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二十八节 至高之星12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他抬眼去找祭司,然而此时对方却离开了,那帮他的前雇主也跟着一起离开。此时正值竞技场一天最空闲的时分,四周只有零零散散的有限几个人,所以一目了然。

    他感觉自己脑子有点乱,但是莫名的,祭司刚才的保证却似乎在耳边再一次响起。

    “……从现在开始,你无需畏惧什么,尽可以自由行动,就像过去一样。追逐着你的死亡已经在无上圣主的光芒下消退了……”

    不,我没有被忽悠,因为在这场忽悠中,我似乎什么都没失去啊?内心深处的理智给出了一个清晰而极具说服力的解释,赶走了他刚才的这个念头。

    四周人已经很少了,甚至有竞技场的工作人员盯着他看,似乎不理解他为什么还呆在这里。

    应该是……没事了吧?他只能这么安慰自己。内心深处的理智拼命的反驳,但是这一次,理智被侥幸心理彻底的压制住了。应该是没事了!

    然后他想起自己今天还有一件事情。没错,那就是他约了陆五和加尔见面。是的,他是真正的约了,不是敷衍了事随便骗骗陆五。尽管按照原定的计划,陆五和加尔见面的时候,浮空要塞的所有权已经不属于他了。但是罗嘉想要通过这个机会,让他们知道陆五已经无法兑现之前签订的协议了。

    不过这个时候的话……

    陆五应该是没有闲暇去见一次加尔,进行那个谈判了。生死之刻,他这一次也只能彻底的放了加尔的鸽子。他自己就算现在立刻出发,估计到场的时候也已经迟到了很久。不过基于他是邀请人,他不管怎么说也要到现场去一趟,哪怕加尔等得不耐烦的走了也是一样。

    还有,这一次加尔那边恐怕赢了。他有些遗憾,又有些眼红的想到。虽然不能真正的将浮空要塞据为己有,但是起码也能得到一个要塞指挥官的位置吧。这已经足够让人羡慕嫉妒恨了。

    ……

    在大本营靠近外围的地方,有一个并不起眼的建筑。和它周边的很多邻居一样,这是一个临时建筑——或者说临时住房。但是虽然说是“临时”,却不是说它粗制滥造。事实上,整个城市里所有建筑都不是粗制滥造的。

    这个建筑的名称也许没人说得出来,但是它的作用却是人尽皆知——这是一个供军官使用的高级餐厅,或者说军官食堂。里面提供一些在女妖之门算是奢侈品的东西,比方说来自后方的水果啦,水培作物啦,还有其他一些高档食品,能够极大的改善军官的生活条件。

    现在是黄昏时分,晚饭已经结束,餐厅已经停止运作。但是,严格的说,停止运作的是厨房,用餐的地方依然是敞开了,照明之类也不可能断绝。于是这里就成了一个社交场所,可供中层以上军官消磨时间,闲聊话题。除此之外,这里有些比较私密的房间。这些房间最初的用途是供一些朋友聚餐,安心的讨论一些并不合适在大庭广众之下讨论的话题。

    但是有的时候,这里也被人当做私下交易最合适的平台。说不清楚这些私密房间为什么存在,但是有些东西却是公开的秘密。比方说,很多人都知道(但是他们从来不会声张),这些房间和房间周围没有任何监控存在。

    但是这个地方其实还有另外一个秘密,那就是这地方距离高级区……也就是将军们的起居之处直线距离非常的近。近到了已经无需任何额外的中转,哪怕最常见最普遍的终端都能直接沟通。

    此时此刻,就在这么一个私密房间里,一个男人正坐在一张小桌子前,认真的操作着自己的终端。这是很常见的事情。

    这个男人正是加尔,此时的他,满脸喜色,是那种仿佛天空都晴朗了几分的真正喜悦。唯有属于成功者和幸运者的表情。

    “所以说,阁下,事情远比想的要简单的许多。”通过终端,他对对面的男人说道。“其实根本就是您想太多了,陆五毕竟只是一个边境小镇长大的人,是的,他很幸运,也不缺乏逞强好胜的勇气,但是并不具备您所担忧的远见卓识和谨慎小心。后两者其实才是真正值得重视的,因为具备这种天赋美德的人,很少犯错。”

    也许是因为终端性能的限制,投影出来的是一个并不怎么清晰的人影。不过,如果陆五在这里,他大概就能直接认出对方的身份。整个浮空要塞事件的始作俑者,晚星家族的阿元,正规军内的高级军官。

    “但是,他现在已经醒悟过来了。”阿元说道。“不然的话他不会找上你的,至少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来找你。”

    “但是这已经没用了啊!”加尔哈哈一笑。“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他亲自用自己的生命编码画押的,这个协议已经无可挽回。他唯一的选择就是赖账……但是,”他的笑容更加灿烂了。“现在这个时候,能赖账吗?”

