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零六节 至高之星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一个得到称号的人(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情况下,这个人是一个术士)就有资格建立一个家族。一个**的,能被社会规则所接受的贵族就这样成立了。

    但是,这也是不一定的。因为,抛开其他所有理由不谈,每个人都能明白,一个人不一定能有后代。

    这方面,既有主观,也有客观。从客观上来说,一个人的优秀杰出和他的生育能力是完全不相干的事情(哪怕术士也是一样)。从主观上来说,一个人可能因为种种原因而不想生育后代。相关的例子只要想找,就可以轻易的找出一大堆。应该说,这也是智慧生物的特权。

    至高之星就是其中一个非常典型的范例。

    至高之星是一个女人,在辉月阵营的执政官中曾经排名首席,现在排名第七席的,异常强大的高阶术士,但是并没有子女。以上,就是普通人对于这位执政官的印象。

    如果有一个稍微关心她的人,那么就会说,至高之星出生在将近两百年前,是人造子宫(那个时候刚刚出现)极低概率下诞生的术士。她得到这个称号的原因是多年前的一场战役——那是一场实力悬殊,每个人都知道必败无疑的战斗。战后,只有她一个人独自活了下来。

    不过辉月还是赢得了那一战——因为比起死的只剩下至高之星一个人的辉月,冥月全军覆没,死了个干净,没有一个术士能够幸存。显然,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还剩下一个人的辉月赢了,就算是惨胜,那也是胜。所以,理所当然的,作为最大和唯一的功臣,她并得到了“至高之星”这个称号。这不是一个普通的称号,据说,超过六百个高阶术士被至高之星独力杀死。哪怕翻遍整个历史,在力量和技巧上,能够和至高之星媲美的术士也是不多的(如果不是没有的话)。在发生那场大战之后,她的前途一帆风顺,最终成为首席执政官。

    当然,她从首席退到第七席,并不是因为发生了什么政治变动,也不是因为她做出了错误的决策而要负责。而是因为——她已经很老了。至今,至高之星已经接受过四次延寿手术,已经达到了理论上限。

    衰老的影响对于任何人都存在,再强大的术士也不例外。就算是至高之星,最后也得屈服在衰老之下。在精力不济的情况下,她舍弃了首席执政官的位置,退居第七席——也就是术士学院的院长,将自己最后的岁月消耗在培养新人之上。

    真正精通各种贵族规则的人,比方说现在的罗嘉,就会考虑更多。如果至高之星建立了一个家族,繁衍了诸多子孙后代,那么她的家族名,或者说姓氏,就很可能叫做“高星”。这是一个非常罕有也非常高贵的姓氏(当然事实上它并不存在)。它本身就是一个最不可辩驳的证据,证明这个姓氏的先祖是一位曾经高居整个辉月阵营的最高位置,而且用无数的功绩和成果证明自己无愧这个位置。

    人类终究是一个短命的种族,哪怕在科技上拥有延寿手术,效果也只能说差强人意。一个人活到两百来岁,也就是极限了。而哪怕延寿手术都是近代以来的发明。所以每个人都能够很自然的明白,其实在贵族之中,你的祖先是一个执政官也没啥大不了的。这种家族太多了。这就是为什么耀日家族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太了不起的等级。例如红衣或者伊万看到“耀日”这个家族名字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敬畏,而是质疑这个家族是不是后人为祖先脸上贴金,毕竟这个家族名本身有些含混的意思在内。

    但是如果他们看到“高星”这样一个名字的时候,就不会提出这种质疑了,而是会很明确无误的明白,这就是一个首席执政官开创的家族,然后还能明白,这还是一个优秀的首席执政官开创的家族。这种家族,那么哪怕整个辉月阵营也没几个。

    当然,更妙的是,县官不如现管。不管怎么说至高之星还活着,她的家族理所当然会是一个第一流的家族,单单创始者还活着这一项,就足够让他们横着走了。

    这就是为什么罗嘉会把她排到贵族中第一家族的位置上。这个位置也确实是她应该得到了,当之无愧的位置。

    “可惜至高之星没有后裔。”客人略有惋惜。“据说在战场上受伤过重,已经达到影响生育的程度。”

    “我倒是听说她的情人为她而死,所以她宣布终生守贞以纪念他。”罗嘉说道。

    “总之,这个家族的存在注定是短暂的。”客人并不争辩,这也确实没什么好争的。“真的有点惋惜呢。有人说二十年内,这个家族就会消失。不过,我又听说,她不希望平静的躺在床上老死,所以她打算……嗯,死在战场上。”

    “哈……真的有这种说法?”这个说法让罗嘉一时之间有些神往。英雄在一场最光荣的战斗中战死,这才是符合大众口味的传奇故事。

    “这个事情绝对可靠……”客人兴致上来了,正打算进一步说明的时候,下面传来一阵隐约的声浪。这个声音暂时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怎么回事?”

