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二十三节 至高之星7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第三章 女妖之门 第两百二十三节 至高之星7</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女术士的目光从满地乱滚的拘束具上移开。带着震惊转向老妇人。

    原本就觉得对方穿这种斗篷,还用兜帽遮掩头部是一种很不正常的行为,肯定另有原因。因为术士们假如想要隐瞒身份,应该是如她做的一样用幻术遮掩身形,而不是这样欲盖弥彰的穿着古怪的打扮。

    现在她终于明白对方为什么要这么穿了。

    因为兜帽下是一张足以让人在噩梦中惊醒的面孔。

    老妇人刻意显露的那半张脸确实是属于一个老年妇女的,就算那张脸上皱纹多得能夹死苍蝇,就算皮肤上满是各种斑点和小肉瘤,但那终究是一个老人的身体——至少不会让你觉得恐怖。

    但是老妇人另外一部分脸……不,应该说另外一部分头部,并不是人类的血肉之躯,哪怕是一个老年人衰朽枯萎的血肉之躯。

    这半个头部已经被机械化,那里不是人类温暖的肌肤,还有肌肤下的血肉和骨骼,取而代之的是机械冰冷闪亮的钢铁外壳。一些说不清用途的机械——包括轴承、电子设备之类的,就被安置在外壳之上,点缀在不知道是真是假的头发之中。这些设备显然无法塞进金属头部,只能如肿瘤一样,赘生在脑壳之外。

    这种野蛮的手术还在老妇人还属于血肉之躯的那一半头上打了一个洞,有一根导管从这个位置深入脑部,单单看着就让人觉得全身不舒服。

    这些无机质却在运转的钢铁机械占据着老妇人半个脸部和大半个头部,其中包括一只眼——那只眼睛已经被一个如同显微镜一样的机械镜头所代替,镜片之上,散放着幽暗的红光。

    还有她的脖子。虽然老妇人斗篷就算脱掉兜帽也算是高领,但是却也无法遮掩整个脖子。在她原本应该是脖子的部位,同样变成了一个复杂的机械机构,正是这个机械结构让她能够完成抬头低头等等正常的行动。

    幸好脖子也只有半边是机器,另外半边依然是一个老人肌肤松弛的衰老肢体。否则的话,就可以说她其实已经失去了身体,只有半个脑袋还存活着,已经不能算作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类了。

    任何人都能由此推测出,老妇人的机械化的范围,显然不限于头部和脖子。

    她穿着这种斗篷,并不是为了特立独行,让所有人都注意她,而是为了隐藏自己身体上的机械化。

    这种机械化不知道是否是因为在战斗中受到了重创,为了生存而不得不做出的妥协。但是不管是什么原因,老妇人看起来非常的怪异。血肉和机械的这种结合,有一种让人看了就油然而生的天然反感。

    女术士错愕了半晌。半机械化的身体……扭曲诡异的面孔……还有满地的拘束具……

    别的暂且不论,但是这个拘束具她很清楚。这是为了让年幼的术士们不至于力量失控而研究出来的道具。当然,偶尔它还有另外一种型号,不过那就是对付俘虏或者囚犯的了。这种东西和术士们现在战斗服上使用的魔法纹理类似,只能说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而且,很容易就能明白,正常的术士是不会使用这种东西的。

    刚才的战斗,女术士并未使出全力。因为她身上戴着一个拘束具,此外也没有激发衣服上的那些图案。这意味着她的实力能够随时增加三成以上。这就是她信心的来源。而她佩戴拘束具的原因则很简单——用狂怒刺激自身潜力虽然很有效,但失控之下过分用力可能危及自身安全。

    但是老妇人身上居然套着六个拘束具……她戴着六个拘束具……居然能和她打个平手。女术士有些惊恐的想着。六个!那是危险囚犯才有的待遇吧?

