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三十四节 至高之星18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老妇人饶有兴趣的坐在房间里,看着前方的画面。她的一只手轻轻的托着下巴,半截脸庞从兜帽的阴影里显露于外。

    终端里正是下午发生的那场战斗——具体点说,就是在竞技场上的战斗。这种战斗,以普通人的角度来说可谓超人之战,赏心悦目,极富观赏性。但是以一个高阶术士,而且是一个强大的高阶术士的角度来说,这种战斗就乏善可陈了。

    但是老妇人看得津津有味。

    “有趣……受过第四律的格斗训练……”她轻声的说道。“显然是短期的培训,但是这绝非靠着自己一个人能够领悟出来的。”

    她暂停画面,然后拿出一个终端稍微操纵了一下,终端对面立刻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院长大人,您又找我什么事情?”

    “是你给陆五第四律的格斗训练吗?”老妇人用温柔的声音问道。“这可一点也不像你的风格啊。”

    “我?我为什么要做那种事情啊?”终端对面的人显然极其不满。

    “哦,不是你?”

    “当然不是我!我训练陆五干什么?而且您也明白,我是学者,不是教官,更不是一个好教官。此外我也没多少多余的魔力戒指来送人。那玩意可相当值钱的!”

    “哈,我记得你以前就是靠出售这种东西,用你的权限来赚钱的……一转手就能赚很多,这可是一笔好买卖。”

    “院长大人,那还不是被你们逼的!凭什么我的研究项目批不下来,拿不到预算?既然如此,我也只能想办法自己筹钱……这事不早就过去了嘛?现在提它干什么?您旧事重提也没有用啊,我已经得到赦免了,已经是无罪之身。”

    “那么,陆五身边,还有其他的术士吗?”

    “我相信没有。如果有的话,”声音里面犹豫了一下。“那肯定是提前一步发现了我,并且一直都在刻意的避开我,以至于让我没有察觉。但是,刻意避开一个辉月术士的,应该只有冥月术士了吧?”

    “原来如此,确实,如果是辉月术士……除非是逃犯,否则没有躲避的必要。而且逃犯也不会女妖之门久留,估计早就离开了吧。”老妇人点了点头。“常理来说,确实如此。”她按了一下开关,结束了对话。

    “所以这件事情已经脱离了常理。”她轻声的对着前方的空气说道。“冥月安排下的暗子吗?但是,感觉也不太像。”

    然后她开始继续看着视频。画面很快就到了陆五和女术士较量的场面,当双方进行最后的一轮冲突的时候,她清楚的看到女术士的身体在空中以完全违反惯性法则的姿态避过了这最关键的一击。陆五因此失去平衡,撞到了竞技场的墙上。然后迎来那本来完全无法躲避的致命一击。

    “真有趣。”老妇人当然知道这是刻意的。之前女术士都是伪装,刻意的降低自己的力量,只是不想让台下的观众知道她术士的身份罢了。魔力戒指和一个正牌的术士本来就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连相比的可能性都没有(说句不客气的话,如果有可比性的话,魔力戒指早就不是现在这个价格了)。她刻意的伪装,刻意的压低力量,一切都是为了这最后一击。

    这一击不管时间还是角度,选择的都无懈可击。正是陆五欲躲却无法躲的瞬间,而这一拳的力量,如果被打中的话,估计整个脑子就会像爆裂成碎片。

    就算是老妇人也承认这一招很好,也许瞒不过另外一个高阶术士的眼睛,但是至少瞒过台下的观众完全不成问题。如此一来,一场卑鄙的谋杀就会隐藏在“比赛事故”这个名义之下,被悄悄的隐藏下来。

    然而,陆五的头突然偏了一下,不多,也就是那么歪一下头的程度,直接解决了这个问题。这个时机选得更好,就算是那样强大的术士也来不及变招了。这一拳落在墙壁上,把整个透明的墙壁都打出一个蛛网纹来。但是陆五却安然无恙。

    普通观众的话,也许只是觉得这是一种单纯的幸运。然而在摄像机镜头下,这一幕无可躲藏。那不是陆五自己的动作,而是外力。陆五的头部并不是由他的脖子发力,让其转动的,而是因为有不知名的外来力量轻轻的拉了一下。

    那力量也许无形无质,看不见也摸不着,但是在头部被外力拉歪的那一瞬间,陆五的整个头部,包括头发,都有着不正常的飘动,暴露了这外来的力量存在。

    “某种……特别的力量吗?”她的目光盯着。隔着屏幕是感受不到魔力残痕的,但那应该不是魔力。

    陆五根本不可能是一个术士。否则的话,竞技场的主人马上就会在第一时间察觉。

    “看起来,并不是非常强的力量呢……”但是,在切入的时间点上却简直无懈可击,就算是强大的高阶术士势在必得的一击也因此落空。亦或者,这只是懒得和对方纠缠?

