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零二节 信徒2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正文 第两百零二节 信徒2</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当然,此时此刻他的神情已经没有半点之前萎靡和绝望。如果用葱来比喻,如果他之前是一个焉头焉脑,水份不足的葱的话,那么他现在显然是一株得到了灌溉而且初步恢复生气的葱了。

    这是一次真正的拯救。但是,要说刚才他虔诚无比的话,现在突然之间,有那么一股莫名的不安涌上了心头。

    虽然在这一刻之前,他一直坚定的相信着神明并且祈求庇佑,但是在等到神明的启迪之后,他软弱的一面却莫名的爆发出来。如果神是骗他的怎么办?

    刚才经历的整个过程,是他从未有过的经验,但是怎么说呢,这个世界可不是地球,而是有着超自然的力量,也就是所谓的魔力的。普通人也许不知道细节,也许一辈子都没见过一个真正的术士,但每个人都知道术士的魔法是何等的神秘和强大。如果说刚才的一切是某个术士背后操纵的,也是很有可能的。也许这根本就不是神明的启示,而是一个术士玩弄人心的结果。至于为什么术士要这么做么,也许仅仅是闲着没事找个开心?

    疑心生暗鬼,他这么想着想着,却发现自己刚才还欣喜若狂,现在却已经满心惶恐。对于那个术士来说,这或许只是随意的猜一下罢了,但是对他来说,这就是一条阴阳界。过则生,不过则死。

    其他的车子都离开了,唯有他独自站在自己车子边上,神情黯淡,内心挣扎不已。

    “你在想什么?”末了,那位主持者,或者可以称为祭司的男人来到他身边,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神明的启示可信吗?”萎靡男抬起头,就像一个刚刚找到一个依托物的溺水之人一样,有气无力的问道。

    “傻瓜,”祭司冷冷一笑,“说的好像你还有第二个选择一样。”如果说有人对在场的诸多人的情况都比较了解,那么无疑就是祭司了。“你知道你已经输了多少钱了吗?现在的你,除了相信无上圣主的启示之外,还能做什么?”

    这句话也许残忍无情,但是直接打碎了对方最后一丝软弱和退缩。

    “我搭你的车回去。”祭司大大咧咧的说道。此时其他的车子已经尽数离开,祭坛周边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了。这个要求自然不可能被拒绝,两个人一起上了车。

    “对了,像你这种商人,为什么来这里?”萎靡男一边开车一边问。特别要说明的是,这位祭司并不是军人身份——事实上,他只是一个本地的一个商人罢了,天晓得为什么会混在大本营这里。

    但是有些东西是很难做假的。比方说衣着、气质之类。就算傻瓜也能看出来,祭司以外来人的身份来到了这座理论上对外来人很不友好的临时城市,但他显然混的不错,非常不错。这需要的可不是一点两点本事。须知普通人连在这里找间房子住都难。

    “答案很简单,这是无上圣主的启示。”祭司笑了一下。“不久之前,我和你一样。不,应该说我比你更糟糕。因为你还能说是你自己犯了错,而我却没有犯错。我是一个冒险者,”他说道。“去凯查哥亚特控制区域搜集各种被遗弃的物质过活的人。你知道,那种旅途很危险,稍微一个不小心,或者车辆一个机械故障,甚至什么问题都没有,仅仅是运气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好,就会把命丢在那里。不过很幸运,我得到了无上圣主的启迪。”

    他从怀里掏出一枚金属质地的徽章,轻轻的吻了一下。“是无上圣主让我来大本营这里的,他向我指明的未来的方向。而我发誓要将他的荣光洒满这个世界。”

    “术士们……会不会……”不知道为什么,萎靡男突然想到了这个事情。术士们对信仰似乎并不感冒,而且,正如每个人都知道的,术士们才是真正的统治阶级。

    “在神明面前,术士也不过是一介凡人罢了。”祭司很坚定的回答道。只要神明是真实的,那么招揽信徒从来都不是一件难事。他是独自一个人来到这里的,但是仅仅过去并不特别长的一段时间,他已经发展出了众多虔诚信徒(虽然很遗憾的是,很大一部分信徒都是因为赌博的缘故加入的),而且信徒中相当不少是军队的中层。事实上只要他愿意,他的影响力已经能够在大本营这里做上那么一些事了。

    车子并不是直接回到大本营。为了安全起见,同时不被人轻易窥破聚会地点(没错,就那个祭坛的位置),所以要绕行一个大圈,从另外一个完全相反的方向回到大本营。如此一来,原本并不长的路就变得略微有点冗长。使得祭司眼皮不知不觉中打起架来。

    世界突然之间变化回到那一天。

    就如绝大部分冒险者都可能会遇到的一样,他们一帮人在一个废弃仓库(但是里面还有相当多东西)的入口处,他们遇到了一群毁灭者。这种生物虽然和人类一样两足步行,但是它的短期爆发力非常可怕,速度只比改装后的车辆略逊一筹罢了。然后,该死不死的,在毁灭者出现的时候,车子还凑巧故障了。

