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四十五节 至高之星29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游骑兵是冥月的精锐部队。【】这些术士们尽管在力量上并不出色,但是他们真的滑不溜手,极其擅长逃跑和隐匿,哪怕那些最强大的辉月术士,通常也对他们无可奈何。很多人都觉得,游骑兵最大的本事就是逃跑。

    但是,正如每个人都知道的,一次逃跑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是每一次都能逃跑,特别是强大的术士那宛如魔力浪潮般的席卷攻势面前逃走,那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是一门复杂的学问。

    首先,你得有可供逃跑的路线——这个其实很容易。基本上,稍微有点谨慎的人就能有这种考虑,然后,稍微有点脑子的人就能找到这种路线。而众所周知,谨慎的人一般脑子都比较好用。其次,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你得跑的比同伴稍微快那么一点。这就是有着深奥的技术含量了。不能太早,否则事后肯定要被追责,也许等到惩罚下来的时候,你甚至会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死。当然也不能太迟,否则你之前寻找逃跑路线完全是在浪费时间。其中把握、运用,实在可谓玄妙,缺乏天赋者是无法理解的。

    在之前那样复杂的战场上活了下来,事实足以证明她有着足够的天赋。

    如果这一次有同伴,冥月术士相信自己一定能逃掉——只要不是猪队友,拖延这些追击者一小段时间肯定不成问题。而且,似乎是在鼓励和奖赏这座做法,游骑兵通常都是多人行动的。

    很遗憾,她这一次真的是只有自己一个人。没有同伴可以当诱饵吸引敌人。没有同伴,自然也就没了监督和阴谋,但是遇到危险时,也少了一块塞刀肉。

    她来的时候就选择了自己的躲藏和逃离路线。躲藏点,正如前面说过的,就是广场边上那个未清理区域。这里应该是杂物间,当然,此刻完全荒废,有足够的地方供一个人躲藏。而逃离点她也想好了。只要向侧面,那边有一个舷窗。她可以用魔力击破窗户,然后直接跳下去。

    普通的游骑兵那么做是找死,但是,她不一样。

    可惜的是,现实总是要比任何人想象的都残酷一些。在她藏起来小心翼翼的观察一小段时间后,她就明白事情不妙——不是普通的不妙,而是那种非常糟糕的情况。因为她一藏起来,军团方面几乎立刻停止了所谓“搜查小偷”。不止如此,他们还将来宾分批送走。

    她一定暴露了。

    仅仅很短的时间,原本聚集的几百号人全部走的一干二净。现场留下来的全部都是武装的士兵,还不知道从哪里调集了一大堆外骨骼装甲。所有的人和机械都是全副武装,万分警惕,手指都扣在扳机上的那种临战架势。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应该是被那些侦测机器给搜到了吧。这段时间以来,她已经极力减少自己身上的魔力残痕,但是看起来那个叫陆五的家伙并没有吝惜在这些监测系统上的维修费用。

    她预定好的逃生之路已经被堵上了。一小队外骨骼装甲,排成疏密相间的队形,堵在路口位置。她能够清楚的看到其中一台外骨骼装甲看起来很有点破破烂烂的架势。它和它的同类凑在一起,简直就像是在白鸟群里放了一只黑鸟那么显眼。

    但是她可不会错误的以为这是因为军队装备混乱。事实上,这种玩意她之前就在矿区见识过一次——它外表破烂斑驳并非是真的老朽生锈,而是因为它表层被覆盖了抗魔金属。那些从毁灭者的尸体上搜集过来的金属盔甲被略加改造,然后覆盖到外骨骼装甲表面。所以这具外骨骼装甲才是核心战力。

    不……不止是覆盖抗魔外层的外骨骼装甲,还有浮空要塞内置的防御系统。几个黑洞洞的,由系统遥控的枪口也正指向这边。

    三合一的坚固防御,整个区域已经被此类的作战小组封锁起来了。就算是她想赶紧逃离,也不敢就这么直接冲上去。

    耐心一点,再一点点……他们肯定会进来搜索的,而且为了防止受到袭击,肯定会用这台特殊的外骨骼装甲作为主力。到时候就有机会了。

    然后……她看到的另外一边,一个全身弥漫着浓密魔法残痕的女人走了出来。

    只用一眼,她就能看出那是辉月的高阶术士——很强大的那一种。在她身边,跟着几只傻瓜都看得出来不太正常的四足野兽。浓烈的魔法残痕充溢在空气之中,让人毛骨悚然。

    怎么可能……这地方怎么会有辉月的高阶术士?这座浮空要塞的主人不是一个地方军普通(但是幸运)的军团长吗?

