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零五节 悔恨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她已经忘记了那还要多久时间……也许是当初她没有在意,也许是她刻意想遗忘。但是,那已经是近在眼前的事情了。她早就看到了未来的命运,陆五已经出发,独自去大本营了。正如她曾经看到的一样。现在,命运已经被注定,任谁也无法更改。

    不知情的人都说术士可以改变操纵命运,但是琥珀自己最清楚不过,术士确实可以一定程度上操纵命运,但是那指的是在一个较大的时间段,有足够回旋余地和其他选择的情况下进行的修改,而且一定会遭到反扑。但现在已经不可能了。想要改变这样的既定命运的话,也许需要的力量足以动摇,甚至颠覆一整个世界。这超过了任何一个术士的力量范围。

    还需要多久?也许三五天吧?也许只有一两天?总之,陆五会平安无事的回来,然后,琥珀长久的蛰伏就结束了。某个人会因为在大本营里发生的某件事情而对陆五产生兴趣,亦或者是陆五不经意之间暴露了真实身份,总之,琥珀什么都不必做,那个人就会到来。

    然后陆五的一切秘密就都在这个人面前曝光了。是的,这个人就是琥珀等待已久的救星。但是对于陆五是什么……只能说,这个世界对于不请自来的穿越者可没那么宽容。

    现在的琥珀是很无助的,她的身体应该在某个心怀不轨者的手上,这让她处于一种绝对不利的状态中。之所以说“应该在”,是因为她至今还想不明白到底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照理说,一个第一律术士是受到严密保护的。特别是在第一律术士灵肉分离,以灵体方式遨游以太之海的情况下,哪怕再不负责任的白痴也明白要守护好她的身体才对。有足够多的制度,和足够多的人员能够保证这一点。

    除非辉月高层出现重大变动,导致到处人心惶惶,人人都无心去履行自己的职责——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倒很容易理解有人乘机劫持了琥珀的身体。但是问题是并没有这种情况发生。女妖之门虽然说偏远且微不足道,但是要说打听这种程度的消息(这种事情不可能隐瞒)却也没问题。各方面的消息都很明确的指出——辉月阵营安安稳稳,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情。

    正是这样才让琥珀感到惶恐。

    但是,除了这个理由之外,却没有任何其他理由了。因为如果是机器故障什么的,怎么可能让伤势稳定住呢?人类的身体是有着新陈代谢功能的,不致命的伤,理所当然会随着时间推移慢慢恢复,或者是随着时间推移慢慢恶化。两者定然居其一,绝不可能伤势永远不变。一天两天也许感觉不到,十天八天也未必有什么变化,但是百八十天,感觉不到变化就不正常了。琥珀的力量必然会慢慢恢复,或许进一步降低。

    但是这两者都没有发生。琥珀的力量稳定住了。虽然她通过“吞噬”掠夺到一部分力量,但是这是额外附加,而非自然的恢复。这两者的区别,琥珀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琥珀身上的伤是人为的,有人刻意做的,目的就是刺激琥珀回来。除此之外也没有其他解释了。

    能做到这种事情的人,需要一个多么大的影响力啊。必然也只能是一个集团才能做得到。如果琥珀回去,哪怕她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第一律术士,她也没有半点胜算。

    要特别说明的是,别看灵体状态有很多的便利,但是在术士和术士的战斗中,灵体并不是助益,而是缺陷。在之前的几次战斗中,琥珀看上去没有吃亏,但是那不是因为她有优势,而是因为她成功的隐瞒了自己是一个灵体的事实。

    理智清楚的告诉琥珀,她需要一个救星。一个能够让她脱离这种朝不保夕的命运的人。这个人不可能是陆五。

    没错,陆五很热情的帮助她,为她提供了种种保护……但是那是没有用的。琥珀肚子里很明白,在这个世界,陆五永远不可能把她从这个危机中拯救出来。陆五只是一个普通人——也就是说,是一个无力而软弱的凡人。琥珀知道自己不能怪他太弱小,但是残酷的事实并不以个人的感情为转移。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琥珀也不能例外,达摩克利斯之剑悬挂在头顶上,随时会掉落杀死你,这种提心吊胆充满恐惧的日子……她迫切的想要结束这一切。如果说有朝一日,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那么或许她会勇于牺牲,但是这绝不是眼下这种情况。

    滴答!滴答!

