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十五节 真神2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第三章 女妖之门 第两百十五节 真神2</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显然在最初的时候,凯查哥亚特是绝对没有提及“神”这个字眼的。

    隐握紧了自己手里的徽章。

    虽然犹豫不决,虽然满腹狐疑,但是他已经向凯查哥亚特献祭和祈祷过了。尽管他一开始并没打算得到什么收获,然而事实大大出乎意料之外。凯查哥亚特回应了他的祈祷,而且将它的存在(至少是一部分存在)展现在他眼前。

    那是短暂而令人震骇的经验。凯查哥亚特那种压倒性的存在……大大超越了人类的范畴。它无视空间和时间,直接从不知名的某处将自身的意志投射到隐的面前。让隐第一次接触了这种完全无法想象的存在。那澎湃的,远超过一切凡人的可怕存在。

    不管是什么人,第一次接触到凯查哥亚特,哪怕在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也会受到极大的震慑,隐自然也不例外。

    幸而凯查哥亚特没带来什么灾难。隐的献祭是严格按照伊万传授的步骤所进行的。凯查哥亚特对于隐的献祭很满意,所以他不但没有对这个伪信徒施加什么神罚,相反在离开的时候,还给予了他祝福。

    隐随后给自己做了一次身体检查——发现自己的身体状况突然之间达到完美,不止如此,他身上一些隐疾都痊愈了。

    这种近乎奇迹的事情(还有之前浮空要塞的横梁突然恢复的事情)说明凯查哥亚特拥有难以想象的力量。而且,这种力量是不受空间影响,可以直接投放到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的。至少也是能够传达到千里之外。至少在隐的所知范围内,没有术士能够做到这种事情。

    哪怕传说中的第一律术士也做不到。虽然这种术士太少,少的隐无缘得见。但是进行一下逻辑推理就会得出这个结论。很显然,如果第一律术士能够将自身的力量投射到一个非常遥远的地方,那么阵营的最高领袖,也就是执政官显然就会成为第一个打击对象。但是至今为止,从来没有第一律术士去刺杀对方执政官的事情发生过。

    理论上,隐想道,凯查哥亚特是一个为了观察人类种族而隐藏自己身份的神明。实践中,它就是神。

    或者,他又继续对自己说道,理论上,凯查哥亚特起初不是神明,但因为冥月的某个实验的缘故,成为了神——那么,在实践中,它也是神。

    他执着的摇了摇头,这些理论已经在他脑海中回旋反复了太久,足够让维修大师为此产生忧虑。但他阻止不了自己继续考虑这个问题,只能想法设法的给予反驳。

    理论上,凯查哥亚特自始至终都是一个神明,但它开始的时候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实践中,它就是神。

    他感到自己烦躁起来了。一个神怎么可能被困在冥月的研究所里?神明应该高高在上,正如天空的那两个月亮一样,冰冷的漠视着世间的一切。不,凯查哥亚特不是神。

    理论上,凯查哥亚特是一个拥有和神明相似的力量的智慧生物,实践中,它就是神。

    不!隐想道,它不是神!它不应该,也不可能是一个神。

    理论上……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脸上一副发狠的神情,某种源自内心深处的怒火在他脑海里沸腾,但是却找不到可以发泄的渠道。凯查哥亚特不会是神,它只是因为拥有特殊的力量,从而被人和“神灵”这一概念联系在一起。它确实被那些得出错误判断的人奉为神明。实践中,凯查哥亚特也不是神。它不可能全知,也不会全能……

    “他不是神!”隐对着前方的空气终于把这句话大声说了出来,他不能认同!除了天空之上的两个月亮,这个世界不可能有其他的神了。一个神会离开自己的世界去其他世界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那么,为什么,这个问题要困惑他如此之久?

    然后他再一次听见了敲门声。

    隐冲过去,他本来以为又是哪个犯错的手下前来报告,但是那些呵斥的话语尚未出口就消弭于无形了。因为在他门外的不是别人,正是伊万。

    “是你啊。”隐垂头丧气的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好,看着伊万反手带上门,然后在房间中央转悠,左右打量。

    “兄弟,你在被什么困扰?”一小会之后,伊万问道。“有人告诉我说,你连续两天都闭门不出,而且看上去不像是在研究维修计划或者破解工程难题。”

    “你为什么确定凯查哥亚特是一个神?”隐迟疑了一下,突然反问。

    “为什么?”伊万看起来一脸不可思议,“有什么理由反对它是一个神?”

