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六十四节 幕间:雪岭之战4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十二天以后。

    大雪正在飘飘落下。

    一辆并不依靠轮子或者腿脚,而是悬浮于低空的车辆停靠在路边之上。前面说过,这种道路质量实在不值一提。在这种大雪之下,这个鬼地方交通条件非常恶劣,除了反重力类型的之外,它几乎不能通行任何车辆。

    这是一辆非常罕见的侦察车——车辆上覆盖着轻薄的装甲,装甲上则被涂成了适合雪地的迷彩。它轻巧而快速,而且哪怕最快的速度奔驰的时候,也几乎无声。除此之外,它和它的同类不同,上面只能搭载非常有限的人员,通常不超过四人。因为车上的空间都塞满了各类不同的侦察仪器。

    “就是这里。”车里的人翻身下来。“最后就是在这里失去联络的!”他看着身前厚厚的雪层。“好像没有山崩之类的麻烦。不过,仪器显示附近没有任何生物。”

    任何人都能很容易的看出来,这附近不像是发生地质灾害的样子。事实上,别说这里显然没有了,就算是出动了专业的队伍,十来天的时间也很难把一场地质灾害消弭于无形之中。

    “显然没有耶……倒是更像是……”他的同伴在边上找到了一些痕迹。那里有一块大石头,石头上出现了显然不是自然形成的坑坑洼洼。他在其中找到了一些陶瓷的碎片。

    “这是……子弹?”

    这种空心或者实心的陶瓷球是通用步枪最标准的子弹。或者可以这么说,尽管通用步枪可以发射任何小物件,但是实际上使用这种标准的陶瓷子弹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所以只要是条件许可的话,士兵们就会使用这种子弹的。

    “显然是!”

    两名侦察兵走入雪地之中,寻找更多的痕迹。当然,就像大家猜得到的一样,他们很快就找到了更多的证据,证明这地方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战斗。其中包括一具悬崖下方,没有被掩埋的尸体。

    没有费太多工夫,他们就从尸体的衣着、随身的一些零碎物上辨认出了他的身份。这是一名属于正规军术士军团的士兵。他们来这里,就是寻找这支军队突然失联的原因。

    尸体已经冻得很结实,他的胸口部分,紫黑色的血液和衣服牢牢的黏在一起,冻成了一层坚硬的甲壳。但是就算如此,两个侦察兵也能分辨的出来,是一次可怕的攻击杀死了这名士兵——整个胸部都塌陷了下去。这一次攻击并未造成皮外伤,但是这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帮助,别说折断的骨头无无情的刺穿内脏之类的伤害了,估计他身体内的液体至少有二分之一被外力强行挤压,从嘴里喷了出来。

    “讨伐队的士兵?如果是死在这里的话……”

    “一场伏击?夜袭?”说话的这位检查完了尸体。“不,不可能。这里距离道路已经太远了一点,这意味着他没理由来到这里……是进攻或者逃跑的时候被杀的?”

    “不可能是夜袭。”另外一位检查了一下四周。“就算一个再愚蠢的指挥官,也不会选择在这种地方宿营。因为这里根本没有宿营的条件……哪怕此时已经天黑了,我也宁可冒着多走一段夜路的风险,去前面找个更合适的地点。更别说,”他补充道。“这里距离雪岭研究所已经不远了,而他们又坐着车。”

    “那么,是一场伏击战?”有人猜测。“讨伐队冒冒失失的遭到了伏击,全军覆没。他们应该选择一支熟悉本地情况的军队来的。那边不是有一支最近的军团吗?”

    “对付暗盟兄弟是不会出动普通的军团的。这已经是最近的术士部队了……据我所知,从雪岭研究所那里传出叛乱的警告之后,他们立刻就从尽可能近的地方调动部队了。你知道,现在这种事情已经不多见了,所以高层尽管第一时间做出反应,但事实上还是给了那些叛军好几天的准备时间。”

    这种战斗中,阵营的高层是绝不会出动普通人的军队的,只会出动术士。因为——就像每个人都能想到的一样——普通人的士兵之中,常常会有暗盟兄弟会的同情者甚至是支持者。这种情绪是普遍存在而且极难消除的。所以这些军团极其不乐意去镇压这些胆敢起来反抗的鼠辈。事实上,如果派遣这些普通人的部队的话,双方有较大的概率达成共识,以至于彼此的战斗只存在于表面之上。最终会出现这么一个情况:尽管军队上报“成功消灭叛乱”,但实际上这些叛乱份子可以安安稳稳的完成自己的破坏,然后毫发无损的离开,到其他地区去,用他们这一次得到的经验和声望,造成更大、更多的破坏。

    所以正确的做法是投入术士军团。

    “而且,要说一场伏击就让讨伐队全灭也不可能的!除非伏击的一方也是术士!”之前的结论被人坚决的反驳了。诚然伏击战是一种经典而有效的战术,常常可以以弱胜强。但是,再什么样的战术,也扭转不了双方战力上的悬殊。

