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十八节 至高之星2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第两百十八节 至高之星2</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擂台上的陆五,姿势颇为古怪,左腿前右腿后,间距约等于身宽;两臂平伸,双手手指交叉在一起,说不清楚他在干什么。但是不管怎么看,这都更像是一个伸懒腰的姿势而非预备战斗的姿势。

    和陆五不同,他的对手则是一个典型的准备战斗的架势。一手略微伸前,五指伸开,显然是打算用这只手挡格对方的拳脚,另外一只手缩到胸口附近,握紧拳头,显然随时准备出击。同时他的一条腿稳稳的撑在地面上,另外一条腿则足尖点地,如此他随时可以调整重心,踢出沉重的踢击。

    双方都摆好了姿势,等待着比赛开始的信号。

    不过前面说过,这是一场超人之战,大家在乎的也不是姿势摆的好不好看。但是动作是否好看,能够让观众对你的预期值提高。至少,陆五的这个动作看起来比较傻。

    “陆五能赢?”罗嘉有点不可思议,女术士到底察觉到什么征兆?亦或者正如之前罗嘉能认为的,陆五接受过改造手术。但是哪怕陆五被改造过,罗嘉觉得他和冠军之间的胜负也不过是五五开。毕竟他们真正凭借的不是身体,而是魔力。改造后的身体能给陆五提供重重优势,但是这些优势,是可以通过丰富的经验和技巧来弥补的。

    “能赢。”女术士冷笑着回答道。这一刻,她没有兑现之前对罗嘉的威胁,而是暂时容忍了他的说话。

    此时距离正式开赛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时间,所以罗嘉特意观察了一下两个斗士,但是他确实什么也看不出来。

    不过这件事情对他来说相当重要,所以哪怕冒着被打掉牙齿的风险,他也不得不再次提出这个问题。“女士,您为什么如此认为呢?”

    “看到他的动作了吗?”女术士很意外的没有拒绝,而是从正面回答了他的问题。“这是第六型动作,能够让魔力更好的流动全身,作为战斗之前的预备姿势很合适……陆五这个人……”她冷笑了一下。“受过术士的格斗训练。”

    什么?术士的格斗训练?但是这不可能的啊!从陆五的整个人生履历就能看出,他根本没有这个机会!

    “女士……您……确定?”

    “我当然确定。”女术士回答道。“能做出这种标准动作的人,绝对是受过专门训练的。这是千百年来第四律魔法的格斗经验总结……别看他这样子有点傻,但是那只是俗人的愚蠢观点罢了。”

    “但……我的意思是……陆五只是一个……”罗嘉有点结结巴巴的问道。“普通人,他从哪里学来……格斗训练?”

    “废话,当然是有术士教他的。”女术士冷笑着,更加确认了这一点。“有一个高阶术士教他的!”

    她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显然有些咬牙切齿,她满怀恨意的从牙齿缝里面挤出几个轻微的音节。虽然罗嘉的听力很好,但是这一次听见的只有勉强的几个字“魔”“兽”和“者”,他辨不出女术士到底想表现什么。

    但是女术士的脸上能透露出很多信息。至少看起来,她那种铁青的脸色充分说明她心中满是杀机。很显然陆五的胜负对她来说并不重要,她要的是陆五的死。她甚至不介意把这种杀机表现出来。陆五虽然现在还活着,但是罗嘉觉得他和死了也差不多了。

    虽然完全搞不明白女术士和竞技场的主人达成了什么协议,但是并不需要太过于高深的智慧就能猜个**不离十。双方会在竞技场里面碰头,然后女术士可以公开的杀掉对方。罗嘉早就听说过术士们有很多手段可以杀人于无形之间——除了另外一个术士,谁也查不出那位死者到底是怎么死的。

    而且能够感觉这事情水很深。让一个高阶术士这么专程过来杀一个人,陆五肯定做了不得了的事情,甚至掌握了某种……普通人根本不能接触的秘密。

    竞技场上的战斗正如女术士所预料的,是两个截然不同战术的碰撞。冠军步步为营,一步一步的向前迈进,只有在双方接近的最后一瞬间方才出手出腿攻击。而陆五的则完全发挥出了魔力戒指的速度,让自己整个人在这个特定的竞技场里面变成了一团旋风。

    一动一静。

    说不清楚到底谁占了优势,但是这一次,哪怕连向来懒洋洋的竞技场主人都睁大了眼睛,他的动作都变得严肃起来。

    整个场面鸦雀无声,每个人都紧张的看着这番对峙。他们中绝大部分人都买了冠军的胜算,而这些人中的大部分又认为战斗会在很短的时间里结束。因为冠军是一个很强的人。别说魔力戒指,在什么都没有的时候,他就是个真正的格斗大师。一个能够赤手空拳打倒十余人的强者。然而此时却已经超乎了众人想象之外。

    魔力戒指能够放大人的力量和速度——没有经过术士教育的大部分人认知就是这么一回事——把不同的人速度和力量提高到一个平等的位置上。既然速度和力量平等了,显然那么经验和技巧就更加重要了。

