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六十六节 凯查哥亚特2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亲爱的父亲大人,我倒是想问问你,我为何需要拯救?你以为,”他充满嘲讽意味的说道。“你以为我和你一样怯懦?亲爱的父亲,确实,我的知识和智慧源自你的传承,但是你那颗怯懦的心永远也不会明白何为迎接挑战,以及,何为复仇!”

    “你打不过术士们的!”高手终于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我知道,冥月那边已经派出了高阶术士的军团,你没办法对付。”

    “高阶术士的军团?”随着凯查哥亚特的话语,原本半透明的,冰蓝色的墙壁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画面。一条幽暗深长,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地下通道之中,一支军队正在前进。

    正中间是队列,两边时不时有着肉眼难辨速度掠过的斥候。夹杂在士兵中间的是反重力车辆——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这些车辆是无人驾驶的。整支军队沉默而迅速,要形容的话,宛如一只巨大的蜈蚣一样,在地下通道中迅猛前进着。

    虽然陆五是第一次见,但是无需任何其他的证据,他就相信这支军队应该就是高手之前说起过的冥月一方的精锐部队。虽然是隔着遥远的距离,用某种远程监控装置在那里观察,但是依然能感觉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压迫感。

    这支冥月的军团正在一条显然是人工挖掘的地下通道之中行军。陆五搞不清楚这个具体位置在哪里,但是哪怕猜也能猜到这里一定是女妖之门。

    “你是说他们吗?”凯查哥亚特充满嘲讽的问道。“哈,他们能对我造成威胁?”

    高手没有说话,但是显然他并不服气。

    “他们的脚一踏上我的领土,我就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哼!哪怕我什么都不做,他们也威胁不了我半分。不过,父亲,我和你不同,我不会面对别人的挑衅无动于衷,更不会用逃避来回应敌人的攻击!他们既然派出了精锐部队想要对我来个斩首一击,那么我的做法就是坚决的反击回去!”

    “你知道你根本没有办法对抗那些术士的!”高手回答道。“这场战争你不可能赢!”

    “恰恰相反,亲爱的父亲。”凯查哥亚特回答。“我会证明一下你的判断是如何大错特错!哈哈……就让你见识见识,我为对付他们准备的武器吧!”

    这种神秘的精神感应突然结束了,并不是陆五自己出了什么问题,而是因为凯查哥亚特刻意的截断了一切。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那条吊着笼子的锁链已经伸长了,一直降落到陆五的的面前。

    在这个被凯查哥亚特称为“神座之间”的地方,显然有超自然力量的存在,有很多完全不符合常理之处。当这个笼子悬挂于半空的时候,它看上去距离陆五颇有点距离,大概差着十几步,但是它落到面前的时候才发现它就在陆五面前。

    笼子的大小和地球上鞋盒差不多大,能够很方便的抱在手上。笼子是金属质地,外面呈细密的网格状。需要说明的是,这玩意相当厚,别说赤手空拳,哪怕拿把螺丝刀老虎钳在手,靠一个人的力量估计也很难打开它。

    隔着笼子,能够看到手机完好无损,哪怕是后面的那个挂坠也挂在上面,丝毫没有动过。

    “搭档,抱歉……”高手在笼子里垂头丧气的说道。“我不是刻意隐瞒的,但是……你知道,很多事情……”

    陆五也慢慢的回过味来了。别看凯查哥亚特怒气冲天的样子,但是它没有杀意。或者说如果有杀意的话,现在的高手估计早已经死了。

    凯查哥亚特很愤怒,很憎恶。如果给他机会,他也许会狠狠的揍对方一顿,也许会直接扣光工资奖金,甚至直接轰出家门踢到外面的臭水沟去。但是凯查哥亚特不会杀了对方。一定要说的话,仇恨还没到那个地步。或者说凯查哥亚特的理智很正常,绝对没有把对术士的恨意转移到高手身上。

    而且这个地方……虽然陆五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普通人,没有任何超自然感知能力,也能清楚的感觉到这个地方似乎充斥着某种看不见的能量。之前的空间错觉,估计也正是因为如此。这种特殊的环境,才让他这样的普通人都具备了很流畅的精神感应能力。

    照理说既然陆五都拥有了这种能力,那么本来就具备这种能力的高手应该也会得到环境的加成才对。但是感觉上,高手此刻却有些气息奄奄。

    “高手,你没受伤吧?”陆五问道。他现在已经初步掌握了这种精神交流的办法——这实际上是一种远比语言方便快捷的交流手段。比方说凯查哥亚特可以将三个人联在一起交谈,但是它也可以撇开其中一人,和另外一个人交谈。当然了,现在的陆五也可以。

    “受伤?不,”高手如果有脑袋,那么一定在摇头。“神已经脱离了物质限制,不会受伤。事实上,神会不会死都是一个问题……如果我凭依的东西被摧毁了,亦或者维持存在的能量断绝,连我都不知道我到底是彻底消亡了呢,还是彻底脱离一切的羁绊,升华到一个更高的维度之上……搭档,我不是受伤,是因为这个笼子。”

    笼子本身的结构看不出有任何特异之处——一定要说有的话就是没有笼门。陆五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这个笼子并不是钢铁的,而是某种合金,或者可以直接说,这个笼子是用抗魔金属做成的。之前军团得到了足够多的抗魔金属(前面说过,这种东西显然产量很大,每个毁灭者身上都覆盖了一层盔甲),所以陆五相信自己没有认错。

    “是……抗魔金属的缘故?”陆五这一次是说出来的。

    “抗魔金属?”凯查哥亚特发出了一阵笑。“没错它可以抵抗魔法的效果。但是现在才是它的正牌用途——神之囚笼。它本来就是用来囚禁神明的。能够抵抗术士们的魔法完全是无心插柳……只要在这个里面,父亲大人就完全使不出任何能力了。”

    房间的侧面无声无息的开启了一道门。

    “父亲大人,你和你的搭档好好看看,到底我能不能赢!”

