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五十四节 隐藏的危机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浮空要塞的维修工作已经差不多结束了。现在的隐也已经空闲下来。这些扫尾的工作已经并不需要他事必躬亲了。

    估计就是这样,有了闲暇所以才有了这样的兴趣吧。

    但是,辉月这边对于凯查哥亚特的异域技术可是垂涎的很。前线的所有战利品,如果送到后方的话都能换来不小的奖赏,特别是那些非武器的装备更是受欢迎。所以听了伊万的话,红衣也犹豫了一下。

    他们和隐的关系是完全雇工和雇主的关系。虽然隐的技术确实没的说,但是他的要债能力也同等强大。账单可是一期都没有落下的。

    “拿到浮空要塞里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装备吧。”红衣最后做出了决定。如果是破损残缺失效之类的装备,送给隐当礼物也无所谓。相反,如果是高档次的异域科技装备,那么直接送人显然就不合适了。

    “对了,顺带说一句……”伊万有点欲言又止。

    “怎么?”

    “那个,今天出现的那位……”伊万说道,他显然搜肠刮肚的想用一个比较合适的句子。“我听说了,虽然我还没看到真人……是怎么回事?”

    “那个……”红衣也是想了一下。他还能说什么呢?只能说术士们有钱人任性,想来就来,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不过幸好,毕竟是站在一个阵营里,至少在大的方面,应该不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吧。“那一位,应该是蝶梦女士的……熟人。”他谨慎的用了这个词。

    他们并不知道蝶梦的真正身份,但是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的信息,哪怕是猜,也多多少少接触到一些真相了。能够干掉一个显赫的贵族之家的高阶术士却安然无事的女人……哪怕不确定她的具体身份,也能猜出她是位于最高层的那一小撮术士中的一员。

    当然,这些高层中也有各色各样的人,就算是对学术研究有着特别的兴趣(或者就是靠着学术方面的成果而迈入高层的人也有),所以特地来这里进行一场实验什么的,也是正常的事情。

    能够让蝶梦如此对待的老人,要说是个无名之辈,估计根本没人相信吧。

    “那个,”伊万说话了。“您不觉得那个……她来到浮空要塞的方式非常怪异吗?”他问道。“而且是那样的打扮,显然是在隐瞒自己的身份。”

    事实上也是这样,虽然说是趁着整个内部系统测试的空档,但是也太突兀了。而且兜帽遮住脸,怎么着看都会让人觉得这是想要掩饰什么。

    而且那个体型……通常人的概念里,老妇人的正常体型应该偏向矮小的(毕竟年纪大了,钙流失会导致体型变矮变小)。但是这一位高大得简直不像话,属于站在你面前什么都不做就能给你造成压力的那一种。

    “她能隐藏什么呢?要隐藏的只有她的容颜吧?我想来想去,在辉月阵营里,符合这个条件的人当真不多了。唯有……”

    这个房子虽然大,但是墙壁之间的隔音效果并不好。冥月术士别说用魔法了,甚至没有费什么额外的注意力就听见了那个关键词。

    “执政官?”这个词让她心里没来由的一惊。

    “哈,伊万阁下,您想多了吧……”红衣虽然是在笑,但是却依然能感觉到有几分底气不足。“执政官怎么会来这里?”

    “也许我可以找个机会试一下。”伊万看似自言自语的说道。

    术士们用心灵感应进行的对话终于结束了。

    陆五现在终于体会到聋哑人的痛苦了。别人说话,他听不见,只能在一边干着急,同时就这对方的表情和肢体动作来瞎猜。

    不过虽然说是猜,但是陆五也能感觉到这番谈话哪怕不是很亲切,至少也算得上是友好。也亏的是她们并没有刻意隐藏,面部表情和肢体动作多多少少还是透露了一些信息:琥珀应该在说什么,老妇人频频在微笑着点头,而蝶梦却时不时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来。

    “原来如此……”最终,老妇人转头对着陆五,不是用心灵感应能力,而是用自己的声带发音。“琥珀的事情,多亏了陆五阁下您的帮忙了呢。”她的称呼非常庄重,“让完全和此事无关的您卷入此事之中,真的非常抱歉呢。”

    她说的那么客气,口气又是那么温柔,让陆五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他已经知道老妇人是一个执政官——也就是说,位于这个世界权势巅峰之人。但是归根结底,陆五是一个异域来客,对于这种权势的概念缺乏切身体会的经验。