    “应该是今夜的夜场结束了吧。”罗嘉回答。时间上来看,确实差不多了。如果以军事技能角度来说,他可以说是一个平庸无奇的军人,但是如果说是交际来往,他却有一种比较少有的天赋。甚至可以说有多重天赋。在为人方面,罗嘉绝对是那种看上去很普通,但是事后却会让你留下深刻印象的人。在谈话方面,他有着看过一眼或者听过一句就绝对不会遗忘的本能。在他认识到自己拥有这种种少见的天赋之后,他最终选择让自己成为一个情报贩子。

    呃,其实要说完全的情报贩子也不合适,只能算兼职的。因为他的公开身份,只是大本营这边正规军的一个中下层军官。他只是利用自己的天赋,为自己获得额外的收入罢了。至少暂时是如此。

    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很大的优势,那就是他的野心和别人不太一样。普通军人想要立下战功晋升,而罗嘉对军队的前途几乎没什么想法。他想要的是另外一方面,正如他平时向别人说的,他想要加入某个贵族之家。对于一个军人来说,这种野心显然会给他的职业生涯拖后腿,但是对于一个情报贩子来说,这却是一个极大的优势。一个对自己前途没什么野心的人,是不会参加那些危险的竞争的,而一个没有野心,不构成竞争关系的人,总是能够更容易得到别人的欢迎。

    “夜场?你是说下面的竞技场?”

    “是的。”罗嘉回答。“这里一天三场,不知道那些术士想干什么,居然举办那种比试……不过确实很精彩就是了。”

    差不多结束了,他应该去见一次陆五。

    作为一个不那么专业的军人、资深的兼职情报贩子,还有刚刚入行的兼职间谍,罗嘉深知虽然自己不能引起陆五的怀疑。怀疑这种东西,通常一旦产生就会如荆棘种子一样落地生根,它会很容易生长,但是想要清除却很麻烦。他虽然说要监视着陆五,却也不能太靠近。哪怕是一个一见如故的朋友,热情也应该是有限度的。过犹不及,太贴近了会惹人怀疑的。这就是为什么他已经知道陆五在下面参加比赛(还赢了),自己却在这边和别人闲谈的原因。

    是的,他当然会下去和陆五见面,为他的胜利而庆祝。不过必须有一个更为合理的剧情。通常来说,应该是陆五比赛完了之后在台下欣赏别人的比试,然后在最后一场的时候,再次遇到罗嘉。这就是一次典型的,不会引起任何人怀疑的见面了。在夜场结束之后,两个人会去庆祝一下,他们之间的友谊也会增加一分。

    然后,罗嘉热心的为陆五了解明天的赛况,并且帮助他出谋划策诸如此类就是显得很自然,看不出有什么太过于露骨的亲近了。

    所谓欲擒故纵,不外如是。

    “一起去看看?”不知为何——也许根本就没有理由,只是下意识的邀请——客户这个时候突然提出了这个要求。

    “好啊。”罗嘉并不反对。和陆五见面的时候,身边有着另外一个人并不会引起什么怀疑,相反更加自然一些。

    说走就走,两个人很快来到下层的竞技场这边。此时观众的热情已经被调动起来,欢呼声此起彼伏。

    “对了,说到这个,有没有听说过一个流言,”客户说道。“他们说术士们并不是随意为之,更不是为了赚钱——就算有这个目的,也是次要的——而是想要寻找一个强者。”

    “强者?”罗嘉一愣。几秒钟后才反应过来。关于贵族们想要提高下一代术士诞生率的事情,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罗嘉这种人自然也知道。“选男人吗?”

    “是啊……所以,有时候我也想上台试试呢,要是成了冠军,被女术士投怀送抱……啧啧,想想就觉得……”

    这个话题让罗嘉忍不住心神**了一下,他知道这是一个加入贵族之家的捷径。但是马上,他就明白这是不可能的。别看这个竞技场里菜鸟出没,但是真正的高手也是有的。虽然罗嘉觉得有些菜鸟自己也可以战而胜之,但是那些高手……他就完全放弃了这种念头。

    一个普通档次(也许学过那么一两手)的人,和一个精擅格斗的人,差别是全方面的。这并不是自己一个幸运或者对手一个失误就能赢得的较量。

    然后他突然在擂台上看到了一个不应该存在的身影。陆五?

    不,不可能。他很清楚赛程安排,陆五是今天晚上的第一场还是第二场?他的对手是一个菜鸟之中的菜鸟,一个几乎可以说连戒指的真正力量都来不及彻底了解掌握的新人。当然世界上有一些天才,不过这个可能性可以忽略不计。

    陆五虽然说是野路子出身,但是怎么说手里都用废过好几枚戒指——这个是很容易掌握的情报——所以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陆五都不可能会输。

    所以现在的陆五应该在观众之中看比赛,而不是站在擂台上面对着对手。而另外一个,罗嘉也认出来了,这个可不是他预料中的菜鸟中的菜鸟,而是一个屡战屡胜,颇有实力的强者。据说,仅仅是据说,这位格斗技艺的强者还是被人特意请过来的。

    所以这显然是错觉……竞技场的规则他当然很熟悉,新人的对手应该是新人才对。

    不过下一秒钟,他就立刻粉碎了自己侥幸心理。擂台上显然就是陆五,而且此时此刻,在面对着强敌的时候,他居然不知为什么走神了。

    临战走神,特别是面对一个强者临战走神,后果自然是非常严重,菜鸟也许把握不住机会,高手就绝不可能放过。只是一下子,陆五就被人从后面控制住,一只粗壮有力的胳膊牢牢的勒住了陆五的脖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