    ……

    “找不到任何记录!”那名士兵汇报道。

    红衣转过头,看着身边的两个术士。两个人都已经听见了刚才的汇报,蝶梦显然有几分愤怒,而老妇人依然保持着之前的镇定和微笑。

    “她就这么在浮空要塞里面失踪了?!”蝶梦喊道。“这是浮空要塞,防御最严密的地方,怎么可能凭空消失呢?”

    “但是,”那名士兵小心翼翼的回答道。“我仔细的调查了监控,没有任何记录。”

    “是被人删掉了吧。”老妇人说道。“能针对性进行调查吗?”

    “抱歉,”红衣也无可奈何。虽然眼下浮空要塞在他手里确实没错,但是问题是第十六军团并不是专业的——事实上,上到军团长陆五,下到底层士兵,真正通晓浮空要塞的驾驶使用者寥寥无几(当然,红衣是一个例外)。这也没办法,毕竟他们本来就只是一个地面作战的军团,不是专业的浮空要塞操作人员。虽然表面上,他们把浮空要塞操纵得像模像样,但是那并不是因为操作技术,而是因为这种战争机械本身就是高度自动化——仅凭少量三脚猫级的操纵人员在红衣这个老手的指挥下人员就可以操纵自如。但是这种是日常活动级别的操作。真正遭遇麻烦的时候,比方说眼下,他们就连调查一下相关监控记录,弄明白琥珀是怎么消失的都做不到。

    陆五的消失是因为凯查哥亚特的阴谋——或者说陷阱,和浮空要塞无关。但是琥珀可是在浮空要塞的核心地区,高级军官的居住区消失的。

    “……恐怕那个人早有准备……我们这边也都是新人,没有控制的浮空要塞的经验……”红衣模模糊糊的为自己推脱着。

    话是这么说,但是他自己很清楚,有资格有能力在浮空要塞核心区域,能够把琥珀弄走,却不留下任何记录的人……恐怕也没几个。或者说,备选人的范围非常有限。但是他也很明白,那个人这么做了,肯定有这么做的理由——蓄谋已久,绝非临时起意。

    但是……这怎么可能呢?

    如果不是这一次意外暴露了琥珀的真实身份,所有的人,包括红衣在内,都不曾对她有过任何怀疑。琥珀是陆五的小情人——这是之前大家的看法。这方面么,作为过来人,红衣当然很理解年轻人的冲动,也从来没打算在这方面给陆五提什么意见。军团的高层,以红衣为首,都采用了一种“无视”琥珀的态度——虽然琥珀总是跟在陆五身边,但是大家就假装琥珀不存在。

    但是现在,他们才明白琥珀是一个强大的术士,一直呆在陆五身边。虽然没人搞明白这背后是什么原因。

    但是要说直接对琥珀下手,那也有点不可思议了。毕竟这一切太突然了,就算想要进行什么阴谋,怎么说也得谋划一下,研究一下,讨论一下才行啊。怎么说这边都有两个高阶术士在边上了,其中一个甚至还是执政官!

    不过正是因为如此突兀的举动,反而真正的抓住了机会。浮空要塞里面没有任何记录,两个术士看上去也一时之间没什么好办法。

    “导师,可以用催眠的方式,逐个询问,您看如何?”蝶梦提议道。如果是老太婆的话,肯定没问题。老太婆是罕见的真正全能高手——杀人放火潜伏拷问一应俱全。当然这也很正常,老太婆怎么说也比正常人多活了三四倍的岁月,日子久了,就算是石头都会成精了。

    “不必。”老妇人挥挥手。“催眠不是万能的。我不知道是谁干的。但是他们显然知道琥珀的身份,也知道我们两个的存在。既然他们敢这么做,显然已经早就对一切都有了对策才对,这么做只是浪费时间。”她笑了一下。“而且现在我们没多少时间,红衣阁下,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我们可以出发了。”

    “出发?”

    “嗯,到凯查哥亚特的地方去。”老妇人笑了一下。“具体位置,之前已经输入到浮空要塞的战术面板里面了。可能到达目的之后还需要细加搜索。”

    该来的还是来的。红衣在心里叹了口气,当然他知道这不是请求,而是命令。或者说,从老妇人走上上浮空要塞那一刻起,这就是不可改变的命运了。他们花费了那么多时间、精力和金钱,经过了一次渗血的夜晚,可以说半只脚踏进棺材里方才打败了危险的强敌,赢得了这座浮空要塞。但是到底是福是祸,如今还真的不好说。有时候,红衣真希望自己也具备术士那种窥视命运的能力。这样的话,或许就知道是听命好还是溜走好了。

    但是他没有这个能力,所以他也只能点了点头,说了一句:“如您所愿,执政官陛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