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五十八节 违命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蝶梦没费太多时间就见到了焦急的红衣。

    相关的事情已经被伊万先说了一次,然后红衣补充了一下。事情的过程,正如前面说的,其实很简单。派在矿区外的斥候(虽然陆五知道凯查哥亚特不会进攻矿区,但是派点斥候出去打探是没错的)发现了凯查哥亚特的部队一个废弃的营地。营地里很意外的留下了一个不知名的大型机械。

    然后情况报告给陆五,陆五就去现场看了一下,然后……不知什么缘故,那个机械突然运转起来,然后,陆五就不见了。

    初步判断是那是一个空间传送装置——对于这个世界的科技水平来说,相似的设备只存在于理论和实验室研究的阶段,尚未真正的缔结出有效的成果。但是如果是凯查哥亚特做出此类机械装置出来却并不会让人感到惊讶。现在每个人都知道,凯查哥亚特所拥有的技术,高出这个世界不止一筹。

    “去看看吧。”老妇人主动开口。必须要说明的是,虽然眼下发生的一切显然要对她的计划有着重大影响,但是她一点也看不见慌张。或者说,对于这个消息,她安之若素。

    两个高阶术士的脚步声走远了。

    冥月术士,从拐角的位置走出来,她的心还在剧烈的跳动着。陆五的死活对她来说毫无意义,反正也就是一个地方军团的军团长,就算拥有一座浮空要塞又能如何?某一场边境小冲突或许很重要,但是对于眼下女妖之门的战局,一座浮空要塞的意义接近于零。

    但是,老妇人的存在却吸引了她全部注意力。

    但是,一个执政官为何会在这里?不需要脑子去思考,她就知道自己已经接触到一个天大的阴谋……以及她将这个消息传回去将得到的荣誉和奖励。

    浮空要塞里面的指挥官几乎都已经离开了。此时时间已经过去足够久,原本整个浮空要塞的戒严也进解除。没找到那个术士,只能理解为对方已经离开——当然这也是正常的。游骑兵可不是傻瓜,向来以滑溜而闻名的,要说一个游骑兵冒冒失失的闯到浮空要塞里面,连退路都没准备才是少见的呢。

    不过,相关的警戒措施并没有被全部取消——但是,就算是那些监控人员再尽职,那些感应装置再敏锐,也决计不会想到他们的猎物居然在这个军团高级军官的起居区域里。而且,因为理所当然的缘故,她已经在这里得到了一个身份——也就是说,只要不使用魔力,不被那些敏锐的机器感应到,她就是安全的,在这里做什么都没人管。

    她从身上拿出自己的终端——冥月术士的这个终端看上去很平常,毫不起眼,简直就和下层军官使用的别无二致。事实上,哪怕这玩意被人拿走,估计别人也会很快失去兴趣。因为这种类型的终端,各方面的性能都相当糟糕。然而,它有着一个特殊的功能——它的通讯距离和抗干扰能力极强,而且可以联系特殊的中转站,将信息发送极其遥远的地方去。最重要的是,就算是凯查哥亚特也没办法干扰。

    “……通过巧妙的音律节奏,能够激发士兵的士气,让人斗志昂扬,心潮澎湃的效果……虽然原理方面并不复杂,且早有记录。但是显然辉月一方的技术非常成熟,其中的巧妙不能一言尽述……可以毫不困难的做出判断,这是辉月从某个世界刚刚得到的新型技术……”

    冥月术士将这份情报加上一个初级程度的机密设置,这意味着它可以被自己的上司收到。有了这份情报,她才算真正意义上的安全了。在这边的密探工作就有了成果,能够对付上司的考核,任何人都不能指责她渎职什么的了。就算她的几个同伴(理论上的同伴)都死在这边也不会对她有任何波及。

    她现在大可以在这边安安心心的度过这段危险期,看着凯查哥亚特那边打出一个最后结果来。她很清楚,在精锐部队针对凯查哥亚特发动斩首一击的同时,第一线的军团肯定会为了牵制凯查哥亚特的兵力而发动一些对士兵而言和自杀无异的反击。那些混杂在一线军团中的术士们,有十分之一的活命几率就算不错了。

    站在指挥官的高度,这当然是完全正确的做法。但是站在底层士兵的位置,这就是血肉磨坊,死亡地狱。但是如果想要逃跑,马上就会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在前线被干掉——至少那种死法绝大多数情况下是干脆利落,没有痛苦的死亡。

    如果是过去或许还能抱有一点侥幸之心,但是现在,“吞噬”魔法早已经路人皆知,早就没人有那种侥幸心理了。那些执法的家伙追捕起逃兵来,那劲头可不是一般的兴高采烈。

    想要活下去的唯一办法就是想办法调离第一线——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也是半斤八两,没什么差别。如果不是幸运,她现在应该已经变成辉月术士的猎物,无非就是死得痛苦和不痛苦两者之中选一个罢了。

    但是,正如一句哲言说的,运气本身也是实力的一部分。现在的她已经有了如此有利的条件,不懂得利用就真的是太蠢了。

    距离迦舍城遥远的一处森林边缘,那座小木屋依然耸立着。

    它太小,太简单,太粗糙,太不起眼,所以自从上一次主人离开之后,再也没有人(或者说,智慧生物)拜访。除了外墙上又多了一些青苔,屋顶的菌类又繁盛一些之外,完全没有任何变化。理所当然的,既然没有不速之客拜访,那么小木屋的里面,那些神秘的仪器依然在里面闪烁着各种信号指示灯,表示它一直在正常运作之中。

