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三十六节 至高之星20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相关证据罗列的非常详细。

    就在昨天,有人改变了数据库的物理开关,从而实现了对那些本来不可改的数据的修改。这不是大量篡改、复制和破坏数据,没造成什么严重损失,但是就性质本身而言,其实和后者也没什么区别了。就像谋杀一样,谋杀一两个人和谋杀一两百个人,虽然罪行的轻重有着任何人都能看出来的区别,但是两种罪犯通常都是一个结局。

    至于为什么这种事情会扯上罗嘉嘛……其实事情也很简单。因为被修改的数据正是陆五的那份协议。陆五很可疑,但是说到底,他是一个不同系统的人,而且也坐着飞空艇走了,没办法直接逮捕询问,所以罗嘉就被抓住起来了。此外,这件事情的具体操作人员,基本上不可能是陆五自己,却很可能是罗嘉。

    至少罗嘉就没办法说清楚他昨天为什么突然失去了联络——时间不长,只有半天。但是这半天里,除了和陆五联系了一次之外,罗嘉的终端就没有和任何人联系过。至于罗嘉自己说的一直在竞技场那边也完全说不通。有证据显示,下午时分,他统统不在场。至于罗嘉所说的自己被某个术士胁迫,被施加了魔法,使得别人都认不出他……那就更荒谬不值一提了。一个高阶术士突然出现又突然失踪?这种说法的性质,差不多类似于地球上把责任推卸到“外星人”头上差不多。

    是不是你干的?

    不是我干的。

    那是谁干的?

    外星人干的,我看到了。

    大概就是这种类型的对话吧。不是说不出来,但是说出来的东西别人不相信,那也和说不出来没什么区别了。

    所幸这个世界不讲究诱供逼供那一套,也不会使用例如测谎仪之类不怎么成熟靠谱的玩意。所以罗嘉暂时不必担心自己会受到什么威胁。当然这不是说这里就没有这方面的需要了,而是因为这里有着更简单更有效也更方便的方法:魔法。

    早在古老的时代,这方面就被发展得很完美了。只要有足够的时间,通过第七律魔法的精确控制操纵,可以将人类的大脑保持在一个半清醒半昏睡的状态之中,一切理智和逻辑,谎言和诡计都会在这种情况荡然无存,人类只能说出他认为是真实的所有事情。

    现在的罗嘉被独自关在一个小房间里。

    房间很小,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基本上的设施都有。他也没有被捆绑或者戴上手铐脚镣之类,乃至于他的随身物品都没有被没收。因为这些都不必要。一个有着强力外援的囚犯或者会引起关注,派来严密的守卫,但是他只是一个盗窃数据库的小贼罢了。

    他在这里,惴惴不安的等着那个负责查明真相的术士到来。

    照理说,他不应该担心的。因为这件事情从头到脚真的和他没有任何关系。术士的魔法会证明他的无辜(就像前面说的,在魔法面前没有谎言和诡计),一段时间的魔法审讯之后,他就会被释放——理论上应该是这样的。

    但是,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作为一个情报贩子,他的眼界要比同等地位的人开阔很多。所以他知道一些事情……那就是,这种事情没有听起来的那么轻松无害。

    是的,在魔法的压制之下,人会变得混混沌沌,丧失理智和逻辑思维的能力,从而会把自己内心的真话全部说出来,无法隐瞒或者狡辩任何事情——但是,任何人只要朝着这个方向去想,就会隐约的明白这种审讯中,受审讯者实际上等于受到魔法的伤害。

    第七律魔法通常被认为并不具备杀伤力,但是那也是指正常情况下。别说魔法了,水是人类生存必不可少的东西,但是喝多了照样能中毒呢。

    在长时间受到魔法的影响下,要说留下一点癫痫之类后遗症还是轻的,直接大脑当机变成神经病或者瘫痪、智障什么的都不是稀罕事。

    更糟糕的是,虽然在这件事情上,他确实是清白无辜的,但是这种清白无辜可是仅仅是这件事情上。作为一个情报贩子,要说他没有涉足灰色区域,甚至私下里违反一些条例法令(甚至可能是一些比较重要的法令规定)什么的,说出去都没人相信。是的,就像一句话形容的一样:拔出萝卜带出泥。萝卜也许是清清白白的,但是黏在萝卜的根须上面那些污泥也是实实在在的。

    罗嘉不觉得这一次自己会过关,只是……他心中其实还有那么一丝丝的侥幸。他曾经有机会目睹过此类情况,甚至认识在大本营这里,执行相关工作的那个术士。特别是,那个术士曾经从他这里得到不少好处。也许,仅仅是也许,他有机会让这件事情以一种对他最有利的方式结束。

    但是那个术士迟迟没来。

    通常来说,早在出发逮捕嫌疑犯之前,负责相关的“技术工作”的术士就会准备好。因为很少有人会竹筒倒豆子一样痛痛快快的把一切事情交代清楚的,所以一个术士在一边等待能够有效的节约大家的时间。

