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三十三节 至高之星17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协议重新校对一次是很正常的要求。

    虽然说电子协议都是存在各自的终端里面(也许还会备份在其他的存储设备里面),但是作为这次谈判的中间人,罗嘉并没有见过这份协议,所以他提出了这个要求。

    加尔已经清楚的感觉到不太对头了。

    陆五脸上是充满自信的神情——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这都不是那种谈判失败,在愤怒和失望中彻底放弃的表情——这要么是他有着媲美演员的表演能力,要么就是确实如此。

    他转头看了看罗嘉,后者脸肿了半张……但是表情比较平静,看不出有什么。当然,眉梢的那一抹狂喜是掩饰不住的。

    完全搞不明白,这货冥冥今天(也许就在不久之前)被人揍了一顿,但这表情可不是被揍一顿的人应该有的,而是走路捡到黄金的人才有的。就算是因此了结了一段旧账,也不可能高兴成这个样子啊。

    等等,罗嘉这个家伙……他虽然是个情报贩子,但是却又不止是单单卖情报。只要价格合适,他也可以干一些诸如坑蒙拐骗偷,或者白手套、代理人甚至是其他一些事情的。本来也就是如此,这货只是一个兼职的情报贩子,只能算是小有名气,沾惹点其他行当,多赚点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啦。

    而陆五刚才显然是打算修改协议的,但是罗嘉一来,他立刻改主意……

    加尔脑子里突然感觉到一股很不妙的预感。

    但是感觉归感觉,他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校对协议是一件再轻松不过的事情,只需掏出自己的终端,启动并打开投影开关即可。电子版的协议就会浮现在空气中,将那一条条的内容展现在观众们的面前。要知道,修改自己终端内的协议很方便,但是修改对方的终端里的数据那就是完全另外一回事了。

    最重要的是,如果双方的协议有什么不一致的地方,他们还可以寻找第三方存储设备,并以第三方存储设备里面的协议作为最终版本。如果这场争执闹上法庭的话,那位和最终版不一致的协议拥有者就要倒霉,甚至可能是倒大霉。

    但是这一次,事情显然没那么麻烦。两个人的协议是一模一样的。就算最挑剔的人也没办法说他们有什么不同——因为它们确实就是一样的,每一个字,每一个符号,甚至每一个空格都是一致的。

    “很好,我们达成一致了……”罗嘉有些兴致勃勃的说道。事情这么简单就解决真的是再好不过了。特别是现在。他急着回到自己的住处,好好思考到底要向无上圣主要求什么东西才好。这可是一位全知全能(哪怕不是,也差不多了)的真神啊。如果他只向神明索要一些简单、廉价、容易得到的东西,这不但是对他自己利益的背叛,也是对那位全知全能的大神的亵渎,不是吗?

    “等等!”加尔一声爆喝打断了罗嘉的话。

    “怎么?”

    “协议被篡改了!”加尔瞪大了眼睛。其他的地方他并不关心,说白了就是送钱给陆五维修浮空要塞——反正这些钱都不是他出。但是最关键的地方,允许他的军团登上浮空要塞的条款……这些统统不见了。这一点他是绝对不会弄错的。

    “篡改?”罗嘉提醒道。“两份协议内容是完全一致的。”

    “被改了!”他对这两个狼狈为奸联合起来作弊的家伙怒目而视。这显然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圈套。或者说,这就是罗嘉被人揍得一脸猪头还能保持这样欣喜的理由!

    前面说过,想要修改自己终端里面的电子文档,那并不算太难的事情,但是要修改对方终端里的文件就很困难了,因为正常情况下,每个人的终端都是随身携带的,想要偷过来,改掉再放回去,估计这种招数只能对最愚蠢最粗心大意的人使用。

    但是这个世界有名为“魔法”的超自然力量。

    正常情况下绝不可能的事情,用魔法来做就简单得多了。比方说,某个晚上用魔法让加尔陷入无法醒来的睡眠,然后拿着终端随意修改内容,到天亮前结束魔法,让加尔自然醒来。如此一来,当真可以说神不知鬼不觉。

