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四十三节 至高之星27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怎么……回事……”

    琥珀努力的想从地上撑起来。她的身体全身上下闪动着微小的魔力光泽,并且在虚实之间变幻着。由于并非实体的缘故,她受到的伤害并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大,但是这一击也差不多剥夺了她的活动能力了。

    “院长……”她抬起头,虚体并不会受到正常的物理伤害,然而,单单是魔力冲击造成的余波就不是小伤。在视线模糊之前,她清楚的看到老妇人那张半生物半机械,让人毛骨悚然的面孔。必须要说,当老妇人刻意的隐藏起自己那机械的半个头部,只露出属于人类的那半张脸的时候,她的表情是可分辨的。喜怒哀乐,乃至于更多,都能够看得出来。但是当她将她整个真面目露出外面的时候,她的表情反而没办法分辨了。或者说人们的注意力会下意识的集中到她那机械化的那一部分,而忽略掉依然是血肉之躯的那一部分。

    半机械的面孔,冰冷而狰狞。

    居然……居然是……这个结果?琥珀突然之间感到一阵绝望。她从陆五的命运中看到了一条轨迹,沿着那条轨迹前进,扫清不必要的障碍,就能在这里见到院长。

    名为至高之星,年高德勋,拥有执政官第七席的权柄,负责整个辉月阵营下一代的培养,同时也号称是辉月阵营最强的第一人。如果有院长的庇护,那么之前遇到的阴谋和暗算,应该会瞬间就被瓦解吧。

    虽然不知道是否能够抓出幕后谋划的那个真正阴谋家,但是取回自己的身体,恢复自己最佳状态肯定是没问题的。但是……

    难道说……是院长大人自己?琥珀混乱的脑子里突然闪过这么一丝念头。然后,这个念头迅速的变得真实起来。

    也对啊……除了她之外,又有谁能在严密守卫的学院内,做出那种事情呢。不管防御措施有多么严密,但若是院长自己出手的话……不,也唯有院长自己出手,才会让一切防御措施变得毫无意义,又不会引起任何外界的关注。

    她忍不住轻笑起来,身体开始越来越模糊。

    ……

    老妇人站在那里,许久没有动弹。

    她的目光早已经不在琥珀身上,而是看向通道的尽头。这里的照明是感应式的,所以随便她身边这一小段有着白而柔和的灯光,但是远方的尽头却是宛如实质一样的黑暗。

    有什么东西正在过来。正常人的耳朵是听不见那种声音的,但是她能够轻而易举的感觉到。有某种危险的东西正沿着这种金属墙壁的通道,急速的靠近过来。

    空气中,魔法的残痕在流淌着。

    那个靠近过来的东西慢慢的接近了。然后,就在她的视线之中,一团黑暗从周围的环境中分离出来。细看才会发觉,那是一只黑色的野兽。

    白森森的牙齿,宛如“黑暗”本身,看不到一点反光的毛皮,还有如烧红的火炭一样的眼睛,整个如噩梦中才会出现的生物。

    老妇人警惕的神情这才略微收敛了一点。

    “什么吗……原来是导师大人……”黑兽的嘴里,突然吐出人类的语言。“哎……你不去指挥中心那里参加竣工仪式,在这里干什么?”

    “参加竣工仪式?”老妇人这一次真正的笑了一下。她用手轻轻一拉,再一次为自己套上兜帽,遮掩住那半个头部。“啊,我也想啊,但是我没有收到参加的邀请。”

    黑兽的身后,有人正在慢慢的走出黑暗,正是赶赴过来的蝶梦。

    “死老太婆,偷偷摸摸的从哪个洞钻进来,吓死人了……”老妇人不紧不慢的说到。“我还以为你会这么说呢。”

    “什么话……”蝶梦勉强的露出一个笑容。果然,灾祸是避不开的吗?但是,这是怎么回事?“看到导师大人,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话是这么说,但是两个人相隔十来步,却是彼此对峙的架势。傻瓜也看得出两个人互相都抱有警惕,事实上,连老妇人身上的斗篷,那种蓝白色的光芒依然游走不定。

