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二十一节 至高之星5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第三章 女妖之门 第两百二十一节 至高之星5</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作者还没回来,我是可爱的草稿箱……

    “你是谁?”她重复了这个问题,不过刚才第一次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她还又自信又从容,但是此刻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她的脸上只有凝重。

    “哈哈……你该不会觉得这个是个秘密吧?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老妇人慢条斯理的回答道。“那我真的要看不起你了,耀日家族的芬妮。”

    “无聊的胡扯!”女术士的眼睛稍微眯起一点点。此刻她才开始真正意义上的细致端详这个老妇人。尽管感觉上,老妇人似乎是佝偻着身子才对,但是她站在那里的身形非常高大。或者说,哪怕老妇人弯腰低头,她的身高依然在普通人之上。

    当然这个所谓的普通人是平均身高的意思,并不是超出人类的范畴。应该说,这是一个非常高大的老妇人。就算是斗篷笼罩住绝大部分身体,依然能从一些细微之处,比方说手臂、手指等等推论出来。

    除此之外,老妇人身上缠绕着魔法残痕。这种现象只有术士才会有——但是魔法残痕并不特别浓烈,这说明她要么实力有限,要么已经很长时间没使用过魔法了。在另外一方面,老妇人从兜帽中泄露出的下巴又清楚的说明她的年纪很大了。

    那本来是一个棱角分明,丝毫和“柔美”这个概念扯不上关系的下巴,但是因为积累了很多的褶子和老人斑,才让它看起来有那么一丝慈祥的味道。众所周知,女性术士们拥有一种特别的天赋,那就是看起来要比真正年纪年轻一些。而老妇人身上已经有着如此明显的老化痕迹,本身就说明她的年纪真的很老了。

    对于人类这个种族来说,衰老是不可战胜的天敌。就算是术士也不例外。身体的衰朽老化,能够让最强大的术士变成死气沉沉,毫无战力的烂木头。所以女术士几乎是第一眼就知道面前这个老妇人并不构成威胁。

    “否认也是没有用的。”老妇人的声音依然不紧不慢。“关于女妖之门这边的走私渠道……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了吧?只要稍微有点眼光的人就知道,这事肯定有周边几个地区的总督插手……虽然说女妖之门总督的可能性自然是最大的,但周边其他地区也不是没疑点。但是这一次,冥月在女妖之门发动攻击却把女妖之门的嫌疑洗清了,理所当然,最大的疑点就指向了沙地。有了目标再去寻找证据,那就容易许多了,不是吗?你该不会觉得辉月的高层连这么一点见识和能力都没有?”

    “不过呢,”在女术士说话之前,老妇人已经把话题继续下去了。“这不是什么太大的过错。当今世界,诸神不变的饥渴已经将整个世界卷入无限的混乱之中,芸芸众生唯有托庇于残暴及血腥之下寻求庇护。昔日的恬静繁荣早已逝去,被彻底忘却,无以挽回;平等与理解之说也归于诞妄,前途黑黯,世间惟战是向。这世界和平无存,唯有永恒的征战与杀戮,生于此世,个人的分量微不足道,想要挣扎求存,想要多一条出路,并非不可理解。但是,”她头部略微上扬,兜帽之下露出更多的脸部,脸上满是皱纹。“如果此等隐秘大事却四处传播,导致四处补救漏洞不至于泄密……却也是福祸无门,唯人自求。”

    “呵呵,你说的真有趣,”女术士笑了起来,然而她的眼睛中毫无笑意。“富有想象力,不过这种信口拈来的话不能乱说。”

    “只要陆五死掉,确实有很大的可能死无对证了。”老妇人毫不客气的说道。“所以,我特地过来见见这个年轻人。有了证人之后,那就不是想象力,也不能称为信口拈来了。耀日家族的芬妮,你正在把你的家族带到一条错误的道路之上。世间没人会尊重一个叛徒,辉月如此,冥月亦然。”

    “叛徒?哈哈……哈哈……”女术士凝视着对方。“首先要拥有信任,然后,才能背叛吧?既然辉月容不下我,那么另寻出路,又有何可以指责?”

    “你是说称号的事情?我确实听说你有此野心。然而取得称号唯有三途,力量、智慧与功绩,除此之外别无他法。此三者,你皆不具备,又有何值得埋怨的呢?”

    “我拥有足够的力量!”女术士咆哮了一声。“然而却在你们这些层层阴谋之下,不能得到匹配的地位。”

    “愚者多有此想,”老妇人摇了摇头。“力量对你而言并非好事,反而蒙蔽灵智,让你做出愚行……耀日家族确实应该换一个领导者了。也罢,我给你一个机会。既然你对自己的力量有自信,那么就来试试吧。”她说道。“如果你能击败我,那么你就能得到称号。”

    “胡说八道也要有个限度!”女术士是半个字都不相信。开什么玩笑!