    过去的很多天里,信号指示灯的闪烁一直都是极有规律的。但是今天的情况有所不同,在短时间内,这边的指示灯剧烈的闪动着,显示它正处于全力运行状态。

    “……在迦舍附近,”冥月术士犹豫了半响,最后决定将具体情况略过不提。“确认辉月执政官的行踪。毫无疑问,辉月正在密谋着某个神秘的计划,很可能和我方针对凯查哥亚特的行动有关……”

    这份报告内容简单,但是写起来却花费了她很多的时间。因为每个字,每句话都需要反复斟酌。毕竟有些东西不能直接给上级知道。不过在完成之后,她给自己的这份情报加上了最高的秘密等级。这意味着这份情报连她的直属上级都无法直接看,而是要转送到游骑兵的指挥中枢那里,直接暴露在高层眼中。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情报——如果说之前那一个只能算作“正常的成果”,那么这份情报的程度至少会达到“了不起的成就”档次。也就是说,她不仅避开了那个死亡率极高的战场,而且还立下了一份不小的功劳。

    但是,单单这份功劳还不够……如果她想要从泥潭中挣扎出来,夺回自己本来应该的位置,那么……

    冥月术士听见了外面的声音,她冷静的按下了发送按钮,然后将终端收入随身包里,用平静而淡然的表情面对着进门的红衣。

    “父亲大人,您一脸的表情……”

    “我说过,不要叫我父亲。”红衣苦笑了一下,他本来就长了一张苦脸,现在这个表情简直就像是在黄莲里泡过的一样。“我现在叫红衣,你可以直接这么叫我……这里很大一部分人都是这么叫我的。如果你非要……就叫我叔叔吧。”

    “那么,叔叔,”冥月术士立刻改了称呼。“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陆五被抓走了。他们分析说,应该是一个意外。但肯定是落到凯查哥亚特的手里了。”红衣轻轻的叹了口气。对于陆五到底发生了什么,大家还有争议。有人认为这完全是一个技术故障导致的偶然,另外有人觉得这是一件蓄意的阴谋。但是不管是哪个理由,陆五被凯查哥亚特带走了,那么他的情况就会变得非常不妙起来。

    “抓走了一个军团长吗?”凯查哥亚特为什么会对于这种中下层军官有兴趣?这倒是挺有趣的。“不过,叔叔,丢失一个傀儡对您来说又算什么呢?”

    虽然红衣之前否认了,但是在冥月术士的眼里,这一切不是和秃子头顶的虱子一样,明摆着的事情吗?或者说,这样才是唯一合乎逻辑的原因。一个在边境小镇出生成长的年轻人,在被强征入伍(他甚至没有接受过真正的军事训练)之后突然爆发出杰出的军事才能。在其他人都被凯查哥亚特揍得灰头土脸的同时,他却是屡屡得手,短时间内建立了了不起的功勋,由一个最底层的人跃升为一个军团长(虽然说军团长在术士眼里也算不了什么成就,但是那也要看开始的位置。在最底层的人眼里,已经是个相当高的位置并且很有权威了)。这样的故事简直就像是神话——但是既然边上还有一个红衣,那么这件事情就完全褪去了神话的光环,从一件异想天开的事情变成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傀儡?”红衣摇了摇头。“你高估我的能力了……还有野心。”他后面半句话没有说出口。因为看着面前少女的眼睛——那双属于年轻人的,野心勃勃充满欲望的眼睛,他知道解释太多也没什么用。她还不懂得什么叫做灰心丧气,再无半点欲求的感觉。

    当然,哪怕是父女,两个人的道路也是不同的。她是一个术士,而他不是。她的道路是被接受和允许的,冥月的高层,那些执政官们,并不会真的歧视一个野心勃勃想要往上爬的术士——没有魔力的普通人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那不是更好吗?”做女儿的耸耸肩,“站在你上面位置的那个人消失了,这好像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好消息。”

    对有野心的人来说确实如此。但是对他来说可不是好消息。红衣再次苦笑了一下。他们现在有了浮空要塞,已经有资格自称为一股势力了。作为军团的一个副手或许没人在意,但是一个指挥官,估计就会被有心人放在放大镜之下细细观察了。他没自信能够隐藏自己的秘密太久。

    “准备一下,我送你离开这里。”他说道。“你可以去迦舍城里,或者是矿区也行。”

    “放着舒服安全的浮空要塞不呆,去在地面上干什么?”

    “因为我可能要去很危险的地方。”红衣叹了口气。陆五不见了,根据相关的规矩,他就要暂时成为整个军团的最高指挥官,正如之前身为中队长的陆五一样。但是这所有的变化都改不了浮空要塞下一步行动——至高之星想要乘坐浮空要塞去凯查哥亚特的老巢那里。

    虽然老妇人态度客客气气,似乎是在请求,但是红衣知道这不是请求,而是不容改变的命令。对于一个执政官有什么程度权力……别人也许不懂,红衣还能不懂吗?这趟旅途非常的危险——任何人都能很容易的明白这一点。

    “我不会离开的。”冥月术士用冷静但是坚决的口吻回答道。“亲爱的父亲大人!你总是那么为我着想。”

    红衣转过头去,不再说话,算是默认了这一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