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五十一节 死战1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祭司走了过来,和罗嘉嘻嘻哈哈的打了一个招呼,顺带着给自己手下做了一个手势,让他们继续走。大大方方的走过大本营的街道。

    作为整个女妖之门的临时指挥中心和物资集散地,大本营这里几乎能买到所有的东西。要知道,对于战斗的第一线,上级首先考虑的永远是战功而非其他。只要战果辉煌,那就是一美遮百丑,随便什么其他什么过错,上头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比方说眼下这种用高权限买东西,然后转手加价卖给无权限的人……换在别的地方,估计就会引发震动吧。不止是当事人,那些纵容者(比方说眼下的罗嘉就是这个身份)也会被判一个“渎职”,该抓的抓,该关的关。

    但是在这里,事情就有些不同。就算是高层对此心知肚明,只要事情没有太离谱,也就不会有人在乎。

    难怪那个祭司在这里风生水起……除了无上圣主的信仰之外,每一个和他混在一起的军官都能够在这一笔走私买卖中分一杯羹。罗嘉也不例外。

    但是,比起那些贝利卡来,罗嘉觉得无上圣主的意志更加重要一些。毕竟,和其他人不同,他可是一度被无上圣主垂青,并且赋予了三个许愿的机会。也许,仅仅是也许,他会再一次蒙受神明眷顾,不是吗?

    罗嘉自己也搞不明白为什么无上圣主会垂青于他。虽然他自己的愚蠢和倒霉的遭遇让他浪费了这个天大的机缘,但是不得不说,若非如此,他恐怕难逃一劫。现在的他,绝不会这么站在街道执行巡逻的任务,而是会呆在充满黑暗和绝望的牢笼里,或者干脆就被永远的埋在地下。

    这几天来,他努力的打听到底发生了什么——无上圣主到底是怎么拯救他的。但是很遗憾,连作为情报贩子的他也打听不出怎么回事。那个胁迫他的女术士莫名的失踪了。是的,突然出现,惊鸿一现之后就再也找不到踪迹。整个大本营里居然没人知道她到底是谁,来自何方,去了哪里,甚至和谁接触过也不知道。只能说,她如风一般,突然的出现,然后又突然的消失。如果不是脸上那个至今尚未褪尽痕迹的耳光,就连罗嘉都会认为一切都是一场幻梦,那个女术士只存在于他的幻梦之中呢。

    至于那次逮捕和刑讯就更加奇妙了。因为相关的东西,档案、见证人和其他诸如此类东西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次控诉的理由,前面说过,已经展示给罗嘉看了。在这件事情上,他确实是清白无辜的。但是,再清白无辜也会留下审讯的记录不是吗?这是官方规定的,程序必须的东西。而罗嘉却找不到。

    仿佛来自高层的某一只手伸到这里,将一切痕迹都抹掉了。罗嘉的调查最终得到了一句含混不清的答复:这是来自高层的意见,罗嘉无罪释放。

    对此,似乎只能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无上圣主的神威。

    所以现在的罗嘉已经从最初的无神论者变成现在彻头彻尾的虔诚信徒。无上圣主的徽记已经不止是被他时时刻刻的贴身藏放,而是会被时时拿出来祈祷赞美一番。所以,哪怕知道自己有渎职的风险,他也没有对祭司这种公然的走私提出任何异议。因为他知道,无上圣主是会庇佑他的。

    唯一让他有些不安的是他的那些前雇主——他们自从告假离开之后,就突然人间蒸发,再也没有任何消息了。祭司对他们的去向含糊而过,只说“这是神的旨意”。

    不知道那些人干什么去了……在走私车队走远了之后,罗嘉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这边上有什么地方值得他们去这么久吗?而且,一座浮空要塞……哪里会有浮空要塞呢?

    ……

    天空之中,浮空要塞正在交战。

    磅礴的能量在这片空域中爆发出灼目的光和热,一道道能量光束彼此追逐着,时不时的在大地上终结。而每一道光束在地面上终结之前,地上就会被犁开一道至少也需要数百年才能弥合的焦黑痕迹。在数百乃至于上千的视距范围内,人们都能够观察到这场战斗,看着远方天空那一道道宛如雷霆一般的亮光。浮空要塞的主炮的威力甚至胜过无声雷霆——哪怕那些生存着数万居民的中型城镇也可以在主炮面前瞬间化为齑粉。

    战斗的力量对比是三对一。一方是三座浮空要塞,另外一方只有一座。三座浮空要塞的一方悬挂着醒目的冥月标记,但是另外一方并不是预料之中的辉月旗帜——它上面什么都没有。只有平静而沉默的金属外壳。

    对这个世界来说,这本来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想要制造一座浮空要塞,需要海量的各类资源,更别说还有那无法计数的人力,还有各类配套设备了。不客气的说,这些庞然巨物的每一块钢板,每一道印记,都是用金钱和汗水浸透的。但是现在,旧有的观念已经被打破了。这是一座不属于辉月也不属于冥月,或者说第三方的浮空要塞。

