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五十九节 囚徒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琥珀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四周一片虚无。她的身体上下周边,没有任何东西。

    尽管从逻辑上来说,精神体并非物理的存在,但是事实上还是能够呈现一定的物理特性,比方说有极其微小的质量,或者可以这么形容,精神体朝着空中一跳,它还是会落下来的。所以琥珀哪怕昏迷过去,也能确定自己身体下面应该有什么——最起码是地面。

    如果她没弄错的话,她应该是躺在床上的。应该是躺在安全的浮空要塞里面,陆五房间的床上——她和陆五向来是睡在一起的(作者注:唯一的问题是作为精神体,陆五哪怕想干点什么也干不成)。

    但是现在显然不是这种情况。

    她是真正意义上悬浮在空中,而且不是因为她自身的力量,而是因为外力。

    或者具体点说,她此刻在一个巨大的,如水晶球一样的透明空心球体之中。球体里面有某种能量涌动,能够清晰的看到一点点光芒凭空闪烁,又凭空消失。

    “看起来我们的睡美人醒了呢。”一个声音莫名的响起。不,不是声音,而是心灵之语。不通过声波为媒介,而是将信息直接传达到人类的思想之中的超自然力量。

    而且这种感觉……这不是术士的力量。

    琥珀立刻明白自己已经不在浮空要塞里面了,而且,应该不在她所熟悉,所知道的任何一个地方。但是……虽然说不安,却感觉上自己并没有面对危险。

    对术士来说,精神体是一种很奇妙的状态。精神体状态之下可以免疫很大一部分物理伤害,比方说一发子弹,哪怕是这个世界的电磁炮,或者地球上的穿甲弹,对于这种状态下的琥珀也是毫无威胁,甚至无需特意去防御的。但是,俗话说有得必有失,这种状态下的术士,虽然对于物理武器,特别是实弹武器的抵抗力增强了,但却在其他方面变得更加脆弱。如果进行综合评价,术士的战力并不是提高,而是减弱。当然,特定环境下另说。

    受伤之后也是如此。正常血肉之躯受伤后,虽然有着伴随着伤势而来的种种危险——比方说流血过多、伤口感染等等,这些甚至比伤势本身更危险。作为精神体没有所有的这些麻烦。但是反过来说,血肉之躯可以通过药物、缝合、乃至于电刺激等等各种手段促进伤口痊愈,甚至能够短时间内使用麻醉药之类让人暂时无视伤痛,恢复正常行动能力。而精神体就做不到了。总之,有利有弊,综合评价之下是弊大于利。

    如果对方有什么不利企图的话,那么现在的琥珀已经死了。因为处于沉眠状态的她完全无法反抗。

    “出来吧。”那个声音说道。

    感觉不到任何异动,但是原本被抵消的重力突然恢复了。琥珀稳稳的落在了地面上,同时水晶球上的一道门突然打开了——这道门很隐秘,若非它自动打开,琥珀倒真的不一定能短时间内察觉。

    外面是一个纯白色的房间,天花板、地面和墙壁全部是某种不知名的物质构成,不知来自何处的光线将整个房间照的透亮。琥珀走出水晶球的时候试了试,有些意外的发现这玩意居然无法穿透。

    作为精神体状态的她,只要愿意应该可以穿透世界上的任何固体才对。但是,这层薄薄的透明物质显然是例外。

    “感觉怎么样?小术士。”那个声音说道。

    “很好。”琥珀用声音回答。她本想和对方一样,用魔力进行精神感应,但是却发现在魔力的感应之中无法找到对方。“我沉睡了多久?”

    她的伤势并不严重,校长并不是有意的,只能说是误伤,攻击也没有针对性,并不严重。饶是如此,她自己预计恢复时间大概必须沉睡三十天左右。但是现在,她已经恢复了。

    “以这个世界的时间来计算,”那个声音回答。“勉强算是小半天吧。”怎么可能……琥珀尚未表达自己的惊讶,对方已经继续说了下去。“不用奇怪,看看到这个透明的圆球房间,这可是我专门为你制造的哦……它可以调整精神体内部能量结构,让你的伤迅速痊愈。你无法想象制造这玩意到底耗费了我多少工夫。”

    琥珀突然之间明白说话者到底是谁。虽然她还搞不清楚她为何来到这里,但是能制造这种哪怕术士都闻所未闻的设备的,在这个世界有且只有一个存在。

    但是……为何她会在这里呢?被抓过来的吗?她在浮空要塞之上,这个世界最强大,最安全的战争巨兽里面,身边还有着这个世界最强大的术士守护……如果她被抓到这里来,莫非……

    用暴力手段摧毁所有的障碍,消灭所有挡路的敌人……吗?

