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一百八十节 调查1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女士,他终究已经死了,不是吗?”

    “是啊,但是换个角度,既然有冥月眷顾者,那么肯定有辉月眷顾者。唯一的问题是……我们这种混乱的体制,真的能及时发现那位眷顾者吗?”说道这个,蝶梦叹了口气。“眷顾者又不是不会死。也许他早就无声无息的死掉了也说不定。”

    “是的。”随从也不得不承认,人海茫茫找这么一个人,几乎是大海捞针一般,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虽然术士拥有干涉命运的魔法,但是哪怕不惧反噬,终究也需要一个使用魔法的契机,一个着力点。无中生有的的寻找一个没有任何线索的目标是不可能的。

    “不过就算可能性很小,也要尽力去寻找才行。”蝶梦说道。“万一真的找到的话,那就发大了。嘻嘻,火焰之心已经明确的死了,而辉月眷顾者被找到的话……平衡之刻结束的时候,将是我方占据绝对优势的时候了。”

    “所以女士,您觉得……”

    “如果是以找到辉月眷顾者作为目标的话,那么冒着点风险也值得了。现在可不是回去的时候。”蝶梦回答。

    “您的意思是……陆五?他会是辉月眷顾者?”

    “有可能。只是有可能。”蝶梦显然也无法确定这一点。当然这是废话,如果她能够确定这件事情,陆五现在早就被拉回去切片研究或者塞进笼子里保护起来啦,至少不能把这么贵重的东西放在前线对不对?“但是,他的表现,和我心目中的辉月眷顾者真的很像。”

    “怎么很像?”随从有点好奇的问。

    “上一次,我尝试去窥视他的命运。”蝶梦说道。为此她算是还负了一点小伤。“虽然说失败,但是多多少少也感觉到了一点东西。他的命运……我不是很确定……似乎有一个断层。一个完全不可能出现的事情。”她回忆着,同时伸手做了一个代表“流水”的手势。“一切智慧生物的命运都有源起,就像一条河流,正常情况下是看不到起点也看不到终点,除非是幼儿或者将死之人。但是陆五的河流……它仿佛昨日才开始流淌……仿佛是从虚无之中喷薄而出,不知从何而来。”

    “这么说,陆五是从其他世界穿越而来?”随从忍不住笑了一下。

    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陆五是人类,而人类凭**在危机四伏的以太之海中穿梭——听起来就觉得不可能。就连第一律术士都做不到这一点。好吧,其他暂且不论,哪怕陆五真的有逆天的运气,一路平安来到这里,他从哪里学的语言?从哪里得到的身份?

    “所以,他有可能是……特殊的人。不知辉月赋予了他何等的命运。”说完这句话,一股难以言喻的倦怠突然袭上心头。怎么说她也是昨夜一夜未眠,又加上受伤的缘故,此刻也算得上是身心疲惫。

    “女士,好好休息吧。”随从注意到了女主人的变化,为她拉上一条毯子。

    ……

    夜色深沉。

    就连远方,城市之外的那些欢庆的篝火也一点点的熄灭。

    虽然大家都相信城市原本的禁令会很快被解除。但是至少今夜,城里一如往日。外面的难民不能进来,而此刻在城里的人数量实在太少,以至于整个城区大半都笼罩在黑暗之中。四层民房的边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至少黑影在活动的时候没有遇到任何多余的麻烦。

    作为胜利者,有点松懈呢。黑影站在四层楼的顶楼平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四周,同时想着。这个松懈是可以理解的——现在陆五浮空要塞在手,他还怕什么?更别说战斗已经结束,最关键的人物,也就是格鲁马斯已经死了。

    所以陆五这边的人完全没有任何掩盖现场之类的行动。一切要比他预计的还顺利。

    一阵风吹过,时间应该差不多了。他再次观察了一下四周。格鲁马斯的那套监控系统已经在战火之中废了(这一点他自己已经确认了),现在这里除他之外不可能有任何人,除非有一个隐身术士在他身边等着。不过他并不觉得自己有这个资格受到这种照顾。

    现在他尽可在这里随意的说话而不必担心被什么人看到听到。事实上,哪怕他喊破喉咙,都不一定能被谁听见。

    黑影取出了自己的终端——那是一台看上去大而笨,很平凡的型号,而且经过了一些个人的改装(改装得更丑了)。灰不溜秋,极不起眼,掉地上估计也没人会去捡。

    黑影按下某个键,在停顿了一小段时间滞后,终端上方立刻出现了一个小巧的投影。

    那是一张模糊不清的女人的脸。

    “调查出结果了吗?”女人的声音通过电子仪器转换,最终从终端自带的喇叭上响起来。

    “我现在就在这里,边上,就是令郎……格鲁马斯最后的地方。您应该知道,他是从楼上掉下来摔死的,而我此刻就在这栋楼的最高层。我身边应该就是他掉下去的位置。”黑影的喉咙里响起了油腻而浮夸的声音。“这里的现场保持的很好,如果您允许,我甚至能将这里发生的事情,每一个细节,一点不漏全部还原在您面前。”

    “我不需要还原这种事情,反正我知道格鲁马斯被陆五杀掉……这就够了。这一点,就连他自己也不否认。我要知道的是……”女人的声音显然在极力压抑自己的怒气。“他究竟是怎么死的!”

