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三十节 至高之星14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能行吗?”陆五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必须要说明的是,他们之间的协议,或者说合同,并非纸质版的。前面说过,这个世界虽然有纸(也就是原材料或者说成分和地球不同而已),但是电子化却已经非常普及了。所以他们签订合同是电子文档。而且这里和地球比还有一个极大的优势,地球上电子签名防伪绝对是一件相当麻烦,难以发展的技术,但是在这里,这却是一件完全不成问题的事情。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身份证,可以直接使用它来进行签字画押。

    “当然能行……不,应该说,原本就是很容易的事情。”高手说道。“搭档,知道什么叫不平等吗?这就叫不平等!千万别拿地球上的标准来衡量这个世界的事情。”

    “可是,协议签订之后,不止是我们两个人的终端里有,数据还会备份在中转塔之类第三方里面,所以……”

    “哈哈,搭档,所以说你的思维还在地球的模式上,这个世界,可没有‘公平的第三方’哦。术士们可是控制着所有的一切……总之,这么做没问题吧?”

    “好。”陆五虽然觉得有点对不起人,毕竟以这个世界的标准而言,此事过错在他。但是抬眼看到加尔那张居高临下看着肥羊的脸,他就马上做出了决定。

    加尔并没有魔力戒指,所以他也就犯下了这个错误——在普通人的感觉里,此时两个人的距离还远,还看不清楚对方脸上的表情,时间又短,没办法将对方的表情仔细端详揣摩,所以他没有半点掩饰的必要。他却是忘记了陆五这个时候兜里已经揣着一堆的魔力戒指,至少暂时不必在意这么一点点的损耗。

    两个人稍微打了一下招呼之后,到房间里面坐下来。原本这个时候应该有三个人,也就是罗嘉。但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罗嘉也许是工作很忙,也许另外有事情缠着脱不开身,居然没有来。所以只有两个人了。说句实话,这种气氛很不好,两个人面对着面,陆五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最后还是加尔先说话了。如果说他之前对陆五有着轻视的态度,那么这个时候他的轻视已经增长了一百倍。毕竟只是一个边境小地方长大的人,也许有那么几分运气,也许有那么几分不怕死的勇气,但是其他方面就乏善可陈了。要说这件事情上后知后觉倒也罢了,但是约出来谈判,却没有很好的表达沟通能力,估计原本能谈成的事情也直接失败了吧。

    当然这件事情上更没有半点可能——原本就是一个圈套。陆五一头钻进去之后还想全身而退?做梦去吧!而且,这件事情上,也不是加尔自己说的就能算的。

    晚星家族那边的意思是谈判——只要陆五能把主导权让出来,哪怕在浮空要塞上给陆五留一个位置也是可以的。但是如果加尔最初也有这种想法,现在看了陆五那副神情,这个想法也已经灰飞烟灭了。

    看他那副不知道如何开口的木讷样子……不乘机为自己捞一笔,还真的是对不起这个机会啊!

    “罗嘉跟我说,”加尔慢吞吞的说道。“你似乎想要改一下我们上一次的协议?”说句实话,来联系的人居然是那个臭名昭著的情报贩子,这让加尔相当奇怪。就像每个人知道的一样,一个情报贩子最大的立场就是中立——和谁都扯不上关系(就算扯上了关系也绝对要保密)才能当一个情报贩子。要说罗嘉是被陆五雇过来的……却也不像。说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这似乎并不重要。

    说完之后,他饶有兴趣的看着陆五,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事实上……”陆五。“有人告诉我,这个协议有一点点不太对头的地方。”

    “啊,”加尔的脸色堆出一副好奇的表情。“这句话的意思是……你不会是想要修改协议吧?”

    “我有这个想法。”陆五尽力让自己保持平静。在魔力的影响下,人类的思维速度能够加快很多倍,这会让整个世界看起来都变慢了,所以他能够清楚的看到加尔脸上每一丝最细微的变化。那种夸张的表情,眼角那嘲讽的笑意,无不说明对方在装腔作势。而这种神情,如果想要做一个比方的话,完全可以参考地球位面上那些掌握着权力的官员。

    如果是完全不行倒也罢了。但是那些可行可不行的,拿捏在他们手里的,基本就是这样的态度,也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就是要研究研究,讨论讨论,商量商量。当然,这些都是表面话,背后话呢,其实就是伸手要贿赂。

    以这个世界的规矩,不知道这个叫做加尔的中层军官到底有没有此类权力。但是没有也无所谓,反正这种事情显然似乎可以无师自通的。

    “这个问题相当大,”加尔是一脸的无辜。“陆五,我直接摊开来说吧,站在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我是不介意的啦。但是你知道,这件事情真正的主导者并非是我。”

    总之,先把自己撇干净,摆出一副站在对方立场的态度。这也是此类情况下的正常事情。在博弈之中,掌握的优势越大,态度就可以越随和,越亲热。但是,再亲热再随和,真正的关键地方最多也只是说得模模糊糊,绝对不会明确答应下来的。否则怎么索贿受贿呢?

