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二十五节 至高之星9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老妇人慢慢从地上捡起拘束具,然后将兜帽再次盖住自己的头部,将自己邪异的容颜掩盖在兜帽的阴影之中。现在她看起来只是一个衣着比较怪异的老妇人而已。除了衣着和体型之外,看不出有什么不妥之处。

    女术士躺在建筑废墟之中的身体一动不动。伴随着又一阵雷鸣,雨势增大了。豆子大小的雨点从天空落下,饱含着空气的炙热,落在地面上,落在废墟上,落在一动不动的人体之上。

    战斗就这样突兀的结束了。

    两名术士刚才还打得不可开交,两个人都肆意战斗,不顾周边。到处都是被她们拆下的护栏,或者是撞坏的墙壁。她们无视危险沉迷厮杀,但此刻,一切都已经结束。

    “耀日家族的芬妮,狂怒之路并非善途,”老妇人一边整理自己,一边好整以暇的说道。“战斗并非如两只猛兽般搏斗,也不是两个野蛮人进行的粗鄙纷争,智慧和技巧的重要性并不会低于力量。真正的战士是为了自己的纯粹取胜的需求,为了自己最完整而高傲的战士精神所驱动而战。当战况不利时,应懂得如何减少损失而撤退,而非如莽夫一样,拼杀到自己脱力而亡。勇猛值得称赞,鲁莽却非如此。”

    当然,她的谈话对象静静的趴在建筑垃圾之中。如果这里有人体检测设备在场的话,大概就会显示她的生命体征正在逐渐归于消亡。

    “昔日你在试炼场上所向无前,可惜在最后一战平分秋色并被裁定为较差一等。”老妇人继续说道,“你一直以为战况是你占优,因为论伤势,对方比你更严重。你据此认为最后失利是因为他人嫉妒,让你错失良机。此种执念让你向冥月靠拢。如以个人投靠冥月,情有可原,我亦不会阻止,既然你心已经不在辉月这边,强留又有何益?正该让你投奔过去,好好品味一下冥月的公平和公正。然而你并非独自前往,却要裹挟整个耀日家族……这就不应该了。女妖之门这一次异变,辉月亦不可能不采取新工单。”

    就在说话的同时,她已经收拾妥当。另外一方面,死亡已经不可遏制的爬上了女术士的躯体,她身上的轻微颤抖正在逐渐平息下来。

    然后,老妇人打开自己的本源。这一瞬间,她清楚感觉到身前属于另外一个术士的本源。它已经脱离了主人失去生命的身体,却依然在虚空之中挣扎扭动,仿佛一块无助的被风吹拂的旗帜。正常情况下,它会这么在这种挣扎之中悄悄的消亡,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但是这一次情况有所不同。老妇人用自己的本源去吸引它,就像雪花附在雪球上滚下一样,将那刚死去的术士本源,那不可名状的魔力源泉,吸纳到自己身上来。

    那个过程非常短暂,但是等到这一切结束,虚空中一切恢复平静,老妇人沉默了半响。

    她清楚的感觉到自己魔力本源的壮大。没错,这就是“吞噬”。让一个术士从另外一个术士的死亡之中汲取力量的魔法。这个邪恶卑劣的魔法,在某些势力的有意推动下,已经席卷了整个世界。不管是辉月还是冥月,都已经明白无法阻止这个魔法的传播了。

    要有何等的残忍邪恶又聪慧睿智的头脑,方才能做出这种研究啊。就算是完全不懂的人也明白,这绝不可能是无中生有,坐在房间里随便想想就能想出来的。这种东西,必然,也只可能会经过大量人体实验才能做出来。这个魔法师如此的精确完美,不知道在实验室中的解剖台上面要死掉多少个人。

    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天才(而邪恶)的术士做出来的事情,因为这是一个足以问鼎世界巅峰的秘密。而且,除了一颗天才的头脑,还必须有着一个强大的组织提供支持方能成功。不管是天才还是组织,都不可能允许这样伟大的发明创造被四处传播。而且这种不自然的传播速度……

    只要不是白痴的话,估计都会看出来,有人在背后推动这个魔法的传播。

    但是从反面来说,这个魔法却指出了一条从未有人涉及的方向,如同黑暗中的一盏灯光一样,照亮了后人的道路。因为自古以来,无数术士曾经前赴后继的研究增强魔力的办法。然而,这个**宛如无底黑洞,吞噬了无数智慧却所获寥寥。

    “凯查哥亚特……吗?能凭一己之力横渡以太之海的智慧生物……对这样的生物掉以轻心,在给予大量侮辱和伤害之后再选择合作……冥月真的太不智了!”老妇人轻声感叹,然后抽身离开。