    “我保证,他是摔死的!关于这一点,相关照片足以证明一切了。”

    “他是别人丢下来摔死,还是逃跑过程中摔死。”女人的声音说道。“我想知道的是这个。”

    “夫人,容我提一个小小的质疑:我看不出两者有什么区别。”黑影的嘴角轻轻抿起一个不起眼的微笑。他对于这些高层的人的装模作样的姿态早已了如指掌。可惜的是这些高层的人似乎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虚伪的面纱早已经被人看穿。

    “我不需要你的质疑,我只需要你的回答!”

    “那么我回答您,夫人,他是被人丢下去的。”黑影耸耸肩,回答道。“虽然看上去很不可思议,但是这里因为长期没人居住,所以留下了灰尘……根据脚印,我能判断出一个很自然的结果。”他朝着边上一指。“在这里,一台外骨骼装甲……应该是旧款的主战型装甲(这种装甲的脚印很容易辨认),将他抓了起来。所以格鲁马斯的脚步就消失了。但是这个距离,显然不可能格鲁马斯自己跳出去。那么合理的解释就是这台外骨骼装甲将格鲁马斯给直接一挥手丢了出去……”

    他有些满意的看到女人的脸色变了。虽然由于数据传输带宽限制的缘故,不能是高清晰的投影,看不清楚对方脸部细节,但是依然能够清楚的分辨出对方的脸色转变。

    “不过如此一来,格鲁马斯估计就会飞出去相当远,因为外骨骼装甲是很难精准控制力量的。”他继续说道。“所以情况会略有不同。外骨骼装甲应该是抓着他,将他身体整个探出护栏之外。”他做了一个夸张的手势。“这种情况很少见,所以我们可以推断,格鲁马斯不是马上被丢出去,这不是一次果断的杀戮,双方应该在这种状态下,”他再次做了一个外骨骼装甲伸手将格鲁马斯悬空挂着的动作。“应该进行了一次谈判。”

    “谈判……”女人显然知道自己被黑影戏弄了。但是不得不说,这是一种巧妙的技术,在时间节点方面简直选择的无懈可击。如果正常情况下也许会让她勃然大怒,但是在这一刻,她确实有更加关心的事情,不得不把怒火暂时放在一边。

    “是的,唯一合理的解释。夫人,您想想看,”黑影说道。“把对方置于生死关头,死活都在自己一念之间,为的是什么呢?当然是为了用死亡来威胁对方,以得到某些利益。”

    “格鲁马斯……”

    “如果换个情况也许可以认为胁迫格鲁马斯下令让部下缴械投降。但是这个时候,”黑影继续说道。“战况已定。这也不是为了善后谈判,因为谈判之后,格鲁马斯照样被杀掉了。所以这必然是用生死威胁,逼迫格鲁马斯说出某些……秘密。”

    “当然,以上这是我的推测,”黑影补充了一句。“不过基于我找到的细节,我做出这个推测并不很难。”

    “我可怜的孩子……”投影里的模糊女性面孔发出一声只能称之为凄厉的叹息。

    黑影差一点点就要笑出声了,不过幸好还是最后一刻忍住了。在暗地里嘲笑术士们残忍贪婪和虚伪是一回事,当面就是另外一回事。其实术士们都是如此。他们所谓的亲情都是建立在利益相关的基础上,如果有什么会损害到他认为不可舍弃的那些,那么你就能看到一个再残暴和冷酷不过的恶人。但是饶是如此,假如你把这种事情当面指出来,那你就是找死了。一个至少是第三律的高阶术士绝不是可以轻侮的存在。

    “我想知道……他们到底说了什么。陆五通过胁迫,从格鲁马斯那里得到了什么秘密。还有,他为什么要杀了格鲁马斯呢?帮我调查一下。”

    “我可以调查。”黑影微笑着行了一礼。“但是原本的酬劳可不包括这种深入挖掘的部分。”

    “酬金已经很丰厚了。”女人毫不客气的反驳。“而且,你这趟没有哪怕一点点的风险和难度可言。”

    黑影的笑声变得黏糊糊的,但是显得特别甜蜜温柔,宛如被蜂蜜浸泡的树叶。“女士,这一次只是我运气好,没有遇到而已。”

    “不要惹我不快,”女人显然并不乐意。“你只是个情报贩子。如果我要你死,你会发现,你的生活会变得很不愉快。会有很多不速之客会闯入你的生活,当然也会有很多你不喜欢的事情会发生。”

    “请叫我情报猎手,谢谢。”自称情报猎手的黑影回答。“如果您真的这么做,您会发现找到我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您找遍整个辉月的术士名单,也绝不会找到我的名字。您不知道我从哪里来,也不知道我到哪里去,更不知道我平时生活在哪里。我保证,您如果搜索我,只能得到这个结果,除此之外什么都不会得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