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二十节 至高之星4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第三章 女妖之门 第两百二十节 至高之星4</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一股冷汗从陆五的脖子后面冒出来,让他觉得自己的后背有些湿漉漉的。

    琥珀说过,术士之间的较量本质来说是战斗,而不是竞技,是以生命相搏,用最快速度击败甚至杀死对手,所以如果是高下立见的较量,能力强的一方很容易就可以让对手屈服。但是如果是双方实力相当,那么胜负往往要取决于不可捉摸的那些成分,比方说运气。很遗憾,魔力戒指的战斗就是如此。

    当然,陆五感到冷汗直流并不是因为他刚刚发现双方实力相当——两个靠着魔力戒指较量的人理论上本来就是实力相当的——而是因为刚才的一波较量,他并非第一次遇到。

    和琥珀练习的时候,也有过非常类似的经历。陆五的每一次进攻都被对方连消带打之中消弭于无形,然后遭到乘势反击。

    这就不是双方实力相当的情况下会发生的事情了。两人可以说已经交手了两轮,虽然目前为止只能说两个人都无功,看来双方体术修为上差别不大,但是事实上,陆五却能感觉到这并不是因为双方真的实力相当,而是……对手有手下留情。

    手下留情也是分成不同类型的。有善意的,也有恶意的。比方说琥珀显然就就是前者,而这个女人,后者的味道就非常浓了。她并不是不能击败陆五,而是在寻找一个最合适的机会,让陆五输得最惨。

    虽然竞技场边上有一个高阶术士守护着,但是那也不是万能的。陆五也听说有人被打断了不止一根骨头。

    陆五咬了咬牙,对方显然精通于术士们的体术,是绝不会给他加速的机会的。所以陆五这次干脆反了过来。他冲上前,双手在肘部一次次小幅度伸缩的协助下,以寸劲向对方的身体发动暴雨般的攻击。同时双脚也没有闲着,趁着对手以双臂格挡的空隙攻击腹腰以下的部位。这是他从琥珀那里学来的绝招了,事实上因为他并不是术士,所以并未真正的彻底掌握。只能说有其形但未得其神。饶是如此,速度也已经不是普通人类的视觉能够分辨的。

    这一轮攻击,已不是台下观众的眼睛可以追的上了。这样的速度,任何一击击中对手,都会产生非常严重的后果。但是偏偏在这样猛烈的攻击下,女术士没有任何退缩的意思。事实上,她在以攻对攻的方式应对,攻击速度丝毫不亚于对手,而且招招居然能够正好拆解掉陆五的攻击。

    这一次两个人打得难分难解,拳脚撞击产生的劲风吹得两个人身上衣裳猎猎作响,而两人的身形却只是在竞技场中央的方寸之地。

    这等近身搏斗如此的惊心动魄,让台下鸦雀无声。

    短短一分多钟,也不知两人交互了多少次攻击。激烈交锋的空间突然发出‘砰’的一声闷响,交错的身影瞬间分开。待尘埃落地,双方还是面对面站立。陆五的脚略微一软,差一点跪倒,不过在最后瞬间还是撑了起来。

    他已经彻底明白打不过对方了。刚才这一轮,对方从容的接下了他所有的攻击,而她之所以没有反击完全是因为手下留情。

    现在他唯一的结果就是输——体面的输掉或者不体面的输掉。

    既然打不过,不如拼一把。就算输也输得痛痛快快的。比这样被人压着打好多了。

    陆五突然之间后退,靠着墙壁后,脚猛蹬向墙壁借力前冲,没有什么技巧,只是单纯的力量和速度,扑向对手,两手握拳猛击向对方。

    女术士也冲了过来,同样迎头而上,似乎要来一个硬碰硬。如此刚烈的攻击,又都是只攻不守的博命招数,虽然说充满了一往无前的锐气,但这种冲突有且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两败俱伤。

    陆五已经狠下心来了,反正他知道有高阶术士坐镇,不会真的让斗士死掉。

    然后,在最后一瞬间,他看到了女术士脸上的笑容。

    他想要停止,却来不及了。就在两个人撞在一起,两败俱伤的瞬间,也就是所谓生死一线之间,女术士突然变招。

    她的身体违反物理原则,明明是双足离地的飞扑,却在空中突然降速。然后双手收回,借势将上半身猛地向后仰去,半空中先是一个经典的铁板桥,然后是一个侧翻避开了陆五的攻势。

    陆五的双拳落在了虚空。这一下是他全力以赴,没有半点留手,所以他收得回拳头,却收不住自己前冲之势,狠狠的撞在了墙壁之上。这也充分说明了在这种比赛中设置透明墙壁的必要性,否则这一下陆五估计会直接飞到观众之中,撞翻几十个人都有可能。

