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六十八节 凯查哥亚特4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我怎么可能输呢!”过了那么一段时间,凯查哥亚特终于做出了回答。

    “那些毁灭者你是怎么制造出来的?”高手似乎也没有追究的意思,转而换了一个话题。不知不觉之中,三个人已经重新建立了那种精神链接,彼此无碍的交流。

    “简单,用&%¥#的技术,加上&%¥#@的……在基因层面上……”

    “哦,那么&)(&%的问题怎么解决呢?”

    “根本没有必要,直接用&%&¥就行了……”

    虽说三个人交流,但是实际上凯查哥亚特和高手的档次根本不是陆五能够媲美的,他们说的东西陆五根本无法理解。如果说凯查哥亚特和高手是博士的话,那么陆五大概连上幼稚园的资格都没有。要形容他眼下的状态,不明觉厉就是一个最合适的词。

    随着时间推移,陆五慢慢感觉到凯查哥亚特对高手的态度也没那么坏。儿子虽然打了老子,但是毕竟是父与子关系,外人都没办法插手的那一种。

    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从仓库的一端走到了另外一端。虽然说这还算不上是“周游”,很多地方都没看,很多东西都还没说明,但是至少陆五知道,凯查哥亚特还有很多的本钱。冥月术士们想要赢,难度很大。

    “哎……”他们走到尽头,也就是陆五正打算掉头的瞬间,高手终于做出了最后的回答。“我承认,你做的很好,准备工作比预想中的充足,但是……数量可以压制质量。冥月术士之所以在之前的战斗中吃了亏,真正的原因并不是他们没有实力,而是因为他们绝大部分实力都被辉月那边牵制着……而且,靠着这种程度的装备,我不认为你能击败那群高阶术士。”

    “这些当然还不够。”凯查哥亚特傲然回答。“看看这个吧。你不是问我如何对付那群胆敢向我袭击的术士吗?这就是我的回答!”

    陆五这个时候已经来到了这趟路途的终点。和周围其他的那些排列紧密,彼此之间只有很小空隙甚至是堆积在一起的机械不同,在这里,有着一个很大的一个空间。正中间摆放着一架机器。

    如果说它像什么的话,那就是外骨骼装甲。

    当然,外形风格和这个世界的外骨骼装甲差异极大——当然,和地球上正在研究的那种也差别极大。

    一定要说的话,与其说它是某种科技造物,不如说它更像是一座雕塑。光滑而简洁的外壳,甚至找不到那么一丝裂纹,就连关节部分也完全没有裸露,仿佛一座精美的雕像一样,平静而自信的以站立的姿态处于那里。它的颜色黝黑,不是那种普通的黑暗,而是那种宛如深渊一般,不可名状,无尽吞噬光明的黑暗。

    而且,虽然相隔那么一段距离,再加上表面又是不容易观察的黑色,所以陆五看不清楚它到底是用什么材质构成的。但哪怕是看不清楚,陆五也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玩意绝非普通的材料,不是金属,更不是什么高分子化合物,而是某种……超自然的东西。

    “神俑?”高手的意念哪怕虚弱,也清楚的表达出了惊讶之意。“你想要自己和术士们作战?不可能的!”

    神俑这个词是一个陆五完全没听说过的名词,但是在这种心灵感应的交谈之中,提及这个词的时候,他立刻领会那是一种为了给原本没有实体的神提供物理实体存在的造物。也就是说,神能够降临在神俑之上,如一个凡物一样自由行动,并且可以随意使用神力。当然了,归根结底那也只是一种远程遥控(只不过是得心应手的远程遥控),神俑被摧毁了,神只能说损失了一个费神费力才造出来的化身,并不会真正的受伤。

    “说对了!父亲大人,知道我们之间的区别在哪里吗?我有勇气和决心,你没有!”

    “但是,就算你制造了神俑作为自己的战斗的身躯,你也打不过术士们!”高手说道。“魔力有多么强大多么危险,你应该再清楚不过了。如果是一对一,我承认应该可以拥有和术士对抗的力量,但是他们有整整一个军团!他们有着科学而久经考验的配合,能够发挥出远远超过个体的战力。而你独自一个人,就算再强,又能对付几个敌人呢?”

    “你说的对,我独自一个人也许做不到……”凯查哥亚特回答。“不过,我从没说过我是独自一个人啊!”

    它突然笑了起来。“说起来我还得感谢您了,父亲大人,若非你给我带来了这个机会,我恐怕不能如此刻一样,可以安心等待着甜美的复仇了!我原本以为这件事情会放到很久以后,所以还一度很遗憾呢!”

    “复仇?向术士们?”

    “冥月术士们都是混蛋,但是他们数量太多了。我说的复仇,是指他们中的一个……”凯查哥亚特用甜蜜的口吻说道。“一个给予我最多欺骗、侮辱和背叛的家伙!”