    已经……一切都不可改变了。到了分别的时候了吗?这个命运对于她来说或许是希望,但是对于陆五来说……

    琥珀不想去思索这个问题,她现在只能期待辉月庇佑,让陆五有足够好的运气。

    如果陆五察觉不对头而过来质问,那么琥珀相信自己能用足够多理由说服陆五。毕竟,这一路过来对陆五也有很多好处。不然的话,陆五现在的浮空要塞从哪里来?而且不客气的说,以一个异域穿越者的身份,成功混成了一个地方军的军团长,而且还拥有一座私人的浮空要塞——这种成绩已经足够拿出去夸耀了。

    至于能不能说服自己,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她内心深处是很明白的——这是人类的天然能力。你可以用一百个方式来说服自己来做事,但是当你静下心来思索的时候,你是能明白自己真正的意图是什么。

    是的,她在利用陆五!利用一个对她充满善意,无条件帮助她的人。为了拯救她自己,她选择了背叛。

    术士们并不介意凡人……事实上,与其说不介意,不如说轻视。恰如高手曾经说过的,魔力是一种神秘莫测,而且独一无二(似乎是)的力量,极其特别又极其强大。拥有这种力量的术士足以自傲。但是抛开魔力不提,术士也是人,有着正常人类的三观。

    陆五今天陷入的所有麻烦和危险,归根结底就是因为他遇到了琥珀……或者可以进一步说,是因为他想要帮助琥珀。

    滴答!滴答!

    陆五现在是独自在一个陌生的世界生存。

    说起来很轻松,但是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不是穿越到一个落后原始的文明——如果是一个落后原始的文明,那么或许可能因为来自高文明世界而掌握的一些高等技术而过得不错。他也不是穿越到一个和平富庶的世界,如果是一个和平富庶的世界,或许并不拒绝接纳一个穿越者。他来到的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战乱之中的高等世界。不止高科,还有高魔。在一个陌生,充满了混乱和危险的高科世界里生存——哪怕是琥珀这样的高阶术士,在灵体的状态下,也要小心翼翼以防万一。魔力虽然强大,但是归根结底还没有达到靠一个人对抗一整个文明社会的程度。她可以隐藏、渗透、伪装甚至是控制,但是却绝不可能正面作战。只要她的身份曝光,那么琥珀必须躲起来或者想办法逃离。

    琥珀所受的教育,也就是无数术士先辈探索的经验,都清楚的指出,对于拥有高科技,或者是拥有超自然能力(当然最糟糕的情况就是两者兼而有之)的异世界,哪怕第一律术士都要如履薄冰,看一步走一步,一个世界的力量不容小觑,大意的话会有生命危险。

    而陆五只是一个普通人了。

    必须要说明的是,虽然说所谓的“穿越”也许很常见,但是穿越者死于意外同样常见的不行。事实上,至少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异界并不存在穿越者生存的环境。否则的话也不会硬生生逼得术士们发展灵肉分离的技术,每个第一律术士探索之前,都必须灵肉分离,再进行异界探索。

    陆五虽然嘴上不说,但是琥珀很清楚他过的并没有如他所说的那么轻松。诸多的问题,诸多的选择,种种压力……每一个都是关系到生死存亡。你可以说人在压力下潜力会被挖掘出最大,但是身心疲惫也是不可避免的。

    除非陆五身边有一个可以无话不说而且拥有无限智慧和见识的“老爷爷”辅助,否则的话他一定内心中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巨大压力吧。

    而现在,他即将面对最大的危机……而且似乎是无解的危机。而这个危机,正是琥珀刻意引起的。如果陆五知道真相……就算陆五永远不知道真相,但那又如何呢?

    琥珀轻声的抽泣起来,现在一切都已不可改变,但她却在最不该后悔的时候后悔了。

    罗嘉轻轻的摆动着自己的终端。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刚认识的陌生人,或者说,某个正在向他打听消息的新客户。没错,陆五是大头,但是这不影响他抽空赚点小钱,不是吗?

    “你在看什么?”公事已完结,新客户对罗嘉正在看的东西有了兴趣。“这个是……”

    “贵族的资料。”罗嘉说道。

    “真有趣……你还给他们排名了,第一名的是谁?”客户好奇的问。于是罗嘉将资料拉到第一个位置。“啊……这位啊……”

    第一位的贵族整个家族只有一个人——是的,她虽然是高阶术士,但没有子女。

    “至高之星,果然是她,也只有她能排第一了。”客户微笑着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