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一百九十九节 菜鸡互啄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两名斗士走进擂台,各自背靠一角,遥遥相对。

    电子喇叭里响起比赛之前的固有程序——也就是通报两位斗士的姓名。当然通常来说,大家都不会采用自己的真名,而是用一个简单的假名。这一次也不例外。一名斗士的名字叫做“勇士”,一听就知道是毫无诚意的临时名字。另外一个斗士则自称为“无畏”,和他的对手其实也没什么差别。

    从这一点来说,这两位其实都是抱着“捞一把就走”的想法来参赛的吧。在通报姓名的时候,喇叭里很明白了指出了两个斗士新人的身份。魔力戒指显然是一种量产的装备,否则的话也不会外流如此之多。

    “……他们的名字也许尚未被人所知,但是他们的才华,马上就被大家所见识到了……”作为这句没什么诚意的开场白后文,宣布比赛开始的电子音响起。

    两个人很快就开始较量了。

    要特别说明的是,这个比赛是超人之战,这意味着它并不遵守很多人类必须遵守的规则。比方说地球上的格斗比赛,通常每隔两三分钟就必须休息一分钟,以此来维持人类的体力。其中原因十分简单,因为人类的体能爆发力持续的时间很有限的,疲劳会迅速剥夺人类的活动能力,降低观赏性。但是在这种比赛中,两名斗士可以大战三百回合,表演飞天入地,事后却可以连口气都不喘。事实上,这种比赛中人类的体能一点也不重要,斗士战斗依靠的是魔法的力量而非肉身的力量。所以很自然的,这种比赛没有暂停,也没有中场休息,更别说回合制之类的了。

    有人说,赛马场的观众席上,职业骑手和起哄的看客看到的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比赛。这或许是一个事实。因为看客,也就是普通观众在意的是马跑得快不快,自己中意(也许还是下注)的那匹马有没有冲到第一的位置,而职业骑手则在打量赛道上马匹的素质,从它们的动作判断它们的能力和状态,还有马背上骑手的技术。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们甚至能看出骑手是不是在放水,故意输掉某一场比赛什么的。

    比方说陆五,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两个人看上去都比较谨慎,拳打脚踢,动作也很有那种地球上职业选手的风范。直拳、勾拳、侧踢、上踢、回旋踢等等。除了动作快一点,本质其实和地球上的格斗比赛没什么区别。因为全人类的武艺,不管是哪个世界哪个文明,最终都能细致拆解为有限的一些动作。这并不是因为人类太愚蠢而发明不出更多的技巧和招式,而是因为作为一种形体固定的双足步行生物,人类格斗技艺来来回回也就这么多可用的招式罢了,差别在于时机选择和速度。

    然后突然之间,勇士被无畏猛的擒抱住。无畏用硬捱对手一次打击为代价,将对手从后方牢牢抱住。他对于这一突如其来的袭击显然蓄谋已久,甚至可能进行过针对性的特训,完全没有给对方任何挣扎的机会。他用一只手臂紧紧的勒住对手的脖子,一条腿撑地,另外一条腿和手则完全扼守住了对方所有的反击路线。

    这一下直接决定了胜负,勇士勉强支撑着挣扎,但是对方从后面勒住他的脖子,又封死了他所有的反击可能。因为脖子被勒紧而产生的缺氧迅速的影响到了他,虽然说借助魔法戒指的力量,他能够自如的控制身体,但是就算是魔力也没办法在身体里制造出氧气来。在观众的喝彩声中,他先是身体渐渐失去力气,然后口吐白沫,最终丧失了意识倒地。无畏取得了无可置疑的胜利。

    如果放在地球上,或者将双方手上的戒指去掉,这绝对是一次非常精彩的比赛,无畏的这决定胜负的招数甚至可以称为绝招。对于勇士的评价或者有异议,但无畏绝对算是一个搏击高手,值得这满堂喝彩。

    但是,这一次是魔力戒指的使用者之战。

    如果让陆五对这场战斗给出一个评价,那就是蠢。

    非常愚蠢的战斗……他们似乎完全不懂得要如何正确使用魔力。

    也许是先受到高手的指导,后受到琥珀的训练,陆五已经站在一个比较高的位置了。所以清楚的感觉到这些人都不懂得如何正确的使用魔力……不,别说正确不正确,就连基础的都做不好。

    羊只能用犄角甚至头部去撞击敌人。而老虎会利用自己的爪牙去战斗。难道说老虎就不能够用头去撞吗?答案显然是否认的。老虎也是可以用脑袋去撞的。但是,羊这么做,那叫做受到天生条件的限制不得不如此,而老虎这么做的,那就叫蠢。

