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零七节 执政官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第两百零七节 执政官</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观众欢呼雷动,胜利似乎已经无可置疑。

    在双足步行的人科人族人属生物的格斗技巧之中,绕到敌人背后,从后面控制敌人是一种屡试不爽,行之有效的战术。甚至可以说,绕到敌人身后,基本你就赢了。因为人类的身体结构就决定了这个种族攻击身后敌人的能力非常的弱。甩开身后的敌人,需要的不止是力量和技巧,还需要运气。

    在对手绕到陆五身后,并且成功的一根胳膊勒住陆五的脖子的时候,观众们已经下意识的明白胜利者已经出现了。虽然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擂台上的两个斗士其中之一居然开战走神,从而给了对手一个黄金般的半秒钟,但是他们知道这种情况下谁有绝对优势。

    “认输吧!”耳边传来对手的声音。与此同时,对手的胳膊也在有力的勒紧。

    正常情况下,人类脖子被勒紧会压迫脖子上的血管和气管,导致大脑供氧不足,而供氧不足的结果,就是大脑罢工,失去运行能力,导致昏迷。而且,越是奋力挣扎,越是容易加速这一过程。这是人类生理构造决定的。

    但是,这是指正常人类。

    所以陆五相当疑惑。

    事实上,他也差一点以为自己失败了。但是对方不是选择从后方攻击,而是选择从后方勒脖子……这就让他不解了。

    尽管魔力戒指的效果从表面上看是让人反应更快、动作更敏捷、力量更强大,但是这个只是表现出来的效果。不管是高手还是琥珀,都说过魔力戒指真正的本质是控制血肉之躯。这就是为什么第四律术士会被称为死灵师他们甚至可以控制尸体的行动。

    连死掉不能动的尸体都能重新动起来,让已经生命干枯,僵化死硬的关节重新运转,那么让肌肉稍微靠前,血管稍微挪移一下,很难吗?

    答案是一点不难。或者可以这么说,陆五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对手会做这种傻事情。在魔力格斗方面,所有的关节技哪怕不能说很愚蠢,至少也是不那么实用。

    陆五马上就开始朝着自己身后的墙壁那层透明的,满是孔洞,但是坚不可摧的竞技场外墙撞去。

    除非放弃勒紧陆五脖子的优势,否则这种攻击是无法躲避的。

    对手显然对于这种招数早有心理准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讲自己连同身后的对手一起撞向什么东西,这也可以说是这种情况下唯一的攻击手段了。但是,正如人们知道的,这种攻击效率很低。在有效打击身后敌人之前,自己会首先吃不消。因为脖子被勒紧导致的大脑缺氧,是一个说短不短,但是说长也不长的过程,十几秒就能见效,一两分钟就有结果。

    所以他正面承受了这一击,后背结结实实的撞在墙壁上。虽然陆五的力量受到魔力的强化,墙壁显然是某种高能材料,靠着魔力戒指提供的力量是绝对打不穿的。

    这样局势就变得没什么花头。两个斗士,一个从后面勒住对方的脖子,另外一个则努力将后背的敌人朝着墙上撞。谁先撑不住谁就输。

    几乎没人注意到那位高阶术士,也就是竞技场的主人,不自觉的眯起眼睛。

    糟了!在观众群后方的罗嘉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虽然他已经把话说在前头,但是如果真的事情脱离控制,让他们整个计划失败,那么他觉得那些给他大额佣金的主顾,估计不会接受退款就了事。

    说到底,他也只是一个很寻常的中低级别的军官……想要给他穿小鞋,甚至想要干掉他,是一件虽然麻烦,但并不那么困难的事情。至于他的朋友和支持者……一名情报贩子哪里来的朋友和支持者?或者说,不是完全中立,怎么当一个情报贩子?

    虽然陆五还在努力反击,但是怎么看都是垂死挣扎的意思。

    他的心凉了半截。陆五不应该对阵这位强者的,而是应该轻易的击败一名菜鸟,从而得到一枚戒指也顺带着提高了他的贪欲和胃口。然后,贪婪就会像一只手一样,将他推进那个早就准备好的圈套里。

    该死,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我太大意了……罗嘉额头的汗水越来越多。而且,他也很清楚,这件事情他连解释都解释不清。因为他确实在执行委托的同时,偷出时间和别人进行交易。他自己知道这不是他渎职,而是有效利用垃圾时间。但是那些主顾们,估计就不会这么想了。