    如果是其他人的话那自然是不可能的。当然,对于这一位来说……却未必不可能。这一位可是生生凭借一己之力把整个世界搅动起来的存在啊。可以说整个的更改了术士们对于以太之海生物的观点和看法。

    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不管是哪种方式结束的),估计术士们对以太之海的生物,特别是智慧生物,都会比过去小心翼翼十倍。至少,也会深刻的体会到和强者只能合作,对弱者才能掠夺这个真理。

    “别担心,小术士。”对方显然猜出了琥珀的心思。“事情没你想象的那么糟糕。你应该能理解,我对你没有恶意。”

    “凯查哥亚特?”琥珀问道。

    “猜对了,小术士!”凯查哥亚特回答道。“带你来这里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也绝对没有你想的那么困难。不管是浮空要塞还是守护在你身边的那几个术士,对我来说和浮云没什么区别。真正限制着我的只有时间和空间……嗯,其实说这些废话纯属浪费时间,我就直接说了吧,我把你带到这里来当然不是没有目的的,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一个交易?你要,和我,做交易?”琥珀一个字一个字的咬着重复了这句话,她差一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

    陆五是在一张病床上醒过来的。

    呃,也许不是病床,但是确实和地球上的病床一个结构。就连上面的白色毯子褥子都很像。

    他身上穿着的也是医院里的病号服——虽然陆五是第一次穿,但是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走路。这种衣服宽松舒适,当然也藏不了任何东西。

    如果此时有个身穿护士服的小姐姐推门进来,告诉陆五他因为车祸昏迷至今方醒——也就是说,他脑子里的所有记忆都不过是昏迷状态下人类的妄想,琥珀、异世界、魔法、术士还有浮空要塞,所有的一切都是虚幻的,他也不会感到有任何的意外。

    然后他很快的找到了这里不是地球某家医院病房的证据——这个房间没有门。

    任何一个病房的门都会在显眼之处,起码也要有门把手。但是这里什么都没有。四周的墙壁虽然看上去是粉刷后的

    陆五没有行动,而是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他应该是在一处被毁灭者遗弃的基地里面,接触到了一个不知名的仪器……他还记得最后瞬间,高手发出警告,还有凯查哥亚特戏谑而得意的声音。

    “……小偷先生,逮到你了!”

    一切都是一个陷阱?凯查哥亚特是故意制造了那个机器,然后如渔夫给钓钩加上鱼饵钓鱼一样,把自己钓上钩。

    虽然他不知道凯查哥亚特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说句实话,凭借凯查哥亚特能力,它如果想要逮住陆五,显然有更好的时机和方式。

    “凯查哥亚特想干什么?”陆五问道。几秒钟后他才意识到没人回答自己的问题。

    原本一直挂在耳朵上的蓝牙耳机已经不见了。当然了,原本一直藏在贴身腰包里手机,高手寄身的东东也不在身边。事实上别说腰包了,他连贴身内衣裤都被完全的换了一套。

    高手……不在身边?

    陆五已经是如此习惯于高手的存在,以至于好几秒钟后才明白自己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希望凯查哥亚特只是单纯的以防万一将东西没收走,而高手没有露馅。他告诉自己,高手是一个非常谨慎小心的家伙,而且它的存在形式非常的稀奇,以至于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人怀疑过高手的存在。虽然说凯查哥亚特是一个神灵,但是应该也没办法察觉高手吧。

    他再次检查了一下自己。除了身上的所有物品都没收之外,其他方面倒很不错。而且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身体充满活力。于是他翻身起床。

    双脚刚刚踩在金属质感的冰冷地面上,前方的墙壁上就打开了一道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