    “从我们得到的消息来看,那群作乱的鼠辈最多也不过数百人。”他说道。“讨伐的部队将近百人。”

    无数次战例说明,在拥有魔力的术士和普通人的交战中,双方的数量对比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如果有了足够的时间和回旋余地,一个术士对付一个军团也不是什么离谱的事情。第四律的术士甚至被认为能够一个人正面对抗一个军团。注意,这是指正面对抗,同时面对的是装备和训练都合格的正规军队。而实际的战斗中,暗盟兄弟会的那群乌合之众显然不能以“正规军队”的模式来计算战力,同时多个术士的战术配合也不能简单的以“一加一”的方式来计算战力。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术士们常常能以数十人的规模,轻易歼灭——不是击溃——数千之众的叛乱份子。

    “如果是正规军团的话,”先前那位不服气。“在选择了合适的伏击地点,同时第一轮突袭能造成足够伤亡的情况下,是可以击败讨伐分队的。”

    “但那是正规军团,那些叛乱者是吗?”

    “那你觉得是怎么回事?”

    “我宁可相信这是一场雪崩……或者干脆是术士们之间起了内讧。但是要说是暗盟兄弟会做的,那绝不可能。”

    讨论在继续,而几个侦查兵手上的活也没停下来。尽管大雪掩盖了许多,但是在专业仪器的帮助下,更多的战斗痕迹被找了出来——包括更多的子弹和爆破的痕迹、一台应该是出了故障的外骨骼装甲、还有一个随随便便挖成的坟墓。

    死去的术士们被横七竖八的堆放在一个坑里,外面被薄薄的掩盖了一层泥土和碎石。虽然已经死去多日,但是他们脸上的表情依然显示,他们临死之前是何等的惊恐和不敢置信。他们身上的装备也已经全部取走。

    “应该是……兄弟会赢了吧?”看着尸体,看着这些再明显不过的证据,领头的那位已经掏出了自己的通讯装置,准备将这里看到的一切向上汇报。

    “不可能的!”另外一位则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相信。“兄弟会怎么可能赢?是个意外,一定也只可能是个意外。难道是什么地方地下开裂,导致毒气冒出来了?二十年前此地出现过类似自然灾害,导致一支巡逻部队全灭……”

    “但是,也不算离谱吧?我记得书上确实有此类的记载……”说话的这位已经打开了通讯器。轻微的嗡嗡声提醒他们,他们已经接入特定的通讯频率网络之中了。

    “那是几百年前的传说故事了!如果你把这种错误的情报传回去,上头非把你骂个狗血淋头不可。”另外一位赶紧按住通讯器的输入开关。这样他们说话的内容不会进入通讯网络。

    两个人的争执被打断了。因为网络内部正有人在情绪紧张的说话。他们听出那是另外一支侦查小队,他们是是前往雪岭研究所的。

    “……队长,你没听错,这边全空了。所有人,所有的囚徒、看守、管理人员、工程师全部离开了……是的,不是死了,是走了!因为他们带走了东西……是……不是仓促的离开,是很干净的撤退……对,我发现了一块金属锭……是的,如我说的一样,应该就是抗魔金属。”

    “第一小队在吗?”通讯装置里响起了上司的声音。“你们那边发现什么了吗?”

    “我们发现了……”在同伴来得及阻止之前,领头的那个就已经把话说出口了。“术士们的尸体……一个大坑……对……讨伐队应该就是途中被消灭了。车辆落入叛乱份子之手,让他们可以从容撤离。”

    他们不知道通讯网络的远方,他们那个严厉而独断的上司身边到底有什么人,使得他沉默了那么久都没说话。

    “第一小队,”沉默得太久,以至于让人怀疑是不是变成哑巴的上司终于开口说话了。“将周围情况恢复原貌。所有人注意,你们的任务已经结束了,全体返回,不要携带任何证物。注意,本次行动列入一级保密,严禁泄露!”

    几个人依令行事。等到他们坐回车里,准备出发的时候,才有人觉得如此长久的沉默令人不自在。

    “咳……那个……兄弟会是赢了吧?他们造出了抗魔金属……”

    “赢了也没用。”之前一直坚持认为兄弟会不可能赢的那一位硬邦邦的说道。“所以他们才跑了,不是吗?再说了,估计此刻关于这起叛乱的文件已经送到了执政官的案头了,每一个执政官。”

    没人反驳。但是大家都明白,虽有严命,然而此事隐瞒不了太久。它会如春雷惊醒潜伏的虫子一样,刺激着各地的暗盟兄弟会。也许这是一场毫无价值的,甚至是菜鸡互啄式的战斗。但是它预示着出动几十名术士就能够镇压几千几万人叛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也许他们不知不觉中,见证了一个时代的结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