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三十七节 至高之星21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呜呜……躺太久,感觉身上都要长蘑菇了……”冒牌女学者用一种慵懒的姿势撑起自己的身体。

    “女士,根据医学,静卧有助于加快您的恢复。”她的随从一点也不打算退步。“此外,一天六次的眼部热敷也不能停止。”

    “那个,明明已经好得差不多啦……”

    “只是视力恢复一部分,并不是痊愈。”

    冒牌女学者轻声的叹息了一声。“早知道就不做这种蠢事了……别人都说术士强大,但是脆起来也和纸糊的差不多。刚才有什么事情吗?我听到我的终端的声音了。”

    “那个,执政官大人刚才联络了一下。”

    “哦?这种重要的事情怎么不对我说?虽然那个老太婆很讨厌,但是这种基础的礼貌还是要维持的。”

    “只是单方面的传递一个信息过来罢了。”随从对女主人的轻慢口吻宛如没听见一般。“大人说,您已经无需担心什么了,她已经帮你收拾好手尾……”

    “我有什么事情?”冒牌女学者不解?

    “耀日家族的事情。”女随从回答。“执政官大人说,他们再也不是一个问题了。”说着,她将终端递过来。

    “……所以为了帮我最出色的学生,我也只能做一些卑劣的事情……都是为了你啊,否则我一身老骨头压根不需要来这里……”按下开关后,终端里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絮絮叨叨的,和一个普通老妇人似乎没什么区别。

    “说的好听。”冒牌女学者压根没忍受这种唠叨的耐心,直接关掉了声音。“老太婆从来都不是这种人,就算她对耀日家族下手,也肯定是早有预谋……话说回来,老太婆来这里干什么?”

    发生在女妖之门的战争,对于这个地区来说,当然是一次凄惨的失败。但是在整个世界的角度来说,这是一次很不足道的事件,如同经常发生的日常冲突一样。它并没有牵扯到多少军事资源,甚至连一个术士军团都没有投入这个方向。一定要说有的话,就是由于凯查哥亚特的缘故,大家认识到浮空要塞存在结构性的缺陷,能够被一支潜入的精锐小部队破坏,并由此开展了一场大范围的改造。

    站在一个完全客观的角度,任何人都能看出,哪怕女妖之门丢了(这个已经发生了),辉月的前线军队全部溃灭(这个还没有发生),对于辉月也只是边境冲突的程度。所以,按照正常情况,是可以抱着这种看法的:辉月阵营的执政官,那些最高统治者们是不会为了一个女妖之门费多少神的——如果他们甚至听说过这个地方的话。

    当然了,这也只是说说。事实上辉月的高层还是对这里很有兴趣的。别的不说,凯查哥亚特在这里打得十分精彩,已经给冥月阵营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很值得庆祝一下。据说,单单术士们的伤亡就已经高达数个军团之多。在这个平衡之刻开始的时候,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眼下虽然感觉不出有什么影响,但是它迟早会发酵开来。更妙的是,这显然还只是一个开始。在可预见的未来,这个伤口还会越来越大,会让冥月的血流个不停。

    也许这里很重要,很值得关注,是个热点。但是,归根结底,辉月并没有在女妖之门投入太大的力量,所以要说一个执政官来这里督战什么的,她第一个不相信。

    她来这里,是因为之前那个奇怪的指控。让她担心有人在刻意针对她,所以特地来这里寻找一下线索,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说实话,若非意外的发现了陆五这个人,她对这里的战局,这里的情况完全没有兴趣。她是如此,那个老太婆更是如此。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那个老太婆是绝不可能来这里的。

    要说基于师徒之情,特地帮她来收拾手尾,干掉那个不知好歹胆敢找她麻烦的耀日家族什么的——那更是荒谬的瞎扯淡。

    别看两个人之间有着导师、弟子之类的身份羁绊,但是冒牌女学者有自知之明。“最出色的学生”这种话,老太婆估计至少对一百万个学生说过了。老太婆活得够长久。几次延寿手术都成功,寿命已经是正常人的数倍之多。如此漫长的寿命中,她手下有名有姓,甚至为自己争到称号的学生,万儿八千也许没有,但是几千几百绝对没问题。她根本不可能因为某个弟子而专门行动,除非这个弟子是一个第一律的术士。

    后者太过于稀少而珍贵,如果力量足够强大,确实值得一个执政官予以特别的关注。

    “是督战吗?”随从问。“如果是身份的话,第七席执政官确实是比较空闲的那一种呢。”