    等到几个人明白过来的时候,一队毁灭者已经把他们包围了。当然,哪怕他们耳聪目明,提前十分钟发现也毫无意义。

    那是绝对的绝望,毁灭者手上的那种镰刀,正如每个人都知道的,哪怕是主战型外骨骼装甲那厚实的护甲都可以一刀两断的可怕武器。哪怕他们全副武装,都打不赢这么整整一队,十几个毁灭者,更别说他们连武装都没有。逃跑更不可能,毁灭者的速度根本不是人类能媲美的。他记得很清楚,他的那个同伴在最后做的事情就是疯狂扭动着汽车启动开关,虽然他们早就已经确定车辆故障开关失效。

    在那无比的绝望中,人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把无上圣主的徽记捏在手里的,但是等到他意识到那木头做成的,毫无价值,只因为好奇而被携带的徽记在发热的时候,奇迹发生了。

    无上圣主的意志从冥冥之中降临,笼罩了他们几个人。然后,就如真神所许诺的,他们被从必死的结局中拯救出来。真神遮蔽了毁灭者的眼睛,这些可怕的战斗生物就如突然看不见他们一样,先是疑惑的停顿了一下,然后就无害的离开了。

    他不知道神为何看上他,但是他知道,神不仅将他从必死无疑的绝境中拯救了出来,还把他从朝不保夕,艰难度日的生活拯救了出来。他遵从神灵的意志,从一个卑微而渺小的难民,迅速转变成了一个成功的商人。

    是的,在某些情况下,或者说在某些时候,他都会情不自禁的怀疑。怀疑有很多,比方说,有的时候,特别是一觉梦醒的时候,突然会怀疑这一切是不是梦?还有,在他偶然静下心来思考的时候,不自觉的会想到一个问题:无上圣主到底是谁?

    一个自称来自异域,突然出现的神明?

    虽然理智清楚的告诉他,这是亵渎神明,但是他的脑海深处,隐隐约约的知道这位无上圣主的真相。

    但是只要无上圣主自己不说,他是绝对不敢提的。哪怕那个念头,那个答案,就在他表层意识之下漂浮,只要稍微挪开障碍,它就会自然而然的浮现也一样。这种事情叫做渎神。

    神威如岳,神威如海,或许这个世界并无这句格言,但是无需任何前辈传承的知识,当一个人面对真神的时候,他都明白渎神的后果会严重到让人不愿意去猜。就像皇帝的新衣,除非是什么都不知道因而无所畏惧的幼童,否则没人敢予以揭破。因为冒犯皇帝可是严重的罪名。

    他能做的,就是顺着神明指引的方向走下去,这是一条荣耀而成功的道路……至于这道路的尽头到底是什么,他不敢也不能去想。

    车子猛的一震,将祭司从半睡半醒的状态猛的惊醒。他回过神来,发现车子已经停在黑市门口不远。而那位司机,此刻身影正在冲向大门。

    天色已暗,竞技场的夜场即将开始了。

    ……

    “凯查哥亚特能让术士崇拜它吗?”陆五突然问道。休息室空无一人,他就在那里发呆。

    陆五不是职业选手,在地球上甚至“格斗技”或者“体术”的边缘都没摸到过。他看过电视上或者网络上的比赛视频,但是也仅仅是看过罢了。如果不是事实确实如此,他是绝对不会相信自己有朝一日会走上擂台什么的。

    但是,真的即将走上擂台了,不知为何,他发现自己心情很平静,一点都没有紧张,相反只有脑子在胡思乱想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当然也可能说这是一种本能,大脑下意识的在想一些不相干的事情,好让自己不至于紧张。

    “搭档,怎么突然问这个?不过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假如有足够的时间和足够的回旋余地,那么凯查哥亚特也许可以招揽中低阶术士崇拜他。但是,”高手强调了这个词。“高阶术士是不可能的。他们太强大也太骄傲了。”

    前方的铃声响起,大门打开,竞技比赛开始了。

    喇叭看似充满热情,实际则只是公式化的宣布了两位新人的名字。陆五原本想编一个名字,但是高手提醒他这种伪装毫无价值。于是他用自己本名参赛。而他的对手,则是一个他过去从没听说过,估计以后也不会听说的陌生名字。一个身材高瘦,神色彪悍,颇有几分干练彪悍味道的男人。

    随身的东西都被放在休息室了,但是没人在意陆五的蓝牙耳机,也许是它太小巧精致,被人当成某种装饰。

    台下欢声雷动。

    这是陆五第一次从截然不同的角度感受这种的氛围。同一场比赛,作为一个选手和作为一个观众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比如说现在,无数人的目光正聚集在他身上。不需要其他,单单这么一点就能让他感到手心湿漉漉的。

    作者注:台风来了,明天要防汛值班,估计不能更新了,先请个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