    “呃……没有理由。但是,”隐问道。“你接受它是一个神的时候,总是需要一个理由的吧?你应该知道,”他斟酌了一下自己的用词。“理论上,凯查哥亚特不是一个神,也不应该是一个神。尽管它如传说中一样,是一个能够倾听和回应祈祷的神,但是……它和双月差别很大。传说终归是传说,那些信仰都是虚伪的,不可靠的。在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这种类型的神。”

    “但是现在有了一个。”伊万回答道。“兄弟,我不知道你执着于什么,但是你要明白,”他靠近过来,眼睛对着隐的双眼。“只要凯查哥亚特能够如神一样强大,又如神一样倾听和回应祈祷,那么谁能说它不是神呢?”

    ……

    “他是一个改造人?”女术士略有错愕的重复了一次。

    罗嘉把之前自己看到的陆五表现仔细的说了一点。那名原本看上去赢定了的斗士,就这样在一场根本不会输的对耗战中输给了陆五。被人勒着脖子五六分钟依旧龙精虎猛的,怎么看都不像是正常人呢。

    女术士脸上飘过轻蔑的一笑,这些没见识的蠢货,总是很容易得出这种愚蠢结论。但是她随即想到其中可供自己利用的地方。

    “你是说,下午陆五要进行一次比赛?”

    “是……是的。”罗嘉感觉到有点不妙,但是却也只能硬着头皮回答。“那边也是个安全的地方,竞技场的主人是一个高阶术士。”

    女术士点了点头。“你带我过去!”她用完全不容置辩,命令式的口吻说道。显然,这个任务有着无可置疑的第一优先权,罗嘉此刻哪怕有职务工作,哪怕是不完成会被责罚或者直接削职的那一种,也得暂时先放一边。

    不过对一个人来说,真正重要的是还是自己的生命,罗嘉自然也不例外。

    改造人吗……

    人体改造至今为止还是一项并不成熟的技术。并不是说不可能,而是成功率太低,风险不可控,暂时是一种禁忌的研究。但是这项技术的前途无限,很多机构都对此做出悬赏。如有突破,必然会带来财富和地位的两方面大丰收,所以总有一些家伙想法设法在尝试。很多疯狂的研究者甚至会用种种动听的谎言,从边境那里用坑蒙拐骗的手法为自己弄来实验材料。必须要承认,很多白痴都死了,但其中也颇有一些幸运者存在。

    不过这一切对她来说无所谓,单纯以最后成果来看,人体改造技术哪怕全面成熟起来,比起魔力也差远了,更别说它现在还是个畸形儿。她真正在意的,只有那个不知什么来历的高官。

    罗嘉来到竞技场的时候,正值午休时分。场地里空空荡荡的,除了几个正在打扫卫生的工作人员和看上去懒洋洋的坐在一边老板本人之外,看不到一个外来的身影。他们对于罗嘉两个人的来到完全没有任何反应,该干什么的继续干什么,只有那位老板投来一个好奇的目光。

    女术士走上前去,在距离老板大概十步左右的距离停下来。两个人就这样隔空对视了良久。罗嘉听说过术士们拥有通过意念直接交流的能力。事实也似乎证实他的判断。尽管事实上两个人的嘴巴都完全没有发声,但是竞技场老板的脸上可谓表情丰富(从罗嘉的位置只能看到女术士的背影,所以不知道她的表情如何),先是错愕,然后是惊讶,然后是回味,然后是严肃,然后是嘲笑,然后是平静。最终,他尽管一个字都没说,却做了一个“请便”的手势。

    女术士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笑,然后走向边上另外一边的报名处。

    “那个……女士……”在女术士走了两步之后,罗嘉忍不住出声了。“我……可以走了吗?”

    他不知道两个术士到底交流了什么,但是哪怕站在第三者的位置,他也能看得出来,两个人已经达成了一致。不过他不关心这个一致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是他现在真心只想着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离开这个鬼女人,越远越好。这是他这辈子遇到的最倒霉的事情了,没有半点好处不说,还满是风险。还有这个疯女人!陆五怎么会惹上这种家伙的?

    女术士转过头,眼睛里满是一种嘲讽的笑意。“不,你不能走。”她轻笑了一下。“在这里,等着陆五过来吧!”她声音缓慢而充满威胁。“在今天下午结束之前,如果你敢迈出这里一步,或者用终端提醒了谁……我保证你会后悔的!”

    然后她来到报名处那里,从随身口袋里掏出一枚戒指,就这样很方便的报了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