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一百八十一节 调查2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节 调查2</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就算画面模糊,依然能看到投影中的女人深深的皱起眉头。

    这是双方都接近撕破脸的谈话了,一方威胁,另外一方不接受威胁。

    某种意义上来说,黑影说的没错。这是一个事实。此刻在这里的,是一个官方字面上不存在——或者说已经死掉的术士。

    通常来说,辉月阵营会注意每一个高阶术士的动向——但是对于中低阶术士来说就不一样了。他们数量太多,无法监控。所以很自然的,有很多术士(绝大部分是低阶)因为种种缘故,脱离了阵营的控制,藏身到黑暗之中。

    一个典型的来源就是犯罪的术士——普通人犯罪后,为了避免处罚,经常会逃到敌对阵营一方,术士当然也是如此。辉月的术士跑到冥月一方,冥月的术士跑到辉月一方,他们虽然说可以活下来,但是注定只能潜伏在黑暗里。

    她这一次雇佣的就是这么一个术士。而且,十有是一个冥月的肃杀。是的,这种人有很多好处,比方说他有术士的力量,但是没有术士的制约。更妙的是,这种人通常都对社会充满仇恨(或者是曾经是敌对阵营),所以不管什么杀人放火勒索抢劫都没什么心理障碍。

    公用贸易网络也可以雇佣术士为自己服务,但是这种黑暗中的人是不同的。

    虽然所有人都可以通过公用贸易网络的方法去雇佣术士,不过这种官方的渠道雇来的术士并不是万能的。比方说,他们不会去谋杀另外一名术士。须知谋杀一个普通人无所谓,术士有太多没有后遗症的手段可以达成这个目标。如果你雇佣一名术士过来,只要你运气不太差的话,就能说服他去做这种事情。当然,他可能推推拖拖,遮遮掩掩。但是只要把价码提高到他的心理价位,这事就能成。

    但是谋杀一名术士显然就是另外一回事,这种工作,大部分术士都会拒绝。但是他们不会这么做,并不等于事实上没有这个需要。猜也猜得到,有多少人乐意看到自己的敌人痛苦的呼出最后一口气啊——就算付出他大部分,乃至于全部身家也无所谓。而对于普通人来说,杀死术士又确实比较困难。

    最终产生的就是这些卑下的盗贼,黑暗中的杀手。其实冥月和辉月对于这种不受自己控制的力量都是深恶痛绝的,但可惜的是这种人从未绝迹。因为他们或许声名狼藉,但是他们存在是有理由的。他们肯干其他人不肯或不愿干的各种脏活是其中之一,这让他们能获得许多人的容忍。他们的多疑和狡诈是其二,因为他们在不再受到信任的同时,也不会再信任任何人。其三则是,他们彼此之间也有联系,在内部隐隐的构成了一个特殊的势力,彼此庇护。很少有人在没有很大利益或者很大仇恨的前提下去捅一个危险的马蜂窝。

    当然,如果仅仅是一些价码,其实倒不是不可以考虑。在发生这样的意外(不仅是没得到浮空要塞,反而死掉了一个高阶术士,一个中阶术士,就连格鲁马斯自己都死掉了)之后,哪怕傻瓜也明白小看了对手。这个时候情报工作反而是主流。

    但是问题是,每个真正和这些卑下的盗贼打过交道的人都明白,这些人令人诟病不已的远不止他们的身份和手段。诚如前面所说,既然这些人在官方上根本不存在,这意味着他们就有了不遵守承诺的本钱。只要有利可图,有隙可乘,这些人从不介意随时随地地撕毁契约。

    当然了,其实反过来也是一样。事后不付钱倒还是小事情,不付钱的同时还顺带着想要干掉动手者也很常见。这也算得上是人类古老的智慧了。

    也许正是因为如此,和这些人的合作的前提是先付钱。这份简单的工作和她支付的酬劳相比,简直不值一提。可以说她已经被勒索过一次了,现在要被勒索第二次,真的是一件令人非常不乐意的事情。

    事实上如果有选择,她绝不会愿意雇这些人干。但是有什么办法呢?格鲁马斯的失败太快太突然。可以说昨天还接到格鲁马斯的报告,说自己一切准备妥当就等着猎物掉进陷阱里面,然后第二天就传来格鲁马斯的死讯,顺带着还有他的目标任务完全失败的消息(飞到天上的浮空要塞是瞒不了人的)。

    这种情况下,实在没闲工夫按照规定程序,先在公用贸易网络上挂出任务和悬赏,然后耐心等某个术士接单,最后那个术士来到目的地开展调查——这一套手续走完,黄花菜都凉透了。

