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十二节 突发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第三章 女妖之门 第两百十二节 突发</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事情终于到了结束的时候了。”

    罗嘉几乎没注意是谁在说这句话。此时一群人坐成一圈,似乎在考虑着同一个问题。不过罗嘉只是在回味着自己血管里那残留的最后一丝兴奋剂。那种如同融化的岩浆般灼热,又甜美的如同蜂蜜一样的液体还在他的血管里流动。他都能听到肌肉、神经与皮肤发出的舒适的喊叫,他甚至能感觉自己的骨头正在颤抖着,彼此有节奏的碰撞着。

    “上午赢了之后,他手里很可能有十二枚戒指,”另外一个人的声音在罗嘉心不在焉的耳边响起。“也许更多一些。因为可以确定,他杀掉格鲁的时候,手里至少有一枚戒指,从格鲁的尸体上又能得到一枚……除此之外他还干掉了至少一个冥月的游骑兵,魔力戒指是游骑兵的标准配备……考虑到其他渠道什么的,只会更多,不会更少。”那个声音继续说道。“真的是很幸运的人啊。游骑兵。”说到这个词的时候,他似乎叹息了一声。“可惜陆五只是一个地方军的人,否则的话,这个功劳就足够让他上升一级了。”

    “不过,罗嘉不是说了,陆五应该用三枚戒指的代价为他另外一枚戒指充能去了。”

    “不管是几枚戒指,总之只要成本够大就行了吧。”

    是的,时间已经过了两天,一切条件都已经完备,猎物已经掉入天罗地网,猎人们应该要收紧绳索了。站在第三者立场上,每个人都要承认,这是一个简单,却又巧妙的陷阱。

    其实这件事情也很简单,就是竞技场上斗士们可以加注。就像陆五曾经遇到过的那样。当一方觉得加注有利可图的时候,他就会加注,以赢取更多。

    站在一个完全客观的角度来评价,会觉得这是一个很正常的制度设计。两位斗士上台较量,归根结底是为了赢得对方的魔法戒指。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是赢得戒指而不是被赢走戒指。以这种功利的心态,一个人理所当然的会去寻找弱者当对手,同时避开强者。

    如果说一个新人的实力还能算作一个随机值,无法预先估量的话,那么那么些有过多次胜利记录的强者,就成了别人躲避的对象。越是常胜冠军越是如此。因为轻松的击败弱者赢得的是一枚戒指,艰难的击败强者赢得的还是一枚戒指。

    而且这种比赛讲究的可不是荣誉和锻炼什么的,讲究的是胜利。胜利就是一切,手段可以随意选择。哪怕使用不光彩的冷拳突袭,赢了就是赢了,不光彩的胜利也是胜利。

    很显然,如果你下一场比赛面对的是一个你很难战胜的敌人,那么一个理性的选择就是到此为止,找个理由拒绝参赛。毕竟斗士和竞技场之间并无人身依附关系,拒绝参赛,也不过是被列入黑名单从此不得参赛。而且,正如一句名言,世界上最难找的是钱最好找的是理由。找个合适的理由不参赛太简单了。这种做法并不会招致真正意义上的名誉损失。比起被竞技场划入黑名单从此不得参赛比起来,一枚魔力戒指显然值钱多了,不是吗?另外一个理性的选择是找上一枚已经没什么价值的戒指,干净利落的输掉战斗。

    显然这些规避风险的做法,对于格斗比赛本身都是很不利的。

    另外一方面,现实的情况就是观众并不喜欢强弱悬殊,毫无悬念的战斗。临战投降更会换来满场喝倒彩。进一步来说,比起那些新人,那些强者之间的胜负才更加吸引观众力。一位九连胜的斗士碰到一位八连胜的强者,这种比赛才让人充满期待,才让人肯大额下注,这才是提高赌博下注的最好方式。

    所以,想要吸引强者之间进行较量,这个制度就自然而然的出炉了。和弱者较量,你只能赢得一枚戒指,和那些已经获得多次胜利,兜里有一堆魔力戒指的强者较量,你就可以赢得更多。

    一个很合情合理的制度。

    但是,这里有一个很少有人在意的事情——那就是竞技场的主人,那位大家都知道的高阶术士,其实实力很强。

    当然这很正常,也许很多人都知道,但是大家对此都无所谓,几乎没人会关心。反正他又不会下场比赛(在这种地方,谁会和一个高阶术士较量呢?),他正常情况下的职责只是保护参赛者的安全,实力强弱又有什么关系?甚至可以说他越强越好,因为越强越能保护里面的斗士安全。

    虽然说一个强大的高阶术士居然在这种地方主持一个竞技场什么的有点不可思议。但是就算他另有目的又如何?不管他到底什么目的,反正大家要看的是比赛,又不是挖掘**和内幕。所以这是一个无人关心的小事,看上去没有任何问题。但是这件事情关系着另外一个一个小小的秘密,那就是两位斗士在比赛开始前加注的时候,这位高阶术士会用魔法来确认双方的加注。