    要形容的话,这场战斗就是羊的灵魂穿进了老虎的身体。它明明已经有了尖牙利爪,但是它自己却并不明白这一点,依然在战斗的时候坚持着用脑袋撞敌人。所谓菜鸡互啄,不外如是。

    无畏绕场一周,高举双手庆祝自己的胜利,迎接人群对于胜利者的欢呼。勇士则人事不知的躺在地上,两眼翻白,口吐白沫。自有两名工作人员进来将失败者拖出去。

    当然,那枚戒指被摘下来,作为胜利者的战利品。

    “高手,我为什么觉得……其实我能赢?”陆五问道。而且是很容易的赢。

    “当然。”高手开口回答了。前面说过,这里四周环境很嘈杂,人们都在为胜利者欢呼,这种情况下高手不必担心被谁听见,尽可以随便说话。“你可是受到了高阶术士的正规格斗训练……在这个世界上,”它有点慢吞吞的说道。“哪怕不是独一无二,也是非常稀少的。”

    陆五抬头看向那位竞技场的主人,可能是高阶术士的男人。正如他预料中的一样,那位术士显然对于这场比赛毫无兴趣。他用一种慵懒的姿势斜靠在那里,虽然是看着胜利者在炫耀胜利,但眼睛之中流露出再明显不过的轻蔑。

    对于他来说,这种比赛应该是一点看头都没有。正如成年人不会对幼稚园小朋友的摔跤胜负感兴趣。

    “搭档,我不反对你去报名。”高手轻笑了一下。“多赢几枚戒指,对未来会有好处的。搭档,可要牢牢的记住,这种东西可不比外骨骼或者其他什么装备,拿回地球也照样能用。”

    拿回地球照样能用……确实如此呢……

    勇士被抬出去不久,无畏也下场离去。人群稍微分散了一些,有人宣布下午的活动结束。下一轮要等到晚上了。必须要说的是,观众们显然是意犹未尽,虽然活动结束,但是人群散开的速度很慢,隔了半天里面还都是人。

    “嘿,嘿,陆五,”罗嘉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挤过来。“抱歉,丢下你一个人……啊,已经结束了吗?”

    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怎么,陆五想试试?”

    “这里的水平……都这个档次吗?”

    “哈,水平不够看不上?哈真抱歉,就是这个档次的呢。不过这样对于陆五这样的强者来说,反而是件好事情对吗?”

    “为什么你觉得我是强者?”

    “哈,你又不是一个低调的人……你的事情早就传遍了啦。说句不客气的话,干掉格鲁马斯的事情已经引起了轰动。要知道,讨厌格鲁马斯的人,可不止一个两个。虽然你一通报名字,我就知道你是谁了。不过呢,其实我知道的要比别人多上那么一点点,”罗嘉神秘兮兮的说道。“我知道,你是在一对一的单挑中杀死格鲁的,是不是?”

    陆五想起那个那个晚上,不知为何,突然猛的打了个激灵。

    他看过很多尸体,也看过近距离杀人。也许是出自天性中喜好冒险或者是自我催眠的结果,这些骇人的场景他都接受下来了,至少他自己感觉没什么心理阴影,更没有做恶梦什么的。但是那真的是特殊的一幕。看着一个人类的头颅就在自己眼前,宛如一个破碎的西瓜一样变成了碎片。

    “格鲁那个家伙,可是出名的格斗大师呢。”罗嘉似乎没有注意到陆五的神情。“能打败他的话,在这里赢点零花钱可是很容易的事情哦。”

    “零花钱……”

    “哈,说起来,陆五应该也去问过魔力戒指的售价吧?最廉价的也值几百万……但是,虽然说几百万金额不小,对贵族来说,归根结底也只是零花钱的程度罢了。”

    “罗嘉……你是贵族吗?”

    “哈,我也希望是。可惜的是,”罗嘉摊了摊手。“我只能朝这个这个方向努力。也许有朝一日我足够杰出,会被某个贵族家族接纳哦。但是眼下我还没能得到这份荣誉。”

    “会被贵族家族接纳?”陆五突然想起红衣曾经说的。

    罗嘉眯起眼睛。“别小看我,我可是贵族相关知识的专家哦!我对要如何被贵族之家接纳的事情可是了如指掌,哼,迟早有一天,我会越过那条标记线,成为一个贵族的。”

    “如果没记错的话,女妖之门这地方没什么贵族吧?”

    “谁说的?人数不多,但家族很多。也许是比较危险的缘故……毕竟凯查哥亚特可是让冥月都吃大亏的强敌。”

    “那个,你听说过‘虚颜’家族吗?”陆五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