    “此地并无第三人,何必保持你那空虚的幻术?”老妇人伸手一挥。刹那之间,笼罩在女术士身上的某种纱布瞬间消弭于无形。

    女术士现在孤身站立在夕阳之中,在幻术作用下,她或许只是冷傲的站着,然而揭开伪装之后就会发现,她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她的右手放在入鞘的长剑柄上。此时此刻,她身体略微弯曲——弯曲的是她的腰部,而她的脊背依然笔挺,仪态完美,宛如阅兵场上的士兵。她是一个高个子,虽然没有她对面的客人那么高,却也相差不远。长直的金发勾勒出一张苍白的面庞,仿佛长久没接触阳光而导致的那种不健康的白色。她没有幻术中表现的那么艳丽美貌,然而却也算得上是一个美人,唯有下巴略尖,颇不符合地球人的审美观。此外,她的眉宇间已经凝聚着轻微的褶皱。这两者让她美貌下降不止一筹,或者这是幻术的由来?

    她穿着一身暗紫色的衣服,以白色为内衬,银缎褶边。这件衣服并非凡品,千百年来术士先贤研发出来的的玄妙图案被煞费苦心的铭刻妆点在衣服内层。这位女术士的身上散发出一种强烈的危险感,无需任何特别的眼力,是个人就能感觉到那宛如肉食动物猎食般的杀机。

    对手刚才施展的技巧抹去了她的幻术,让她略有不安。而且正如对方所说的,此时这种隐藏身份幻术似乎并无必要,所以她也就没有被抹消之后补上。毕竟对方已经认出她的身份,伪装也就没什么价值了。

    她凝视着前方的敌人,虽然略有疑惑,但并不畏惧。那是源于长期以来培养出来的领袖气概,还有一个强者对自己力量的绝对自信。如果在地球上,她的这份神情完全可以扮演一个自许天命加持的女王。

    然而她的对手依然不动如山。和身上携带着武器的女术士比起来,老妇人表面上没有任何武器。不过她的斗篷足够宽大,就算其下藏有大型武器也不奇怪。自始至终,她身上没有幻术笼罩,而是以本色见人。她的身体并无任何行动,但是,明明是这样,反而让她看上去有一种蓄势待发的感觉。也许这是因为斗篷的缘故,让人情不自禁的猜想这是不是一个骗局:在表面上她毫无防备,但是依靠斗篷的遮掩,她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老妇人的嘴角微微裂开,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但是这个笑容却会让人想起那些远古的掠食巨兽。

    “你不应该挡路的。”女术士说道。“在我面前不管是装腔作势还是虚张声势都毫无意义。你能拖多少时间呢?陆五跑不远的,我保证。”

    老妇人回以一个轻松的微笑。“哦,也许如此吧。”说话的时候,她张开了嘴巴,露出一口和她年纪完全不相称的,洁白整齐,完美无瑕的牙齿。“但是,陆五并不是这件事情的重点。你无需在意他——他很重要,但是是在另外一件事情上,和耀日家族完全无关。现在的你在意的应该是我!”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你没有任何胜算。你想阻止我干掉陆五……那么我告诉你,你真的搞错了!我没有得到称号,但是那是因为嫉妒和歧视,还有各种不公平的评判,并非我的力量弱小。如果我动手的话,你就会见到儿时幻梦中恐惧里的猛兽,你会见到你的梦中徘徊的暴怒和毁灭!”

    “说的很好,耀日家族的芬妮。然而,行,胜于言。”

    ……

    陆五一路回到了自己的住处,然后才来得及喘了一口气。

    如果不是高手的感知能够穿透那些物理障碍的话,估计他就会在通道上被那个女斗士堵个正着了(而且因为高手吃了神能,感知范围大大提高,所以监控到那个女人的一举一动)。虽然陆五不知道那个女斗士为什么怼上他,但是傻瓜也能明白,要是在竞技场外侧过道被对方堵住的话,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情。

    怎么看对方都不是来处对象的!

    而且刚才那种事情……让陆五回过神来才觉得毛骨悚然。那一拳……如果不是因为高手吃掉神能而施展神力的话,那一拳应该正中他的面门。陆五虽然向来觉得自己脑袋比较结实,却也明白距离那层高能材料构成的墙壁还有一些档次的。

    如果被命中的话,百分百会死的!估计直接就是脑浆迸裂一命呜呼。

    而且,如果他没弄错的话,那恐怕不是魔力戒指能做到的……不,应该说那最后的一击,也就是陆五使尽全力发出的最后一击,不是靠着魔力戒指就能避开的。仅仅靠着魔力戒指的力量,人类是绝不可能在那个时刻变招,从容避开那一击的。

    幸好他及时认输,否则的话,那个女斗士第二次冲过来,他估计凶多吉少。

    “没错,搭档,那确实就是一个术士,女术士。”高手因为吃了神能的缘故,能够直接和陆五进行心灵交流。“她显然是针对你的。不,她不是针对你,她是要杀你。”

    陆五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体质,特别容易吸引女术士。但这显然并非好事。

    “为什么?”他不解的问道,不过这个问题其实不是最重要的。“她有追过来吗?”陆五旋即意识到最重要的问题是那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