    前面说过,一旦一方加注,另外一方却发觉自己赌注不够的时候(显然这种事情一定会发生的),他就可以宣布将自己最值钱的财产押上,就和梭哈游戏有人宣布自己梭哈一样。

    很显然,这是一个很有商榷和回旋余地的操作。哪怕这个人是个诚实君子,但一个人最值钱的财产是什么,很多人自己也说不清楚,不是吗?所以,这件事情如果由人来裁定显然不合适(真的要这么做,估计要成立一个评估委员会了),事实上也是如此,这件事情是托付给魔法的。竞技场的主人用魔法确保这个协议的执行。

    没错,不是用人来监督执行,而是用魔法确保此事能够有一个结果。在这个方面,魔法比人公平很多。

    而陆五最大的财产,就是他的浮空要塞。

    这就是这个陷阱的关键所在。也只有这个特殊的环境,陆五手里这台无主的浮空要塞才符合这个要求。换一个人都不可能成功。比方说一个对一个担任浮空要塞指挥官的将军,这显然是无效的。因为浮空要塞的所有权并不是那个将军的。

    陆五手里的浮空要塞是坠毁之后又修复的,这让它已经成为事实上的无主之物。现在它在谁手里就是谁的。这一点,或许陆五自己都没有考虑过。只要经过魔法裁定,那么浮空要塞立刻归于胜利者所有。

    当然,如果换一个时机,那么陆五有极大的可能选择赖账。浮空要塞在他手上,哪怕一个高阶术士,也不可能独自一个去攻打一座浮空要塞。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

    因为有一位执政官正在大本营这里。

    所以在这个时间段里,一切合法的协议、合同都必须被执行。没有反悔,也不容许赖账。

    “今天下午的第一场,就是陆五的比赛。”罗嘉听到又有一个人说道。“我没弄错吧,罗嘉?”

    “没错。”罗嘉回答道。下午陆五要进行两场,第一场和最后一场。当然,最后一场是有前提的,前提就是第一场就赢了。至于他会不会赢……

    考虑到这个问题的时候,罗嘉甚至忘记了自己上那种依然涌动的活力。这是一个很值得商榷的问题。他饶有兴趣的抬起头。幸好,他只是一个雇来的帮手。

    “下面我们就要进行最后一步了,我们必须要拿出足够多的戒指出来。我这里有两枚。”

    “我有四枚戒指,刚刚从那个女术士那里买来的。”

    “我也有……”

    “各位不必再犹豫了,我们的计划已经完成了,最后一步不会有问题的。”

    “你确定我们的……冠军……没问题吗?”

    “当然没问题,他弟弟现在在我们手里,他怎么可能拒绝。而且他也不是冠军了,已经在我的安排下连续输了三场,没什么人气了呢。”

    “他弟弟?犯了什么事?”罗嘉略有好奇的问道。

    “也没什么啦,偷偷的把高权限的东西卖给外面来的商人罢了。不过他这一次真的是太过火了,很大一部分装备都追不回来了呢。”

    “哈,怎么可能?追不回来。哪里来的商人?运到哪里去了?”

    “事实就是这样,据说很多都是严禁外流的高等技术设备……那个商人也是一下子就不见了,找也找不到。我估计是通过暗盟兄弟会卖到冥月那边去了吧。说起来冥月也真的是……都被凯查哥亚特打得满地找牙了,还想着从我们这边找便宜。别的不说,我都怀疑这些设备能不能穿过凯查哥亚特的控制区域。他们就不怕一无所获的同时顺带着激怒了辉月阵营吗?”

    “那他现在的罪名是?”

    “哦,死刑。”

    “你能挽救他?”这一次,罗嘉都好奇起来了。

    “不能,但是我能让冠军相信我能挽救他。也许事后他会想要报复……但那个时候浮空要塞已经到手,他能怎么报复我?”

    这个话题很快就结束了,因为众人此时已经拼凑起了超过二十枚魔力戒指。

    这是一笔相当庞大的财富,但是,如果说是比起浮空要塞来,那就是典型的九牛一毛,不值一提的成本了。

    “总之,下午第一场比赛……成功与失败就在这一刻了。罗嘉,你得好好的跟着陆五身边……”

    “我知道,我还会努力鼓动他,免得他临战弃权。”罗嘉懒洋洋的说道。

    他走出了集会场地,独自走在大街上。这件事情虽然他参与的很深,甚至包括用防空炮火击伤飞行艇都是他一手策划的(说句实话,他觉得自己做了那么多,完全对得起那些高额佣金),但是他终究不是主体。也许他现在该多想想失败之后,如何摆脱别人迁怒的问题。

    “你就是罗嘉?”在他走过一个无人的小巷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罗嘉转过头。然后他看见一个女性站在他面前,一个拥有着绝无仅有的高雅与艳丽的女性。这是一种永远也不会出现在一个凡人身上的无上容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