    所以,一切只能因陋就简,多花点钱寻找第一手情报。格鲁马斯的死也许没什么,争夺浮空要塞失败也算不上什么打击,哪怕是一整支精锐部队被浮空要塞打得损兵折将,狼狈不堪也不算什么。发生这些事情都是可能的——本来么,浮空要塞这样的贵重品,争夺失败也算是正常的事情。虽然耀日家族投入很多资源,派出了成员并做了精心准备,可别人也不是省油的灯,也许对手准备了更多的手段,做好了更周全的策划也说不定。

    但是,有着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尤塔死了。虽然目前还没有发现尸体,但是术士们拥有名为“魔力”的奇迹般力量。已经通过魔力来确认过这一点了。尤塔确确实实的死掉了。

    那是耀日家族年轻一代中,虽然不是唯一,但是确实是少有的高阶术士。力量虽然不是特别出色,但是却也拥有第二律魔力的人。

    按照常理推断,有高阶术士的帮助,格鲁马斯应该是万无一失的。很难想象对方手里也有高阶术士相助。说实话。纯以价值论,一个高阶术士对于贵族之家的作用可比一座浮空要塞还大一些。

    一个高阶术士死掉的话……要说这是个意外而非刻意布置好的圈套,估计也没人相信了吧。

    事情已经发生了,所以必须要用最快的速度搜集一切资料,判断敌人身份和实力——如果可以的话,要及时予以报复

    虽然表面上的敌人是陆五。但是哪怕白痴也看得出来,这完全是被推出来一个背黑锅的。陆五是晚星家族选择的代理人,晚星家族显然也只是一个表面上的傀儡和盾牌,真正的阴谋之手隐藏在这一切的背后。直到现在,耀日家族也不懂对方的身份。

    能够无声无息的干掉一个高阶术士,让他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的强大势力。

    莫名其妙去谋杀一个高阶术士显然很蠢,那么……是某个过去的敌人吗?

    “夫人!”黑影再一次用那种黏糊糊的声音说道,直接打断了对方的思路。

    虽然没有说话,虽然这实际上是从极远方发射过来的电子信号,但是黑影却能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的慌乱与痛苦。

    一个失去一切,只能依靠肮脏手段谋生的盗贼,一旦被抓住就会被处死的逃犯,能够看到与感受到一个所谓高贵之人,一个强大术士的紧张和痛苦,这简直是无上的享受。

    “加上一个任务,”好长时间,对面的女人终于开口了。“帮我调查一下,是谁杀掉格鲁马斯的护卫的。”

    这个任务并不轻松,所以耀日家族为格鲁马斯选了一位中阶术士作为贴身护卫。一个中阶术士已经是很严密的护卫了,很多总督——坐镇一方的土皇帝——身边的保镖都只有两个,或者三个中阶术士而已。

    当然,格鲁马斯已经死了,他的保镖也没能活下来。

    黑影点点头。接下去是一段讨价还价的时间,再过了那么一小会,黑影的终端发来了一条信息。那是他的同伴给他的,贝利卡已经到账了。

    “女士,我现在可以回答你。”黑影做了一个手势。“在来这里之前,我已经见过那位术士——当然是尸体——了。我向您保证,他的死因是一目了然的,就和格鲁马斯差不多。他是被人勒死的。”

    “勒死的?”正常情况下应该是被一发电磁炮爆头才对。

    “被人以巨大的力量,直接勒断了身体……骨头全部都碎了。”黑影说道。“图片我立刻发给你。”

    “我想要的是凶手,不是死因。”

    “抱歉,只有死因,没有凶手。不过既然发生在战场上,那么陆五肯定知道。”

    “你的任务就是帮我调查……”

    “我的任务已经结束了,女士!”黑影毫不掩饰的,夸张的做了一个充满讽刺意味的行礼的动作。“鉴于您给的任务太过于危险,所以我决定,到此为止。”

    “什么……”女人差点失声喊起来,但是最终还是控制住自己。“有什么危险?”

    “陆五很危险。”黑影说道。“虽然是个凡人……但是那个人太过于残忍了一点。啊,我建议您多看看令郎的遗照,仔细看看他脸上的那种绝望和疯狂——死亡把他临死之前最后一刻表情保存下来,保存的非常完整。”

    “他……”女人想说话,但是黑影先一步打断了对方。

    “格鲁马斯并不仅仅被摔死,”他说道。“想必您也知道,格鲁马斯之前对陆五玩了一些‘必要的刺激’,所以他遭到了报复。陆五并不是简单的杀掉他——不是就这么一丢了事,而是在他死前,完全摧毁了他所有的信念和侥幸,让他神智崩溃,已经没有玩弄的价值后,才把他丢了下去摔死的。”他停顿了一下。“只有真正邪恶残忍的人才能做出这种事情。他应该给了格鲁马斯一些希望,然后一点一点的捏碎。直到格鲁马斯的精神无法负荷而崩溃为止。但这种手段所能达成的效果无疑是最为显著与有效的。您瞧,连我,一个术士,也觉得不要去招惹那个人比较好。再见了,女士。”在通讯终结之前,他甚至来得及再次行了一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