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零八节 神怒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正文 第两百零八节 神怒</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放轻松点,年轻人,”佝偻的身影侧过半个身体,露出半张老妇人长满皱纹,慈祥而又平和的面孔来。老人身上穿着一件连着兜帽的服装,而且充满神秘感的,独自一人在房间里的时候依然戴着兜帽。这个兜帽很大,遮住了她半张脸。“不要叫我执政官大人什么的,叫我一声老婆子就行了。”她轻轻的笑了一下,似乎被自己的这个说法逗乐了。

    “对了,你找我这个老婆子有什么事情?”

    “执大人,这是您要的大本营的监控系统”

    “这个啊。”老妇人似乎很迟钝的伸出一只手,然而她的手只是轻轻一招,年轻军官手里的东西就直接飞到了她面前的桌子上。那是一个和终端类似,但是更大的电子仪器。

    辉月在女妖之门前线并没有部署正规的术士军团,但是通过其他的一些渠道,大本营这里也有不少的术士。哪怕呆在路边不动,一天下来,怎么着都能见到一两个。

    要说怎么分辨一个术士其实太简单了。因为术士们几乎都不会穿戴正规军的军服。而这座城市里,非军人的数量和术士一样少。所以只要看到那些没穿军装的,不敢说百分百,至少百分之五十是术士。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这位执政官感觉起来和所有的术士都不一样。明明什么都感觉不到,但是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沉重压力弥漫在空气之中。

    老妇人伸出一只手,有意思的是,尽管她的手臂动作显得迟钝缓慢正如绝大部分垂暮老人一样,但是她的手指依然灵活的宛如十八岁的年轻人一样。

    感应灯不知道什么时候慢慢的暗下来了,昏暗的光线中,似乎能够看到老人那半张隐藏在兜帽下的脸中间位置也就是她眼睛的位置散发着一缕看着就让人胆战心惊的红光。

    年轻人他事实上只是一个下级军官,被他的上司用枪口硬逼着过来给执政官当勤务兵的感到自己双腿有点不受控制。但是他又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该不该离去。

    “哦,”老妇人终于回过神来,似乎察觉到站在门边上的年轻人的不正常。“还有什么事情吗?”

    “没没没没有了。”

    “那你下去吧,有事情我会找你。”执政官说道。后者如闻大赦一般赶紧离去。

    老妇人虽然年纪很大,但是操纵起这些东西来显然一点而已不陌生。仪器上的投影设备迅速的映照出图像。必须要说,大本营这里似乎也理解自己内部相当混乱,所以安装了大量监控设备,整座城市都在监控之下,就连这个房间也不例外。因为只是几下子操作的工夫,老妇人的眼前就出现了自己的画面。镜头是在斜角位置。

    她抬起头,看着斜上方,隐藏在兜帽里的另外一半面孔中散发着妖异的光芒,“安装的很好嘛真是的居然连我都没有发现呢。”她的手对着虚空做了一个轻握的动作,于是墙角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小小凸起,突然发出一声机械损毁惯有的“嘎达”声,然后冒出一股淡淡的青烟。

    老妇人低下头,继续操作着这台监控的专用终端。这一次同样没花费太多的力气,她很快就找到了目标。“我的学生好像遇到了很了不得的事情不过,看起来很平常的说辉月眷顾者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啊!”下一瞬间,她的身上发出一阵可怕的声响,一点也不像是人体会发出的声音,而是机械摩擦的那种刺耳而骇人的声音。

    伴随着这个声音的,是她的身体整个僵住,半响一动不动。

    “这个家伙”她轻声的说道。“怎么可能是受到辉月眷顾?要说他是来自异世界的我倒是更相信一些。”

    在终端之中,观众经过短暂的沉默之后,很快爆发出一阵新的欢呼之声。这种比赛中是极难培养忠诚粉丝的,所以比武场上的斗士失败的时候都要面对一个相当悲惨而难堪的局面如果他们表现不出色或者对手表现太出色,他很快就被抛弃,大家只会为胜利者而欢呼,没人在乎失败者之前取得了多少胜利。

    就像免洗餐具一样,输了,就没用了。

    夜色已深。

    今夜又是一个晴朗的夜晚。双月各占半个苍穹,彼此对峙。幽幽月光中,似乎凝聚着某些异样的暗流。

    “咔”一道闪电划过月光灿烂的夜空,劈在一座宫殿的尖顶上。

    宫殿中,一间密室之内,一个身体男人正凝视着室中悬浮的一个半透明的球状仪器,他身穿宽大的斗篷,笼罩着全身,以至于整个脸部都陷在黑暗中,球上刻满了奇怪的花纹,在空中轻微的晃动着。

    细细看的话,就能注意到球状仪器的中心,放着一个奇怪的小东西。那是一枚用木头雕成的小小徽章,看上去一点也不起眼,甚至只能用“粗劣”来形容的那一种。

    “呜呜”似乎充满着怨恨的声音不断从仪器里传出,而木质徽章也在微微的颤抖着,仿佛具有生命一般。

    “咔”一道更亮的闪电划过夜空,瞬间照亮了原本黑暗的宫殿。走道中,站立着一排排士兵,他们面无表情,如机械一般。这些士兵的装备很不正常,因为所有人都穿着统一样式的甲胄。

