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一十节 没有失去的东西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第三章 女妖之门 第两百一十节 没有失去的东西</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是你们……”阿琪的目光从红衣脸上挪过,然后停留在伊万身上。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加掩饰的憎恶。“怎么两位阁下这么晚了还没休息吗?”

    “哈,第一次在浮空要塞上过夜,睡不着。”伊万看上去一点也不在乎,甚至可以说正是因为阿琪这个表情,让他笑得更加灿烂了。“所以我和红衣阁下稍微讨论一下关于一些未来的的事情。当然还有浮空要塞的运输问题。”

    没错,此时此刻,浮空要塞正以稳定的速度掠过天空。这并不是浮空要塞的最大速度,而是它最佳速度——消耗能源最少,造成负荷最低。要特别说明的是,其实以这种速度飞行,在能源消耗方面其实很低,和悬浮在天空一动不动差不了太多。所以他们此时脚下的可不是尼斯城,而是真正的荒野。天亮的时候,估计就到迦舍城那边了。按照伊万的计划,浮空要塞暂时要在两地之间充当物资和人员交流的主要交通工具。反正浮空要塞闲着也是闲着——虽然它其实整个就是一个杂乱的工地,但是要说留下一些运输的空间总是没问题的。

    “未来的事情……我觉得我们当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面对凯查哥亚特的突然袭击,”阿琪有些郁闷的说道。“还有耀日家族的报复。”

    两者似乎都是问题,但是都无可奈何。前者,隐的所有人员设备、各类工具都在尼斯城郊外(也就是浮空要塞之前的位置)。有些东西,因为体积和重量等缘故,就算想要搬到浮空要塞上面也很难。而后者,他们也没什么手段可以阻止。

    阿琪身上突然响起了提示音,她拿出自己的终端,然后神色略变,向两个同僚稍微打了一下招呼就匆匆离开了。

    “你觉得阿琪怎么样?”伊万突然问道。

    “很合适的监察官。”红衣真心实意的回答。因为在可预见的未来,她什么都监察不了。

    “如果没有琥珀,我倒觉得她和陆五很合适。”伊万半开玩笑的说道。“如果陆五能加入晚星家族的话……肯定会有很多助力的吧。可惜有琥珀了。”

    这句话让红衣想到了那个非常非常不起眼的女孩。话说回来有些奇怪,他见琥珀也不是一次两次,明明那不是那种缺乏存在感的女孩,却让红衣感觉到极其缺乏存在感。与其说她是一个人,不如说她是一个透明的影子。

    与其说那是天性如此,不如说,琥珀在刻意的隐藏自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伊万已经提出下一个话题。“耀日家族那边情况怎么样?”

    “伊万阁下好像觉得我消息很灵通似的。还能怎么办?人都杀了,浮空要塞也抢到手了……哪怕我们低头服输,乖乖交出浮空要塞,就能既往不咎吗?当然只能有进无退,见招拆招。”

    “不必这么麻烦。”伊万再次笑了一下。这一次,他的笑容之中有了一些额外的东西。“耀日家族已经蹦跶不了多长远了。我们什么都不必做就好。”

    “啊?不知道您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红衣阁下,”伊万突然说道。“您可知……在尼斯城这边,似乎有一个新兴起的宗教信仰呢。”

    “迦舍城那边也有。”红衣谨慎的说道。他可记得很清楚,当初正是伊万,通过自己的调查,完全否决了宗教信仰之类的影响,让所有地方军军团集合起来尝试发动反攻。当时红衣并不掌握那么多信息,只能说姑且信之。但是现在,红衣已经明白情况远没有伊万之前的结论那么简单。

    如果伊万不是过于自信而被手下欺骗的话,那么这一切其实就是故意的。当然,按照红衣的看法,前者的可能性低到可以忽略不计。

    “不知道阁下对于信仰有什么看法?”红衣看着对方。“您相信有真神吗?”

    “我不知道该不该用我的观点来影响您……”

    “您只管说。”

    “神是存在的。”伊万说道。“当然我指的不是天上那两个。”他示意的指了指两个月亮。“神是真实存在的,它会倾听我们的祈祷,给予我们拯救和帮助。”

    “那为什么……”红衣问道。“它过去不存在呢?我的意思是,我曾经亲眼目睹了无数的悲剧。一些根本不应该死的人死了,一些无辜的人受到了残酷的伤害,合理的要求被践踏在脚下。邪恶和卑劣,还有谎言和背叛,他们联手起来一次次的获得胜利。在那些绝望之中,人们向着冥冥中祈祷,但是等待的只有沉默。什么奇迹都没有发生。”

    “红衣阁下,即便是神,也有其自身的极限:世界太广大,人的**太多,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满足人类一个又一个合理或者不合理的**和要求。就算是真神,也做不到。”

    “那么神能做什么呢?如摸奖一样寻找几个幸运儿,拯救他们?”

    “神通常能做的,”伊万的双手合十,做出一个虔诚的祈祷姿态。“就是保护自己的信徒,给予他得救的机会。您没听错,神甚至不是拯救,只能给予拯救的机会。”

    “为什么?不是说神无所不能吗?”