    “不可能的!”冒牌女学者嗤之以鼻。“执政官督战确实不算稀罕,老太婆的身份也相当合适用来督战。但是除非女妖之门前线战备提升起码十个等级,外加部署了那种真正被看成怀中利剑的精锐高阶术士军团。否则,这里可没资格让一个执政官来督战——哪怕是一个半退休状态,通常整天在闲逛,没人知道具体负责什么任务的执政官。再说了,督战,督什么战?辉月的战斗早就结束了。现在我们只是在这边看着冥月和凯查哥亚特交战而已。”

    “但是,听说凯查哥亚特有很多哪怕高层都动心不已的技术啊。如果是为了那些技术的话,”她想起最引人瞩目的那一个。“比方说,那种可以抵抗部分魔法的金属?为了那样的技术的话,就算是执政官亲自出动也很正常啊。那可是能够改变战局的。”

    “那种东西早就不知道收集多少了。”蝶梦不以为然。前线没有大战,但是和凯查哥亚特的小规模冲突可是从来没停过的。伤亡虽然惨重,但是获得的成果却也不小。“如果技术上能破解的话,样品已经足够了。如果不能破解的话,来了又有什么用?督促前线收集更多的样品?而且如果是为了这个,执政官要去的地方是后方的实验室,不是我们这边。”

    “但是……她确实来了!”随从不解的问道。

    “是啊,为什么呢?”冒牌女学者也自言自语的问了一句。“如果说她只是露在外面的冰山一角,在她身后隐藏着一支大军……”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打了这么多年,如果冥月连辉月的大军调动都不能提前掌握的话,那双方也不可能僵持到现在啊。老太婆独自一个人的行动确实可以做到隐秘,让冥月无法事先察觉。但是要说大军的话,那就完全不可能了。

    但是,除了偷偷率领着一支隐秘的大军,在凯查哥亚特和冥月打到关键时刻突然从背后杀出,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亦或者帮着凯查哥亚特把冥月的军队给灭了……除了这种可能性之外,她完全想不透老太婆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也许女妖之门很重要,也许在平衡之刻重创冥月的军队很有意义,但是这远不够一位执政官孤身涉险的。

    她隐约的能够感到在这里,已经散布开一个天罗地网。而她就是那个不经意之间冲到罗网里的猎物。没错,这个罗网肯定不是针对她的——不管她有多少自信,她都不会认为值得让一个执政官设陷阱对付她——但是它显然不会介意多捉一只被命运拉到这里来的可怜飞虫。

    “算了,不想这么多了……”她最终决定把这一切抛开。反正她自身的定位又不是前线指挥官,只是一个学者。前线的胜负,凯查哥亚特和冥月,和她又没什么关系。或者说,这里能让她感兴趣的其实就只有一个人了。那就是陆五。

    至于老太婆想干什么,就随便干什么好了。既然前方是编织严密,又未知的罗网,那么最聪明的策略绝不是凑上去看看那到底是怎么回事,而是应该换个方向飞走才行。

    “对了,陆五应该从大本营那里回来了吧?”

    “回来了,对了,女士,陆五指挥官邀请您参加浮空要塞的维修竣工仪式呢。”

    “浮空要塞修好了?这么快?”印象中,那座浮空要塞似乎是勉强飞起来的,内部系统一塌糊涂。

    “按照他们的说法,应该是恢复至少五成战力。隐大师大概还会维修那么一段时间,但是基本已经完成,可以投入使用……您要过去吗?”

    “去,为什么不去?!”冒牌女学者振作精神。这可是一个脱离罗网的捷径。老太婆坐镇在大本营那里,不管谋划什么,但估计不会轻易上一线。既然如此,那就是罗网的一个缝隙,她大可以在那里稍作休憩,然后赶紧回后方去。至于陆五、红衣这些人,暂时顾不上的。

    “浮空要塞现在在哪里……”

    话音未落,随从拿在手里的终端却突然亮了起来,那张半遮半掩的老妇人面孔浮现。

    “不出我所料,”老妇人的声音依然柔和。“你连看我的传讯的耐心都没有。”她换上了一种戏谑的口吻。“所以我觉得,我应该去看看你了,我的学生,说起来我们很久没面对面的讨论过了。事实上,我正在过来的路上。”

    “抱歉,”冒牌女学者一口回绝。老太婆太危险,来这里十有八九又有什么不得了的秘密计划……不知道有多少学生都在一个个秘密任务中挂掉了,她可不希望成为下一个。“我正好有个约会,我要去参加……那个陆五的浮空要塞维修竣工仪式。”

    “没事。”老太婆戏谑的口吻一点都没变化。“我们可以一起,我也要去参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