    一位执政官到来的是一个并没有被特意隐瞒的消息。尽管外传不多,但是哪怕是中层军官,嗅觉特别敏锐的也能得到这个消息,罔论高层了。他知道,之所以这个消息保密并不严格,是因为消息是有即时性的——就算是冥月那边想要杀掉辉月的执政官(哪怕他们不惜一切)也没用,因为等到冥月那边调集好人手的时候,估计执政官也已经走了。

    得到消息,确认消息,调集人马,具体寻找机会实施,等等都是需要时间的。而且最重要的是,此时此刻女妖之门还被凯查哥亚特占据着,辉月和冥月其实是被凯查哥亚特隔开的。

    毕竟嘛,一位执政官过来督战,那已经是表示辉月高层很重视了。这也只是一个表态而已,执政官当然不可能真的长期留在这里负责最高指挥权吧?他最多也不过是稍微驻足一下罢了。毕竟女妖之门这地方,辉月根本没有部署多少军力。

    这是一个很符合逻辑的推理——大家讨论的,无非是执政官阁下会呆多少天的问题。要说三五天就走,可能有点过了,但七八天就是一个合适的数值?也许更长一点?十来天也在合理范围内,再稍微延长一点……嗯,可能性虽然很低,但是不能说没有。

    然而,晚星家族却想法设法的推测出(或者从某个秘密渠道得到消息),这位执政官阁下,会在这里呆上较长的一段时间。说不清楚到底有多长,但是至少能够保证这个协议执行。

    在执政官在的时候,任何赖账的行为都是挑战他的权威。虽然听说执政官大人是微服私访,身边连亲卫都没有带,但是执政官的权力是实实在在的。只要他愿意,一句话就能动员几千几万个术士。挑战这样一种至高无上的权威是一件过于愚蠢,以至于没人会去干的事情。

    所以哪怕这个协议非常不利,陆五也只能执行。

    “至于部队的事情……”阿元开始说道。“不要太急,我们必须一次性投入让对方完全无法生出反抗之心的力量。陆五的力量相当不错,他虽然只有一个军团,但是因为从各个地方得到了很多的装备和人员,所以他应该有三个个军团的战力。所以至少要一次性把十二个军团送上浮空要塞,才能确保他乖乖认输。”

    “那么,按照约定,要塞指挥官的位置……”加尔笑了起来。

    “当然就是你的了。”阿元点了点头。“就像我们约定的一样。”

    加尔对此很满意,因为他负责的本是这件事情中最微不足道的那一部分罢了。关于执政官的消息,是晚星家族提供的,关于陆五要来大本营的事情,是晚星家族提供的(也许根本就是他们设计的),甚至关于未来逼迫陆五让步的军力,也是晚星家族准备的。他在这个过程中就是一个代理人的位置,他自己也明白,选择自己是为了避免让其他强有力的势力把目光转到晚星家族头上,从而插上一脚搅黄了这件事情。

    事实上,他本来会有不少竞争对手的——还不止一个。但是可惜的是,他们自作聪明,不甘心当一个代理人,而是想要真正意义上的控制一座浮空要塞。是的,这个野心很大,值得赞赏,但是问题是一分风险一分收益。选择收益较大的那个,理所当然的要承担比较大的那个风险。

    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计划,但是加尔相信,一切都在晚星家族的掌握之中。他们的计划如果想要不受干扰的实施,唯一的机会就是成功的希望很低,以至于不值得让人费神费力的去干扰。

    而且这件事情确实也如想象中那么简单。想到事情居然如此简单的完成,一个要塞指挥官的位置到手,他不由得喜不自胜。是的,正常情况下他是没有资格完成跃升为高级军官这一步的,这一步如龙门,不知道让多少鲤鱼望而兴叹啊。

    但是他得到了这个机会……在一群人的竞争中得到了这个机会。他其实不是他们中最优秀的,但是他是他们中最理智或者说最保守的。而且,在成功的让陆五签订下协议之后,他得到了一个机会。那就是如果表现足够好的话,那么他们会接纳他们进入晚星家族。

    诚然晚星家族是一个二流的贵族之家,而且(就像很多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一样)面对着平衡之刻,贵族家庭消亡的危机。但是二流也是贵族之家,而消亡那也是几十年后的事情了。至少在他老死之前,并不需要太过于担心这个。

    “时间差不多了,”阿元说道。“陆五是个守信的人,他应该就会来了。记得我说的,尽可能的谈判,陆五这个人胆子很大,而且勇于冒险。万一他真的被仇恨冲昏头脑,宁可鱼死网破一拍两散,对我们也很不利。”他停顿了一下。“就算在浮空要塞上为他保留一个位置,也是能够接受的。”

    “但是,如果他真的不识抬举的话……”

    “事实会教育他的,”阿元冷笑了一声。“对我们来说,也许那样更好一点。”

    通话结束了。他走出房间,本来想去倒一杯水,却意外的看到陆五正从外面走进来。带着满脸的喜色。

    是的,是喜悦,那张脸上喜悦的表情就像走路捡到一百万一样的表情,快活,兴奋,喜不自胜而且有几分昏呼呼,就差全身冒着粉红色心型小泡泡了。任何人都能从这张脸上看出,这个人身上一定发生了很好的事情。除此之外,陆五显然抱有侥幸心理,他甚至完全不懂自己马上要遭到一个什么样的打击。

    加尔轻轻的冷哼了一声,心中不由自主的泛上一个欲望。他想看着这张脸上喜悦慢慢褪去,直至最后一缕也消失不见时候的样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