    但是这一次,情况似乎有些不同。

    前面说过,他没有被收走任何东西,就连随身的终端都还给他了。虽然终端的信息往来应该会受到严格监视,但是其他的功能照样可以使用。比方说,计时功能。所以他能够清楚的明白,这并不是因为他被囚禁而产生了错觉,而是时间确确实实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

    如果换一个人,这种情况下除了等死之外估计什么都做不了吧。甚至哪怕是昨天之前的罗嘉也是什么都做不了。但是现在的他,却还有一个最后的希望。

    无上圣主许下的,最后一个愿望。

    他本能的觉得,如果他如此许愿,他应该就能得救。但是反过来说,这样一个愿望的机会——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哪怕向无上圣主要求一座浮空要塞都可以——太过于宝贵,所以可以的话,他希望能够换取一些更加贵重的东西来。

    门口有脚步声经过。罗嘉竖起耳朵,眼睛则死死的盯着大门。虽然这只是一扇再普通不过的门,但是这一刻,这扇门却似乎能够关联他自己的生死,至少也是他的未来。

    脚步声远去了。显然,来人的目标并不是他这里。等到声音消失的时候,罗嘉才意识到自己额头上已经满是冷汗,而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将无上圣主的徽章捏在手里。

    他要承认,自己并没有怎么认真听那个神棍的布道——你说三心二意也好,你说他当时注意力根本不在这方面也好。但是现在,他发现自己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之下,已经在不自觉的重复着那些赞美无上圣主的颂词。而这些赞美诗之类的玩意,他原本以为自己只是听听而已,绝不会有朝一日独自一人的时候还能念诵。

    或许这就是智慧生物的天性。但一个人面对着超乎他能力范围之外的困难和危险的时候,当他使用了他全部的智慧和技巧依然不见效果的时候,他就只能讲希望寄托在那些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客观存在的东西之上。而这个,也就是绝大部分信仰的起源——不管那是真神还是伪神。

    就在他用手抹去额头上汗珠的时候,毫无任何前奏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罗嘉差一点就如字面意义上一样跳起来了。走进来的并非如他预料中的一个正规军里配备的专职术士,外加一个或者两个记录人员,而是一个高大的,身穿着斗篷的陌生人。

    军队的人员都穿着比较固定的制服,如果是竞技场那种地方,倒有可能特意穿着其他服装,但是在这里显然是不可能的。罗嘉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人显然不是军队里的人。

    “你就是罗嘉?”老妇人用她这种年纪的老人特有的缓慢而温和的口吻问道。

    “是我……”罗嘉心头的疑惑转瞬之间就被一种莫名的恐惧所替代。某种预感让他感觉到后背发凉,一头全身长满刚毛的虫子,正沿着他的脊柱上上下的爬动着,刚毛和他的脊骨摩擦着,带来一阵阵毛骨悚然的冲击。而他的手,居然下意识的捏紧了那块无上圣主的徽记的木片。

    老妇人站直身体。她很高,就算是男人也少有这么高的,而且因为斗篷的缘故,她的体型显得不止是高,而是庞大,宛如一个巨大的阴影站在在罗嘉面前。门被关上了。房间里现在只有两个人。罗嘉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因为太过于用力的缘故,木片的尖锐端刺破了他的手上的皮肤,血流了出来,而他毫无所觉。

    老妇人用手轻轻的掀开兜帽。然后,她一直用兜帽和特定动作,也许还有一些魔力共同组成的伪装脱落了。她的真正面目一览无遗的出现在罗嘉面前。包括那些无声运转的机械,还有那些粗暴的直插大脑的管线。在看到这骇人的一幕的瞬间,罗嘉差一点就发出了尖叫,然而某种力量——并非自身,而是来自这个老妇人的力量——完全限制住了他。罗嘉想要挣扎,但是身体被看不见的外力宛如水泥一样给硬封起来,根本动弹不得,舌头也不例外。

    老妇人似乎是做某种准备,她剩余的那只依然是生物的眼睛闭了起来,就连另外一只已经变成镜头的眼睛里的红光也暂时消逝。罗嘉感觉到自己的每一根头发都在不受控制的竖起。但是,在他能够定下神来之前,他看到老妇人猛的睁开眼睛。那只眼睛本来只是一个老人的眼睛(如果单独拿出来看的话),但是此刻却变成了一个黑洞,把四周的一切,乃至于整个世界,都吸了进去。

    在意识完全沉沦之前,罗嘉朝着那个不知名的,自称为“无上圣主”的神明许下了自己最后一个愿望。没错,也许哪怕要求一座浮空要塞都是浪费了这个机会。但是,如果是要求保护自己的生命,那就不是浪费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一小段时间后——说不清楚到底有多长时间——门被再一次打开,老妇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怎么样?”守卫在门口的那名军官忍不住的问了一句,但是旋即想起双方身份地位的差别,“陛下,抱歉……”

    “他什么都不知道。”老妇人倒是不以为忤,隐藏在兜帽阴影之外的脸庞上露出了一个轻微的笑容。“放他走吧。”

    接着,她向着外面走去,走了两步却又突然停下来。“给我安排一架交通工具。”老妇人说道。“飞行的那一种。我要去迦舍城那里看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