    然后她猛的想到了对方到底是谁。

    “……至高之星?!”她轻声的念出这个名字。念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她整个脊梁都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辉月最强的术士!也是最冷酷无情的杀手!原来如此,高层并未忽视女妖之门。他们之所以摆出一副不介入的姿态,是要在行动之前先清理内部。

    然后,她再次将自己的怒意激发到极限!什么后悔都没有用,此时除了拼死一战之外,她别无选择。

    ……

    “没有追过来。”高手似乎是略微沉吟了一下,说道。“她会选择在竞技场上动手,估计意味着有一定的顾忌吧。这意味着她应该是不能或者不愿在光天化日之下动手的。”

    果然……事情没那么顺利……

    其实陆五也觉得奇怪,来到大本营这里之后,事情怎么会这么顺?各种麻烦统统离开,遇到的都是好事。虽然说有那个合作协议,但是陆五自己觉得,这应该是一个漏洞,并非对方刻意为之才对。当然,这不是说伊万的提醒不对。

    所以到了今天,也就是最后一天(前面说过,飞空艇已经修好了)的时候,如果再不发生什么反而会让人疑神疑鬼了。

    “今天晚上应该安全的吧?”陆五并不是很有自信的问。

    “搭档,放心,打也许打不过,躲却是没问题的!既然她有顾忌就行……”高手说道。“我已经记住那个女术士的生命特征了……只要她一接近,我们就能知道。搭档,相信我,虽然危险,但是并不致命。”

    “晚上的约会……怎么办?”

    没错,就是罗嘉帮忙联系的,和加尔的约会。目的是为了改一改协议,填补一下之前的漏洞。虽然陆五个人觉得对方并不是刻意的,但按照不成文的惯例,修改协议的话是要付出额外的代价。

    当然这个代价现在对陆五是小事了。托罗嘉的福,陆五现在口袋里可是塞满了魔力戒指。

    “当然是要去了。等等……搭档,”高手突然说道。“我发现一件好玩的事情了,诡异的能量……这种能量……是魔力呢!”

    “魔力?”

    “搭档,非常强烈的魔力波动,有术士在这座城里交战哦。我们也许可以去看看。”

    陆五一点也不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别说来这边了,自从在地球上见识过邪魅和琥珀的力量后,他就深刻的觉得,这种战斗避开得远一点,会让人多活几年。除非真的迫不得已,否则最好还是不要扯上。在地球出生长大的他,对这些超自然能力显然过敏。

    “当然,放心,不是你去看,是我去看。”高手循循善诱。“现在距离太远了,连我也弄不清楚……只要稍微近一点就行。对了,就是和加尔约定好的那里,很合适!”

    ……

    在竞技场边上的罗嘉已经清楚的感觉到不对头了。

    呃,刚才的这一场较量,似乎是一场精彩,却也在正常范围之内的比试。除了过程精彩之外,似乎没有其他什么不妥之处。当然墙壁被打裂了这种事情可不常见,值得大家讨论许久,为这到底是力量还是技巧争论一番。但是归根结底,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妥,两个斗士分出胜负但安然无恙。一方展现出超乎想象的能力,另外一方见势不妙果断认输了。

    几乎没人察觉到不正常之处——而这个不正常之处本来是很容易察觉的——那就是两个斗士比赛之后居然都没有出来。

    比赛结束之后,失败者和胜利者都会出来(不是走出来就是抬出来)。无非就是到底走哪条通道的问题。但是这一次,罗嘉眼巴巴的看着通道口,却什么都没看到。

    不管是陆五还是那个女人,都好像消失不见了一样。

    那个女人能做这种事情很正常,术士本来就拥有这种力量。但是陆五却不应消失,哪怕被他被堵在某个角落里杀掉,也会被人发现尸体,而不是如此刻这样消逝得无影无踪。

    我是不是该乘机跑掉?他心中暗问自己,却不知道要如何选择。如果他留下来,那么等那个女术士回来,他至少有七八成可能被杀掉。但是如果他选择逃走,那么他就得为自己祈祷永远不要在遇到那个女人。

    但是这可能么?别的不说,除非他弃职潜逃,否则在这个大本营里找到他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而如果他弃职潜逃了,那么对方又可以大大方方的打着追捕逃兵的旗号,轻易的利用正规军这边的诸多资源去搜捕他。他就真的变成无处可去的逃犯了。

    为什么会突然消失了?

    虽然哪怕白痴也能看出,肯定发生了什么才让两个人一起失踪,但是罗嘉哪怕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能乐观的猜想,这件事情应该和他刚才用终端发送出去的东西有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