    加尔在心里几乎立刻脑补了一个此类的故事——在他不经意之间,协议的内容已被篡改扭曲,这不是他的错,最多也只能说没有料到陆五会如此的坚决。

    幸好,还有后招。是的,协议签订之后,他们理所当然的会存储到那些被锁定后只能读,不能输入的第三方储存器里面。这是一种常用的技术,极为可靠。除了暴力破解——也就是所,从物理上而非技术上,将存储设施摧毁——之外,几乎根本无法更改。而这次因为涉及一座浮空要塞,加尔自然选择一个最安全最可靠的地方,也就是大本营最中心的那一个。

    “被改了?”罗嘉也有些愕然。陆五做的?可是,就他所知道的,陆五在这里可谓举目无亲,根本没有干这种事情的条件。

    “少装了!”加尔怒吼了一声。某种不妙的预感让他明白,事情发生了超乎想象的变化。前面说过,陆五修改自己的电子文本很容易,修改加尔手里的电子文本也不算太难(前面说过,只要一个术士就能做到),但是做了这两者是没用的。因为除非他能够修改修改大本营的中央数据,否则到头来就是一场空。

    他迅速的用自己的终端联系上大本营的中央数据库,从中找到自己存储的文本——那个本来只能读取复制,但任何人都不能修改的文件……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切。那份理论上无法修改的东西,现在已经完全的变了一个样子,或者说和他们手中的没有任何区别。

    几分钟后,加尔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终端的联系功能。他联系的对象也是第一时间做出了回应。

    “大人!”加尔的脸上已经满是冷汗。没错,照理说,这件事情的责任不应该是他,但是……怎么说呢,这不影响他的额头冷汗一滴滴的向下流。他把刚才发生的事情,用最快的速度,做了一次汇报。当然,成功隐瞒了他所有的小动作,反正那些也只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不是吗?

    “这不可能!”等到他说完,对面的脸色立刻就变了。“陆五的根底我很清楚,他在大本营这里连熟悉的人都找不到几个,怎么可能有这种能力?而且,就算是他想要做什么,也得确认过才行吧?!”

    这是很正常的逻辑,如果一个人发现对自己极其有利的协议条款存在某种隐患,他第一反应是通过协商把这个隐患去掉。只有在非常确定这个不是因为失误而产生的隐患,而是刻意安排好的陷阱,他才会采取其他行动。

    他关掉通讯,用手覆额,半天没有说话。

    其他暂且不论,单单这件事情本身只能说陆五的迅猛果决,远超正常人。

    他这一次是真的低估了对手……不,是他大意了,真的大意了。那个年轻人拥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决心,能够舍弃别人不能舍弃的东西,做出别人不能做出的决定。

    他之前就在浮空要塞的事情上做出了一次类似的决定。

    那个时候,隐判断浮空要塞如果飞起来,就会在几十天内坠落,之前花费的所有金钱和心血就会全部付之东流。没错,浮空要塞很重要,就算是一地总督,也不能等闲视之。但是一座注定会在短时间内坠落的浮空要塞就谈不上什么价值了。正常情况下有什么人能做出那种决定?

    事实也证明若非这个决定,陆五必败无疑。格鲁马斯安排了大量军队——他唯一失败之处就是没有派人监督浮空要塞的维修工地。因为那个时候的格鲁马斯,就和现在的他的一样,无论如何也不相信陆五会舍弃浮空要塞,强行让浮空要塞升空。

    这个判断绝不能说错,因为格鲁马斯至少没有在浮空要塞上花费半分钱,陆五却已经投入了几乎所有的金钱。谁付出比较多一目了然。任何人在那种情况下,都会做出那种判断。

    但是,陆五就算有超乎寻常的嗅觉和果断,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正如他刚才说的,陆五在大本营这里,别说关系了,连熟人都没有几个。

    一个举目无亲,找不到关系的人,纵然有决心有果断,又能干什么呢?他怎么才能篡改那些本来无法篡改的数据呢?

    别的不说,单单找个术士帮忙,就是相当麻烦的事情。更别说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买通负责数据储存的官员,让他有机会篡改数据……

    靠着陆五一个人是做不到的,其中一定有什么人帮忙。而且很显然,这个人是一个手腕圆滑,人面广泛,甚至有一些秘密渠道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在短时间里解决陆五的大难题。不过,这个问题并没有困扰他太多时间,因为他很快就明白确实有这么一个人存在。

    “罗嘉!”他从嘴里吐出这个名字,就像吐出一块黏在舌头上的毒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