    当然话也说回来,权势也是需要外物衬托的。皇帝高坐龙椅,身边文武百官环绕,御林军禁卫军罗列的时候自然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天子,让人望而心惊。但是真的要微服出访的时候也是白龙鱼服,同样是两只手两条腿一张嘴,也没比普通人多一只眼睛多一个鼻子什么的。这个时候,哪怕是路边的行人也不会对他有着什么特别的敬畏。

    同理,别说陆五了,哪怕是这个世界底层的普通人,看着这么一个穿着斗篷,说话温柔又细声的老太婆估计也没什么特别的敬畏之心吧。当然了,如果老太婆个子没这么高大就更好了。

    琥珀发出了一阵轻轻的呻吟。她受到的伤害不算重,但是也不是可以无视的轻伤。毕竟这是一个执政官的一击。刚才的心灵感应消耗了她太多的精力,让她的身体都出现了不稳的征兆。

    “琥珀,放心吧。”这一次是老妇人在说话。“我知道了,一切就交给我吧。”她伸手对边上的蝶梦做了一个复杂的手势。“你好好的休息。”

    “呃,那个……”陆五想说话,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刚才的心灵感应交流显然是琥珀主导的,也就是说,她是刻意的避开了陆五。

    “陆五阁下,时间已经不早了呢。”老妇人微笑着说道。“嗯,虽然这么说不好意思,但是能为我在这里安排一个住处吗?”

    “啊,这个当然可以!”

    老妇人和蝶梦从门口走了出去。琥珀则发出一身呻吟,重新躺下去不动。看上去似乎因为伤势的缘故,再一次失去了意识。

    “搭档,”陆五还没想明白,耳机里响起了高手急促的声音。“情况不妙了。”

    “什么?”

    “刚才那老太婆已经很清楚的自我介绍过了吧……她是一个辉月阵营的执政官。搭档,不用怀疑,这个世界的骗子还没有大胆到胆敢冒充执政官的地步。所以她的话是绝对可信的。她应该就是一个执政官。而且,如果我没弄错的话……”高手加重了语气。“之前就是她杀掉了那个追杀你的女术士。”

    “是她?”

    “是的。所以你现在明白你的危险了吗?”高手说道。

    “我……怎么个危险了?”

    “她是个执政官!你明白吗?这意味着只要她一句话,就能动员起……庞大的军队。该死,小术士居然出卖了我们。她一定把我们……你的事情,全部告诉了那个老太婆了。”

    可是陆五并不觉得自己被出卖了,高手的话让他迷惑不解。

    “可是……可是……”

    “可是她刚才很友善很亲切是不是?搭档!”高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我记得我告诉过你,术士可不是人畜无伤的善良种族,更不是和平主义者。他们是整个以太之海都排的上号的臭名昭著的海盗!”

    “啊……”

    “若非他们内部分成两个阵营在对k,他们对外造成的破坏还能强大一千倍!”高手说道。“现在,他们已经知道地球的事情,你说下面会发生什么?”

    陆五沉默了很久,才试探着回了一句。“入侵地球?”

    “说的对,搭档。就算眼下还没有这个闲工夫,未来也是列入入侵的备选名单里面,而且肯定是位于名单排名最上的那几个位置上。”

    “但是……但是……”陆五想说琥珀肯定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但是话要出口的时候又觉得很荒谬。是的,琥珀从未保证过这种事情,而且哪怕她做出了保证又有什么用呢?不过话说回来,高星可是非常……

    怎么说呢,一点敌意都没有的样子。

    “等一下,如果他们要做什么,不可能越过我的吧?但是,看她的态度……怎么着都不是恶意的。”

    “嗯,看得出来,从好里说,大概她看不上地球,对那个宇宙广大但是只有一个微不足道的泥巴星球能够供人类居住的世界兴趣不大,所以无所谓。从坏处说……恐怕是她有要务在身,暂时还轮不到地球的事情。搭档,”高手庄重的说道。“后者的可能性很大。”

    “我们能做什么吗?”陆五试探着问。如果什么都做不了,那就毫无意义了。

    “能,早点回到地球去……估计至少有七成的可能性解决这个问题。”高手说道。“没有你身上那个徽章的话,他们估计没办法对地球进行定位。”

    “可是,如果我现在回去的话……”

    “嗯,不解开凯查哥亚特的束缚……回去的话你就会死掉。”高手说道。“搭档,虽然说按照地球的标准,为国献身是一种崇高的道德境界,但我们没有必要刻意的踏入这个境界不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