    ……

    罗嘉越走越觉得迷惑。

    自从他从学校毕业之后——或许可以提早一点,从他入学开始,他就没见过这么让他牵挂的事情。是的,这是一个典型的传道事件,或者说神棍事件。和那些诈骗类似,唯一的区别在于,他暂时还不明白这件事情上他有什么损失。

    一定要说的话,假如那个女术士回来,他估计就死定了。当然,如果他呆在竞技场不走,女术士估计也不会放过他。毕竟对方这是半公开的杀人,终究有些忌讳,能少一个目击者就要少一个目击者,不是暧昧?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内心,他那颗自认冷静理智的心,却隐隐之中承认那个神棍的说法的。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也许仅仅是因为他的内心,其实如普通人一样的软弱。总之,不管怎么否认,罗嘉的心里总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这件事情是可信的。

    那个女术士再也不会回来了,而他自然也就安全了。而这个,正是那个显然并不存在的,名为“无上圣主”的神灵的恩泽。

    是的,无上圣主显然并不存在,是一个空虚的信仰。既然是空虚的信仰,那当然就是无所谓的事情了。所以他是毫无任何心理障碍就宣布皈依的。但是现在,却有一股莫名的不安和焦躁。他不想要和这个事情扯上关系了。

    但是今天的这个事情真的很可疑。说句实话,他还搞不懂那个神棍到底是怎么说服了他的那群前雇主。

    那群家伙想要什么,罗嘉是一清二楚的。拥有一座属于私人的浮空要塞意味着什么?这不只是意味着一个人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还意味着自己能更上一层楼。

    从校官进阶的将官是惊险的一跃,可以说,就是一条深渊,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跨越过去的。罗嘉经历得越多,知道得越多,就越能明白其中的难度——能力、功绩这两个前提倒还罢了,有野心的人,一般来说并不会缺少这两点。如果这两点都缺少的话,那么也不会有此类野心了。但是,最后一点因素就难了。至于这最后的条件,有人称其为运气,有人称其为家世,不是每个人都能迈过去的。那就是浮空要塞的资历。

    到底是升为将官之后得到了浮空要塞各种指挥官的资格呢,还是先有资格再晋升为将官?通常来说,大家看到的情况总是相同的:一个军官通过考试得到了指挥官的初步资格,拥有了资格证书,然后成为了某一座浮空要塞的指挥官之一,并得到将官的军阶。这两者到底谁先谁后?有的时候真的很难分辨出这两者。但是,如果有人细心去追查,就会发现一些比较少的例子——那就是拥有了资格证书(这个倒是每年固定时间考试,任何人都可以参加)的正规军军官,跑到地方军去担任浮空要塞的指挥官,然后等到他回来的时候,就会因为这份特殊的经历而加入将官的行列。

    他的那群前雇主,正是打着这个好主意。简直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事情了。那种情况下,就算是高层有人坚决的反对也没用,最终肯定也会看在浮空要塞的面子上,捏住鼻子也会让他们进入将官的行列。

    那个神棍……该不会真的拿出一座浮空要塞给他们吧?不过罗嘉马上就把这个念头赶离开脑海。这太不可思议了。除非是某个势力拥有自己的浮空要塞却缺乏相应的指挥官!但是,不管是辉月还是冥月,当某个组织拥有一座自己的浮空要塞的时候,它是不会缺少一批指挥官的。

    他觉得脑子一片混乱,为什么他会在意这个?空虚的信仰本身就是无所谓的事情。但是现在,他却在想着一个法子,让自己能够脱离这个宗教——不是向谁申请,而是说服自己。

    莫名其妙的,他想起了那个祭司传授的祈祷之法。那是并不复杂的办法,只需要将圣徽捏在手里,虔诚的向着神明念诵一段赞美的经文即可。祭司也说过,这是最简单,但是效果也最差的办法。合理的办法应该是设立祭坛,选择祭品进行祭祀,并且要由一位祭司主持仪式才对。通常来说,这种没有任何献祭的直接祈祷并不会得到神明第一时间的回应,只有在最迫不及待或者别无选择的情况下才会被采用。

    不过他也特别的说了,像罗嘉这种神明青睐的人,也许有特别的效果也说不定。

    真有趣!罗嘉的心里突然闪过一丝逆反的恶意,或许他可以直接给那位神明出个难题?于是他拿出徽章,按照祭司传授的,念诵了一套对神明的赞美诗。等到赞美诗结束的时候,他就向着神明提出了一个要求。

    也不是什么特别的要求,就是要求解决他面对的那个小小难题,也就是关于加尔和陆五见面爽约的事情。这不是大问题,但是可能对他的名誉和信用造成一定的打击。他已经想的很清楚了,这是一个完全不可能的事情。陆五现在小命要紧,怎么可能还去见加尔?但是既然神明没有完成他的祷告,没有满足一个信徒小小的期待,那么,他抛弃神明也就理所当然了,不是吗?

    他念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立刻就后悔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