    莫非是某个贵族之家的重要成员吗?这种魔法残痕的浓烈程度……

    虽然隔着很远,但是那种程度……已经大大超出了普通的程度,那个女人是一个异常强大的高阶术士!和这种程度的敌人交手的话……她没有任何胜算。

    可恶……如果是曾经的她的话,就算是那样的辉月术士,她也有信心一战。就算打不赢也能跑的掉。可是现在……

    她把心中的不甘和怒火压下去。这一次是真正的危险了。那个术士又接近了一点,这个观察位已经不安全了。她向后撤退。

    如果是那个术士在的话就完全没有任何机会。唯一的办法就是等。那个术士一定会进入这个未清理地带追捕她的。然后,她就能利用地形,一方面在一大堆各种垃圾和废弃房间里捉迷藏,另外一方面找到机会,从那个被封锁的路口冲出去。

    大概……会挨上一两发子弹的吧?但是只要不是电磁炮,通用步枪的子弹挨上两发,不打中要害也死不了。

    黑色的野兽分散开来,在那个女术士身边保持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显然,对方非常的谨慎,没有给她留下哪怕一点点的机会。

    正如预料的,对于这片未清理区域的搜索很快就开始了。浮空要塞的主人显然没打算浪费时间,想要一波把她给搜出来。共有三个搜索队。如网一样散开,又如钳子一样的合拢。

    第一个队伍就是那个辉月的女术士,身边跟着显然是魔法控制的黑兽,那些魔法造物傀儡全身漆黑,眼睛如烧红的火炭,白森森的牙齿让人看着就头皮发麻。

    第二路则是外骨骼装甲,全身覆盖着抗魔装甲,能够对绝大多数术士产生致命威胁的战争机器。而且拥有数量的优势。从脚步声推断,大概有三四台吧。彼此一定保持着联络通讯,不管袭击其中哪一个,立刻就会遭到其他几个的围攻。

    第三路则有点奇怪。她用魔法加持自己的听觉,从而判断出还有第三路。那种程度的脚步声……相当沉重,超越了正常人类的范围。应该是一台外骨骼装甲或者此类机械吧。也许也是一个操作着某种机械的术士?

    想要突围的话,必须要击破其中一路才行。当然,击败是不太可能的,只需要从正面突破对方的阻挡即可。

    女术士那边完全没有可偷袭的破绽。那些纵的傀儡野兽显然就是最好的斥候和炮灰。中间那群外骨骼装甲也不行。这些外骨骼装甲都是武装齐全的,一旦交战,电磁炮肯定会乱射。一个不小心挨上一发那就真的死不瞑目了。

    唯一的机会就是第三路了。从听觉上猜测,应该是某个操纵某种机械的术士。因为一方面脚步声很沉重,不像是人类,另外一方面又只有独自一个……除了术士,普通人肯定没这种勇气。

    敌明我暗……她慢慢的凑近过去,在一个小拐角的位置设好了埋伏。是的,她是一个游骑兵,但是她又不是一个普通的游骑兵。对方决计不会想到的。她有足够的信心也有足够的力量,能够在短时间内,偷袭击败对方,或者至少迫使对方让开道路,让她能够突围。

    ……

    老妇人突然停下脚步,抬起头,朝着对面看了一眼。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于是朝着那边走了几步。在她前方,是一个门框已经完全破损塌陷的房间。

    感觉很像是一个适合埋伏偷袭的位置。

    ……

    在距离这片未清理地点甚远的地方,或者说,浮空要塞另外一角,陆五急匆匆的跑进了房间。

    琥珀以仰面朝天的姿势,平静的躺在床上。一条白色的探子盖在她宛如透明玻璃一样的身体之上。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先是红衣通知了一下说有游骑兵在引擎边上可能要搞破坏,为此琥珀了离开。毕竟她是以虚体的方式存在,能够穿透各种固体,可以用最短路线直达目的地。接下来红衣又报告说搞错了,那边不是游骑兵,而是蝶梦的一个熟人。

    听到这个消息后,陆五是松了口气。但是却不料琥珀却变成了这个样子。

    虽然感觉上不像是受到致命伤,但是琥珀确实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这是陆五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不管是地球上还是在这个世界上,琥珀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这样昏迷丧失意识的情况。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身为虚体的琥珀会有“昏迷”这种事情。这种事情,不是应该大脑受到冲击才会发生的吗?现在的琥珀哪里来的大脑啊!

    “琥珀!”陆五轻声呼唤着,他的手触及琥珀的脸庞。琥珀的脸庞已经不像是之前那种,更像是一种透明液体,他的手毫不费力的就穿透了过去。

    作者注:同事的父亲突然过世,必须回去处理丧事。我就要明天代为出差开会去了……两天后才能回来,望各位读者见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