    他昏头转向的回过头,然后——就像每个人都猜得到的一样——刚回头,看到的就是对方猛击而来的重拳。

    “搭档!”脑海里突然响起高手的声音,接着,陆五感觉到自己的头部被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扯了一下,那个女人的拳头就擦着他头发边过去,重重的击在墙壁上。

    竞技场周围的墙壁是一种透明,但是很坚韧的高能材料做成的。它是经过专门挑选的,非常合适作为墙壁。这种材料要比人类的血肉之躯坚固上很多。以魔力戒指的力量是绝不可能将其击穿或者击破。所以,在竞技场周围看比赛是非常安全的。大家都不必担心被擂台上的超人之战余波所波及。

    然而这一次,事情似乎超乎想象。

    女斗士最后一拳被陆五勉强避开,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墙壁之上。然后,就如每个人都不敢相信的,墙壁如一张蛛网一般龟裂开来。

    这一拳的力量是如此的恐怖,以至于连高能材料也承受不住。如果打中了陆五的脑袋的话,估计脑子直接就变成真正意义上的浆糊了吧。

    借助对方挥空这一拳的机会,陆五向侧面避开。眼前发生的一切让人不敢置信,但是他至少明白这一次是自己想多了。

    和这样的对手还能讲究什么输得体面不体面,没死没受伤就要感谢祖坟冒青烟了。

    他立刻朝着竞技场主人挥手,示意自己认输。

    女术士一拳打开,挥手消去反震之力后,揉身再次扑上,然而她的身体在半途中微微一窒。她扭头看向边上竞技场的主人,后者向她做了一个“停手”的动作。

    女术士看了陆五一眼,又看了竞技场主人一眼,恨恨的停下了脚步。接着一名工作人员上台,把陆五手中的戒指拿走,交给女术士。

    这场比赛,在观众眼前就结束了。胜利的女斗士丝毫没有停留下来接受大家的欢呼,而是第一时间返回休息场地。

    她用最快的速度冲出休息室,朝着另外一边过道冲去。她应该能够在陆五离场之前截住他才对的。

    但是这边过道上没有人,她一直冲到休息室里也没看到任何人。然后她发现过道边上的一处气窗开着。

    啧……让他察觉到不对头,所以溜掉了吗?真的是很聪明的家伙!她一点也没有犹豫,从气窗的位置跳了上去。对普通人来说这或许需要绳索之类工具帮助,但是对术士或者持有魔力戒指的人来说,这是小菜一碟。

    虽然陆五反应很快,也很狡猾,但是他不明白,在一个真正的术士面前,这些逃生手段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能够和术士对抗的只有术士。

    然后她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整个地下黑市的外面。前面说过,这处黑市就是一个大型建筑,她此刻所处的则是建筑物侧面,一个寂静无人的小场地。

    时间已经是黄昏,四周空空荡荡,看不到一个人影。陆五应该从这里跑过……去哪里了呢?亦或者……直接去他住的地方?但是那里可是有……

    啪嗒!

    一个突兀却响亮的脚步声响起,她转过头,看到的是一个陌生的身影。

    一个身披斗篷的身影。

    通常情况下这种类型的斗篷都是当做雨衣使用的,是供人在雨天出行时候使用。但是此刻却是晴天,地面都是干的。

    女术士站稳脚步,目光牢牢的盯在不知从哪里出来的这个陌生人身上。

    陌生人又向前走了一段距离,斗篷的兜帽罩在头上,以至于双方距离很接近的情况下也看不出她的容貌。

    “站住!”女术士说道,陌生人果然停下了脚步。“什么人,在我面前装神弄鬼的!”

    “耀日家族的芬妮!”陌生人开口了,她的声音柔和又轻微,很容易就能辨别出她老妇人的身份。“如果我没记错,你的居所应该在沙地,为何来女妖之门这里呢?”

    “哼……你是谁?”女术士并未动摇,虽然她已经从这个老妇人的身上辨认出魔力残痕,所以很清楚对方也是一个术士。但是她对自己有着强烈的自信。“刚才那个从这里跑走的人,去哪里了?”

    “呵呵,那个年轻人啊。”老妇人微笑了一下。“跑到那边去了哦……”她的手一指。“看上去有点害怕的样子……你想要杀他吗?”

    “我就是为此而来!”女术士说道。虽然她很自信,但是依然谨慎的打量着这个不速之客。在此时此刻主动出现,而且开口就叫破她的身份……这个老妇人怎么看也不像是她表面上那样人畜无伤。“你应该知道他就是陆五吧,之前,他杀了我的儿子,格鲁马斯!”

    “似乎真的是这样。”老妇人突然笑了起来。“但是,你真的是以一个母亲的身份,为了丧子之仇来到这里的吗?亦或者,”她发出了一声轻咳嗽。“是担心耀日家族和冥月阵营暗通款曲的事情被人发现?”

    女术士的脸上的平静几乎瞬间凝滞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