    数量上虽然是三比一,然而战斗局势来说,却是数量少的一方占了上风。

    它之所以占上风的理由有好几个,主要的原因就是它的身边有着无数的辅助部队。一些和这个世界的科技风格迥异,半机械半生物的飞行部队(他们有着各种各样的形状)正在和浮空要塞配合作战。尽管这些飞行部队和浮空要塞比起来,就如一个人和一只蚂蚁的区别一样大。但是众所周知,蚁多咬死象。

    巨兽在彼此撕咬着,翻腾着,进行着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死斗。那些蚂蚁虫豸们发挥着远超想象的作用。在它们的牵制和辅助下,三座浮空要塞宛如陷入泥潭的野兽,纵然拼命挣扎,也显得渐渐力不从心。

    浮空要塞那如同惊涛骇浪般的可怕威力也胜不过悍不畏死的军队。就算一炮便足以夷平一个世界、灭绝一支物种又有如何?究其本质,战斗的本质就是杀死敌人,或者让敌人的斗志崩溃。而后者相对前者来说是一条捷径。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假如一支军队完全无惧于死亡,那么打垮它就是一件非常非常困难的事情。

    而对于参战的人类而言,这一点就更加明显了。他们置身其中,面对的是一团由恐怖和毁灭交织而成的狂暴漩涡。浮空要塞是这个世界人类科技和毁灭天性登峰造极的结晶,这一点可以由那每一发都可以蒸发数千数万吨物质的主炮那里得到淋漓尽致的证明。然而,这样一场战斗中,个体的力量微乎其微,每个人都只是其所服役的浮空要塞的一小部分,重要性不比一枚齿轮或者一枚螺丝大多少。面对着这样自己无法挣脱也无法反抗的整体战局的时候,恐惧和绝望是自然而然会产生的感情。人们尽管在竭尽所能地完成被交付的任务,尽管都已经被告知必须将自己的使命放在首位,即便是对死亡的恐惧也要退居其后。然而究其人类内心本身,每个人在内心深处都在祈祷着,祈祷着死亡不会在下一刻降临到自己头上。

    这是人类的天性,是一切生物最根本的欲望和本能。任谁也无法否认这一点。

    所以,当畏惧死亡的生物遇到无惧死亡的生物的时候,战斗一开始就是不公平的。

    冥月的一座浮空要塞和敌方浮空要塞缓慢地擦身而过。于此同时,双方展开凶猛的近距离交火。副炮的闪光一刻都没有停过。两者之间的空域被致命的镭射和热能填满,无数钢铁碎片如树叶一眼飞舞着,坠落大地。

    冥月一方的浮空要塞主炮释放出去,在将对方表层蒸发掉数十吨物质之后遇到了对手。在对手的装甲下,有一层散发着橙红色光芒的能量护盾。纵然护盾因吸收了太过庞大的能量而激荡、闪烁个不停,但是这一发主炮的破坏能力也到此为止了,除了掀开一部分外装甲之外并无其他效果。相反的,对方的主炮射过来的时候,就直接在外壳上打开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大窟窿。

    这并不是它第一次挨上主炮,之前每一发炮火落在身上的时候,就会蒸发掉一部分纳米物质和外装甲,它的纳米防护罩的抵抗能力已经到了极限。

    高能量的光束不仅在外壳上开了一个口,更摧毁了影响范围内的全部次级系统。隐隐约约能够听见浮空要塞内部连续不断的爆炸声。而原本不停发射死亡光线的副炮也瞬间全部熄火。能源系统被破坏而释放出的热量在浮空要塞的底层舷侧形成了朵朵光斑。

    在两头巨兽周围的空域之中,冥月一方另外两座浮空要塞正在竭力增援这边。但是它们的努力哪怕不算徒劳,至少也是收效不大。它们之前已经战斗了够久,两座浮空要塞早就不是完整无缺了。而现在每一个被撕开的缺口都在爆发着一场接舷战。名为毁灭者的人造智慧生物战士正在疯狂的入侵浮空要塞内部,破坏着一切可以破坏的东西。

    现在每个人都看得出来,凯查哥亚特在浮空要塞上安装了和毁灭者类似的能量护盾。诚然能量护盾不是无敌的,只要火力足够强大,那它就会被耗尽、击破。但是比起纳米防护系统来说,能量护盾又有着重大的优势——只要稍微有一段时间时间充能,它就会恢复如初。而纳米防护壁则需要大量时间才能重新恢复补充。

    距离最近的那座浮空要塞的主炮在未全面充能的情况下开火,让敌人的护盾因为不堪重负地短暂消弭。但是,什么也阻止不了凯查哥亚特的浮空要塞主炮进行第二轮充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