    画面放大,能够清楚的看到陆五眼中的那一抹惊骇。可以想象,在那瞬间,死神简直就是擦肩而过。除非是受过针对性的专门训练,从而磨灭了人类的本能反应,否则绝不可能在这种情形下还能收手。

    如果拥有类似于魔力这样的超自然能力,这个时候应该是将扑过来的女术士向后推才对,就算不是,也是将她的拳头向侧面转移,而不是用来移动自己的脑袋。如果有这个反应时间,移动自己的脑袋何必需要超自然能力?自己的脖子更合适一些。

    ……不是陆五自己吗?是他的某个盟友?

    他在这里有盟友吗?

    找个这个问题的答案倒不费事,因为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陆五在军队里的人际关系都很简单,甚至到了乏善可陈的地步了。稍微调查一下就能得到答案。

    老妇人向终端中输入某个命令,将一段信息送给远方的某人。然后,在距离她有一小段距离的桌子上,另外一台终端突然响起了提示音,老人手遥遥招了一下,这台终端飞入她的手中。

    “阁下,”一个声音响起。“那边似乎发生了冲突。”

    “什么样的冲突?”

    “一名将军指控大本营中心数据库的设备管理人员渎职……甚至可以可能受贿。”

    “怎么可能呢?”就算是老妇人也觉得这未免有点太过分了。相关的资料被传送到终端里面,所以她就看到了这个感觉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想要改动数据,必须要从物理上开启相应的开关。除非有人能找到那个存储相关信息的存储器——这种事情,哪怕是管理人员也是极难做到的——否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有趣……”她轻声的说到。相关的报告已经第一时间发给了她——正如她隐约有猜测的,这件事情果然和陆五有关。

    某个力量……在帮陆五?有能力买通相关技术人员……

    第一个终端这个时候已经传回了她需要的信息——因为确实很简单。

    “名字叫做道尔……上校?居然还是一个贵族出身的人?”她有些意外。“嗯,在猎杀凯查哥亚特早期的精锐部队的时候……和陆五有了一段战友之谊,而且据说还被陆五救了一命。嗯,但是不应该是他,他已经离开,去执行例行任务去了……”老妇人自言自语。“以一个上校的身份,哪怕是一个功勋卓著,受人仰慕的上校身份……也不可能在自己离开之后还能帮陆五做这种事情……”

    “这一个,名字叫做罗嘉?哦,区区少校,和陆五认识时间很短,但是据说一见如故,成了好朋友,天天一起在大本营这里四处转悠……这个罗嘉是兼职卖情报,而且愿意为钱干几乎所有的事情……情报贩子吗?如果是一个情报贩子,确实有可能渠道够广,人脉够多,而且能够瞒天过海……应该就是他了。”

    老妇人坐直身体,隐藏在兜帽里的半张脸的中央部分,也就是另外一只眼睛的部分(当然,原本是眼睛的位置,现在只是一个机械镜头)散发着幽幽的红光。

    “那么……应该怎么做呢?旁敲侧击?单刀直入?用威胁还是用利诱的手段呢?”

    ……

    罗嘉从床上爬了起来。

    他之前就请了假——因为他已经预料到这几天恐怕不会太平。在他请假的时候,他已经知道那群前雇主的谋划不一定能够成功。因为陆五显然接受过改造手术。

    一个改造人,哪怕是个菜鸟新丁,也是改造人,拥有正常人类无法达到了某些超级素质。而一旦他的雇主们计划失败……为了避免遭到池鱼之殃,躲一段时间显然是很有好处的。

    当然,事实上事情朝着比他预想的很好一些的情况发展的。陆五赢了,他的前雇主们却被某个神棍——啊,不,是某个真神的使者——带走了。没错,是带走了。罗嘉很确定这一点,他得到了消息,昨夜他们就离开了大本营,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了。

    特别要说明一下的是,他的这群前雇主的信心显然比罗嘉强上一百倍,也早早的安排好了假期准备吃下自己的战利品。所以他们的离开,并没有引起什么多余的关注。

    但是这些都是小事了。他现在眼睛满是血丝,头发乱糟糟的,脸色苍白(半张脸的肿胀未消)。任何人都能看出,他昨夜睡的很不安稳。不过睡眠不好归睡眠不好,但是他的精神可是好得近乎病态了。此刻,罗嘉眼睛里闪动的是那种狂热的喜悦。

    是的,一整个晚上,他都在考虑着神明赐予他许愿机会的事情。

    这个机会是如此的难得,又是如此的贵重,使得他整个晚上都在考虑这件事情,兴奋得一阵哆嗦又一阵哆嗦,根本没睡着。

    等到他洗漱结束的时候,他那因为过分兴奋而超负荷运转的大脑才想起另外一件事情,今天应该是陆五离开的时间了。毕竟,他的飞空艇已经修好,不会再留在这里了。

    很幸运,陆五到最后都没有察觉……说不清楚这到底是谁的幸运。

    也许我应该去送送他。罗嘉脑子里突然浮现这个念头。但是旋即,这个念头立刻灰飞烟灭了。毕竟他要做的事情更加重要。这可是一次可以直接改变人生的机会啊!必须一点不剩的充分利用。否则太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无上圣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