这里的科技已经达到了一个高度,似乎能够脱离女性的身体,直接使用精子卵子,通过人造子宫来“批量制造”人类。所以并没有生育率下降之类的烦恼和危机(不过这种方法术士的产生几率会大幅度下降)。这个科技很自然对整个社会都造成了深远影响。

    按照红衣的说法,术士反而成了讲究贞洁的少数人群。

    虽然有点不敢置信,但是红衣的这个回答却是让陆五心中一块石头落地。

    呃,虽然仔细的想,其实他也没有什么资格不爽。毕竟这又不能说是谁的错。但是刚刚一想到琥珀可能已经有孩子之类的,让他真心觉得心头憋得慌。

    突然觉得,这个世界也有其可爱的一面。当然这也只是瞬间的感觉罢了。

    这个话题似乎到这里已经可以结束了。因为陆五已经搞理解了红衣所指的意思。但是也许是无意识的,也许仅仅是有那么一点点好奇。他随口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对了,有什么办法能让生出来的孩子一定是术士吗?”

    虽然问出来了,但是那其实是一个没有经过大脑的问题。这个问题确实比较蠢,因为这个问题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也就不存在家族消亡之类的麻烦了。术士们也就不用怕什么平衡之刻之类的玩意了。

    须知平衡之刻时,术士们会避免大规模战争——因为不管是辉月一方还是冥月一方,这种情况下都承受不了太大的损失。要是一方掌握了这种方法,那不就爽歪歪了。就算不能一波带走敌人,至少也是占据压倒性优势,直接改变整个世界的格局。

    但是,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红衣居然点了点头。

    “有的。”

    ……

    “如果真的遇到的话,能够确保下一代都是术士哦。”蝶梦兴致勃勃的说道。

    当然,此时此刻,她躺在床上。这一次伤害可比上一次严重得多了,虽说是什么“没有大碍”,但是那只是针对伤势的危险程度而言的。想要痊愈,就算是她也得真正意义上休养很长时间。

    躺在这边没什么事情可干,那就只有聊天了。就在刚才,随从提出回学院去的建议。

    “下一代都是术士……可能吗?”对于蝶梦的这个乐观推断,哪怕女随从也是有点不以为然的。相关的传说她也知道,但是传说总归是传说。比方说每个科学家都曾经向往过永动机,每个小孩都渴望成为天之骄子之类的。

    传说之所以是传说,主要就是它在现实中,至少在你的身边,没有实例可以证明。

    比方说这个下一代都是术士的传说就是如此。说不清楚这个说法究竟如何起源,但是确实在广为流传。这个传说中,每当平衡之刻到来的前后,双月都会把自己的眷顾集中投向某一两个凡人男性。

    这就是所谓的“辉月眷顾者”的传说。尽管这位从来没存在过的“辉月眷顾者”只是一个没有魔力的凡人,但是除了没有魔力这个缺陷之外,他在其他方面,头脑、体力、意志等等,都是第一流顶尖的,也必然会做出种种超凡的成绩来。而他和女术士的孩子,就天生能够分享辉月的眷顾。换句话说,生来就是术士。

    其实甚至不需要女术士,哪怕和普通女性的孩子,也有极大的几率受到辉月的眷顾。

    不过这个传说到底是出自哲学的推断呢,还是出自宗教式的祈祷,那就不得而知了。反正就女随从所知道的,从来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些所谓的“辉月眷顾者”、“冥月眷顾者”的存在。

    “当然可能了……这可是过去的大学者……那个叫什么名字来着,通过哲学探讨得出的结论呢……怎么,你好像不相信的样子?”就算蝶梦眼睛看不见,也能从随从的语气里听出一些倪端。

    “女士,这终究只是一个没有证据的传说不是吗?”

    “不,这不是一个传说。”蝶梦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有确实的证据。”

    “不可能吧?!等等,莫非是那个……火焰之心?”随从终于想起来,蝶梦之前就曾经关心过这个事情。之前她不是没想到,不过,优秀男性会让后代术士几率提高毕竟是常事。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虽然时间来得迟了点,但是现在他们终于已经确定,冥月的‘火焰之心’,就是冥月眷顾者没错。据说死了好多高阶术士才把他杀掉。如果他活着,冥月那边肯定会一而再的给他做延寿手术……再活个几百年也很正常。几百年呢,就算有几万、十几万后裔也可能啊。真的这样的话,平衡之刻结束的时候,冥月的力量将远比辉月强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