    “神明高高在上,处于凡人无法触摸也无法想象的领域,这一点毋庸置疑——然而,骄傲、自满、以及对信徒的有求必应,所有这些将令最为神圣的存在跌落凡尘。”伊万转过身去。“您可能不理解……”

    “我是真的不懂。”红衣看着伊万,说道。“因为掌控自己的命运,不是暗盟兄弟会的口号之一吗?信仰一位神明,不就是将自己的命运——自己苦苦追求的自由自主——交给神祗的手上吗?”

    ……

    “他是真的不懂。”躺在床上的时候,陆五轻声的说道,同时看着手里的三枚戒指。

    新得到的两枚却也不怎么样,一个魔力剩余大概五分之一,另外一个更惨,只有十分之一,距离报废边缘只有一点点的距离了。

    他所说的正是今天晚上的最后一场比赛。说句实话,陆五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走神。但是事实证明,这也不一定是坏事。

    他的那个对手是真正不懂魔力运用的奥妙。甚至可以这么说,如果不是他不懂,那么这一次陆五早就输得一塌糊涂了。

    “这很正常,”高手如此回答。“搭档,嗯,不经过正式的学习,没人指导,也没合适的条件训练,不懂也很正常。”

    “可是……”

    “搭档,我举个例子来说就好了。按照地球上的标准,现代人认字是基本素质吧?但是如果到了古代,那么这么简简单单,认识几个字,就是相当了不起的技能了。你比他们强很正常的说。对了,搭档,我解读了一条特别的信息了。”

    “什么信息?”陆五一惊。

    “冥月对凯查哥亚特的最终通牒。”高手说道。“内容大概就是‘我最后一次让你和你的手下放下武器投降’之类的。冥月那边,估计已经把情况摸得差不多了,准备工作也都完成了,已经打算动手了。这意味着,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这个真的不多的意思是……”

    “必须尽快修复浮空要塞,搭档。隐现在的速度……太慢了。”

    “再快肯定又要加钱。”说到钱,陆五就感觉头疼。如果把协议推翻的话,对方万一翻脸就麻烦了。不禁要退款,还要赔款。陆五并不觉得对方的条款是刻意安排的陷阱。怎么说呢,至少在表面上,这是相当正常的要求。虽然有着隐患并且可能被人利用……也不能说伊万弄错了,但是……

    “搭档,你不觉得这个地下竞技场的条件不错嘛?”

    “哪个条件?”

    “就是可以加价啊。”高手说道。“新人肯定除了一枚戒指之外没什么好货,但是那些取得多次胜利的中档斗士,甚至冠军之类,他们拥有的估计不是一枚两枚戒指哦。”他提醒道。“赢了立刻翻倍。”

    似乎连高手也觉得这是一个短时间内挣钱的机会了。

    “这确实是个好主意。”陆五再次拿出今天赢来的三枚戒指。明天来上一场,直接就能让戒指翻倍。“一切正常的话……”

    ……

    “一切正常。”罗嘉在自己的终端上给出这个回答。“和预料中的一样。”

    “那就好。”对面轻飘飘的给了一句回答。全然不知这么一句应该算是例行的问话,已经让罗嘉满身冷汗。

    呼……虽然说差一点出事,但是最终结果还算是有惊无险。罗嘉花费了几秒钟思考了一下,然后觉得自己最好什么都不说。如果他据实以告,说自己没有如约定中的时时盯着陆五,就连陆五的赛程也搞错,那他就真的是个大傻瓜了。

    不过,今天发生的事情确实令人迷惑不解。为什么陆五被勒住脖子还能坚持这么久?居然生生的耗死了对手。莫非是天赋异禀?亦或者……他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帮家伙的计划恐怕完全打错了。他应该提醒一下吗?

    几秒钟后,他立刻坚决的把这个念头打消了。如果这个猜测是真的话……他脑子急速运转着,每次仔细回忆那场可以说毫无观赏性可言的战斗,他的那个猜测就坚定一分。不管怎么说,这个和他无关,不是吗?毕竟对于这个计划来说,他只是一个雇佣过来的帮手。没错,他深入了解和参与了这个计划,但是帮手只是帮手,并不是主角。他们也从来不曾在浮空要塞上为他留一个位置。他们成功和失败,管他屁事。

    把这个问题想通了,他的心情立刻就好上了很多。罗嘉再一次打开终端,转到另外一个联系人之上,那种兴奋剂不错,物美价廉,比罗嘉之前用的便宜了不少。说起来,虽然情报贩子是一个赚钱的职业,这一次兼职当间谍又捞了不少好处,但是那些可爱的贝利卡几乎全部用来购买药剂了。他有些遗憾的想着。回想起那种全身神经末梢都微微颤抖的刺激感,这种回味让身体都开始僵硬了。

    ……

    红衣身体僵硬的站在那里,看着舷窗之外的黑暗。他甚至没有注意到伊万到底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但是他最后的那一句话依然在他耳边回响。

    “红衣阁下,要说失去什么东西的话,至少要曾经拥有过它才行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