    又过了一小段时间,老妇人身上的光芒终于暗淡下来。“原来如此!”她轻笑了一下。“是我太敏感了。”她转身面对躺在地上已经失去意识的琥珀。“说句实话,我都搞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现在,任何人都能看出琥珀的特异之处。她的身体此刻半虚半实,说不存在吧,她身体又是实实在在的躺在地上的,说存在吧,她又是半透明的,此刻更像是投影或者是玻璃做成的。

    “琥珀?”蝶梦也认出了琥珀。在她的印象里,琥珀应该是个普通,甚至有点羞怯的女孩,平时总是和陆五在一起……她对于琥珀的印象并不是很深刻,只觉得这个女孩似乎有点躲着别人。不过考虑到之前女妖之门的失败和大撤退,要说因此看到了一些悲惨的场面,精神受到刺激,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现在明显不是这么一回事。这个状态……精神体?琥珀是一个术士?可是她敢肯定,双方见面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她从未在琥珀身上感觉到魔法残痕。

    还有,为何她要在这里呢?而且是以精神体的方式存在?而且精神体的话,她的实体在哪里呢?

    突然之间,她脑子里灵光一闪。因为她突然想到了答案……她来女妖之门所追求的,最初的答案。是的,精神体并不是实体,它是可以随意变形的。也就是说,只要消耗额外的精力,那么精神体状态下的术士,可以自由的变幻形状——甚至不止是外貌。

    是琥珀伪装成自己的样子吗?

    不……也许根本不需要伪装。只需要一点误导,就能让人错认身份。毕竟精神体下,外貌是不可信的。

    “确实没错,是琥珀。”老妇人从地上将琥珀半虚半实的身体抱了起来。她看着困惑的冒牌女学者。“你的学妹,比你低两个年级段的……第一律术士!”

    “第一律术士?!怎么……她……这是怎么了?”

    “哦,我亲爱的学生,虽然你是我最出色的学生,但是这个问题问的真的很傻。”老妇人说道。“刚才是我一个不留神误会了,出手误伤了她。”

    蝶梦完全搞迷糊了,但是她突然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战,某种不祥的预感笼罩住了她。是的,这些都不是重点……也许过去是重点,但现在已经可以暂时放一边。毕竟,比起切身的安危来说,其他的问题都可以放一放,不是吗?

    现在的问题是,她在这里遇到老太婆了!

    谁能猜得到老太婆居然从某个角落里钻出来的?她这简直就是特意跑过来见面了。早知道是老太婆,她肯定不会过来了。难道还怕老太婆在这里搞破坏么?但是现在……应该是已经跑不掉了吧。

    “导师,您来这里干什么?”

    “当然是作为一个客人,来这里参加这场庆祝维修竣工的仪式咯。”

    一个二手浮空要塞罢了……对别人来说修好了还值得举行个竣工仪式庆祝一下,对你来说算什么?不,应该说只有陆五这种下层的人,才会为这种事情庆祝吧。单单这种庆祝本身就说明了他所处的位置,他的眼光和见识。

    “你是来见陆五的吗?”

    “见他?哦,不,我已经在大本营那里见过他一面了。”老妇人这一次真正的笑了。“他的来历定然有点奇特,但是要说特意去见他一面,却也没这个必要。”

    “那么是……红衣?”

    “是你说的那个受到强大守护的人吗?”老妇人说道。“我还没见过他,但是,我并不是为他而来。”她微笑了一下。“虽然说来历不明,值得盘查……但是,这种事情交给安全部门不就行了?何必让我这个老太婆去调查呢?”

    她迈动脚步想前进,但是蝶梦用一种明显的形体动作表示自己不打算让路。

    “导师,我不想质疑您,但是都到这份上了,就算是秘密,也能够让我知道了吧。您为何来这里?”

    “其实也没什么……也许是仅仅因为想见见我好长时间没见的学生吧。也许,只是当做一个老太婆的一时兴起,就当做一次散步……这是这里唯一的一座浮空要塞了吧?我是来看看它修得怎么样了。”

    老太婆鲜廉寡耻的回答终于让蝶梦按捺不住了。想要看浮空要塞?后方有一百、一千座可以随便你看啊!而且还可以是特制版,不是脚下这座量产型。但是在她爆发之前,老妇人举起了一只手。

    “好吧,不开玩笑了。”老妇人慢声细语的说道。“你说的没错,我来这里,是背负着使命的,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使命。就算说关系今后百年的未来也不为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