    没错,是甲胄,不是蕴含高科技的外骨骼装甲。这种装备在地球上也活跃了几千年,但是最终被火枪彻底淘汰出战场。而在这个世界,虽然说科技等级更高,这种装备却死皮赖脸的始终保留着自己的一席之地,没有被淘汰。

    不过,会穿戴盔甲的,也不是一般人类。

    “是时候了”从斗篷中发出一声叹息,他伸出双手在胸前划出复杂的轨迹,随着他口中喃喃低语。整个斗篷表面,一道道相间的纹理开始发出红黑色的光芒,最终在斗篷上形成一个非常复杂玄奥的图案。

    “凯查哥亚特!”他的声音变得高亢起来。“我知道你听得见!现在,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

    刚才还在仪器中不自然的抖动的徽章突然停住不动。

    “放弃你那可笑的抵抗吧。你知道你没有哪怕一点点的胜算!”斗篷中的声音继续说道。“你会给我们造成损失,但是也仅此而已。我们对你的了解,远比你想象的还多得多。不要想要抵抗命运,坚持下去,你的失败和毁灭早就在命运轨迹中有了结局。”

    然后,他不出所料的听到了一个声音。

    “你在威胁一个神?”那是一个冷静到极点,又似乎愤怒到极点的声音响起。说不清楚这个声音是怎么来的,但是,它显然并不是通过空气传播,而是直接传到脑子里的。与此同时,能够清楚地感觉到一个庞大的意识远远超出人类的庞大意识,从不知名虚空之中降临此处。

    如果是普通人类的话,哪怕对未知存在拥有那么一点点的敬畏之心,他也会因为感受到那超乎想象的意识而颤栗。这根本不是人类所能媲美的庞大力量和意志,是远远高于人类之上的存在。事实上,几乎所有的人,如果是毫无心理准备的初次感受到凯查哥亚特的力量,都会明白这是一个高于人类之上的存在,对于它自称为神这个事情没有哪怕半点的质疑。就算有,那也是凯查哥亚特到底是一个什么档次的神的问题。

    但是,对凯查哥亚特进行过细致研究的人例外。

    接触过仪器,同时又对凯查哥亚特进行过实体分析的人,很容易就知道凯查哥亚特是一种非常不可思议的智慧生物。但是,也只是一种智慧生物而已。

    “凯查哥亚特,不用对我来这一套。”斗篷里的声音哪怕连一点点动摇都没有,只有深深的不耐烦。“你的招数我清楚的很。这些对我是没用的。这是你最后的机会!选择吧,生存,或者毁灭?强大的军队在我身后,他们可以毁灭你,而你没有任何办法反抗。不要以为你用生物技术制造出来的那些畸形的玩意可以和术士媲美”

    “生存和毁灭?哈哈你居然认为你可以毁灭我?”凯查哥亚特这一次估计是真的怒了,因为它居然开始笑。“来吧,把你那些没用的高阶术士派过来,让我看看,在一个真正的神明面前,你们术士的这些可笑的魔力有什么用。”

    “哼你上当了。”斗篷里传出一阵笑意。

    “上当?我只是不在意罢了。”凯查哥亚特回答道。“你想用你那可怜的机械来寻找我真正的所在之处,然后让你的那些平庸无用的部下来杀我?从你开始执行这个计划的时候,我就知道,但是我并不在意。你实施的清洗和大屠杀、和辉月的禁忌交易、你的基因改造士兵,还有你眼下的所作所为,所有这些你认为会对我造成打击的行为,所造成的后果无损我的分毫,你的所作所为一文不值。”

    “嘴硬是没有用的,凯查哥亚特,我现在已经确定你在哪里了!”

    “我一直在这里,始终未动。”凯查哥亚特冰冷的回答道。“如果你觉得有能耐来杀我,那么只管来吧。我会在我的神殿之中,给你们安排一个合适的结局的。对了,还有你,你是例外。我知道在你种族的寿命中,你距离死还远得很。而且你们也掌握了短暂延长寿命的方法。这正合我意。我会在我的神殿刑台上给你留下一个位置,会有一千种刑罚等着你来担任主角,甚至死亡都不会是你的结局!你的灵魂会在烈火中燃烧上一万年,这一万年里,你会在最绝望的痛苦中煎熬过每一秒钟!”

    凯查哥亚特最后一句话蕴含着如此强烈的仇恨,以至于让它的谈话对象全身都不自觉的僵硬了一下。

    随着最后一个字的结束,凯查哥亚特的存在感消失了。刚才那个压倒性的意志已经不复存在,仪器中间的木质徽章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灰烬。

    “冥月之怒军团!”良久,斗篷里响起宛如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声音。“按照原定计划,去女妖之门,干掉凯查哥亚特!”

    将近六百个高阶术士,他不相信凯查哥亚特有什么手段能够对抗这样的军队。

    凯查哥亚特虽然是一种来历不明,不可思议的生物,但是终究只是一个生物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