    竞技场上的日常也充分证明了这个观点。受过训练,格斗技艺比较强的人,大部分情况下能够击败训练不足,技艺匮乏的对手。

    冠军感觉到了雷霆一样的压制:来自四面八方,源源不绝的攻击。陆五利用墙壁作为踏板,将自己的速度加到了极限——不是拳脚的速度,而是身体的速度。

    在双方交手的第一段时间里,他还能准确的判断对方的来势,但是随即他发现这很难。速度太快的敌人让他有一种应接不暇的感觉。毕竟人类的眼睛只能看着前方,想要观察后方的时候必须转头。这变成了一场旋转追踪敌人的较量。

    如果没有魔力的话,陆五这种做法愚蠢得和自杀没什么区别。因为如此大的运动量,人类的身体根本支撑不住,一下子就会耗尽力量。但是在魔力面前,这根本算不上问题。

    他只能希望对方有短暂的停顿——就算是魔力也要遵循惯性的物理法则,停下再加速需要一个短暂,但是必然的瞬间。这一个瞬间,就是他反击的机会。

    问题是陆五并不停下来,哪怕他露出刻意引诱破绽也没用。

    他只能竭尽全力的攻击,哪怕攻击仅仅是为了扰乱对手。有好几次,他的拳脚就差一点碰到对手了,但是对方随即就加强了防备——动作变得更加隐蔽和更加迅捷,露出来的可供攻击位置越来越小。

    他的肩部被撕开了一条并不大的口子,鲜血染红了袖子。陆五也被他一把扯下一小束头发。差一点就可以扯下半个脑袋了。

    双方暂时保持着这样的状态,看上去好像会长久的陷入僵局。

    但是这是个假象。

    正如同猛兽咬住了猎物的骨头,奋力的啮咬着,牙齿和骨头摩擦得咯吱作响——看上去也是势均力敌。这种情况永远是短暂的,不可能长期的持续下去。

    牙齿会尝试不同角度施加咬力,而骨头最终会在多方面用力的尝试下碎裂。事实上,只要听见一声轻微的“咔嚓”响,僵局就会结束。

    在这场竞技之中,这一声咔嚓声就是冠军的大腿。

    踢腿这个动作,小腿可以甩出长长的运动弧线,而大腿却做不到。在陆五侧身掠过的时候,大腿上被带出一个大伤口,鲜血喷了出来。

    劣势之下,他拼命反攻,然而只是给了对手更好的攻击机会。

    罗嘉看到女术士的脸上露出一抹难以形容的微笑,而他的那些雇主全部显得目瞪口呆,失魂落魄。

    “这才是真正的第四律魔法的较量。”女术士似乎有了一点兴趣。只有真正的第四律和以上术士才会受到相关的严格训练。第四律魔法的战斗,归根结底是速度。速度是一切的根源,柔软的水,如果有了足够的速度,就可以切割钢铁。术士的身体速度加到了极限,那么足以当做利器使用。魔力戒指要逊色术士很多,但是根本道理是相通的。

    不过陆五的技巧并不熟练,显然训练时间较短。这也符合她的推论。

    哼,她传授这些技术给陆五,显然是为了让他能够对付一般的威胁。但是她恐怕做梦也不会想到这种情况吧。

    罗嘉有些胆战心惊的看着比赛结束。原本被绝大部分人都认为能够轻松取胜的冠军已经躺在了地上了,整个擂台都是血。须知哪怕是这里,这种血腥遍地的场面(虽然没死人)也是不多的。

    好几个工作人员冒出来,开始清理擂台。

    整个竞技场鸦雀无声,大部分人似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有少数人欢腾个不停。似乎有那么一小群人认为陆五会赢,所以赌他会赢。他们这次可赚翻了。罗嘉清楚的注意到这些欢呼声相当的集中,都是来自一小群人。

    正是之前女术士让他辨认的那个商人。虽然说商人本人很冷静,但是欢呼的都是他周围的人。他们显然是一伙的。

    而罗嘉的雇主们此刻个个看起来面如死灰。这让罗嘉忍不住腹诽了几声。以这样微小的代价去图谋一座浮空要塞,失败本来就应该是计算之内的事情。他估计自己会被迁怒,不过不会是那种不死不休,不可解释的迁怒。只要罗嘉能够有谦虚的态度和巧妙的言辞,应该能够化解这一次的风暴。

    不过就算这个麻烦发生,也是以后的事情了。罗嘉现在真正在乎的是身边这个女疯子。

    他知道今天的最后一场比赛,也就是女术士对陆五。在此之前,他恐怕都得乖乖的在这里等候发落。

    陆五大概会死。而罗嘉却不知道陆五死掉之后,他的命运会如何。女术士会放过他?或者干脆杀掉一了百了?他深深的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显然要比前者大。每个人都乐意去掉自己罪行的人证的,不是吗?不,不能这样在这里等死!哪怕冒险也必须尝试一下。

    女术士并没有盯着罗嘉,她甚至没有拿走他的终端。她的傲慢自大给了猎物一个机会。所以只要愿意,在女术士去上场准备的时候,罗嘉会有一个短暂的空隙可以求救。是求救,不是逃跑,因为罗嘉很清楚的自己跑不掉。无非就是让女术士多浪费一点时间把他找到罢了。

    但是这里能够向谁求救呢?对手可是一个能够让高阶术士都让步的女术士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