    她没有去细致查看地上的尸体,也没有去捡那把看起来颇有价值的剑。事实上,她是很干脆的转身离开,什么东西都没有拿。当然这也很正常,对于她来说,这些东西都是唾手可得,以至于根本不值得为此费神。

    雨势进一步转大。必须要说,这个地方挑选得很妙,因为它是城市一个死角。每天除了固定的巡视之外,鲜少有人来这边。所以,很自然的,就算老妇人离开之后许久,依然没有人察觉这里发生了什么。

    又过了很长时间,一只脚步慢慢的踏在了一块砖石,或者说建筑废料之上。

    雨势此时已经转小,却也能将肩头变色。陆五小心翼翼的前后看了看,直到确认此地已经完全平静下来才迈开步。

    前面说过,这里的战斗已经结束。只有女术士的尸体倒伏在一堵半倒的墙边上。此时已经是傍晚,大概要到深夜的时候,这具尸体才会被巡逻的队伍发现吧。

    “这个就是……”

    地上的尸体侧卧在一堆建筑垃圾之中,半张脸朝天,但哪怕只有半张脸,也能看出她死之前充满了狂怒,以至于连死亡都未能这股怒意彻底抹杀,任其残留在遗容之上。但是说句实话,这具尸体的容颜虽然被愤怒和死亡扭曲了,但是她和陆五之前见过的那一位长相差别可大了。

    如果陆五没记错的话,他见过的那个女术士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美女,有着明艳的五官,还有成熟端庄,令人过目难忘的绝代风采。但是这个女人……虽然她的表情扭曲,又被雨水和尘埃污秽联合起来施加改变。但是不管什么样的愤怒或者恐惧,都不可能把圆润完美的下巴变得尖起来吧?

    “这就是那个女术士的尸体。”高手用心灵感应说道。

    “你确定吗?”

    “百分百确定,搭档,别拿术士当普通人看待,只要愿意,他们随时可以用魔力伪装自己。”高手说道。“不要小看这些幻术……任何生物都会被这种力量欺骗。魔力是一种莫名其妙,谁也说不清楚的力量。”

    从现场残留的痕迹可以看出,这里发生过一场真正意义上的生死决斗。如果不是亲眼目睹,很难想象术士居然有这样的力量。现场留下的各种残痕,估计只有那些地球古代的恐龙巨象那样的生物才能做得出来。砖石墙壁被蛮不讲理的推倒,硬化的地面道路被匪夷所思的力量踩裂、破碎,残留下一个个的足迹。甚至能找到很多切割的痕迹,按照高手的说法,这是音速动作产生的冲击余波。当特别强大的术士将自己的力量催鼓到极限的时候,就会如此。

    “但是……她身上没有伤痕。”陆五怎么看怎么别扭,明明四周各种痕迹都证明了这里发生了一场变形金刚级别的战斗,但是偏偏尸体看上去完好无损。照理说,如此暴力的战斗,应该死无全尸才对的。

    “搭档,你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高手说道。如果高手有着人类的身体,他此刻一定正是眉飞色舞,兴奋不已。“这个世界最顶级的战斗!”

    “最顶级的战斗?”

    “是的,如果说我们把魔力戒指提供给人的魔力设为一,”高手说道。“那么现在的琥珀,魔力差不多是四到五的程度,而这个女术士发挥的魔力至少也是二十五,而她的对手,”它用一种极其狂热的口吻说道。“起码有五十。当然这只是我的粗略估计,但是你应该能明白吧,那个人很强大。”

    虽然高手说的很兴奋,但是陆五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他并不是术士,也很难理解高手说的这种概念到底意味着什么。只是觉得,高手似乎对术士的力量很感兴趣。

    总之,这次高手意外的吃掉了一颗神能,所以极大的扩张了自己的感知范围,从而有幸见识到了这场流星撞地球级别的战斗。

    “那个……她到底是谁?又是为什么被杀?”

    “抱歉,搭档,第一个问题我完全不知道。不过第二个问题,其实她不是被杀,而是……”高手似乎沉吟了一下,想要描述这种不自然的现象。“自杀。”

    “自杀?”

    “嗯,刚才她使出了超出自身极限的力量。”高手说道。“搭档,你应该能明白吧,猎豹虽然最高时速能达到一百二十公里,虽然它保持这种速度奔跑最多不过几百米,而且在一场最多不过两三分钟的追逐之后,猎豹必须用半个小时来调整自己的呼吸。世界上不存在十全十美的事情,什么东西都要付出代价的。爆发力越强,在恢复和持续时间上,付出的代价就越大。但是这个术士。”高手所指的显然就是死掉的这位女术士。“她在挑战自己的极限,强行维持高强度爆发,于是就付出了生命为代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