    ……

    “你没有听错,一笔交易,小术士。”凯查哥亚特用丝毫不带感情的口吻说道。“看这个。”

    前方的空气中莫名的张开了一副宛如水晶一样的透明薄膜,有画面被投影在薄膜之上。

    一条幽暗深长,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地下通道之中,一支军队正在前进。

    说不清楚这是哪里,如果说这是一个天然的地下洞穴吧,那么这个洞穴也未免太整齐太光滑,人造痕迹太重了。如果说这是一个人造的地下洞穴的话……至少以这个世界的科技标准,还没有挖一条供一支军队前进的地下通道的需要呢。

    而且,无需任何说明,琥珀就认出那是冥月一方的军队。这是一支和普通军队完全不同的军团,哪怕是隔着屏幕,也能感觉到那种深沉的压力。而且那种装备……术士军团吗?不,不止!这不是普通的术士军团!

    “这是冥月阵营一方编号第七的军团,按照你们的说法,它的别称叫做‘冥月之怒’,全员都由高阶术士组成。”凯查哥亚特不紧不慢的解释道。“这就是我们的交易内容。”

    “交易内容?你的意思是……”就算是琥珀,也感觉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了。凯查哥亚特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让她消灭这支军团?

    这个世界的术士将魔力分为七律,力量每提高一律,就会对下一层的术士形成极大的优势。虽然琥珀掌握着这个世界最罕见,最珍贵的天赋,但是哪怕她此刻实体在此,毫发无损而且力量位于巅峰状态,一个人对于一支军团而言也是完全不可能的。

    传说中能够凭一己之力干掉一整支军团的只有院长大人——但是琥珀知道,那也只是一个传说罢了。有些东西是客观的限制,单个人的力量终有极限。别的不说,当第一律术士遨游以太之海的时候,他得到的第一个,也是最大警告就是要保持谦卑。术士的力量再强大,再不可思议,面对着一个社会的力量时候也是弱小的。

    蚁多咬死象,地球上的这句格言很清楚的说明了一切。一个人可以轻易的逮住一支野兔当晚餐,但是如果一个人在野外被几百只兔子围上——先别说这些兔子可以干什么,至少这个人脑子里恐怕就绝不会想着兔子肉大餐。

    更别说此时此刻要面对的是一整支装备齐全,训练有素的高阶术士军团。

    “没错,帮我消灭他们。”凯查哥亚特很干脆的说道。“你可以做得到的。”

    这个荒谬的建议反而让琥珀冷静下来。“为什么让我来?”她问。因为太过于荒谬了,所以琥珀反而直接放弃了这种可能性。

    “如果要找一个理由的话,我只能说这个办法最简单。”凯查哥亚特说道。“小术士,消灭他们对我而言并不是问题,但是,就算是我,也会想着用最简单最省力的办法解决问题。有捷径不走走远路,虽然不是说不行,但是显然是一件蠢事。”

    “这不可能的!”琥珀断然回答。“再强的术士也不可能做到这种事情……一个术士的魔力终归是有限的。”

    “哈哈……”凯查哥亚特笑了起来。“当然是可能的!确实,你说的对,一个术士的魔力终归是有限的……但是,你是例外,不是吗?”

    琥珀立刻说不出话来了。

    虽然说琥珀并没有针对性的了解凯查哥亚特的情况,但是毕竟她天天和陆五在一起,言语之中多多少少泄露了一些关于凯查哥亚特这个“神”的一些情况。所以琥珀知道,凯查哥亚特虽然是一个神,但并不是地球人类概念上的那种全知全能,拥有开天辟地威力的神灵。当然了,如果它真的全知全能,那也没必要和冥月阵营打得那么热闹了,直接把术士们捏死就完事了。

    但是现在,她发现自己显然是低估了凯查哥亚特。要说凯查哥亚特把她从浮空要塞里带到这里来倒能理解——毕竟它掌握着众多异域科技,又拥有种种超凡的智慧和力量,要说他的信徒渗透到军团之内,那也是很合理的事情。同时,琥珀自己因为受伤的缘故全无反抗之力,而老妇人她们两个也有极大的可能被调虎离山,想要把琥珀偷偷带走,至少逻辑上可行。

    但是凯查哥亚特居然知道holoera的事情……

    说句实话,琥珀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holoera被带到这个世界上还会有这种奇妙的效果。但是,她沦落到这个地步,holoera可以说是她最后一张牌了。这个地球上制造的神秘小机器能够将电能转化为魔力——也就是说,琥珀的魔力恢复速度是无限的。她的魔力用不完。

    当然了,这虽然是好事,但是也许命运是公平的,有得有失,在耐力提高的同时,琥珀的爆发力却极度下降了。一般认为,恢复能力虽然很重要,但是真正决定术士之间战斗胜负的还是魔力的爆发力。也就是说,如果将这两者合在一起综合考虑的话,琥珀的战力实际上是下降的。

    但是那是综合评价的结果。特殊的条件下,琥珀的战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比方说是面对不费多少力气就能击败的弱小之敌人的时候。面对这种敌人的时候,数量的优势就在琥珀面前毫无意义,蚁多咬死象的法则也不存在,因为琥珀拥有无限的恢复能力。

    “那个……”

    “我知道得比你更多,小术士。”凯查哥亚特不慌不忙的回答。“我当然不是让你有勇无谋的直接去战斗,那是送死。当然,这还不是问题,在讨论可行的战术之类前,首先你得乐意为我而战——来听听我的条件吧!”
小说推荐