    一时之间,他突然开始后悔自己的选择。为什么要卷入这种事情中呢?当初他把自己通过种种渠道搜集到的,关于陆五情报卖出去就就行了,何必还要更进一步,帮他们做这个密探和间谍呢?要知道,别人可是为了一座浮空要塞努力说句实话,为了这种东西,虽然说要冒着巨大的风险和成本,但是至少物有所值毕竟一分收益一分风险。而他的目的却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报酬罢了。

    只能说自己低估了这件事情的风险。现在该怎办?仓促之间,他居然想不出任何可用的办法来。

    只能希望陆五的野路子足够强了。

    观众中的欢呼慢慢停下来,每个人都有些察觉事情不太对头了。

    因为垂死挣扎的时间太过于长远了。

    一个人被勒住脖子能挣扎多久,也许大家没具体的尝试过,但是多多少少会有一个心理上的预估值。可能每个人的心理预估值不一样,但是眼下的情况,显然超越了任何一个人。

    勒住脖子的效果不明显,但垂死挣扎的撞击还在继续,一下一下结结实实的撞在厚壁之上。

    这可是魔力戒指驱动下的力量,不能以正常人的体力来计算。纵然这种攻击很笨,可以通过闪避的技术来减少冲击伤害,但是这么持续不断的撞击下去,谁也承受不了。魔力戒指虽然让人体有极大的力量和极高的速度,却并没有将人体变得更加结实。血肉之躯毕竟只是血肉之躯,可以更快更强,但是终究不能和钢铁或者高能材料之类比试硬度。

    已经不止一个人察觉不妙了。照理说应该被勒紧脖子而呼吸困难,大脑供血不足缺氧的陆五,只能蹦跶很有限的几下。这种情况下硬抗也不成问题。但是如果陆五蹦跶个不停,那么勒住脖子就不是什么好招数了。

    一下撞击、十下撞击或许还不成问题,但是当积累到几十下的时候,伤势的积累就会超出人体承受的极限。而且最重要的是,在这种攻击中,最重要的头部也同样遭受攻击。事实上,陆五竭力将撞击的重点落在对手的头部。

    罗嘉又惊又喜的看到这场对峙之中陆五居然占据了上风。终于,对方承受不住这种冲击,这么撞了几十,乃至于上百下之后,引发脑震荡什么的都很正常。

    于是局面瞬间逆转过来。陆五刚才可以说,除了脖子上的皮肤之外,没有受到任何真正意义上的伤害,而他的对手却已经承受了几十下重击,脑子都撞昏了。这样的状态下,胜负根本没有什么悬念。

    ……

    在大本营的正中间,耸立着一座多层的复合式建筑。以地球人的标准来看,这个建筑看起来说不出的古怪。它有着复杂的几何曲线,而且表面上光亮动人,能造成这种效果的只有金属、便是水晶或者玻璃或者类似于它们的矿物。细看的话,会发现它同时包含这三者,大部分的立柱与框架结构都是金属制成,其他则是玻璃或者水晶的世界。这些建筑尽管如此耀目,细细端详的话,会意外的它结构意外的简单,它没有地球上传统建筑那样复杂多变的多重线条,没有尖尖的拱顶,没有繁复的装饰物相反,更类似于新潮的现代设计风格:这栋建筑仅仅便是由简单的几何形状,与多变的平面所构成的,简洁有力,但却不失想象力。

    这里就是指挥部,这座临时城市的心脏和头脑。可以说,整个大本营里,它是唯一的一栋真正意义上的建筑。而它也确实对得起它的身份:在当前情况下,整个辉月阵营部署在女妖之门的军队的所有调度指挥命令,都是从这里发出去的。

    在这栋建筑的最高层的那个房间里,一个年轻的军官正敲门而入。

    房间里面黑乎乎的,事实上,由于访客的到来,房间里的感应灯才开始发光,将坐在桌子前的老人佝偻的身躯从黑暗中显露出来。

    “执……政官大人……”他开口说道,由于紧张,他喉咙发干,声音断断续续。房间里的这位住户可不是普通人,而是执政官,高居整个阵营之上,拥有至高无上权力的术士。虽然这位执政官已经半退隐状态多年,而且据说她已经长久没有在执政官会议上露面,但是她的身份终究不会改变。

    没人知道一个执政官为什么要来这里。女妖之门这鬼地方有什么值得一位执政官大驾光临?别的不说,辉月阵营里部署在这里的部队,哪怕连一支真正意义上的术士军团都没有。辉月已经清楚的表现出很明显的消极态度。至少在浮空要塞能投入前,这里只会处于守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